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Z市最大的夜店“魅色”已是一片五光十色。

此時,在這燈紅酒綠的夜店裏,觥斛交錯間隱約能看到那些讓人作嘔的虛偽麵容,卻有一個女人一臉素顏,靜靜的坐在一旁,沒有說話也沒有喝酒。

這天是葉氏企業少東回國,也是葉氏企業銷售部經理升職之際,林雨默卻絲毫感覺不到喜悅,今天的參與隻是因為經理若有似無的施壓而不得不為之。

“小林!”忽然被即將升職的李經理點到姓名讓林雨默一愣,隻看到一張油光鋥亮的臉對著自己笑出了一朵花,“你當我助理這麽久,幫了我這麽多,如今我升職了,來!我要敬你一杯!”說完就一口喝幹了杯中的酒。

林雨默看著心裏一慌,看著各色的眼神,她立即捧著杯子站起來,“是經理教了我很多!”說著,抬手將一杯酒也喝了幹淨。

林雨默不善酒令,一杯下肚就覺得頭暈眼花的,刺激性的**讓她的喉嚨感覺不適,緊皺著眉沒發現對麵的人眼中不正常的笑意。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林雨默喉嚨裏的不適稍稍去了些,卻感受到了一陣異常。頭暈、無力,渾身發燙。這樣的認知讓林雨默覺得不對勁,抬頭看了眼身邊的人都毫無異色,她悄悄的起身離開。

這家叫做“魅色”的夜店,是Z市有名的地下王國,卻並不是很高檔的地段,反而是在曲曲折折的巷子中的,當你穿過這有些曆史的巷子,看到“魅色”,強烈的對比衝擊著人的視覺,正所謂別有洞天。

魅色的包間也是極好的,一般有錢人能進入魅色的大廳已是不錯,若是能夠進入包間一探,足夠讓你感覺到舊時王孫貴族才會有的享受。這裏麵都是響當當的人物,不管你要做什麽都可以,就算是外麵在打仗也不會影響到裏麵的一分一毫。

此時魅色中的霸王包間中一片煙酒味,還有就是男女萎靡的氣息。

“黎少!葉公子什麽時候到啊?”不知是誰問了這一句,正常的氣氛都冷沉了下來,直到問話的人自覺不安,森森的一陣冷汗。

“哈!”隻有一個人卻笑著接過話頭,言語中的嬉笑沒有一點含假,“等他來了我幫你問啊!不過不知道他會怎麽告訴你!”

沒有惡意的笑聲充斥在安靜的包間裏,顯得有一絲怪異,讓人戰戰兢兢的。

林雨默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到了“魅色”門口,對著門口的兩位服務生笑了笑,抬腳走了出去,她想,既然沒有人注意到的話,她或許可以離開。

走在小巷子裏,屬於夜晚的冷風吹在林雨默臉上,卻不能帶給她冷意,身上的熱度更甚,她停下來靠在一邊的牆壁上,已經有些酥軟的腿讓她無措了起來。

“小林,你怎麽一個人在這裏呀?”經理的聲音忽然到耳邊讓林雨默一個激靈想要站直,身體卻貪戀著牆壁的依靠。

“李經理?你怎麽在這裏?你不是……”林雨默似乎想到了什麽,卻又不敢相信一樣的搖了搖頭,自己工作半年多了,李經理雖然長相猥瑣了些,但對自己一向是規規矩矩的應該不是那種人。

李友銘向林雨默靠近,“小林,你難道不知道我想要你很久了嗎?”說話間,李友銘已經伸手去抓林雨默,“好不容易今天有這個機會,你來了夜店,我怎麽會放過你呢!”

“你幹嘛!”林雨默大驚的側過身,讓李友銘的手一下子落空,瞪大的眼睛緊緊盯著李友銘,“你別對我動手動腳!你信不信我報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