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韓靳哥。”阿傑這話是出自真心的。

自從他出事以後,韓靳就一直陪在他的身邊,韓靳對他的好,阿傑都看在眼中。

他曾經暗自發誓,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好好的報答韓靳。

“和你說幾次了,和我不要這麽客氣。”韓靳聞言,板著一張臉,好像有些生氣:“阿傑,你既然叫我一聲哥,算哥求你,你能不能不要這麽心急,慢慢來,這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心急,反而會壞事的,你現的情況,我也和你說過了,你怎麽就是不聽呢。”

“韓靳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你,我已經錯過五年了,人生就這樣短短幾十年,我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給我浪費了,所以我必須拚一次,我知道繼續練下去,隻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能夠早日康複,重新站起來,另外一種可能就是練廢了,一輩子隻能做一個廢人,即使結局是第二種,我也不會失望,至少我曾經嚐試過。”

“算了,我說不過你,我換一個人和你說。”

“換一個人,是誰,艾熏姐姐來了嗎?”阿傑問道。

“不是,是默默,她想要見你,我希望你能夠見見她。”韓靳說道。

聽到默默兩個字的時候,阿傑臉上的笑容僵在了。

下一刻,阿傑伸手將床邊的拐杖,掃落在地,生氣的說道:“哥,我說過了,不要在我的麵前提起這個女人,既然她都不要我了,我也不會再理會她,我和她沒有任何的瓜葛,自然沒有見麵的必要。”

“阿傑,不要這樣,你知道,默默那樣做,是有苦衷的。”韓靳勸道。

默默就在房間外,她肯定能夠聽到他們的談話,韓靳覺得,這一次自己似乎又錯了。

“苦衷,還不是因為那個男人,為了那個男人,她還有什麽不能拋棄的,我和這個自私的女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阿傑所說的話,林雨默都聽得一清二楚。

林雨默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滾落。

阿傑的話,就好像利劍,刺在她的心上,讓她心疼。

她知道,她傷透了阿傑的心,她也很恨自己,為什麽她要這樣的自私,一次次的傷害阿傑。

林雨默覺得自己就算被千刀萬剮,也抵消不了她的罪孽。

“阿傑,你不要激動,也不要這樣說,我知道你嘴上這樣說,心裏其實很心疼!”

“不要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了解我!”聽著韓靳的話,阿傑好像一隻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反應很激勵。

“阿傑,還是見見默默吧,有什麽事情說開了就好了,你難道不想她嗎,當初你們的感情那麽的好,我不相信你真的全都忘了。”韓靳還是試圖說服阿傑,他想要幫忙解開林雨默和阿傑之間的心結。

“哥,算我求你了,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要見她,一輩子都不想見她,你讓我走,永遠都被來了,你讓她好好的守著那個男人就好,其他的,不要多管。

“阿傑,這是你的心裏話嗎?”韓靳直直的盯

著阿傑,放佛能夠看穿他的內心。

“哥,不要逼我恨你!”阿傑的眼神有些閃躲,不敢與韓靳直視,但是他的語氣很決絕,似乎下定了決心。

“好吧,我不強迫你。”韓靳放棄了。

阿傑是倔脾氣,他決定的事情,想要改變,很難。

當韓靳推開門的時候,林雨默流淚的臉,出現在他的麵前。

韓靳強忍著心疼,伸出手握住輪椅兩邊的扶手,推著林雨默離開。

整個過程,林雨默什麽都沒有問,韓靳也沒有說什麽。

在開門的那一瞬間,阿傑看到了林雨默,也看到了她臉上的淚水。

那一刻,阿傑心軟了,他多麽想出聲叫住林雨默,可是在最後關頭,他強行按壓下自己的衝動。

足足過去了十分鍾,在確定林雨默和韓靳都離開了之後,阿傑終於忍不住發出一個壓抑的低吼。

那吼聲就好像是受傷的野獸的哀鳴,這一刻,阿傑真的受傷了,他的心仿佛被撕裂了,正往外流淌著血。

從阿傑的病房回來之後,林雨默的情緒很不穩定,哭個不停,任憑韓靳怎麽勸都沒用,最後韓靳實在沒有辦法,給她打了一針鎮定劑,才讓她安靜的睡了。

看著睡著後,眼角還掛著淚痕的林雨默,韓靳忍不住伸出手,輕撫著她的臉頰,他的眼神很溫柔,好像在看著自己最珍愛的珍寶。

也隻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敢這樣看林雨默,再也不用掩飾自己的真心。

韓靳一直都是喜歡林雨默的,從認識她之後,就一直喜歡著,到後來,甚至發展成了愛。

但是他不敢表現出來,他知道他的愛,對於林雨默來說,是一種負擔,因為她的心已經被葉易琛裝滿了,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所以韓靳從來沒有將喜歡說出口,他總是在暗處默默的關心林雨默,在對方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

