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她終於適應了身體的酸疼,再次坐起來,然後小心翼翼的下床,搜尋電燈的開關。

在碰到了幾次硬物,並且摔倒了一次之後,她終於找到了電燈的開關。

當電燈散發的光芒照亮了屋子之後,林雨默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

木質的地板,木質的屋頂,木質的牆壁,還有木質的座椅,一切都看起來都那麽的古色古香,這一切雖然沒有別墅中的那些裝修豪華,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她很喜歡這裏,這個地方,比那些寬敞的別墅,更溫馨。

可是很快,她就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她迅速的走到門口,打算打開門,最終卻沒有成功。

望著空蕩蕩的房子,再看著那扇打不開的門,林雨默的心越來越冰冷,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她的心中升騰,她意識到自己被關在了這裏,或許情況比她想象的還要糟糕,她可能會被遺棄在這裏。

林雨默重新躺在床上,睜著一雙大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久久都無法入眠。

她希望葉易琛會出現在她的麵前,並且告訴她,他已經不生氣了。

可是她注定要失望了,因為現在的葉易琛正坐在飛往C市的飛機上,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在林雨默失蹤的第二天,艾熏開始滿世界的找她。

原來那日韓靳眼睜睜的看著林雨默被帶走之後,心中一直不安,他總覺得會發生什麽事情。

所以他忍不住給艾熏打了一個電話,希望艾熏幫忙找一找林雨默,確認一下她的安全。

開始的時候,艾熏並沒有怎麽在意,因為她知道葉易琛並不是什麽變態,或者是暴力狂,他應該不會做出過激的行為。

可是這樣的想法,隨著葉易琛離開,而林雨默卻始終沒有出現,徹底的改變了。

艾熏開始著急,開始滿世界的找林雨默,可是卻一無所獲。

以前的公寓沒人,林雨默以前的住處也沒有。

艾熏甚至找人調查了葉易琛名下的房產,然後一一查找,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焦急的艾熏,將視線投到了黎青的身上。

她相信黎青應該能夠提供一些有用的線索,畢竟黎青可是葉易琛的死黨。

半夜十二點,黎青的別墅門口,門鈴聲響個不停。

良久,黎青頂著一個雞窩頭,圍著一條浴巾前來應門。

艾熏沒有想到黎青會這樣出現,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怎麽,害羞了,有什麽好害羞的,比這更隱秘的地方,你都看過。”黎青很驚訝艾熏為什麽會半夜上門,但是也不忘挖苦對方。

“我才沒有害羞。”艾熏睜開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黎青。

她剛剛的行為,隻是身為女性下意識的行為罷了,跟害羞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害羞這兩個字,根本就不存在她的字典裏。

“好吧,沒害羞,是我看錯了,我說姑奶奶,你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家裏來幹嘛,難道是深閨寂寞,打算找我運動運動,解解悶。”黎青就是一個典型的狗嘴裏吐不出象牙的人。

他也就是嘴上說說,如果動真格的,他肯定不敢。

“滾,你的腦子裏麵就隻裝著這些肮髒的思想嗎?”艾熏一把推開黎青,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黎青灰溜溜的跟在她的身後。

“女人呢,藏起來了。”艾熏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斜睨著黎青,那樣子,真像抓住丈夫出軌的妻子。

“女人,哪裏有女人?”黎青四處張望,好像沒有明白艾熏想要表達的意思。

“夠了,少在我的麵前裝瘋賣傻,我不吃你這一套,你穿成這樣,不是在做運動,是在幹什麽?”艾熏冷笑連連,心中暗想:“想要騙過姑奶奶,你還嫩了點。”

“你憑什麽一口咬定我在做運動,我喜歡**不行嗎?”黎青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暗自嘀咕:“難道我黎青的人品就那麽差嗎?那麽不值得人信賴嗎?”

如果艾熏知道黎青的想法,肯定會給予他肯定的回答。

“好了,我今天來找你,不是跟你扯皮的,就算是有女人,也給我暫時放一邊,我們先談正事,這件事情可是人命關天。”艾熏很擔心林雨默的安危,沒有心思和黎青鬥嘴。

“不行,這事關係到我的聲譽,必須說清楚!”

