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能走,不能走,小熏,我求求你,不要帶我走,我不能失去阿琛。”林雨默拚命的搖頭,想要掙脫艾熏的懷抱。

可是她實在太虛弱了,她的掙紮,對艾熏沒有任何作用。

“傻站著幹什麽,快點過來幫忙啊!”艾熏說道。

“哦,來了!”黎青聞言,連忙走過去。

他的身後,跟著醫院的醫護人員。

黎青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很驚訝:“默默,不要這樣,相信我,阿琛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怪罪你,如果他敢怪你,我打得他滿地找牙。”

黎青也認為葉易琛這一次做得實在太過分,差一點就鬧出人命了,就算是兄弟,這一次他也不會偏袒葉易琛。

可惜林雨默聽不到黎青的保證,因為剛剛太激動,她又一次陷入了昏迷。

一個星期之後,葉易琛從C市回來。

一個星期的時間,讓葉易琛想了很多,他已經不是很生氣了,而且這一個星期,他從來沒有停止想念林雨默,想她有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想她到底有沒有按時吃飯,照顧好自己。

葉易琛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像一個老媽子了,最氣人的是,他居然覺得這樣的改變很好。

回到C市之後,葉易琛顧不上休息,直接趕往小木屋,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見林雨默。

他想要看到林雨默乖乖的給他認錯,然後他再大方的原諒對方,再然後,他想要和她親熱,現在的他,很想念林雨默那柔軟的身軀。

可是迎接葉易琛的不是一臉悔改的林雨默,而是一間空蕩蕩的屋子,準確點說,是一間沒有門的屋子。

那扇門,在黎青找來的人的暴力作用下,提前報銷了。

看著淩亂的屋子,葉易琛的眼神很危險,好像在說:“林雨默,你死定了。”

下一刻,葉易琛拿起電話,撥通了曹一芯的電話。

“喂,阿琛,你回來了嗎?”曹一芯率先開口。

“一芯,林雨默為什麽沒有在小木屋這邊,我臨走之前不是吩咐你有空過來看一下嗎?”葉易琛質問曹一芯。

“什麽,林雨默不見了!”曹一芯也很驚訝。

這一個星期,林雨默這個女人早就被她遺忘了。

起初是刻意的遺忘,到了現在,卻是真的忘了,她本打算讓林雨默這個女人自生自滅,沒成想,葉易琛回來之後,就直接趕去小木屋。

這讓曹一芯很生氣,不過林雨默不見了這件事情,卻讓她很高興,她巴不得那個女人永遠的消失,再也不要出現在葉易琛的麵前。

“你不知道,看來我交代你的事情,你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葉易琛怒了,他當初怎麽就鬼使神差的將鑰匙給了這個女人呢,看來他還是低估了女人的嫉妒心。

“阿琛,你先不要生氣,你聽我說,我也是這兩天才出院的,由於我的身體不適,我隻好吩咐其他人去照顧林雨默,我真的不知道林雨默為什麽會失蹤,你等一等,我這就打電話去問問!”曹一芯在撇清關係的

時候,還不忘裝無辜,博取同情。

“好,你先問問,我馬上過去,我們當麵說!”葉易琛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二十分鍾之後,曹一芯終於見到了朝思暮想的葉易琛,隻是他的臉色很臭,一副風雨欲來的架勢。

“阿琛,我剛剛問了那個負責人,他說林雨默三天之前就失蹤了,他害怕我責怪他,就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沒敢告訴我。”曹一芯說道。

“打電話,把那個人叫過來,我要當麵問問他。”

“這個,有點困難,那個人,害怕東窗事發後我們會找他的麻煩,早就溜走了,我剛剛打他的電話,他向我說明了一切之後,就關機了,我怎麽打也打不通。”曹一芯說話的時候,小心翼翼的看著葉易琛,生怕對方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暴走。

“劈啪。”茶幾上的杯子成為了葉易琛泄憤的犧牲品。

“阿琛,不要生氣,我想林雨默肯定是受不了,逃跑了。”曹一芯借機詆毀林雨默,希望葉易琛誤會對方。

“跑,她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她抓回來。”葉易琛氣得咬牙切齒,一雙手握得咯吱咯吱的響,可見他是多麽的憤怒。

“阿琛,不要生氣,為了一個女人不值得,她走了就讓她走吧,你還有我呢。”曹一芯連忙勸道,她一點也不希望葉逸晨將林雨默找回來。

而且這件事情,她向葉易琛撒謊了,如果林雨默出現,她的謊言將會不攻自破,這件事情,是她無法承受的。

“一芯,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你安心養病就好,我先走了,改天再陪你!”葉易琛不想和曹一芯多說,他現在沒有心情應付曹一芯。

