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艾熏也沒有忽略薛秘書,即使她將腦袋低著很低,努力的想要做一個隱形人,可是在艾熏的眼中,還是一個超大號的電燈泡,艾熏沒有興趣,在有觀眾的情況下,談論自己的感情。

“這裏確實不是一個說話的地方,走,我們出去說。”韓義昌拉著艾熏朝外麵走去。

艾熏沒有掙紮,乖乖的跟著韓義昌走了。

“薛秘書,如果總裁問起,幫我應付一下。”韓義昌臨走之前,還不忘交代薛秘書。

然後不等薛秘書回答,他已經和艾熏一起坐著電梯離開了。

薛秘書看了看電梯,再看了看總裁室的門,欲哭無淚,暗自感歎,為什麽倒黴的總是我。

韓義昌就這樣拉著艾熏離開。

這引起了公司裏許多人好奇的注視,要知道韓助理也算是葉氏企業裏麵的黃金單身漢,典型的高富帥。

雖然由於他經常跟在葉易琛的身邊,光芒被掩蓋了不少,不過在公司中,還是有許多女生喜歡他。

比起花心的總裁,韓義昌確實要靠譜許多,是理想的丈夫人選。

可是長時間以來,沒有一個女人,成功的俘獲他的心。

因為他雖然對人客氣,但是也習慣性的和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使得眾女始終不得其門而入。

而今天,韓義昌居然在公司裏,公然拉著一個女人,這簡直就是一件大新聞。

這件事情,以飛快的速度在葉氏傳開,各種謠言和猜測不絕於耳。

這一幕,也被黎青看在了眼中。

他剛巧從外麵回來,就看著韓義昌拉著艾熏離開,由於角度的關係,韓義昌和艾熏並沒有看到他。

黎青看著這一幕也很吃驚,想了想,悄悄的跟上去,他想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兩方人馬一前一後的進入到葉氏旁邊的一間咖啡廳,黎青挑選了一個比較靠近艾熏和韓義昌,但又很隱蔽的座位。

剛剛一落座,韓義昌和艾熏的對話聲就傳到了他的耳中。

“小熏,我想知道這事到底是怎麽回事?”韓義昌問道。

艾熏的主動要求交往,韓義昌本來應該高興,然後滿口答應的。

可是韓義昌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麽簡單,他想要弄明白,他不希望到頭來,白高興一場。

“還能怎樣,就那樣了,我想要和你交往,明白了嗎?”

“不明白,你為什麽突然這樣說。”

“你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嗎?”艾熏有些惱了,為什麽要了解得這麽清楚。

“因為我很認真,我如果真的牽你的手,我就不會再放手,所以我必須了解你到底是怎麽想的,你知道,我有知情權。”

韓義昌的話,讓艾熏的心悸動了一下。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一個男人,對她說出這一番話,原來幸福就在她的身邊,隻是以前的她太傻,被愛情蒙蔽了雙眼,沒有看到。

“好,我也不瞞你,我喜歡黎青,過去是,現在還是。”

“我知道。”韓義昌有些失落,

雖然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但是從艾熏的嘴裏說出來,他還是感覺很受傷。

特別是在聽了剛剛那一番話,再聽到這樣的話,更加的受傷。

如果對方不是艾熏,韓義昌肯定發火了,可是麵對艾熏,他不能發火,也無法發火。

“這些你知道,但是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喜歡他喜歡了太久,久到我身心俱疲,我累了,我不想繼續傻傻的等待,我想要屬於自己的幸福,所以我選擇放棄我愛的人,選擇一個愛我的人,而你,就是我最好的選擇,我知道這對於你來說不公平,我不會勉強你,決定權在你的手上,不管你做什麽決定,我都會接受。”艾熏選擇了坦白。

這些事情,她想要告訴韓義昌,她不想騙他,騙來的幸福,她不想要。

這一次,她想賭一把,就賭韓義昌到底有多愛她,是不是愛到了願意包容她這一個心有所屬的女人。

韓義昌沉默了良久,終於開口了:“未來,你還會愛著他嗎?”

