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冉”所處的位置比較僻靜,說得通俗一點,就是偏僻,人少,車也少。

秦臻和陸涵在馬路邊上站了半天都不見有車過來,再加上冷風一吹,就立刻蔫了。

“要不然咱們倆再進去?”秦臻提議道。

因為沒有更好的辦法,陸涵隻得點頭。

兩人順著原路再次返回,門口的西裝男對她們還有印象,也就沒有阻攔,直接放了她們進去。

“估計孫寧待會兒得不讓咱們倆好過了。”陸涵說。

秦臻笑笑。

她們倆沿著長廊一直走,突然旁邊的一間包廂的門從裏頭打開,有人出來喊了一聲“服務員”。秦臻和陸涵都下意識地朝那邊望過去,下一秒,秦臻就整個人都僵住了。

透過包廂敞開的門,她看見了坐在最裏頭的黎佳依,而在黎佳依的身邊,卻是此時本應該在C市出差的蘇奕。

他的臉上沒什麽表情,雙眼似乎是注視著擺放在他麵前的酒杯,黎佳依正往他的酒杯裏倒著酒,嘴裏說著些什麽。

出來的那人找服務員要了一個酒杯就進去了,那扇門也隨之關上。

陸涵發現秦臻又在發愣,伸手拽了她一下,問:“你該不會是又看到熟人了吧?”

“沒有。”秦臻回過神來,勉強地衝她笑了笑,說:“走吧。”

她們倆回到包廂的時候,裏頭的氣氛比她們走的時候要冷了許多,孫寧就隻是低著頭吃飯,而劉旭則是看著她不說話。

“你們倆一趟洗手間怎麽去了這麽久?”果不其然,孫寧在看見她們倆的第一時間就對她們進行了強烈的譴責,“我還以為你們倆扔下我先走了。”

秦臻和陸涵對視一眼,很有默契地選擇不告訴她真相。

“怎麽會呢?”陸涵“嗬嗬”一笑,和秦臻一起重又坐到了她的身邊,“就是阿臻剛才碰到了一個熟人,多聊了幾句,忘了時間。”

“嗯,太長時間沒有見麵,所以話多了一些,不好意思。”秦臻也順著陸涵的話往下說。

好在這個理由孫寧並沒有懷疑,隻是惡狠狠地瞪了她們倆一眼。

好不容易一頓飯吃完,劉旭很上道地主動提出要送她們三個人回家,原本孫寧是想拒絕得,卻被秦臻及時捂住了嘴。

“那就謝謝劉先生了。”陸涵說。

孫寧家裏是離得最近的,劉旭也就先把她給送回了家。

對於這個決定,孫寧自己倒是挺滿意的,隻是苦了秦臻和陸涵,還得在孫寧走了以後挖空心思和劉旭嘮嗑。

“劉先生對孫寧什麽想法?”秦臻問。

畢竟是孫寧的相親對象,畢竟是一場相親宴剛剛結束,把話題往孫寧身上靠,應該是比較合適的。

“很可愛的一個女孩子。”劉旭給出的答案是剛才已經說過的。

“確實挺可愛的,還很有活力。”在劉旭麵前,秦臻自然是要把孫寧好好誇一頓的,“工作也很努力。”

“娶回家當老婆也很合適。”陸涵接了一句。

劉旭笑了,從後視鏡裏看了她們倆一眼,說:“孫小姐已經跟我說了,她有喜歡的人,就在

你們倆去洗手間的時候。”

“什麽?”秦臻與陸涵俱是瞪大了眼。

秦臻會感到吃驚,是因為不敢相信孫寧這麽直接地就跟對方攤了牌,而陸涵,則純粹是因為聽到他說孫寧有喜歡的人了。

“所以,謝謝你們倆努力地給我製造機會,不過恐怕我還是讓你們失望了。”說到這裏,劉旭眼神中又多了一絲揶揄,“順便給你們一個溫馨提示,下次再去‘竹冉’的時候最好是自己開車,因為出租車一般都不會往這邊跑。”

居然……被他看出來了。

秦臻與陸涵隻能尷尬地“嗬嗬”直笑。

安全地回了家,秦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客廳的電視,並且把聲音調到了最大。電視裏放的是時下最火的某個綜藝節目,一群人鬧鬧哄哄地在玩著遊戲,時不時地發出笑聲和尖叫聲。

秦臻原本是想借助這個節目來轉移注意力,然而一眼都沒有看進去。她的思緒飄到了一個多小時前,在“竹冉”裏不小心看到的那一幕。

蘇奕在那裏做什麽?為什麽會和黎佳依在一起?而更重要的是,他既然已經回來了,又為什麽要騙她說還在外頭出差?

