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秦臻上了樓,在外頭又是敲門又是喊人,驚得對門都出來罵人了,朱家的大門卻依然緊閉。

“請問,您知道他們家人都去哪兒了嗎?”秦臻詢問對門的阿姨。

“不知道。”阿姨的語氣不太好,“反正8點鍾左右的時候外頭有動靜,應該是出去了。”

朱爸朱媽都不是習慣在晚上出門的人,並且還是一家三口同時出去。

“那您有他們家人的電話嗎?”秦臻出來的時候身上什麽都沒有,自然也就沒有辦法聯係上人。

“沒有。”阿姨說完就直接回了屋,關上了門。

秦臻身無分文,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隻能蹲守在朱家門前。不管他們去了哪兒,待會兒肯定是要回來的,畢竟明天不是休息日,朱心晴還得去公司上班。

她等著等著,不知道等了多久,眼皮都不自覺地黏在了一起,才在迷迷糊糊中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叫喊:“秦阿臻!”

秦臻被朱心晴這一聲喊驚得一個不穩,差點摔到了地上,她的睡意也因此而消失得一幹二淨。

“你們怎麽現在才……”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朱心晴直直地衝過來抱住了她。

“秦阿臻你死哪兒去了!嚇死我們了你知不知道!”朱心晴的聲音裏帶了哭腔,雙手緊緊地勒住秦臻,讓她差點喘不上氣來。

“好了好了,咱們先進屋再說,別在外頭鬧騰,影響別人休息。”大概是看到隔壁的門開了,朱爸忙走過去拉起朱心晴和秦臻,朱媽則掏出鑰匙開門。

因為蹲了太久,秦臻的兩條腿已經麻了,陡然一下站起來,眼前一黑,差點坐到地上,還好被朱心晴眼疾手快地撈了起來。

朱心晴扶著秦臻進了屋,直到她好好地坐在了沙發上才鬆手。

“你該不會是從你們家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吧?”朱心晴沒好氣地問她。

“不是。”秦臻搖頭,但又覺得好奇:“你們剛才出去是為了找我麽?”

“不然我們一家三口吃多了撐的,大晚上的出去遛彎啊?”朱心晴翻了個白眼,又被朱媽拍了一下腦袋。

“朱心晴,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了還?”

“行行行。”朱心晴做了個停戰的手勢,又問秦臻:“那你這幾個小時都幹嘛去了?你不是什麽東西都沒帶在身上嗎?怎麽就突然跑到這裏來了?”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秦臻實在不知道應該要怎麽給他們解釋這段時間以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過,“你們幹嘛要找我?”

“還不是蘇奕咯,突然打電話過來問你有沒有聯係過我,還說你突然不見了,讓我在家附近找找,看看你是不是跑這兒來了。”朱心晴說到這裏,又突然地大叫一聲:“爸,媽,快,快,給蘇奕打個電話,說找著阿臻了,讓他不用擔心了。”

“還是我來吧。”秦臻從朱媽手裏拿過電話,按下蘇奕的號碼。

“我是蘇奕。”蘇奕的聲線聽起來有些緊繃。

“我是秦臻。”秦臻開了口。

一聲急刹,而後又重歸寂靜。

“你現在在哪裏?”蘇奕的語氣中帶了些焦急。

“我在心晴家裏,你不用擔心。”秦臻聽得出來他是在尋找她的路上,不禁放軟了些語調來安撫他。

“哦。”他應了一聲,而後便沒再說話,卻也沒有掛斷電話。

兩人就這樣安靜地舉著手機過了好幾分鍾,直到朱心晴問:“說完了嗎?”秦臻才慌張地跟蘇奕說:“如果沒別的事的話,那就先這樣吧,我掛了。”

“你要在那裏長住嗎?”在她掛電話之前,蘇奕問。

“不知道。”秦臻如實地回答。

她現在正處於迷惘的時期,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應該怎麽樣走下去。報仇的事情今天晚上算是告一段落了,但跟蘇奕的矛盾,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開的,即使他們兩人現在正在心平氣和地講電話。

“我給你把行李送過去。”蘇奕說。

“現在嗎?”秦臻看了一眼正關切地注視著她的朱家三口,又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說:“現在太晚了,明天我自己回去拿吧。”

蘇奕沉默了一陣,說:“好。”

“你明天要回去拿什麽啊?”等秦臻一掛斷電話,朱心晴就立刻八卦地問道。

“拿行李,我可能又得在你們家叨擾一段時間了。”秦臻不好意思地說。

“啥?你跟蘇奕鬧什麽矛盾了嗎?”朱心晴的表情立刻緊張起來,不等秦臻回答,她就自顧自地開始說:“我就說呢,你怎麽會大半夜的瞎跑,搞了半天是跟他吵架了。不過啊,發現你不見了以後他是真的害怕了啊,一直開著車在外頭找你,從你們家到這裏的路,他都找了兩回,生怕錯過了你。所以啊,如果他待會兒過來要接你回去,你就不要犯倔了,老老實實地跟著他走,知道不?”

