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朱心晴的鬧鍾一響,秦臻就醒了,倒是朱心晴自個兒還抱著被子睡得毫無知覺。秦臻怕她上班遲到,硬生生把她給搖醒,朱心晴瞪著一雙迷糊的眼看了秦臻半晌,還問了一句“你怎麽會在這裏。”。

朱爸和朱媽比她們倆醒得更早,秦臻去洗漱的時候經過客廳,就看見朱爸已經坐在沙發上看報紙了。

“小臻你醒這麽早啊?”朱爸見她出來還問了一聲,“剛好,你阿姨煮了稀飯,爐子上還蒸著饅頭,趕緊洗漱完出來吃。”

“噢,好。”秦臻鑽進了浴室,從朱心晴告訴她的地方翻出了新的牙刷和毛巾。

“朱心晴!你起了嗎!上班要遲到了!”

秦臻正刷著牙,忽然聽到朱媽在外頭大聲地喊,嚇得一口水差點嗆進喉嚨管裏。

“起了起了!馬上就出來!別嚎得這麽大聲!”朱心晴不耐煩的聲音從房間裏傳來。

秦臻聽著她們母女倆之間的鬥嘴,覺得好笑,又覺得溫馨。她好像從小到大都沒有忤逆過她爸媽,也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子的樂趣,還真是遺憾。

朱心晴洗完臉出來整個人還是有點萎靡不振。

“媽,我睡眠不足,今天能不能不去上班了?”她拉開一把椅子坐下,又隨手拿起一個饅頭啃了一口,才有氣無力地問。

朱媽冷冷地瞪她一眼,說:“我是無所謂,隻要某人不在乎這個月的全勤獎又要飛了。”

朱心晴恨恨地又咬了一大口饅頭,把稀飯喝得“嘖嘖”作響。

秦臻見她這樣,覺得不好意思,畢竟昨晚是為了找她,朱心晴才會那麽晚睡覺。

“對不起,害你們費心了。”她說。

朱心晴一愣,意識到自己的話說得不太對,連忙訕笑著說:“不關你事,我待會兒去公司能補眠的,反正我們經理也不管。”

朱媽聞言,又瞪了她一眼,說:“也就是你們經理人好,不然你早就得失業了。”

朱心晴撇了撇嘴,沒有反駁。

吃完早餐,秦臻說要和朱心晴一起出門。

“你出去幹嘛?不是說跟公司那邊請假了嗎?”朱心晴疑惑地問。

“回家拿行李。”秦臻說。

“不是讓你跟蘇奕好好說清楚嗎?要實在解決不了,你再搬過來也不遲啊。”朱心晴依然沒有死了勸和的心。

“我還是打算先搬出來,起碼給彼此一個空間想清楚。”秦臻也有自己的考量。

朱心晴見她心意已決,也知道自己再說什麽她都聽不進去,於是說:“隨便你吧。”

秦臻一進家門,看見蘇奕的皮鞋還在門口,並且是很隨意的擺放著,而旁邊他的拖鞋也不見了蹤影,就知道他還沒有出門。

平常的這個時間,他應該已經到了公司才對。大概也是因為昨天他找她找到太晚,早上沒能夠按時起床吧,秦臻心想。

她換了鞋進到臥室,床上果然鼓起了一團。

怕把他吵醒,秦臻刻意放慢了腳步,輕輕地走到她的行李箱跟前,又輕輕地把箱子放倒、打開,從衣櫃裏把當季的衣服一件件

地折好裝進箱子裏。

“你回來了?”蘇奕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秦臻嚇得一抖,拿在手裏的衣服也掉到了地上。

“嗯,回來拿東西。”她沒有轉身,依然背對著蘇奕,彎腰撿起了衣服。

身後便久久沒有了聲音。

可是這樣反而讓秦臻更加在意。

她的神經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豎著耳朵一直努力地聽身後的動靜,折衣服的時候是全然的心不在焉,到了最後幾乎就是毫無規律地直接往箱子裏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聽到有掀被子的聲音,然後蘇奕靸著妥協似乎是進了浴室。浴室的門被關上,房間裏再次安靜了下來。

秦臻這才回過了神來,看到行李箱裏那些皺成一團的衣服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麽。她把那些衣服重又拿出來展開,折疊好才再次放了進去。

衣服收拾好了,還有些生活用品,以及她的護膚品。

做設計這一行,時常要加班熬夜,可以不用化妝品,但一定不能少了護膚品,所以秦臻的護膚品幾乎擺滿了半個梳妝台。她隨手拿了幾樣常用的塞進了包裏,又在屋裏轉了一圈,發現似乎沒什麽需要帶走的了,便把行李箱合上,提著準備走人。

蘇奕恰好在這個時候從浴室裏出來。

“等一下,我送你過去吧。”他說。

“不用了。”秦臻自然是很幹脆地拒絕,“這裏又不是打不到車。”

再說了,他本來上班就要遲到了,她還是不要耽誤他的時間的好。

“秦臻。”他忽然叫她的名字,聲音聽起來很沉重,“我們倆,真的要走到離婚那一步麽?”

