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的嗓子忽然被什麽東西堵住,任何話都說不出來。

她沒有料到蘇奕會給出這樣的答案,即使這是他最真實的想法,這樣子當著她的麵說出來也未免太過傷人了一些。

“既然不想見到我的話,那我呆在H市不是更遂你的心願一些麽?”秦臻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她的語調是十足的嘲諷。

“回來,不要讓我再說一遍。”蘇奕的聲音中充滿了危險。

“不。”因為他的態度,秦臻之前所有的歉疚與不安全都消失不見,剩下的隻有憤怒,他讓她做的事,她偏不做;而他不讓她做的事,她偏要去做。

“我不會回去的,起碼現在不會。”她果決地撂了電話,也不管蘇奕會有什麽想法。他既然已經將她想得那樣不堪,恐怕再差也不會差到哪裏去了。

蘇奕沒有再追一個電話過來,這讓秦臻多多少少有那麽一點失望。然而,失望的念頭剛一冒出來,她又好笑地罵了自己一句“矯情”。

張飛的這棟房子雖然平時沒有住人,但該有的東西都是應有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要來而特意做了準備,秦臻一打開冰箱門,裏頭全是各種各樣的零食,唯獨缺了能夠做飯的食材。

不過,做飯這種事情也並不需要她來操心,到了晚飯時間,張飛的那些小弟給她送來了一份便當,有好幾個食盒。

“秦小姐,這段時間你的一日三餐就由我來負責,你有什麽想吃的吩咐我一聲就好。”一個叫小一的小弟這樣告訴她。

秦臻深深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可能會過著豬一樣的生活,整日裏就是吃吃睡睡,什麽事情都不用做。

這麽想一想,其實也挺愜意的,她還從來沒有嚐試過這樣過日子。

然而到了晚上,朱心晴忽然給她打了電話。

秦臻沒有告訴朱心晴她來H市的事,主要是為了不讓朱心晴替她擔心,所以在接這個電話之前,她還有點緊張。

“秦阿臻!快快快!快給我透露一下,你們家蘇奕為什麽會跟WG的BOSS在機場打架?”朱心晴嘰嘰喳喳地喊了一通,極為興奮的模樣。

秦臻卻是半點都沒有聽懂,蘇奕為什麽會跟WG的BOSS打架?還是在機場?

等等……WG的BOSS,那不就是王紹東麽!而蘇奕和王紹東在機場打架,也是有理由的。

“你在哪兒看到的消息?”秦臻連忙問。

“網上啊。”朱心晴一副“你真out”的語氣,“不然我給你截個圖發過去好了。”

不一會兒,秦臻就收到了朱心晴發過來的圖片,某個媒體官微發的微博,還附了幾張蘇奕和王紹東兩人扭打在一起的照片。

“我不知道。”秦臻這樣回答朱心晴。

朱心晴當然不會相信,“你確定?”

“嗯。”秦臻心虛地說。

她現在的心情很亂,不想朱心晴繼續問東問西,於是說:“我剛剛才知道這件事……我給蘇奕打個電話問問,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朱心晴聽她這麽說,也不好意思再糾纏

下去,說:“那你趕緊打吧,問到了內幕記得透露給我哈!”

這個電話秦臻沒有打給蘇奕,而是打給了王紹東。

“你知道了?”秦臻還沒有開口說話,王紹東就笑著問她。

“嗯。”

“也不是多大的事。他問我你在哪裏,我沒說,他就動手了,但是我還是沒告訴他。”王紹東的語調輕快,好像真的什麽事都沒有一樣。

“傷得重麽?”其實秦臻主要是關心這個。

“還好吧,反正我也揍回去了,沒吃虧。”王紹東繼續樂嗬。

即使他努力裝作沒事,但秦臻也還是對他覺得愧疚。

“對不起,紹東,給你添了這麽多麻煩。”她說。

“不麻煩。”王紹東說,“你在那邊好好呆著,沒事就別出去了,蘇奕知道你在H市,可能會派人過去找你的。”

“我知道了。”秦臻答應著。

秦臻在H市的日子過得相當無趣。她對這邊並不熟悉,再加上擔心會被熊維或是蘇奕找到,她這幾天都沒有踏出過屋子半步,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死宅。

