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青一點也不著急,葉易琛對林雨默的感情,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相信對方不會做出傷害林雨默的事情,至少不會傷害她的性命,因為他舍不得。

“你不知道,這一次不一樣。”

最終,艾熏將那天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你怎麽不早說,阿琛個性本來就衝動,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保不準他會做出什麽過激的行為,必須要馬上找到默默。”

“你這不是廢話嗎?”艾熏忍不住翻白眼。

“不要插嘴,讓我想想,到底有什麽地方還可以藏人。”黎青的腦海中,快速的過濾一個個的消息。

突然,黎青的眼睛一亮,一拍手說道:“我想到了,阿琛在一個風景優美的河邊,有一間小木屋,那裏地處偏僻,倒是一個藏人的好地方。”

“真的嗎?走,我們快點去看看。”艾熏從沙發上跳起來,拉著黎青就要往外走。

“小熏,不要著急,聽我說完好嗎?”

“有什麽話在路上說,所謂救人如救火,你怎麽還有心情磨嘰!”艾熏對黎青很不滿,這家夥對默默的事情太不上心了。

這讓艾熏不由的想到上次黎青故意刺激林雨默的事情,這家夥有可能是故意拖延時間,不想去救林雨默。

這個想法讓艾熏傷心,她喜歡的男人,怎麽能夠是這樣一個自私自利的家夥呢。

“艾熏,你誤會了,我也想要快點去救默默,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小木屋在什麽地方啊。”黎青一臉的委屈。

他暗自想著:“我長得那麽像壞人嗎,總是誤會我。”

“你不知道!”艾熏的聲音不由的拔高,一副風雨欲來的架勢。

“這可不怪我,阿琛很寶貝那個地方,連我都不準去。”

“那你剛剛不是在說廢話嗎?你是不是存心拿老娘尋開心啊!”艾熏發現自己又想打人了。

她知道暴力不好,可是遇上這樣欠扁的家夥,想要忍耐,都不容易。

“你不要著急,我雖然不知道這個地方具體在哪裏,但是我曾經聽阿琛描述過,我想這地方應該就在本市附近,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應該能夠找出來。”黎青解釋道。

“那你還不快點去找。”艾熏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黎青哪裏還敢多呆,迅速的朝著書房奔去。

一邊跑,一邊小聲的嘀咕:“這丫頭這段時間的脾氣怎麽越來越大,是不是內分泌失調啊!”

幸好艾熏沒有聽到他的話,要不然,肯定又是一番暴打。

兩個小時之後,黎青成功的查到了木屋所在的地方,在艾熏的催促下,同她一起連夜朝著木屋趕去。

僅僅用了一個半小時,他們就趕到了木屋。

遠遠的看著木屋,感受著木屋中傳出的燈光,艾熏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林雨默真的在這裏。

黎青也是看得嘖嘖稱奇,想著:“這女人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夠讓阿琛帶她來這裏,真厲害。”

“廢話那麽多,開快點!”艾熏催促道。

“好嘞。”黎青猛地踩下油門,車子朝

著小木屋飛奔過去。

沒等黎青將車子停穩,艾熏就急急忙忙的下車了。

“慢點,也不差這幾分鍾。”黎青勸道。

艾熏根本就不打算搭理他,她迅速的衝到木屋門口,劈裏啪啦一陣猛拍,嘴上喊著:“默默,是我,快點開門,我們來救你了!”

可是屋子裏麵沒有傳來任何回應,好像屋子裏麵根本就沒有人。

“艾熏住手,你這麽做沒用,你沒看到這門上的鎖嗎?就算裏麵有人,她也打不開這扇門。”黎青朝著門上的那把大鎖努嘴。

都說關心則亂,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那我們怎麽辦,默默一定在裏麵,我們必須想辦法救她。”

“走,這個屋子,一定有窗戶,我們去窗戶那裏試試。”黎青拉著艾熏開始圍著屋子轉。

果然不出黎青的所料,他們在另一個方向,找到了一扇大窗戶。

透過窗戶,他們看到了一個人影。

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是默默,那是默默的衣服,我認識!”雖然沒有看到對方的臉,但是艾熏還是認定,這個人就是林雨默。

艾熏拍打著窗戶,發出嘭嘭的聲音,嘴上喊著:“默默,你醒醒,默默,快點起來!”

林雨默還是靜靜的躺著,沒有因為這響聲醒過來。

這時,黎青抱著一塊大石頭,走到窗邊,對著湊在窗口的艾熏喊道:“讓開,我來!”

