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沒有說話,埋頭認真的看著資料。

足足過去了二十分鍾,林雨默終於看完了手上的資料,緩緩的抬起了頭。

“韓靳,不要安慰我,我想要知道最真實的情況。”

“我沒有瞞著你,我如果想要瞞你,就不會將這份報告交給你。”韓靳這話說的是實話。

他了解林雨默的個性,你越是不讓她知道,她越會胡思亂想,胡亂的猜測,這樣反而不好。

“阿傑的情況已經糟糕到這樣的地步了嗎?”林雨默一臉希冀的看著韓靳,希望他給予自己否定的回答。

好不容易阿傑醒過來了,為什麽還要讓他承受這麽多呢。

老天爺為什麽這樣的不公平,要這樣的對待阿傑,林雨默恨不得自己能夠幫阿傑承受這些痛苦。

“默默,我不想騙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夠往好的方麵想,阿傑那麽善良,老天爺都會幫他的。”

“不要跟我提老天爺,我恨他,他為什麽要對阿傑這麽不公平,為什麽要這樣傷害阿傑。”

“默默,抱怨解決不了問題,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助阿傑,不過我隻是一個醫生,能夠治療病人的身體,卻不能治療病人的心,你如果有時間,就去看看阿傑,和他說說話吧。”韓靳說道。

“嗯,我知道了。”林雨默應道。

知道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林雨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跨出關鍵的一步。

韓靳看了看林雨默,想要說什麽,最終卻什麽都沒有說。

其實阿傑這樣的情況,最好是送到國外去治療。

韓靳雖然對於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不過他清楚,美國在這一方麵的治療水平要比這裏好,將阿傑送到那邊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送阿傑去美國,需要一筆龐大的費用,韓靳隻是一個普通的醫生,家庭也隻是小康,根本就支付不起這樣昂貴的醫療費。

韓靳知道林雨默的情況,她的經濟也不寬裕,所以他決定不將這個告訴林雨默,以免讓對方煩心。

這些事情,就讓他一個人去操心就好。

“韓靳,你說阿傑會不會永遠都站不起來了。”猶豫了良久,林雨默終於問出了心中最關心的事情。

“我很想告訴你不會的,但是作為一個醫生,我必須遵守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如果沒有新的進展,阿傑很有可能永遠都站不起來,如果阿傑繼續這樣拚命的練習,或許他連坐都無法坐起來,一輩子都隻能躺在床上。”韓靳說道。

“不,不會的,阿傑不會站不起來的,阿傑還年輕,他還有大好的青春,怎麽能夠這樣對他。”林雨默聞言,再也無法冷靜,痛哭失聲。

韓靳的話,就好像是給阿傑判了一個死刑,也給林雨默判了一個死刑,如果阿傑站

不起來了,她也將一輩子活在愧疚之中,無法自拔。

此刻的林雨默看起來很脆弱,好像隨時會暈倒。

韓靳站起身,來到她的身旁,伸出雙手,抱住她,一隻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部,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心疼:“默默,不要哭,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助阿傑的,相信我,人定勝天,我們一定能夠成功。”

林雨默依舊在低低的抽泣,她很無助,下意識緊緊的靠著韓靳,希望能夠從他的身體裏麵汲取力量。

遠遠的看去,兩人就好像是一對熱戀的情侶,正在親熱,至少葉易琛是這樣認為的。

原來,曹一芯已經從手術室出來,被護士送到了病房,葉易琛自然跟著過來了。

曹一芯住的病房,是這個醫院的特等病房,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套間。

當醫生和護士離開之後,葉易琛看了看靜靜的躺在病床上的曹一芯,然後朝著窗戶處走去。

猛地一下子拉開窗簾,韓靳和林雨默緊緊相擁的畫麵,就這樣出現在了葉易琛的眼中。

看著這一幕,他的眼中,怒火熊熊燃燒,一發不可收拾。

下一刻,他大跨步朝著門口走去,離開的時候看都沒有看曹一芯一眼。

他現在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好好的教訓那個膽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偷人的女人,至於其他的事情,早就被他拋諸腦後了。

