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少室山,沿著絕壁上一米多寬的石縫上去,好在大家都是會輕功的人,並不為難。當然了,這其中除了黃虹,她的那點兒輕功,實在微末,總有淩佐在旁,也不會丟了她的。

黃虹不過大腦的問淩佐:“你說一個男人娶了一對姐妹,他有沒有心理障礙啊?”

淩佐流汗:“這個……”

“說嘛說嘛。”黃虹晃了晃淩佐的肩膀。

淩佐尷尬的回道:“我想應該是沒有的,娥皇女英共事一夫,夏禹王一對姐妹花,東漢順帝有兩個皇後是親姐妹,蜀漢時候張飛的兩個女兒也都做了劉禪一人的皇後。”

“為什麽那些狗皇帝都喜歡娶姐妹兩呢?多傷人心呀!”黃虹很不理解,若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來想,好像又沒什麽不好理解的。現代可不是很多小姨子和姐夫跑路的情況嘛!但是好惡心,黃虹一想到就渾身惡寒。

“那個,主要是為了彰顯他們比較幸福,所以都十分喜歡挑選姐妹花做自己後宮的嬪妃。”淩佐流汗,這都什麽問題啊!

黃虹歎了口氣:“唉!女人,可悲!就算明豔照人,風光無限好,演繹的不過是皇帝的玩物罷了。”

“一朝躍龍門,無數人求之不得。皇上的女人,說出去是多麽榮幸,怎麽到你嘴裏就變得那樣悲慘了?”淩佐不解。

“你懂個求啊!做了皇上的女人,穿金戴銀就叫做幸福嗎?要是那樣的話,我也有辦法做皇上的女人,皇後都是我囊中之物。”黃虹誇下海口,手握了一把空氣。

淩佐撲哧一聲便笑了,史平陵也不厚道的抿唇而笑,禹燕微微一笑,黃虹兒著實大膽,說話大言不慚的。說不好聽點兒的吧,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還皇後都是囊中之物,十分的好笑。曆朝曆代,那個皇後不是有家有世的?也就史南振給了點麵子,憋到了內傷,也沒好意思笑出來。

黃虹白眼外加扯了淩佐的耳朵:“我說的都是真的,為什麽不相信我?”

“我信我信。”淩佐嘴裏說信,卻還是一直笑個不停,這是他有生以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切,不信拉倒。”黃虹嘟囔著,又擰了淩佐的肉肉:“我跟你說,皇上若是賢君,我有治國之策。皇上若是昏君,我可以幫他收集美人,不怕他不迎我為後!”

淩佐也不介意黃虹一扯一擰的,都已經習慣了。不過針對黃虹說的兩點,他也提出了兩個問題,正兒八經的問:“敢問黃虹姑娘有何治國良策?”

“多了去了。”黃虹一揚頭,特別驕傲的神態。

“說來聽聽。”

“嗯,可以免稅的。這樣國民將更加富裕。”

“胡說,如果都不交稅了,那國家怎麽辦?坐吃山空?”

“民富則國強,我們要藏富於民!”

“聽上去似乎有那麽點道理,好,算你過關。那你說說,昏君如何?”

“找幾個美人嘛!我就充當老鴇的身份嘍。話說昏君我也看不上的,肥肚流油的,惡心。

重要的是,皇帝貌似沒啥長得好看的。”黃虹嘟囔著抱怨。

前麵的話,聽的人都很想笑。最後一句卻僵住了幾個人的笑容,她究竟是多以貌取人?連皇帝的樣貌都有要求,真是不可思議!而且這個世道隻有男人挑女人模樣,哪裏有女人挑男人長相的?

史平陵深深的看了眼黃虹,他突然明白黃虹為什麽喜歡他了,原來隻是覬覦美色罷了。

淩佐心下笑意全無,什麽情什麽愛全是虛的,她黃虹不過是有王侯將相的衝冠一怒為紅顏,紅塵一記妃子笑罷了。貪慕美色!沒有真愛!呸!呸!淩佐在心裏唾棄黃虹,這個女人真是!要說自己容貌也不差,配她黃虹絕對是綽綽有餘了。這個死女人,貪心不足蛇吞象!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大肚子,不怕撐死!

“倘若有朝一日,你心愛之人,容貌盡毀,你會舍他而去嗎?”史平陵輕輕一聲,如風般入耳,若雲般輕靈。

黃虹一愣,容貌盡毀?平陵,那便是前世的你呀!今生隻盼你莫要受那苦楚。少有難過,喃喃輕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樣,若男人愛慕美色,娶了一個女子,女子容毀之日,便是感情盡頭之時。女人要比男人留情,就算男人容毀,女人還有回憶,那足夠甜。”