艾熏見狀連忙閃開,卻不忘叮囑:“小心點,不要傷到默默。”

“嗯,我會注意的,你再站遠點,我害怕誤傷到你。”

見到艾熏站到足夠遠的地方去了之後,黎青舉起手上的石頭,朝著窗戶砸去。

本以為這一下,一定能夠將窗戶砸爛,但是情況出乎了黎青的預料,窗戶沒有爛,反而是他的手被震得生疼。

“該死,這不是普通的玻璃!”黎青丟下石頭,不停的甩手,他的手很疼。

其實這也是可以預見的,像葉易琛這樣的有錢人,可是有不少人惦記的,不得不防。

所以葉易琛對於自己的處所,都很重視,安全問題被放到了首位,這裏地處偏僻,又不像小區房別墅房有安保人員,他能夠做的就是將這個房子弄得結實牢靠一些。

“怎麽辦,默默現在很危險。”艾熏見狀,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林雨默現在生死不知,她又不得其門而入,平日裏火辣的小辣椒,這個時候卻沒有辦法了。

“別急,我打電話叫人,一定能夠將這屋子弄開的。”

“別廢話,快打電話。”艾熏連忙催促。

二十分鍾後,房門在專業人員的努力下,終於打開了。

艾熏第一個衝了進去,她撲到林雨默的麵前,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手指,放到林雨默的鼻尖。

當她感覺到那微弱的氣息時,艾熏激動得留下了眼淚,還好,還有氣。

艾熏輕輕的拍打林雨默的臉頰,試圖喚醒對方:“默默,醒醒,快醒醒,你現在不能睡,千萬不能睡!”

在艾熏的呼喚下,林雨默終於

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小熏,你怎麽會在這裏。”林雨默不解的看著艾熏。

她記得自己惹怒了葉易琛,被他關在了這個小屋子裏麵,在這裏,她度過了難熬的兩天,水米未進。

身體上的痛苦還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心靈上的痛苦,那種被人遺棄的傷痛,才是最難熬的。

最終,她終於熬不住昏倒了。

“你現在還有心情問我這些,我如果不來,你恐怕就要死掉了。”艾熏這話可一點都不誇張。

林雨默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就好像垂死的人,隻剩下一口氣,好像隨時都會死去似的。

一般人餓上兩天,雖然會很虛弱,但不致命,可是林雨默的身體本來就虛弱,再這樣一折騰,半條命都沒了。

“阿琛呢,阿琛是不是原諒我了!”都這個時候了,林雨默的心裏念著的還是葉易琛。

“別在我的麵前提這個混蛋,這一次,我絕對繞不了他。”艾熏現在一聽到葉易琛的名字就火大。

她見過不少混蛋,她父親就是其中之一,不過要說最混蛋的,艾熏認為葉易琛是當之無愧的。

別人壞,最多就是虐身而已,葉易琛倒好,不但虐身,而且還虐心,簡直就是壞到骨子裏了。

“小熏,不要這樣,阿琛隻是誤會我了,才會這樣對我的。”林雨默忍不住幫葉易琛說話。

“默默,我現在不想和你討論那個臭男人的事情,你現在的情況很糟糕,我必須馬上送你去醫院。”艾熏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繼續糾纏,她知道林雨默對葉易琛入迷到了什麽程度,現在說這些也沒用。

女人,愛上了不該愛的人,真的是一場災難。

艾熏看著林雨默,就好像看著未來的自己。

是不是有一天,自己也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這樣的想法,讓艾熏膽寒。

她雖然敢愛敢恨,卻沒有到玩命的程度,她開始猶豫,是不是到了該放手的時候了。

她不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落得像林雨默這樣的下場。

林雨默一聽到艾熏要送她去醫院,頓時急了,她連忙抓住艾熏的手,說道:“小熏,不,我不能離開這裏,如果阿琛知道我擅自離開,肯定會很生氣,他如果生氣,會不要我的,我不能沒有他,我要乖乖的呆在這裏,或許阿琛高興了,就會放了我,甚至願意聽我的解釋。”

“夠了,默默,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麽樣子,你難道願意為了一個男人,連命都不要了嗎,這樣值得嗎?”艾熏忍不住對著林雨默吼道。

見過笨的女人,沒見過像她這樣笨的女人。

林雨默愣住了,幾十秒鍾之後,她的眼底閃過一抹堅定:“阿琛比什麽都重要。”

她為了葉易琛,連阿傑都能夠拋下,這條命又算得了什麽。

艾熏怒瞪著林雨默,那眼神,好像要吃人,如果不是林雨默現在的身體實在太虛弱,她都忍不住想要打人了,這女人說的還是人話嗎?

“小熏,愣著幹什麽,快點把人帶出來,救護車來了。”黎青催促道,原來在剛剛打電話找人竅門的時候,他順便打了一個電話叫救護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