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糾結了一個晚上做出的決定就是:給蘇奕發了條短信,讓他有空了就給她回個電話,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說。可是她從早等到晚,也沒有等到他的電話,反而是王紹東打電話過來問她打算明天什麽時候走。

“下午吧。”秦臻是打著能拖多久是多久的主意,沒有得到蘇奕的回複,她還是不能夠死心。

“那行,明天下午我去你家接你。”王紹東說,“你的行李不用帶太多,證件都帶齊就行了。”

“好。”秦臻雖然答應了下來,但心裏還是虛的。並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打算把我送哪兒去?”

“打算把你拖到山溝裏去賣了。”王紹東跟她開著玩笑。

然而在這個節骨眼上,秦臻壓根就沒有心情去回應他。

“說正經的。”她正色道。

“H市。”王紹東也恢複了嚴肅,“那邊有我一個朋友,他可以幫忙照顧你。”

H市是個現代化的大都市,秦臻以前出差去過一次,不過呆的時間不長,也沒能好好地感受當地的風土人情。

“行。”因此秦臻沒有任何的意見。

就像王紹東囑咐的那樣,秦臻並沒有帶多少的東西,也就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以及一些必備的生活用品和各種證件。

雖然秦臻和王紹東說的是下午走,但幾乎是一過中午王紹東就來了電話,說在她家樓下等著了。

秦臻提著行李箱就下了樓,臨出門前看了一眼手機,仍是什麽來電或短信記錄都沒有。

“吃飯了嗎?”王紹東問。

“沒有。”秦臻一整個早上都處於心神不寧的狀態,壓根就沒有心思吃飯。

“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可以先去吃個飯。”王紹東征詢著她的意見,“你想吃點什麽?”

“隨便吧。”無論吃什麽,對於現在的秦臻來說好像都沒有太大的差別。

王紹東側頭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秦臻,又換了個話題:“跟公司那邊請好假了嗎?”

“嗯。”

她昨天晚上就給陸涵打了電話。陸涵清楚她現在的處境,也能夠理解她做出這個決定的苦衷。

“你要去多久?”陸涵問她。

“等我朋友把這件事情處理完了,我就能回來了。”秦臻這樣回答她,可是她並不知道王紹東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完需要多長的時間。

他們吃完飯到達機場的時候就差不多要登機了。秦臻上了飛機手裏也是一直都握著她的手機,生怕漏掉了任何一條來電或是短信。

“怎麽,蘇奕還沒回複你麽?”王紹東一見她一直盯著手機看就知道是為了什麽,除了蘇奕,他想不出來任何人能夠讓她變得這樣六神無主。

“嗯。”秦臻點頭。

“要不給他發條短信,把現在的情況告訴他。就算他沒有時間回你電話,也應該有時間看短信的吧。”王紹東說。

秦臻覺得他的話有道理,趁著飛機還沒起飛,她趕緊給他發了條短信,隻說了王紹東要送她去S市避難,等熊維這邊擺平了再回來。

她沒有跟蘇奕說過她爸日記的事,也就沒有告訴他王紹東的計劃。

她這條短信編輯了許久,斟酌著各種用詞,以至於還沒有寫完,就聽到了要求關閉所有通訊工具的通知。她趕緊地點了“發送”,等到發送成功以後就迅速地關閉了手機。

從T市到H市,飛機隻需要三個小時。

秦臻剛一下飛機就立刻打開了手機,卻依然是什麽消息都沒有。她這回是真的灰了心,將手機塞進包裏,跟著王紹東上了他朋友派來接他們的車。

王紹東這個所謂的“朋友”,似乎是當地的一位“大佬”。“大佬”是好聽一點的說法,通俗一點來說,就是在道上混的。

秦臻在初次見到這位“大佬”的時候心情是緊張的。

王紹東一開始並沒有向秦臻透露過他這位朋友的職業,以至於秦臻一直認為他的朋友應該是跟他一樣,在當地有權有勢的企業家,或者起碼應該是警察那種能夠護她周全的,可是當他把她帶到一家火鍋店,見到那個身後站了好幾個小弟的黑衣男人的時候,秦臻頓時就傻了眼。

“紹東。”黑衣男人露出了笑容,熱情地走過來擁抱住王紹東,末了又仔細地將秦臻打量了一番,問:“想必這位就是秦小姐吧?”

“沒錯。”秦臻連忙擠出一個笑容。

“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朋友,張飛,大家都叫他飛哥。”王紹東指著張飛說。

張飛……秦臻窘了一下,這個名字還真是相當的……洋氣。

“飛哥您好。”秦臻說。

張飛樂嗬嗬地拍了王紹東的肩膀一下,說:“紹東,你放心吧,秦小姐在我這裏,肯定不會有危險,我會派人時刻都跟著她的。況且,在H市這個地方,就沒人敢動我的人。”

這台詞……還真是熟悉,秦臻忍不住想,這飛哥,該不會是出來混的吧?