腦袋裏被各種問題充滿,電視裏的那些明星又格外聒噪,讓秦臻整個人都混亂起來。她煩躁地將電視關掉,拿了手機就給蘇奕打了個電話。

在電話接通之前,她的心髒一直都是“撲通撲通”狂跳。她在心裏組織著語言,思考著待會兒要對蘇奕說些什麽,以及,要怎麽樣才能不被他察覺出自己的異樣。

可是,“嘟”聲才響了三次就已經被他給掐斷。沒過多久,有一條他的短信進來,內容很簡短:“在忙,不方便。”

秦臻對著這五個字看了很久,腦子裏一直浮現出剛才看見的畫麵。

的確是挺忙的,也的確是不方便。

她冷笑一聲,直接關掉了手機。

秦臻在床上輾轉反側了許久都沒能夠睡著,一閉上眼就會看到不想看到的東西。她開始後悔怎麽沒在家裏常備一瓶安眠藥,起碼在這種時候不用太過苦惱。

她就這樣睜著眼到了天亮,幸好後來困意上了頭,支撐不住還是睡了過去。

等到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肚子餓得不行,家裏又沒什麽能吃的東西。權衡了一番,她決定去一趟超市。

雖然她知道自己一個人出門不是一個明智的舉動,但超市離家並不遠,步行也才20分鍾的距離,而且這段路上也是人來人往的,她覺得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

可偏偏事情就是發生在了她的意料之外。

她提著滿手的東西從超市出來,正在過馬路的時候,一輛小轎車不顧眼前的紅燈飛馳而來。當時她嚇得心髒都快要停跳,還好迅速地反應過來,及時地閃避開,重新回到了人行道上。

那輛車頭也不回地跑掉了,秦臻連記下它的車牌都來不及。

路邊的行人也都嚇了一跳,好幾個人都特意走過來問她有沒有什麽事。

“我沒事,謝謝關心。”秦臻說。

“那個司機是不是眼睛瞎了啊?這麽明顯的紅燈都看不到。”

“搞不好是個神經病。”

“現在出個門真是不安全呐,還是在家裏呆著得了。”

旁邊的人都在議論紛紛,秦臻則是安靜地走開。

她很確定,剛才那不是個意外,那輛車就是衝著她來的。至於做這件事的人是誰,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熊維自然是不二的人選。

秦臻當即就給王紹東打電話說了這件事,現在秦臻能夠訴說這些事情的人隻剩下了王紹東。

“你必須立刻離開。”王紹東的語氣很強硬,“再在這裏待下去,你的危險隻會越來越多。”

關於這一點,秦臻是再清楚不過。

“可是,我還沒有跟蘇奕說。”她說。

“如果你不好開口的話,我可以去跟他說。”王紹東說。

“算了。”秦臻不想讓這件事變得更加複雜,“還是我自己去說吧。”

“你現在在哪裏?”王紹東又問。

“在我們家附近的超市門口。”秦臻回答。

“人多嗎?”

“挺多的。”

“你就站在那裏,不要動,等我去找你。”王紹東說完又叮囑道:“千萬不要離開人多的地方,知道了嗎?”

秦臻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安全開玩笑,乖乖地答應道:“好。”

王紹東不管是從家裏還是公司過來,都是一段不短的路程。秦臻在附近找了家奶茶店坐下,又給蘇奕打了個電話。

這一次,他居然接了。

“有什麽事嗎?我隻有五分鍾的時間,馬上還有一個會要開。”他的聲音有些冷淡,似乎是耐著性子在與她說話。

秦臻本來有很多話想跟他講,卻因為他的態度而一時語塞。

“那你先忙吧。”她要說的事情太多,五分鍾顯然不夠,“等你忙完了,我再找你。”

“我接下來的幾天會一直都很忙。”蘇奕卻是一點機會都不給她。

忙著和黎佳依吃飯麽?秦臻想問他,然而怎麽都問不出口。

“那就等你回來再說吧。”秦臻黯然地說完,掛斷了電話。

王紹東到的時候,秦臻點的那杯奶茶已經涼了,卻隻下去了還不到三分之一。

“看到那輛車長什麽樣了嗎?”王紹東問。

“白色的,沒看清什麽牌子,也沒看清車牌號。”秦臻懊惱地說。

“沒關係,我可以去交管局那邊查監控。”王紹東摸了摸秦臻的腦袋,輕聲安撫道。

“不過,這些小事我可以替你解決了,蘇奕那邊,你還是要盡快跟他講才行,拖到事情發生就晚了。”他又勸說道。

秦臻當然知道,可是,“他最近很忙,我找不到機會跟他說。”

“要不然你就先走吧,等他有時間了,你再跟他說也是一樣。”王紹東給她出著主意。

這當然也不失為一個辦法,可是不跟蘇奕說一聲就這樣離開,秦臻總覺得不太好。

“我隻給你明天一天的時間,”王紹東看出了她的猶豫不決,知道不逼著她她是不會做出決定的,於是說:“如果明天你不給我答複,就算綁,我也要把你給綁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