“同是愛慕美色,怎麽女子就高人一等?”史平陵反問。

“打個比方吧!男人老來時,女人是不是會無微不至的照顧?”黃虹看著幾人問。在黃虹灼灼目光之下,大家都點了頭,的確如此。

“那麽捫心自問,你們這些大男子主義的人,若是女人老了有病,要你們鞍前馬後或許沒問題。叫你們伺候生理問題,你們那個能夠不嫌棄?”黃虹一句話,震住了三個男人。

均是沉默,黃虹又道:“別人我不敢說,但我知道絕對指望不上平陵!”史平陵有潔癖,她太曉得不過了。

史平陵一聽,臉紅的西紅柿一樣。有點被人指名道姓說沒責任的感覺,有些羞愧。

禹燕目光如炬盯著史鎮南,她想黃虹的疑問,她也是需要一個答案的。

史鎮南看到了禹燕投來的目光,給了一個放心的眼神。這話若放在以前問,他絕不敢應承。可是現在經曆了那麽多事,他很明白自己的感覺。生死都能與共,怎會不能和諧到老?至於病不病的,與子偕老,能夠照顧對方也是一種幸福,安康的幸福。

淩佐疑慮了下,他想,要看那個女人在男人心中的地位,重要的話,一定會一絲不苟的照顧的。

“不過話說,現在皇帝是誰在當班?”黃虹話題一轉,她還一直不知道是什麽時代的故事呢。隻知道是明朝的,具體不曉得的。

“你說的那是百年前了,你不知道的嫡孫是自開朝以來第二個皇上,賈允炆。現在是弘治十年,皇上叫賈佑樘。”淩佐原本聲音都大,直到最後三個字才很小聲,小聲到幾乎微不可聞。

“我還真不認識。”黃虹略表遺憾,對曆史了解太少了。

“你怎麽可以不知道嗎?皇上可是一個千古明

帝,他不僅是一個好皇帝,更是一個好人。善良,慈悲,寬厚,為國家子民,耗盡心血。你要是還不知道的話,那我再給你說一個特別的。皇上萬金之軀,仡今而止,登基為皇十年了,隻有皇後一個女人,再無其他。”淩佐言道。

“雖然我還是不知道,不過這樣的男人倒蠻感動的。縱觀天下群雄,能做到這點的人,真心不多。九五至尊之軀,至少是飽受爭議和壓力的。”黃虹羨慕那個皇後,曆史上,她知道很多被寵的妃子,卻不知道隻要一個女人的男人,除非那男人真的很小,而且早逝。

“吾皇母妃為紀氏淑妃,是先皇留下的唯一子嗣,先皇寵愛萬貴妃娘娘,於是先皇對別的女人有情還是留情,他人都會難逃一死,你可知先皇?”禹燕溫婉的問,她覺得不知道今朝皇帝,總應該知道先皇的。

“你說的萬貴妃可是那個比皇帝大了十幾歲,然後還能和皇上好上的那個?”黃虹疑惑的問,她知道有個萬貴妃,很壞的女人,不過能得皇上專寵,年紀那麽大了,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她死了,皇上竟然承受不住,也跟著傷心而死,一個女人能做到如此,太不容易了。那個皇帝,到底也是個情種。

人均黑線,話要不要說的那麽難聽?就不能委婉點措辭嗎?不過說的倒是真的,看來也還是知道的,禹燕微微點了點頭。

黃虹帶著星點兒得意:“萬貴妃我是知道的,由宮女變皇貴妃,這條路走得可是不容易呀!最牛的是她比皇上大那麽多歲,居然還能混成貴妃,尤其是她死了,皇上傷心的一病不起,也就隨她去了。這點恐怕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個女人很厲害。”黃虹豎起大拇指,你說哪朝哪代沒有年輕女人?能夠不嫌棄年老色衰的女人的男人,真是少有。

“萬貴妃我並不了解,娘剛說她毒害她人,應該不是個好人,你卻道她厲害,不知你心境?”史平陵狐疑,他有一種感覺,黃虹是一種保持中立的人。有時候,你覺得這個人好,她反倒覺得這個人很壞,比如宭先生。你覺得這個人壞,有了明顯的證據,她卻道這個人很棒,到底是怎麽想的?

“萬貴妃是很壞啊!蛇蠍心腸了。可你知道皇上為什麽那麽寵愛她嗎?哪怕她殘害他的兒女,他都隻當做是天譴,這是為何?”黃虹挑眉。

史平陵搖了搖頭,他並不了解,從小到大,他並不好學,隻喜歡舞刀弄槍的。

“這個故事我知道,當年萬貴妃是太子的貼身宮女,那時候太子才兩歲。後來太子五歲政變,他被廢了,樹倒猢猻散,所有人都離開了,皇宮裏麵勢力倒了變臉很快的,隻有萬貴妃陪著他,在他人生最孤獨的時候不離不棄。”黃虹說話略帶深沉,但是很快她補充了一句:“這樣的男人也少,很多時候都是陳世美,女人辛勞幫男人,男人成功了,女人能做糟糠之妻就很不錯了。”

“你太偏激了。”淩佐豎眉,她似乎對男人成見蠻大的,又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樣。好男人也是有的,就像女人也不全好的,壞女人難道沒有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