秦臻原本打算等蘇奕出差回來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訴他,不管是她爸的那本日記,還是王紹東的計劃。然而兩天以後她等到的不是蘇奕本人,而是他出差時間延長的電話。

“這個項目比較棘手,一時半會處理不完。”這是他給她的解釋。

“那你大概什麽時候回來?”秦臻問。

“不清楚。”蘇奕說,“我還有事,先掛了。”

聽著聽筒裏傳來的一片“嘟”聲,秦臻隻能將沒有說出口的話重新咽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剛才蘇奕同她說話的語氣分明是透著冷淡的,甚至還有些冷漠。

也許是他太忙、太累,所以脾氣不太好吧,秦臻這樣為他找著理由。

“陸姐,不好意思,我可能還得麻煩你一段時間,蘇奕這次出差的時間又延長了,還不知道什麽時候回來。”

一大早上,陸涵的車就已經等在了秦臻家樓下。秦臻坐上車,將自製的三明治分給陸涵一半以後,這樣對陸涵說。

陸涵有些迫不及待地拿著三明治咬了一口,等到完全吞咽下去,才說:“每天有免費的早餐吃,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你跟蘇奕說,讓他放心工作,再多出差幾天也是可以的。”

秦臻這些天都和陸涵一起上下班自然引起了許多同事的注意。

“原來臻姐夫也沒天天送你上班啊,你不是自己坐公交挺好的嗎,怎麽現在就蹭上陸姐的車了?”孫寧對秦臻的說辭提出質疑。

秦臻當然不可能告訴孫寧熊維可能會找她茬的事情,於是說:“因為方便啊。”

“總覺得這件事不會這麽簡單。”孫寧摸著下巴,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秦臻,“而且你和陸姐的關係好像越來越好了,該不會到最後你有了她就拋棄我了吧?”

孫寧的臉垮了下來。

秦臻不知道為什麽現在的小女生會有這麽多奇怪的想法,明明她和孫寧也不過是差了四、五歲的年紀,可是在思想上卻天差地別。

果然人家說“三年一條溝”,並不是在信口胡謅。

“有可能。”秦臻說得一本正經,“畢竟陸姐是咱們老大,抱緊了她的大腿總歸是不會錯的。”

孫寧聽了她的話後一臉的憤然,扔下一句“友盡”,就回了自己的座位。

然而她這個“友盡”的時限實在太短,剛一下班,她就又偷偷摸摸地湊到了秦臻跟前。

“秦臻姐,你今天晚上有時間嗎?陪我去相親吧。”孫寧繳著手指,羞澀地問。

“相親?”秦臻嚇了一跳,“你上次不還跟我說你喜歡黃晁麽?怎麽突然就要去相親了?”

“噓噓噓!”孫寧神色慌張地捂住秦臻的嘴,又四下裏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們倆,才放開她。

“被我媽逼的,她說我要不去,以後就別認她這個媽。”孫寧苦著一張臉,直跟秦臻抱怨。

秦臻想起自己之前被朱媽逼著去相親的經曆,頗有些同情地看了孫寧一眼,然後很果斷地拒絕她:“我不去。”

且不說她現在處於麻煩之中,就算她什麽事也沒有,也不會跟著孫寧過

去瞎摻和。

“我求求你了,秦臻姐!你就答應我這一次吧!我有陌生人恐懼症的,跟一個第一次見麵的男人坐在一起,我一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孫寧抱著秦臻的胳膊不肯撒手。

“陌生人恐懼症?”這還是秦臻第一次聽說的新鮮名詞,“那你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怎麽那麽多話?”

“因為我對你一見如故啊!”孫寧拿出了自己不要臉的看家本領,對著秦臻擠眉弄眼,“秦臻姐,拜托拜托啦!”

陸涵收拾好了東西從辦公室裏出來,看見秦臻被孫寧纏住,問:“怎麽了這是?”

“她讓我陪她去相親。”秦臻無奈地說。

陸涵是知道秦臻目前境況的,也跟著一起勸孫寧:“秦臻要跟我一起回家。”

“可是秦臻姐,你身上背負著拯救我於水火之中的重任呐!”孫寧任她們怎麽說都不肯放手。

最後秦臻被磨得沒有辦法了,隻得點頭同意。

“我跟你們一起去吧。”陸涵說。

秦臻知道陸涵是因為擔心自己,剛想說“不用了”,孫寧就高興地拉住了陸涵的手,說:“行啊行啊,人多才熱鬧嘛!”

“你確定你這是在相親?”秦臻已經提前替她的相親對象默哀了。

因為陸涵的Smart隻能坐下兩個人,她們三個人打車去了孫寧的相親地點。

“你確定是在這裏?”陸涵看著招牌上的那兩個字,表情似乎是有些懷疑。

“這裏怎麽了?”孫寧和秦臻一致用疑惑的眼神看她。

“竹冉”是T市最有名的一家私人會所,能進去的人都非富即貴,是她們這些小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經過陸涵的解釋,秦臻和孫寧這才明白過來,而同時,又都抽了一口氣。

“我媽這不是坑我嘛!”孫寧哭喪著臉,“相親對象太高端,我在人家麵前不得丟死人?”