他對於曹一芯將林雨默看丟了這件事情還是很在意的,可是曹一芯說得也在理,他沒有立場責備對方。

所以他選擇了離開,他害怕自己在憤怒的時候會做出不理智的行為,傷害到曹一芯。

“阿琛,不要走,你知道這些天我有多想你嗎?阿琛,求求你,留下來陪陪我好嗎?”曹一芯拉著葉易琛的衣袖,不願意放手,她不能讓葉易琛去找林雨默。

“一芯,你要聽話,我離開這麽久,公司裏麵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我必須馬上趕回公司。”

葉易琛的話,曹一芯根本就不相信。

如果公司的事情真的那麽忙,葉易琛為什麽一回來就去小木屋,這純粹就是葉易琛的借口。

曹一芯幾乎可以肯定,葉易琛離開這裏之後,肯定不會回公司,而是去找林雨默。

“我陪你一起去公司,我會乖乖的待在旁邊看著你,不會打擾你的。”

“不行,你有傷在身,不宜過於勞累,你知道的。我會心疼!”葉易琛深情款款的看著曹一芯。

如果不了解內情的人,看到他這樣的眼神,肯定會以為眼前的女人是他深愛的,最寶貝的女人。

可惜曹一芯太精明,不會被表麵現象所蒙蔽。

“我不累,能夠陪在你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曹一芯死咬著不放。

葉易琛的耐性終於耗盡了:“夠了,一芯,你什麽時候變得這樣任性,不識大體了。”

“阿琛,是我變了嗎?你難道沒有發現,變的人是你嗎?如果是以前的你,會這樣對我說話嗎?”曹一芯的情緒有些激動,再也控製不住自己,說出了埋藏在心底許久的話。

曹一芯的話觸動了葉易琛的心,他第一次意識到在指責別人的時候,要先審視自己。

葉易琛發現,自己居然不能理直氣壯的告訴曹一芯,他沒變。

“今天我們的情緒都有點激動,我想我們應該先冷靜一下。”葉易琛選擇了回避。

曹一芯看著葉易琛離去的背影,很受傷,他的逃避,證實了太多東西。

葉易琛一離開葉宅,立刻摸出手機,下達了尋找林雨默的命令。

不管怎麽樣,都必須要盡快找到林雨默,葉易琛不願承認他這樣急著找林雨默是因為關心,他認為這隻是因為不甘心,他不甘心就這樣放過林雨默。

就在葉易琛滿世界的找林雨默時,她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上一次真的很危險,如果再晚一點,林雨默的小命可能就真的交代在那裏了。

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天,林雨默還沒有從昏迷中醒來,不過在韓靳的努力之下,她的臉色好了許多。

這幾天,艾熏都陪在她的身邊,照顧她,也不忘在她的耳邊,說一些葉易琛的壞話,即使林雨默根本就聽不到,她也樂此不疲。

很少有機會能夠當著林雨默的麵罵葉易琛,還不會惹得她生氣,艾熏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陷入昏迷的林雨默不知道,葉易琛正在四處找她。

這一晃,四天的時間過去了。

這幾天,葉氏集團的全體員工都過得戰戰兢兢的,因為他們的總裁大人好像突然進入了更年期,情緒陰晴不定,很喜歡發火。

公司裏麵的人見到葉易琛都要繞道走,生怕一不小心成為炮灰。

全公司,最辛苦的莫過於韓義昌和薛秘書了,因為他們兩個連躲的機會都沒有,必須每天麵對著這座隨時都有可能噴發的火山。

此刻,葉氏的總裁辦公室中,又一次傳來劈裏啪啦的聲音。

韓義昌和薛秘書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很無奈。

他們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這幾天,葉易琛幾乎每天都要摔東西,從電話,到文件,再到杯子之類的東西,全都成了他下手的對象。

這可忙壞了薛秘書,每一次都是她負責打掃善後的。

“又來了!”薛秘書苦笑。

“我建議你,趁著這一次機會將總裁室裏麵所有的陶瓷用品和玻璃製品,全都換成塑料的,我想全公司的同仁都會感謝你的。”韓義昌給了她一個很中肯的建議。

這幾天,總裁室的杯具都換了不下十次了,這連一向不喜歡多管閑事的韓義昌都看不下去了。

“韓助理,你就饒了我吧,我怎麽敢在這個時候招惹總裁,那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嗎?”薛秘書不停的搖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