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樣的碰觸,根本就滿足不了她,反而讓她更加的難受。

在此刻,本能取代了理智,他們沉淪在最原始的欲望之中。

全身酸軟的林雨默根本就不記得葉易琛到底要了她幾次。

林雨默也嚐試過求饒,可是葉易琛卻當做沒聽到,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最終,在不知道第幾次之中,林雨默光榮的暈了過去。

在林雨默暈過去的半個小時後,葉易琛整理好兩人的衣服,驅車離開。

剛剛的懲罰,對於葉易琛來說,隻是開頭,他不會就這樣放過林雨默。

當葉易琛看到林雨默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中除了憤怒之外,還升起了一抹擔憂,他擔心林雨默有一天會成為別人的女人,會待在別的男人的身邊,永遠的離開他。

這樣的恐慌,從剛開始的一點點征兆,到最後的燎原,變得越來越大。

葉易琛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更不喜歡坐以待斃。

所以在車裏的時候,他就想到了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他要將林雨默關起來,這樣,她就逃不了了。

哪怕這樣做,會讓林雨默恨他,他也決定了要這樣做。

葉易琛開車來到了郊外,一幢建在河邊的小木屋。

這個小木屋周圍的景色很美,葉易琛第一次發現這裏的時候,就喜歡上了這裏。

之後,他花錢將這裏買下來,蓋了一幢小木屋,心煩的時候,他喜歡來這裏垂釣,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個地方,對於葉易琛來說,是一處禁地,是獨屬於他的地方,除了他的幾個死黨,沒有人知道這裏,就連他的死黨,都隻是知道有這樣一個地方的存在,卻不知道到底在什麽地方,可以說,這裏是隻屬於葉易琛的樂園。

葉易琛將昏迷的林雨默抱進屋子,然後鎖上了門窗,再次驅車離開。

醫院中,曹一芯已經醒來,葉易琛坐在她的身邊,牽著她的手,一臉的心疼。

“還疼嗎?醫生說傷口不大,沒有什麽危險,隻是腦部受到了震蕩,需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葉易琛說道。

“還好,看來我這段時間,真的不宜出門。”曹一芯笑道。

如果受傷,能夠換來葉易琛的關心,她寧願永遠都不好,就連曹一芯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會有這樣荒唐的想法。

一個女人,如果連自己都

不愛了,還期望她能夠愛誰。

可是曹一芯卻意識到,自己愛葉易琛,已經甚過於愛她自己了。

當意識到這一點之時,曹一芯感覺到了恐慌,她害怕有一天,自己會連自己都遺失了,變成像林雨默那樣沒有自主的人,她絕對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所以她現在要改變這一切,在迷失自己之前,先得到葉易琛的心。

“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好好的養傷,有空的事情,也可以出去旅遊一下,放鬆一下心情。”

“我哪裏都不想去,隻想要你陪著我。”曹一芯握住葉易琛的手,然後拉過葉易琛的手,摩擦她的臉。

“又說傻話了,我也想陪著你,可是我還有偌大的公司需要管理,明天我需要去C市處理一些問題,大概一個星期左右才能夠回來。”這是葉易琛早就安排好的行程,曹一芯還沒有重要到讓她改變行程的地步。

“非去不可嗎?派韓義昌去不行嗎?”曹一芯撒嬌著說道。

這一次,可是拉近兩人關係的好機會,如果葉易琛離開,她不就沒戲了,那這一次的傷可就白受了。

“不行,韓義昌雖然有能力解決,但是他的身份始終隻是助理,不能代表我,這一次的合約很重要,隻有我親自出麵,才能夠表現出我們公司有足夠的誠意,一芯,我相信你能夠理解我。”

“嗯,我能夠理解。”曹一芯乖巧的點了點頭。

她知道再多說,也改變不了葉易琛的決定,既然這樣,還不如順著他的話說。

“一芯,我就知道你是最識大體的。”葉易琛傾身,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

“阿琛,我能不能跟著你一起去。”曹一芯換了一種策略,既然不能留住葉易琛,她跟著去,效果也是一樣的。

“不行,你有傷在身,怎麽能夠亂跑呢,再說我這次是去工作的,到時候可沒有時間照顧你。”葉易琛斷然拒絕,他沒想到曹一芯這樣都還想要纏著他。

以前的曹一芯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像一塊牛皮糖一樣的纏著他,葉易琛不知道在什麽時候,他所認識的曹一芯發生了轉變。

“阿琛,我沒事,我的傷,其實沒有你想象的那麽嚴重,我跟著去,還能夠幫你的忙。”曹一芯還不死心。

“一芯,夠了,這件事情不要再說了。”葉易琛有些生氣了。

“好吧,我會乖乖的等你回

來的,你要答應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嗯,我會的,一芯,這把鑰匙給你,林雨默被我關在我在河邊的那幢小木屋,你有時間就過去看看吧。”葉易琛將一把鑰匙遞給她。

“嗯,我會的。”曹一芯笑著接過那把鑰匙,暗自在心中說著:“可惜我有傷在身,估計這一個星期都不會有空了。”

曹一芯和林雨默的關係,不在背後捅刀子就已經不錯了,曹一芯怎麽可能去照顧林雨默。

葉易琛這次選人,真的選錯了。

可是葉易琛也沒有辦法,他能夠信任的人,本來就不多,黎青和韓義昌又不是合適的人選,因為他們很有可能會偷偷的放走林雨默。

思前想後,葉易琛還是將鑰匙給了曹一芯,因為隻有她,不會放林雨默走,或許她還希望林雨默能夠多關一段時間。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葉易琛交代好了事情,打算離開。

曹一芯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

葉易琛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過身來,猶豫了一下,說道:“今天的事情,真的是林雨默做的嗎?”

曹一芯聞言,慘然一笑,這樣明顯的事情,葉易琛這樣聰明的人,居然看不明白。

這隻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葉易琛突然變笨了,另一種可能,則是他猜到了,卻不願意相信。

曹一芯當然不相信,第一種可能的存在,這也是她為什麽會有這樣的反應的原因。

“要多麽在乎,才會有這樣的反應啊,什麽時候阿琛也能夠這樣對我。”曹一芯想著。

她抬起頭和葉易琛對視,說道:“如果我說是,你會相信嗎?”

“算了,當我沒問。”葉易琛也知道自己失言了,轉身離開,順手將房門關上。

看著那扇關上的房門,曹一芯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沒了精神。

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葉易琛正在離她越來越遠,她能夠感覺到,對方已經慢慢的喜歡上了林雨默。

這一刻,曹一芯感覺到了無力,在真愛麵前,心機能改變什麽嗎?

當林雨默醒來的時候,周圍漆黑一片,她下意識的朝著身邊一摸,沒有那熟悉的體溫,感受到的隻有冰冷。

林雨默猛地一下子坐起身來,下一次,又被迫躺下,她的身子,太酸軟無力,一時之間,根本就坐不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