“先進去再說吧。”秦臻推了她一把。

三個人在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請問小姐貴姓?”守在門口的西裝男很客氣地問,並沒有因為她們仨的打扮太過寒酸而對她們有任何的輕視。

“我姓孫,叫孫寧。”孫寧緊張得聲音都在打顫。

“孫小姐麽……”西裝男用手按住別在耳朵裏的耳機,仔細地聽對方說了些什麽。

“您的朋友是姓劉嗎?”將近一分鍾以後,他問。

孫寧趕緊從手機裏翻出她媽給她發的短信,確認了一遍相親對象的名字。

“對,是姓劉沒錯。”她說。

“請進。”西裝男微微鞠了個躬,說:“裏頭會有人帶你們過去。”

孫寧一路都緊緊地抓住秦臻的手,嘴裏不停地說:“怎麽辦啊秦臻姐,我好緊張。”

秦臻和陸涵都輕言細語地安撫她。

好不容易走到了包廂前,前麵領路的服務生替她們打開門,孫寧站在門口怎麽也邁不動腳步,看得服務生都愣住了,不知道她到底想幹嘛。

“進去吧。”秦臻怕任孫寧這麽在門口呆下去會讓服務生誤會她們把她給怎麽了,直接一下把

她給推了進去。

包廂裏坐了一個年輕的男人,長相屬於中上水平,眉眼之間都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起來格外溫文有禮。

“不知道哪一位是孫小姐?”男人看著並排站著的三個人,也沒有露出任何不悅的表情,反而很禮貌地問。

“她。”秦臻指著孫寧說,“因為她比較害羞,所以我們就跟著一起過來了,不好意思。”

“沒關係。”男人看了孫寧一眼,又替她們一一拉開椅子,說:“請坐。”

等到三人逐一落了座,男人才自我介紹道:“我叫劉旭,是孫小姐今天的相親對象。”

“劉先生你好。”秦臻和陸涵和他打過招呼,見孫寧仍舊愣著,都戳了她一下。

“哦,劉先生好,我叫孫寧,今年24歲。”孫寧回過神來,忙向劉旭介紹著自己。

劉旭臉上的笑意更深,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地誇讚道:“孫小姐可真可愛。”

秦臻立刻和陸涵交換了一個眼神:這男的嘴可真甜。

孫寧被他這麽一誇,臉就不爭氣地全紅了,低著頭不敢再看他。

大概是注意到了孫寧容易害羞這個特點,劉旭之後就再沒有說過這樣露骨的話,但一舉一動之間對孫寧的照顧卻是非常周到。

“我去一下洗手間。”陸涵突然拿著包站了起來,還對秦臻使了個眼色。

“我陪你一起去吧。”秦臻立刻意會,也拿起了自己的包。

“我也跟你們一起!”孫寧見陸涵和秦臻都要走,害怕和劉旭獨處,忙拉著秦臻的衣服也要跟著一起。

“你怎麽別人幹個啥都要跟著湊熱鬧!”陸涵把孫寧拽著秦臻衣服的手扯開,又哄她:“你在這裏好好跟劉先生聊會兒天,我和你秦臻姐去去就回啊,乖。”

秦臻也對她做了保證:“我們馬上就回來。”

孫寧這才不情不願地放她們走了。

一出包廂門,陸涵就拉著秦臻加快了腳步。

“快走吧,免得待會兒孫寧追出來了。”

結果才走到一半,她又轉換了方向:“不過,說老實話,我真得去一趟洗手間,今天姨媽來了。”

秦臻站在洗手間門口等陸涵,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洗手間裏出來。

“黎小姐。”她叫了一聲。畢竟人家也買了她的房子,如果裝作不認識似乎是有點尷尬。

黎佳依聞聲轉過了頭來,在看到秦臻的時候眼神有一瞬間的迷茫,似乎是在回憶她到底是誰。但很快,她又恢複如常,對這秦臻微微點了一下頭,並沒有說話。

估計她還是沒認出來,秦臻心想。不過也是,黎佳依再怎麽說也是個小有名氣的藝人,見過的人那麽多,要真一個個都能記下來,得多費腦容量。

“佳依啊,你去個廁所怎麽這麽慢啊!再不回去,蘇總都要走了啊!”突然有個女人不知道從哪裏衝過來,不等黎佳依說話就拽著她走。

秦臻看得發呆,連陸涵出來了都沒注意到。

“看什麽呢?”陸涵伸手在秦臻眼前晃了晃。

“哦,碰到了一個熟人。”秦臻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