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也覺得韓義昌的建議很好,可是她沒有那個膽子去執行,那無異於在老虎頭上拔毛。

“相信我,總裁不會發現的,他現在沒有那個心情去注意這些小的細節。”

對於葉易琛最近為什麽發火的原因,韓義昌是清楚的。

他和葉易琛名義上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暗地裏卻是朋友,韓義昌對葉易琛很了解,這不僅僅指對他人的了解,更包括了對有關於他的事情的了解,葉易琛這次的動作那麽大,他想要不知道都難。

或許有人會好奇,葉易琛鬧出這麽大的動靜,怎麽會找不到林雨默呢。

這裏麵,有黎青的身影,在黎青和韓靳的刻意隱瞞下,葉易琛才沒能找到林雨默。

當然,這隻是暫時的,隻要林雨默不離開這個城市,葉易琛總會有辦法找出她,隻要給他時間,他一定能夠辦到。

“不,我可不敢冒這個險。”薛秘書的膽子很小,她寧願去收拾那麽碎片,也不願冒險。

“算了,當我沒說。”

此刻的總裁辦公室裏,可謂一片狼藉,地上散落著一些東西,還有玻璃碎片。

原來,葉易琛剛剛接到了一個電話,告訴他,還沒有林雨默的消息。

這個消息讓他憤怒,忍不住摔東西。

隨著時間的過去,葉易琛越來越擔心,他擔心林雨默已經離開了這裏,去了一個他找不到的地方。

每次一想到這裏,他就心慌,他就生氣,他氣自己當初為什麽不將林雨默帶上,如果那樣做了,林雨默就沒有機會逃跑,他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滿世界的找她。

可是現在後悔也沒用,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找到林雨默。

韓靳工作的那間醫院,一間比較隱秘的病房內,陽光從窗口照進來,帶來一室的光明,病床上躺著的人,眼睫毛顫抖了幾下,終於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下一刻,她的眼睛再度閉上,難受的呻吟出聲。

猶豫太長時間沒有睜眼,在剛剛接觸到陽光的時候,眼睛受到了刺激,感覺很不舒服。

等了一會兒,等到眼睛適應了之後,她再一次緩緩的睜開眼睛。

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簾,入目所有的東西都是白色,加上空氣中那熟悉的消毒水味道,林雨默馬上猜到了這裏是哪裏。

她又進醫院了,看來,她和醫院還真是有緣,三天兩頭的就進來住一次。

這時,隨著咯吱一聲響聲響起,房門被緩緩的推開。

一個拿著病例的醫生走進來,當他看到病床上醒來的人兒時,笑了。

“你醒了。”一句很簡單的話語,聽在林雨默的耳朵裏卻格外的溫馨。

“韓靳,麻煩你了。”在醒來之時,她的腦海中迅速的閃過昏迷之前的畫麵,她已經弄明白自己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不要這麽說,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那天我應該要攔住你的。”對於那件事情,韓靳到現在還後悔不已。

他認為,如果那天他出手攔住了林雨默,她就不會受到這樣的傷

害。

“韓靳,你千萬不要這樣說,是我要跟著他走的,跟你沒有關係,我反而要謝謝你,理解我,選擇尊重我的決定。”

“我寧願沒有尊重你的決定,也不願意看到你像現在這樣躺在病床上。”韓靳還是不能釋然。

“韓靳,你打算繼續和我討論這個話題嗎?我想你來這裏的目的,是為了幫我做例行檢查吧。”

“對,你瞧我,差點將這麽重要的事情忘了。”韓靳說道,走上前,開始做例行的檢查。

十分鍾之後,韓靳收起了他隨身攜帶的小工具:“恢複得還不錯,不過還需要調養,默默,你怎麽這麽不會照顧自己,要不是這一次你被送到這裏來,我都不知道你的身體已經差到了這個地步。”

林雨默住院之後,韓靳曾經給她做了一個全身檢查,檢查出來的結果,讓韓靳很吃驚。

他沒有想到,林雨默的身體已經糟糕到這樣的程度,胃病,營養不良,還曾經小產而沒有得到妥善的照顧,留下了一些後遺症。

這些都出乎了韓靳的預料。

要知道他認識的林雨默,是一個健康,快樂,堅強的女子,再看看現在的她,和健康絕對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韓靳,我的身體我知道,沒有你說的那麽嚴重。”林雨默對此沒怎麽上心。