“我不知道,我想要忘記他,和你一起開始新的生活,但是我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做到。”連艾熏自己都對自己沒有信心,她知道自己愛得有多深,這樣的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好,我們交往吧!”韓義昌說道。

“你說什麽?”這回輪到艾熏驚訝了。

“我說,我們交往吧!”韓義昌一字一頓的說道,每一個字,都說得那麽堅定,好像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你確定你能夠接受這樣的我嗎?”艾熏有些遲疑。

如果她站在韓義昌的角度來做決定,結果絕對不是這樣的,因為她無法接受一個愛著別人的男人,所以艾熏不明白韓義昌為什麽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其實艾熏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因為她不了解韓義昌對她的感情。

“我確定,你的過去,我沒有能力改變,但是我會預約你的未來,從這一刻起,你的未來屬於我,黎青能讓你愛上他,我也能,我可不比黎青差,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艾熏,你願意和我一起努力,試著走出上一段感情嗎?”

“嗯,我願意!”艾熏激動的留下了眼淚。

她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夠遇到這樣一個男人,她暗自決定,一定要好好對韓義昌,不能辜負了對方對她的一番情意。

韓義昌聽著艾熏的回答,笑了,伸手拉過艾熏的手,鄭重的宣布:“艾熏,從現在開始,你是我韓義昌的女朋友。”

“嗯,我記住了。”艾熏也笑了,她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與這邊的其樂融融相比,不遠處卻是冰天雪地。

兩人的對話,黎青一字不漏的聽到了。

他現在很生氣,怒火中燒,就連服務生從這邊過,都要繞道而行,因為他身邊的氣溫,太低了,冷到骨子裏。

黎青猛地站起身,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從咖啡廳出來,黎青直接驅車去了魅色,他現在沒心情上班,隻想要喝酒。

一個人幹掉一瓶威士忌之後,黎青撥通了葉易琛的電話。

“找我什麽事!”葉易琛問道。

“阿琛,出來喝酒吧!”黎青邀請到。

“黎青,你在說什麽,現在是上班時間。”葉易琛有些生氣。

“別裝了,我知道你心煩,我也心煩,與其憋在心裏,還不如痛痛快快的醉一場,酒醒之後,就將那些不開心的忘掉。”黎青說道,一仰頭,喝掉一杯白蘭地,他今晚點的都是烈酒,因為他就是來求醉的,醉了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好,我去,你在哪裏?”葉易琛也很爽快,正好他也想喝酒。

一個人喝悶酒太無聊,多一個人陪他也不錯。

“我在魅色的霸王包間。”黎青說道。

魅色這家夜店,是他們聚會的時候常來的地方,黎青很喜歡這裏的環境。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葉易琛說完,掛斷了電話。

當葉易琛趕到時,房間裏麵很熱鬧。

三個衣著清涼,身材火爆的美女,圍在黎青的身邊,忙著對他大獻殷情,黎青對此也是來者不拒,看樣子,還很享受。

“出去!”葉易琛吩咐道,他現在隻想要好好的靜一靜,沒心情應付這些女人。

“葉少,你好長一段時間都沒來魅色了,想死蘭兒了。”一個女人見到葉易琛,連忙湊上去。

“滾開!”葉易琛沒給她好臉色。

“葉少,不要那麽凶嗎,我會害怕的!”蘭兒說到怕的時候,故意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胸前頓時一陣波濤洶湧。

“阿琛,不要那麽嚴肅嗎?出來不就是來玩的,何必委屈了自己。”黎青也看不下去,出言說道。

這就是逢場作戲,大家各取所需而已,何必那麽認真。

“黎青,你吃錯藥了,還是受刺激了。”葉易琛覺得今日的黎青很反常。

“我沒有吃錯藥,也沒有受刺激,我本身就愛玩,就喜歡女人,這才是真正的我。”

另一邊的女人見狀,連忙湊過來,整個身子都巴在黎青身上,還不停的扭動身子,讓兩人的身軀產生摩擦,撒嬌道:“黎少,你不公平,我也要。”

黎青聞言,拉過對方,傾身吻住了她,良久才分開。

“現在公平了吧!”黎青笑道。

“黎少,人家還想要!”女人恬不知恥的說道。

黎青在她們的眼中,可是香餑餑,如果能夠攀上黎青,好處可是不少,所以兩女都費盡心思想要討黎青的歡心。

“哈哈,你真**,不過我喜歡。”

葉易琛在旁邊,看得直皺眉,他雖然也輕狂,但是這樣的貨色,他還看不上眼,現在,他可以肯定,黎青肯定是受什麽刺激了,而且這刺激的根源,還和女人有關。

要知道平日的黎青雖然花心,但是眼光也是挺高的,沒到這樣饑不擇食的程度。

黎青一隻手摟著一個女人。

兩個女人一個喂他菜,另外一個人喂他酒,他很享受。

“女人有什麽了不起,隻要我想要,許多女人都會自願的爬上我的床。”黎青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