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帶我去找阿琛,求求你,帶我去找他。”林雨默轉過身,緊緊的抓住韓義昌的手,就好像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

“默默,你冷靜一點,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糟糕。”

“我要見阿琛,我要見阿琛!”林雨默的性子,看起來很好說話,實際上固執起來的時候,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她現在就開始鑽牛角尖了。

“默默,現在不是時候,阿琛現在還在氣頭上,你現在過去,肯定會受傷的。”韓義昌跟在葉易琛身邊多年,對於他的性格很了解,他認為,這個時候兩人最好不要見麵。

他知道,此時的葉易琛,肯定聽不進去解釋,現在解釋,隻會適得其反,他隻會認為你是在狡辯。

“不,我要去,你不帶我去,我自己去。”林雨默說完,轉頭朝著外麵奔去。

韓義昌連忙拉住她,就她現在的情況,一個人出去,沒準就出事了,他自然不會讓對方獨自出去。

“好,我帶你去。”韓義昌終於同意了。

反正他不帶她去,她也會想辦法去的,既然這樣,還不如由他帶著去,至少他能夠在旁邊幫著說幾句話。

當韓義昌和林雨默趕到醫院的時候,葉易琛正一個人焦急的在走廊上走來走去,在走廊的盡頭,是一扇關上的房門,上麵亮著一盞燈,寫著手術中。

“阿琛,情況怎麽樣?”韓義昌問道。

“不知道,醫生還沒有出來。”葉易琛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顯得很焦慮。

即使他不愛曹一芯了,但是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感情還是很好的,沒有愛情,也會有親情存在,這也是他擔心著急的原因。

葉易琛的眼睛,下意識的朝著韓義昌瞟了一眼,卻讓她看到了站在韓義昌旁邊的林雨默。

葉易琛頓時火了,大步走到林雨默的身邊,雙手緊緊的握住她的雙肩,劇烈的搖晃:“你為什麽來這裏,為什麽?”

“我擔心一芯姐,想要過來看看。”林雨默被葉易琛嚇到了。

“哈哈,擔心,真是好笑,你少給我在這裏貓哭耗子假慈悲,你是什麽樣的女人,我還不清楚嗎?拜托你省點力氣,不要在我的麵前演戲了。”

“不,不是這樣的,阿琛,你要相信我,這一切都隻是意外,意外!”林雨默連忙解釋。

她有一種恐慌,她覺得這次如果不解釋清楚,她將永遠的失去阿琛,這是她不能承受的後果。

“夠了,事實擺在麵前,你不用跟我解釋,我不相信!上一次是黎青,這一次是一芯,下一次是不是就應該要輪到我了,你不覺得現在在我的麵前裝柔弱,裝無辜,是多麽的可笑嗎?”葉易琛冷笑連連。

他很生氣,也很氣憤,為什麽他一次次的給這個女人機會,她都不知道珍惜,反而一次次的犯錯。

他更氣自己,為什麽要給她這麽多次機會,讓她有機會一次次的傷害他身邊的人。

“阿琛,我就算是傷害我自己,也絕對不會傷害你!”

“我不想聽這些,給我滾,滾得遠遠的,你最好祈禱一芯不要有事,如果她出了什

麽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葉易琛鬆開抓住林雨默的手,轉過身,看都不看她一眼。

葉易琛的話語,抽去了林雨默身上最後的力氣,她跌坐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來來往往的行人,都忍不住將好奇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更有人對她指指點點。

可是她卻好像渾然不覺似的,依舊靜靜的坐著。

韓義昌終於看不下去了,出手扶起林雨默,朝著遠處走去。

這一次,林雨默沒有掙紮,她就好像一個失去了靈魂的人,任由韓義昌擺布。

葉易琛轉過頭,看著韓義昌和林雨默相互依偎在一起的身影,雙手握緊,青筋畢露。

等到兩人的身影徹底的遠離,葉易琛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一拳重重的捶打在牆壁上。

砰的一聲響聲過後,葉易琛無力的垂下了手,鮮血從他的手上流過,他卻渾然不覺,好像這些傷,不是在他的身上。

路過的一個護士見狀,連忙湊過來說道:“先生,你的手受傷了,請你跟我來,我幫你巴紮一下。”

雖然葉易琛的表情很恐怖,但是有這一張臉存在,還是很吸引女性的注意。

“滾開!”可惜葉易琛一點也不賣美女的帳。

他的怒吼,震耳欲聾,再配上他臉上凶狠的表情,嚇得那個護士花容失色,再也不敢多話,灰溜溜的離開了。

護士小姐的心中還忍不住嘀咕:“長得這麽帥,脾氣卻這麽臭,真是可惜了那張臉。”