“對啊。”朱媽也跟著勸說起秦臻來,“夫妻兩個向來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和,我跟你叔叔這麽多年吵吵鬧鬧的,現在感情不也這麽好?小臻啊,不是咱們不想你住在這裏,你要真有需要,在咱們家住多久都行,但是夫妻鬧矛盾這回事啊,不能冷處理,一定要及時地解除誤會,這樣子婚姻才能長久啊。”

秦臻不否認在聽到朱心晴說蘇奕找了她這麽久以後心軟了,也不否認朱媽說的這些都很有道理,但是,“我跟他之間的矛盾不是這一次兩次,而是長久積累起來的。我從來都沒有感覺到他有對我敞開過心扉,也從來不覺得他有任何對我的信任。他說他累了,其實我也挺累的。今天我跟他提了離婚的事兒,他沒同意,所以我就從家裏跑出來了。”結果還被王言給綁架了,幸好沒出什麽大事。

她這一番話無異於平地驚雷,炸得朱家三口全都愣了神。

“你們倆這結婚才多長時間啊……”朱心晴不敢相信。

“小臻啊,婚姻不是兒戲啊,你可要好好考慮清楚,別一時衝動犯了錯,以後又後悔。”朱媽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朱爸大概是覺得自己插嘴不好,輕咳了一聲,頗有些不自在

地說:“我先回房裏去了,你們仨好好聊聊。”

“他怎麽不信任你了?”朱心晴問。

“結婚之前,我騙他說司徒安是我男朋友,畢竟我也是個虛榮的女人,不想在前男友麵前失了麵子,結婚以後他就一直認為我和司徒安還藕斷絲連,有幾次撞到我和司徒聯係,他就會給我甩臉子,生氣不理我。前段時間,我遇上以前的一個鄰居,剛好我又有事請他幫忙,跟他走得近了一點,蘇奕又懷疑我跟他的關係不純潔。”秦臻知道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自己也需要承擔一部分的責任,可是她既然已經跟他說了自己和王紹東隻是普通的朋友,蘇奕不僅不相信她,還對她冷嘲熱諷,這態度也真夠讓人寒心的。

“嫉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會嫉妒才說明他在乎你。要等哪天你跟誰有緋聞他都不管你,你才是哭都沒地方哭去呢。”朱心晴戳著秦臻腦袋恨恨地說。

“可是我已經澄清了,我和這兩個人沒有別的關係,他還是不相信我,這難道不能說明問題麽?”秦臻一肚子的委屈沒地方說,“他現在不同意跟我離婚,說隻維持表麵上的和平就好,不論我要跟誰在一起,隻要不鬧到明麵上,就沒有關係。他都這樣子說了,我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麽?”

顯然朱心晴和朱媽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樣嚴重的程度,一時有些傻眼。

“那你們到底打算怎麽辦?是離婚還是不離婚?”過了許久,朱心晴才重新發聲。

“我要離婚。”秦臻的眼神很堅定,“名不副實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

“可是蘇奕不同意,你們就沒法離,不是麽?”朱心晴擔憂地說。

而這,同樣也是秦臻正在苦惱的一件事。

“我打算先找個律師谘詢一下。”秦臻說。

朱媽拉起秦臻的手拍了拍,滿眼憐惜地看著她,說:“反正我一向都是勸和不勸離的。你對他有什麽不滿意的地方,就直接地跟他說。你們倆呀,都是這種凡事都悶在心裏不肯跟人說的性格,能積攢下來這麽多矛盾也是正常的。有些東西呢,說開了就好了。”

聽了朱媽的話,秦臻又陷入了糾結之中。

“算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都去睡覺吧,朱心晴你明天不是還得上班嗎?”朱媽見秦臻一臉的猶豫不決,忙催促著兩人去睡覺。

朱心晴拉著秦臻回了房間,也沒再問她和蘇奕的事,隻從衣櫃裏翻了一套睡衣出來給她。

“你今天先將就著穿我的吧,明天的事明天再想。”

秦臻木然地接過她的睡衣,又木然地去洗了個澡。等她出來的時候,朱心晴已經關了房裏的大燈,隻留了一盞床頭燈,躺進了被窩裏。

朱心晴的床是單人的,兩個人睡有點擠。秦臻為了不讓朱心晴難受,刻意睡在了最邊上。

“你說你是不是作的,放著家裏舒服的大床不睡,非得來跟我擠。”朱心晴邊吐槽邊把她往中間扯了扯,語帶嫌棄地說:“你明天還是趕緊回自個兒家去吧,好好跟蘇奕說清楚,別再鬧那麽多事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