韓靳認為這樣就好了,至少他們是朋友。

如果他將自己的感情表露出來,或許他們連朋友都做不了了,韓靳很滿足於現狀,他認為,現在這樣很好。

良久,韓靳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手,轉身離開。

葉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門前,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正是艾熏。

“艾熏,你怎麽來了。”韓義昌看著來人很高興,他已經有幾天沒有看到她了,挺想念的。

“怎麽,不歡迎嗎?”

“歡迎,怎麽會不歡迎呢,隻是這段時間,公司裏麵沒人自願來這一層,所以我看到你出現,有點驚訝。”韓義昌連忙解釋,生怕佳人誤會。

“嗯,這我知道,葉易琛那家夥又發神經了!”

葉易琛這幾天的舉動,艾熏也有所耳聞,她也猜到了葉易琛為什麽會這樣,這事十有八九和林雨默有關。

但是艾熏沒打算將林雨默的消息告訴葉易琛,她巴不得兩人一輩子都不要見麵。

“噓,小熏,不要這樣說!”

韓義昌知道,這話如果傳到葉易琛耳中,肯定又是一場風暴,他不希望艾熏因此

遭殃。

“為什麽不能說,這本來就是事實,你們怕他,我才不怕他呢。”艾熏對於韓義昌的話不以為意。

“哎,當我沒說,小熏,你來這裏,是要找總裁嗎?”韓義昌了解艾熏的個性,知道多說也沒作用,幹脆直接轉移話題。

“不,我才不會找那個混蛋,我是找你的。”艾熏用手指了指韓義昌。

“我!你找我有什麽事情嗎?”韓義昌實在想不出艾熏有什麽理由會找他。

“找你問幾個問題。”

“你想問什麽?”

“韓義昌,你是不是喜歡我?”艾熏語出驚人。

“嘎!”韓義昌沒想到艾熏居然會問出這樣勁爆的問題。

平日裏處理重大問題都麵不改色的韓義昌,居然因為這個問題臉紅了。

“嘎什麽嘎,是還是不是,給句痛快話,別給我婆婆媽媽的,我最討厭這樣的人。”

“是,我喜歡你。”韓義昌很認真的說道。

他明白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他連喜歡艾熏都不敢承認,那麽他也將失去追求對方的機會。

韓義昌不認為艾熏會喜歡一個連承認喜歡一個人的勇氣都沒有的男人,另外他也意識到,這或許是他的一次機會。

所以他大膽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坐在韓義昌隔壁的薛秘書,聽著韓義昌的話,震驚的張大嘴巴,她沒想到,韓義昌會做出當眾表白的事情,這和他的性格不符。

“既然你喜歡我,那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艾熏,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麽嗎?這種事情不能拿來開玩笑,我會生氣的。”韓義昌嚴肅的看著艾熏,希望從對方的麵部表情看出一點端倪。

可是他什麽也沒有看出來,艾熏的表情很正常,和平日裏沒有什麽兩樣。

“你認為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艾熏雙手叉腰,怒瞪著韓義昌,暗自想著:“這家夥,居然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做這個決定,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

原來,艾熏在那日親眼目睹林雨默奄奄一息的一幕時,以往的堅持,出現了鬆動。

她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繼續下去,她不想到最後落得和林雨默一樣的下場。

在掙紮了幾天之後,她終於做出了選擇。

與其選擇自己喜歡的人,然後被對方一次次的傷害,還不如選擇一個喜歡自己的人,至少這樣,能夠得到對方的愛護,疼愛。

艾熏很清楚,韓義昌喜歡自己,而他的各方麵條件也不差,符合她的擇偶標準。

所以在做出決定之後,艾熏將目標鎖定為韓義昌,她覺得自己和韓義昌在一起,肯定會幸福。

“小熏,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談。”韓義昌還是覺得不對勁,幸福來得太突然,讓他來不及消化。

“你認為這裏是談話的好地方嗎?”說話的時候,艾熏刻意看了看那扇關著的房門。

總裁大人就在裏麵,身為員工,他們在上班時間,在總裁的辦公室門口談情說話,簡直就是找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