後來在詢問了王紹東以後,秦臻腦子裏隻冒出了兩個字:果然。

“還真是夠安全的。”到了飛哥給他們安排的住處,秦臻向王紹東吐槽。

“你別被他給嚇到了,雖然他的身份特殊,但是人挺好的,也很重義氣。重點是,他在H市黑白兩道都吃得開,這裏沒什麽人敢得罪他。”王紹東給秦臻解釋著他的意圖。

“說起來,”秦臻非常好奇,“你是怎麽跟他扯上關係的?而且看起來,你們倆關係還挺好的。”

“我救過他一條命,反正也是機緣巧合,他老說要報答我,所以這一次我就找他來幫忙了。”王紹東說得輕描淡寫。

秦臻完全沒看出來王紹東還有救人的本事,就他這小身板。

似乎是看見了秦臻眼裏的懷疑,王紹東又說:“好吧,其實就是我發現了被人打傷的他,然後給送到醫院裏去了。當時要不是我,他可能就得死在路邊了。”

嗯,這個故事的可信度提高了不少。

“我待會兒要回T市去,你自己在這裏應該能行吧?要有什麽事的話,你就給飛哥打電話,他派來的那些小弟也都住在隔壁,你出去的話,一定要帶上他們。”王紹東

還是有點不放心。

“我沒問題的,你趕緊回去吧,啊,別擔心我了。”秦臻推著他往外走,一打開門就看到外頭站了兩個年輕男人,似乎是在守門的樣子。

秦臻和王紹東都愣了一下,對方向他們解釋說:“是飛哥說讓我們在門口守著的,確保秦小姐不會發生危險。”

雖然差點被人開車給撞飛,但看到這麽大的陣仗,秦臻還是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了。

“在這裏,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吧?”她問。

王紹東說過,這裏是張飛的私宅,安保係統非常嚴密,有任何人進來保安都會在第一時間發現。

“以防萬一。”小弟之一這樣回答她。

王紹東走了以後,秦臻一個人呆在房裏除了無聊就是無聊。

她回想起這些天來發生的一切,如果寫下來的話,簡直就是一出警匪片的劇本。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居然能夠活得這樣“精彩絕倫”。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鈴聲忽然響起,秦臻摸出手機,在看到“蘇奕”這兩個字的時候,心跳還是忍不住加快了一些。

“喂。”她接通了電話。

“你在哪裏?”蘇奕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虛弱,但又充滿了被壓抑的怒火。

“H市。”秦臻老實地回答。

“你把地址給我,我馬上派人過去接你。”蘇奕的口氣很強硬。

“接我去哪兒?”秦臻不解地問。

“回T市!”蘇奕低喝。

“回T市做什麽?”

“你說做什麽!”蘇奕的怒火終於壓製不住了,他的音調逐漸高了起來:“秦臻,我不想被人在背後嘲笑說你給我戴了綠帽子!”

“什麽綠帽子?”秦臻怔了片刻才反應過來他的話是什麽意思,“我不是給你發短信說了麽,紹東送我來H市隻是為了避免熊維對我下手。”

況且,到底誰給誰戴綠帽子這件事還說不清呢,這句話秦臻當然沒有說出口,隻是心裏那口氣一時半會兒還沒有辦法咽下去。

“嗬。”蘇奕卻是冷笑了一聲,“所以那天晚上他去家裏陪你,也是為了避免熊維對你下手麽?”

那天晚上,哪天晚上?

“蘇奕,你到底在說什麽?”秦臻越聽越糊塗,並且,他的語氣也讓她非常的不舒服。

“裝傻是麽?”蘇奕的笑聲愈發的冷,“秦臻,我真是瞎了眼才會娶了你這樣的女人。”

“你能不能講點道理?”秦臻也火了,直接跟他嗆道:“你有心情追究我和紹東的關係,不如告訴我,上周五晚上你人在哪裏?我是不知道C市什麽時候被劃到T市裏頭了。怎麽,你和黎佳依吃飯的時候就沒想過我會被人在背後嘲笑看不住老公?”

蘇奕大概是沒想到自己和黎佳依吃飯的事情會被秦臻撞破,他沉默了幾秒,重又沉靜了下來。

“那天隻是應酬。”他說。

“嗬。”秦臻有樣學樣,“如果隻是一場簡單的應酬,又為什麽要騙我說在C市不能回來?”

“因為不想見到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