他直勾勾地盯著她,墨黑的眼眸就像神秘的黑洞,快要將她的靈魂吸進去。

“你提出來的那個方案,跟離婚也沒什麽兩樣。”秦臻最終還是恢複了理智,“既然不愛,又何必要捆綁在一起呢?”

“不愛?”蘇奕重複著這兩個字,嘴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看得秦臻膽戰心驚。

“也是。”他點頭,嘴角的笑容越扯越大,說出來的話也越來越過分:“可是秦臻,我就是不想看到你過得幸福,怎麽辦呢?”

“你……”秦臻氣惱地指著他,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我什麽?”蘇奕一步步地逼近她,“我卑鄙?我無恥?我不要臉?這些我都承認,可是,你又能拿我怎麽樣?”

他看著她的眼神漸漸變得瘋狂,“你知道嗎,秦臻,是你讓我變成這樣的,你要對我負責。”

秦臻驚慌地往後退了兩步,這樣子的蘇奕她從來都沒有見過,她覺得很恐怖,很想逃離。

“蘇奕……你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好不好?”秦臻的聲音中帶著哭腔。

“不好。”蘇奕一把攫住她的手臂,重重地將她扯到自己的麵前。

因為慣性,秦臻牢牢地撞到了他的胸膛上,還好及時地用手肘稍稍的擋了一下,才避免了撞到鼻梁。

“這些年,我過得很不好。”蘇奕突然的放輕了聲音,“努力學習,努力工作,努力賺錢

,全都是為了一個目的。”

他捏住秦臻的下巴,逼著她與他對視,“你知道是什麽嗎?”

“不知道。”秦臻艱難地回答。

“為了有朝一日再次遇見你,能夠對你說一聲:秦臻,你錯了。”蘇奕又笑了,隻是這一次笑得有些蒼涼,“可是當我真的再次遇見你的時候,卻發現說不出來這句話。”

秦臻在聽到他說的前半句的時候,心掉到了穀底,但是等他說完,卻又不知道應該用什麽樣的態度來麵對他。

“明明你過得比我更差,沒有錢,也沒有了家人,可是你的身邊卻從來都不缺少關心你的人,嗯,男人。”說到這裏,蘇奕的眼睛泛紅,捏住秦臻下巴的手又加大了力度,“你說,我一直都沒有放下過你,可是你為什麽能夠這樣輕易地放下我?”

秦臻的下巴已經被蘇奕捏得變形,她想要說話,可是吐出來的字全都模糊不清。

“蘇奕,你放不下我,是因為執念。”她說,卻將後半句藏在了心裏,我也一直都沒有放下你,因為,我還喜歡你。

“沒錯,確實是因為執念。”蘇奕微微地鬆開了手,說:“所以,為了消除我的執念,隻能我拋棄你,你想再次拋棄我的話……”

他的表情變得猙獰。

“秦臻我告訴你,想都不要想。”

說完這句話,他才徹底地放開了秦臻,走到衣櫃前去拿衣服。

在看到空了一半的衣櫃的時候,他微微地愣了一下,而後便恢複如常,有條不紊地換起衣服來。

秦臻聽了他的這些話,真正的感受到了心灰意冷的滋味。

“所以你跟我結婚,就是為了報複我麽?”即使知道答案會讓她受傷,她也還是忍不住問。

“不是。”蘇奕的回答卻是出乎她的意料。

他停下了係紐扣的動作,轉過身來看她。

“我跟你結婚,是為了我媽的遺願,你忘了嗎?”他的臉上掛著嘲諷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她的記憶力衰退得太過厲害。

沒錯,他會和她結婚,是因為他媽;而她會答應和他結婚,也是因為他媽。

“可是現在你媽已經走了,你可以不用再委屈自己了。”秦臻嚐試著說服他。

“怎麽能叫‘委屈’呢。”蘇奕笑著說,“能跟你結婚,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

“你看,兜兜轉轉了這麽多年,你還是嫁給我了。果然,錢多還是有點作用的。我有時候也會想,如果我還是跟以前一樣沒錢,是不是就算我媽馬上就要死了,就算我跪在你麵前求你,你都不會看我一眼。”

“啪!”

秦臻看著蘇奕被她扇得側過去的臉,以及臉上不敢置信的表情,突然覺得有些痛快。

她已經不想再和他糾纏下去,她知道不論她說些什麽,他都會用最惡毒、最能夠刺傷她的話來回應她。

“如果你不同意離婚的話,我會去找律師解決這件事。”秦臻冷冷地說。

“行啊。”蘇奕撫著被她扇過的地方,不怒反笑,“我倒是想看看,有哪個律師敢接這個案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