“混蛋,誰讓你碰她的。”韓靳的腦海中,突然響起這個聲音,下一刻,一個重重的拳頭落在了他的腦袋上。

韓靳反應不及,被打倒在地,由於他正抱著林雨默,所以連帶著林雨默也摔倒在地。

葉易琛看都沒多看韓靳一眼,拽著林雨默就往前走。

林雨默本來就跌坐在地上,他這一拽,讓她直接撲倒了。

可是葉易琛還是不打算停手,直接拖著走。

韓靳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衝到兩人的身邊,一隻手用力的握住葉易琛抓住林雨默的手的那隻手。

“放手!”韓靳憤怒的大喊道,他見過不講理的,沒見過像葉易琛這樣不講理的。

“不放,你憑什麽管我。”葉易琛與他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你這樣會弄傷她的。”韓靳說道,說完將視線投向林雨默的小腿。

因為剛剛的拖拽,林雨默的小腿受傷了,鮮血順著她白皙的肌膚滑落,看起來很嚴重。

葉易琛也看到了,卻沒有鬆手,而是彎腰將林雨默抱起來,繼續大跨步離開。

韓靳閃身到他的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我不能讓你將默默帶走,你現在的情緒不穩定,你會傷害她的。”

“默默,叫的還真親熱啊,你有什麽資格阻攔我,就憑你是她的駢頭嗎?我告訴你,她是我的女人,隻能是我的,就算我不要

了,也輪不到你來穿這雙破鞋。”

破鞋,林雨默聽到這個詞語的時候,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原來她在阿琛的心目中,就是這樣的存在。

“默默,這就是你選擇的男人嗎?”韓靳將目光投向了林雨默。

林雨默避開他的目光,不敢和他對視,她知道自己的做法很傻,可是她控製不住自己。

葉易琛就好像是一塊強力的磁鐵,讓她忍不住的想要靠近,無法自拔的沉淪在其中。

“告訴他,你願不願意跟我走。”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問道。

雖然是詢問,但是他的眼神很嚇人,好像在說:“最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不然你就死定了。”

林雨默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她想要回答不願意,因為此刻的葉易琛看起來很嚇人,她害怕和對方單獨相處,可是她更害怕葉易琛從此之後,再也不理會她了。

“回答我!”葉易琛催促道,林雨默的猶豫讓他很不滿。

“我願意。”林雨默終於做出了決定,她就是死,也要死在葉易琛的身邊。

“癡兒,癡兒啊,默默,你怎麽那樣傻!”韓靳聽著這樣的回答,忍不住喃喃自語。

葉易琛得到了滿意的答複,理都不理韓靳,抱著林雨默繞過了他,離開了。

這一次,韓靳沒有阻攔,他根本沒有立場阻攔。

醫院的車庫之中,葉易琛迅速的打開車門,將林雨默拋進後車座,他隨即也坐了進去。

葉易琛將林雨默壓在座椅上,動作粗魯的撕扯林雨默的衣服。

“不要,阿琛,這裏是醫院。”林雨默拚命的想要護住自己的衣服。

可是身上的衣服,還是以很快的速度變成碎片,散落在車上的角落裏。

“不要,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你敢說,你真的不想要嗎,我才兩天沒有要你,你就寂寞難耐的去找別的男人了,既然你這麽想要,今天我就好好的滿足你。”葉易琛脫完了林雨默的衣服,開始動手解自己的褲子。

林雨默隻能無助的用雙手環住自己。

可是這些,對於葉易琛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林雨默很痛苦。

林雨默羞愧的閉上了眼睛,她真的很想控製自己的身體,可是這不是她能夠控製的。

葉易琛對她的身體太熟悉了,輕易的就挑起了她內心深處的渴望。

而她的身體對於葉易琛的身體,早已熟悉,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叫啊,你怎麽不叫了,平日裏你不是叫得挺大聲,挺**的嗎?今天怎麽不叫了,你知道嗎,你現在的表現好像一個死魚,木頭,難道你就是靠著這樣的技術去勾引男人的嗎?不要在我的麵前裝了,拿出你真實的本領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