為了解悶,她托小一買回來了一堆繪畫用品,沒事的時候就在屋裏塗塗畫畫,打發時間。

中維易主的消息她是在網上看到的,與這個消息一起放出來的,還有中維前老板熊維因雇凶殺人入獄的新聞。

秦臻以為王紹東是找到了熊維雇凶殺她父母的證據,點開詳細的新聞往下看去,才發現原來熊維雇凶殺的人正是她自己。

王紹東大概真的弄到了當時的監控錄像,又從錄像中找到了開車撞她的那個人,最後順藤摸瓜,就摸到了熊維的身上。

秦臻沒想到這件事會進行得這麽順利,她原本以為再怎麽著都得等上好幾個月,誰知道還不到一個月,熊維就已經被解決掉了。

“比較困難的就是找到那個撞你的人。那人撞你的時候把車牌遮住了,警察隻能夠通過查看每一個路口的監控來找到那輛車最終停放的位置,然後再通過那輛車找到那個人。那個人還挺好嚇唬的,一跟他說熊維自身都難保了,恐怕連答應給他的錢都沒法打過去,還要他承擔所有責任坐這麽多年牢,他立刻就不幹了,馬上就把熊維雇他去撞你的事情招了。”王紹東給秦臻講述著事情的經過,“過幾天這個案子就要開庭審理了,你恐怕得回來一趟,畢竟你是當事人,需要作為證人出庭。”

“那我明天就回去。”秦臻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她早就想親眼見證那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得到懲罰。

“你在那邊好好呆著,等我明天過去接你。”王紹東囑咐道。

第二天一早,張飛派小弟把秦臻送到了機場,說是王紹東會在機場和她會合,然而她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王紹東的人。

“你們確定他的飛機是這個時間的?”秦臻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聽錯了時間。

“沒錯,9點半到達的那一班,飛哥就是這麽跟我們說的。”小一說得很肯定。

秦臻看了眼電子屏,T市飛H市9點半到達的那一班飛機是準點到

達的,可是現在都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鍾,王紹東連個影子都沒出現。

她打他的手機,卻是處於關機狀態。

“再等一下吧,可能王先生去了洗手間呢。”小一說。

小一的話音剛落,就有兩個穿西裝打領帶的男人走了過來。

“請問是秦臻秦小姐嗎?”其中一個男人問。

秦臻狐疑地打量著他們,沒有回答。

“秦小姐,我們是王總派來接你回T市的,他突然有點急事沒有辦法親自過來。”男人臉上掛著清淺的笑容,說話的語氣也是畢恭畢敬。

對於他的說辭,秦臻很是懷疑。依照王紹東的謹慎程度,如果真的有事沒辦法過來,要麽就會讓她改期,即使是讓其他人來接她,也會事先通知她一聲才對。

“那麻煩你轉告你們王總一聲,我決定過兩天再回去。”秦臻拖著自己的行李站起身,給小一使了個眼色,便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秦小姐。”男人突然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腕。他用的力氣不小,勒得她疼得皺起了眉。

“王總吩咐過了,務必要把你給帶回去。如果你現在不跟我們走,恐怕我們回去交不了差。”

“沒關係,我待會兒會給你們王總打電話說明情況的,你們不用擔心。”秦臻強笑著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然而那個男人卻沒有放開的跡象。

“小一。”秦臻叫了一聲,小一立刻就衝了過來,對著男人的腿重重地踹了一下。

男人悶哼一聲,因為吃痛而放鬆了手上的力道,讓秦臻成功脫逃。

一時之間,那兩個男人與張飛的兩個小弟便糾纏在了一起,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秦臻急忙打電話報警,那兩個男人聽到她打電話以後幾乎是落荒而逃。

“呼。”秦臻終於放鬆了下來。

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但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王紹東那邊的狀況似乎不太好,而她又沒有辦法聯係上他。

“我必須得回去。”她對小一說。

她要回去確認王紹東到底有沒有出事。

小一很是為難,尤其是在出了剛才那樣的事情以後。

“我給飛哥打個電話吧。”他說。

最後張飛給出的解決辦法是:讓他們在機場再等一會兒,他再多派幾個人過來,陪著秦臻一起回T市去。

他們一群人浩浩蕩蕩上飛機的場麵也是蔚為壯觀,嚇得坐在他們旁邊的乘客都躲得遠遠的,生怕不小心惹到麻煩。

對此,秦臻也覺得很是尷尬,但這些人畢竟是張飛派來保護她的,她要嫌棄人家的話就太不識好歹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了飛機,他們又要把她送回家去。

因為一輛出租車坐不下那麽多人,他們隻留了三個陪秦臻一起回家,還一路把她送到家門口,確定她家裏沒有什麽可疑的人才終於離開。

秦臻到家以後又給王紹東打了個電話,那邊仍然是處於關機狀態。她忽然開始後悔為什麽沒有先去他家裏看看,現在那些小弟都走了,她一個人出門也不太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