韓義昌將林雨默帶到醫院下麵的草地旁,找了一張椅子讓她坐下。

看著她蒼白的臉,韓義昌心生不忍:“默默,你先在這裏坐一下,我去幫你買一杯熱咖啡。”

林雨默沒有回答,隻是靜靜的坐著。

韓義昌歎了口氣,跨步離開。

良久,林雨默才緩緩的抬起頭,盯著葉易琛所在的樓層,可惜她什麽都沒有看到。

林雨默失望的收回了視線,眼睛正好瞄到了醫院的名字,這下子,她的視線再也無法移開。

“為什麽偏偏是在這裏?”林雨默自言自語。

原來,這個醫院也是阿傑所在的醫院,很長一段時間,阿傑都住在這裏,而韓靳,正好是這裏的骨科大夫。

看到那個熟悉的名字之後,林雨默的內心很糾結。

她很想去看看阿傑,特別是在接到韓靳的電話之後,這樣的想法,更加的強烈。

但是一想到阿傑,一想到葉易琛,她又忍不住打退堂鼓了。

去還是不去,她很糾結。

可是她的身體已經出賣了她,原來,在她內心掙紮,難以決定的時候,她的腳已經不聽使喚的開始邁步,朝著那間熟悉的病房走去。

近了,更近了,林雨默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強烈。

終於,她來到了那間熟悉的病房,門上的數字,曾今無數次的出現在她的睡夢中。

林雨默的手緩緩的握住門把,卻沒有勇氣推開這扇門。

曾今親密無間的兩姐弟,到現在,居然連見麵的勇氣都沒了。

良久,林雨默放開了那個門把,轉身離開,她還是鼓不起勇氣,推開那扇門。

沒走出十米,她有轉身回來了,然後靠在門邊,小心翼翼的踮起腳。

她想要見見阿傑,哪怕隻是偷偷的看一眼,她就滿足了。

終於,那張無數次出現在她夢裏的臉,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消瘦的臉蛋顯得蒼白和疲憊,眼睛處有著深深的黑眼圈,顯示著主人的長久睡眠不良。

他靜靜的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可是即使在睡夢中,他的眉頭都是緊緊的皺著的,好像夢到了什麽不開心的事情。

右手的手背上,插著一根針,通明的**順著塑料管子,流入他的體內。

林雨默再也控製不住,再次流下了眼淚,她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控製不住發出聲音,吵醒對方。

今天,她的眼淚,流得太多了。

“默默!”一個驚喜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林雨默轉過頭,看到一個穿著白大褂,擁有一張斯文的臉,帶著金絲眼鏡的男子,正一臉吃驚的看著她。

韓靳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見到林雨默,雖然給林雨默打了電話,不過他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他沒想到,林雨默居然這麽快就趕過來了。

不知道韓靳知道林雨默來醫院,也是為了那個男人會作何感想。

“韓靳。”林雨默露出了一抹苦笑,她本來不想見韓靳的,沒想到這麽巧,正好碰到了。

“既然來了,就去看看阿傑吧,他雖然嘴上不說,但是我看得出來,他很想你。”韓靳走到林雨默的身邊,順勢就要推開門。

“不。”林雨默伸出手,攔住了韓靳:“我剛剛看了阿傑還在睡覺,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這個蹩腳的理由,林雨默連自己都說服不了,更不用說韓靳了。

善良的韓靳沒有多說什麽,默默的點了點頭。

他忍不住想著:“默默還是沒有想通,不知道什麽時候,她才能夠想通,放下自己的心結。”

“走吧,我們需要聊聊。”韓靳說道。

“好。”林雨默跟上了韓靳的腳步,既然都來了,確實應該了解一下阿傑的具體情況。

醫院的休息亭裏,韓靳和林雨默麵對麵坐著。

他們的麵前,擺著兩杯水,和一個紙袋。

“這是阿傑最近一次的檢查報告,你看看吧!”韓靳將那個紙袋遞給了林雨默。

醫院裏麵有規定,不能夠隨意的泄露病人的情況,韓靳這樣的做法,算得上是違背了規定的。

不過韓靳知道,林雨默和阿傑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親如姐弟,這樣的關係,看這份資料,也不算違規了。

林雨默小心翼翼的打開紙袋,認真的看著那一疊報告。

隻是越看她的心越冷,眉頭皺著越緊,拿著報告的手,都有點抖。

“默默,你不要太過於擔心,你應該知道,醫生總是喜歡凡事都朝著最壞的一方麵去想,事實上沒有這份報告上寫的那樣嚴重。”韓靳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