“哼,聲譽,你黎青還有聲譽可言嗎?一個褲腰從來沒有緊過的家夥,還有聲譽,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艾熏,我招惹你了嗎?你半夜深更上門,就是來罵我的嗎?”黎青也黑臉了。

他的脾氣本來就不好,如果不是來人是艾熏,他早就發火,將人趕出去了。

“對,你天生就找罵。”艾熏頂回去。

她現在怒火中燒,暫時忘了來找黎青的目的。

“如果是這樣,你罵也罵了,現在可以走了吧!”黎青不想和艾熏吵嘴,想要送走她。

“不行,你叫我走我就走了,不是很丟份,這樣的事情,我可不做。”艾熏優哉遊哉的坐在沙發上,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真的不走?”黎青悄悄的靠近艾熏。

“不走!”艾熏態度很堅決。

“好,既然你不想走,那就不要走了。”黎青說完,朝著艾熏撲過去。

艾熏沒有防備被黎青撲倒在沙發上。

兩人的身體緊緊的相貼,艾熏的柔軟和黎青的陽剛,完美的契合,兩人眼睛對視,近得能夠感受到對方呼出的氣體。

黎青的頭緩緩的低下,近了,更近了。

艾熏的心跳如雷,臉頰微微泛紅,在黎青的唇落下來之前,閉上了眼睛。

可是想象中的溫熱遲遲都沒有降臨。

艾熏感覺到黎青的胸膛劇烈的抖動,她以為那是黎青緊張,心跳加速的表現。

艾熏萬萬都想不到,黎青的胸膛抖動,完全是因為憋笑的緣故。

終於,黎青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出聲。

艾熏猛地一下子睜開眼睛,眼中有不解,有憤怒,也有懊惱。

“你笑什麽?”艾熏吼道。

“我笑有些人自作多情,居然乖乖的閉上眼睛。”黎青調倘道。

下一刻,他就樂極生悲,再也笑不出來了,因為憤怒的艾熏膝蓋一抵,正中靶心,重創了黎青的寶貝。

“唉喲!”黎青這樣的大男人也忍不住痛呼出聲,那樣的痛楚,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疼嗎?讓你笑,活該。”艾熏趁此機會,將黎青推到沙發下麵,翻身坐起來。

“小熏,你太狠了!”黎青艱難的吐出這句話,身子緊緊的縮在一起,好像一隻蝦米。

“狠嗎?我可不覺得,對付你這樣的人,就應該這樣。”艾熏一點也不覺得愧疚。

“你這是謀殺親夫,這可關係到你下半輩子的幸福。”

“少來,少在我的麵前說這些,你是不是嫌不夠疼,想要我再補一腳。”艾熏甩動了一下自己的腳,擺出一副隨時準備再踢一腳的架勢。

黎青見狀,哪裏還敢胡說,連忙忍著痛從地上爬起來,逃到離艾熏足夠遠的地方,嘴上嚷嚷著:“我求饒,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再來一腳,我們黎家就要斷子絕孫了。”

“夠了,少在我麵前裝,我下手用了多少力道,我心裏清楚,坐下來,我給你說正事。”

這次,黎青很識相的聽從了命令。

“你知道葉易琛將林雨默藏在神秘地方了嗎?”艾熏選擇了開門見山,她認為,和黎青沒有必要繞彎子,這家夥,不敢在她的麵前耍什麽花樣。

“阿琛將林雨默藏起來了嗎?”黎青顯得很吃驚。

“你真的不知道?”艾熏對此抱持懷疑的態度。

依照兩人好得可以穿一條褲子的關係,黎青不知道,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天地良心,我真的不知道,這幾天我遇到了一些麻煩,正忙著處理麻煩,哪裏有閑心去管阿琛的閑事。”黎青這次,真的沒有說謊。

他這幾天,被一個粘人的女人纏上了,弄得焦頭爛額,哪裏有心思去關注阿琛。

“你知道他有什麽地方,可以藏人的嗎?”艾熏選擇了相信黎青。

她了解黎青,這家夥雖然平日裏吊兒郎當,但是在遇到大事情的時候,大是大非的觀念還是有的。

“阿琛手上的房產很多,能夠藏人的地方很多,我怎麽知道他將人藏在什麽地方,再說了,阿琛如果想要藏人,隨便在酒店開個房間都行,這範圍太大,根本無從找起。”黎青無奈的聳了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我查了葉易琛乘坐的那次航班的乘員名單,沒有林雨默的名字,證明他沒有將默默帶走,所以默默肯定還在本市,而且我找人調查了葉易琛名下的產業,這些地方我都找過了,沒有發現默默,所以我才會找你幫忙。”

艾熏說著,將一份印著許多住址的單子,遞給了黎青。

這張紙上寫的地址,都是她曾經搜尋過的地方,她已經找無可找了,才會來找黎青。

由於自己對於黎青那份特殊的感情,艾熏暫時不想麵對黎青。

可是這次的事情,卻逼的她必須要這樣做。

“哇靠,這些地方你都找過了,你這麽急著找林雨默幹什麽,相信我,阿琛不會舍得傷害她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