她對於自己的身體不怎麽關心,如果心都死了,還要這具身體來幹什麽,不如毀了,活著也隻是行屍走肉。

“你居然說不嚴重,到底要到怎樣的程度,才稱得上嚴重,林雨默,你不要命了嗎?”韓靳很生氣,作為一個醫生,他希望每一個人都珍愛生命,好好的照顧自己,他最見不得不將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的人。

“韓靳,謝謝你的關心,我很感激。”

“如果真的感激我,就好好的配合我,接受治療,我要幫你好好的調理身子。”韓靳提出要求。

“韓靳,你知道我沒有時間。”林雨默很為難,她現在隻想要抓緊時間,多看看葉易琛,她害怕以後沒有機會了。

“我不管,在你的身體沒有調理好之前,我是不會讓你出院的。”韓靳態度很強硬,沒有商量的餘地。

“韓靳,我昏迷多久了。”林雨默再次轉開話題,這個問題,也是她關心的,她擔心,自己的突然失蹤會讓葉易琛生氣。

到了這個時候,她心心念念的還是葉易琛,她還是將對方放在心中的第一位。

“這些你不用管,你隻需要好好的配合治療就行。”韓靳看出了林雨默的心思,沒有給她正麵回答。

在林雨默想要再次詢問的時候,韓靳打斷了她:“不要說了,你了解我的脾氣,我不想說的事情,沒有人能夠勉強!”

“好吧,我不問了,不過我想要知道阿傑現在還好嗎?”

“不是很好,他很固執,根本就不聽我的勸,我現在每天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強行的控製他的訓練量,但是他總是偷偷的練習。”對於阿傑的情況,韓靳沒有隱瞞。

“我想要見見阿傑,我要勸勸他。”林雨默聽到韓靳的話

,急了。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阿傑毀掉自己,他還有大好的時光,她不希望阿傑的下半輩子,都在輪椅上,或者是床上度過。

“這個?”韓靳有些猶豫。

“韓靳,求求你讓我見見他,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阿傑這樣折磨自己。”林雨默一臉的哀求。

韓靳終於心軟了:“好吧,我答應你,等你身體好點,我就帶你去見他,你如果想要見阿傑,就好好的養病,早點好起來。”

“不,我現在就要見阿傑。”多過去一天,阿傑再也站不起來的幾率就要大一分,林雨默一天都等不了,她必須盡快見到阿傑,然後勸說他,不要太心急,要慢慢來。

“默默,你這樣讓我很為難。”

林雨默是他的朋友,阿傑也是他的朋友,韓靳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做,才不會傷害到自己的朋友。

“韓靳,這一次,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好吧,不過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先和阿傑說說。”韓靳想要幫林雨默,但是也不想違背阿傑的意願,所以他選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好,讓阿傑有個心理準備也好,太激動對病人的身體不好。”

“你也是病人,也不能太激動,所以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韓靳說道。

韓靳這話,是為了幫林雨默打一次預防針。

自從上次阿傑無意中聽到他和林雨默的電話之後,就對林雨默很不諒解。

韓靳沒有把握阿傑會願意見林雨默,他更擔心兩人在見麵的時候,阿傑說氣話,讓林雨默傷心。

所以他暗自提醒一下林雨默,希望她能夠做好心理準備。

“韓靳,你放心,我會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林雨默做出保證。

“好,我這就帶你過去。”韓靳說道。

林雨默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如果再推三阻四的,就說不過去了。

由於林雨默的身體還很虛弱,走路很吃力,所以韓靳幫她找了一個輪椅,讓她坐在輪椅上,他推著林雨默過去。

到了阿傑的病房門口,韓靳停住了腳步,小聲的說道:“默默,你先在這裏等一下,我進去給阿傑說說。”

“嗯,謝謝你了,韓靳。”林雨默看著那扇門,內心很坎坷,她害怕阿傑會拒絕見自己。

“放輕鬆,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樣糟糕。”韓靳看出了林雨默的緊張,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出言安慰她。

“我沒事,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韓靳聞言,沒有多說,衝著林雨默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推開了那扇房門,走了進去。

屋子裏麵,阿傑正在偷偷的練習走路,聽到開門聲,下意識的抬起頭,看了看來人。

這不看還好,一看到韓靳,阿傑一緊張,手上扶著拐杖的手一個不穩,頓時摔倒在地。

“怎麽這麽不小心,我有那麽害怕嗎?”韓靳見狀,連忙奔上去,將阿傑扶起來,然後將他扶到床邊,協助他坐在床上,順手塞了一個枕頭在他的背後,讓他坐得舒服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