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懷著坎坷的心情,慢慢的靠近那間病房,他很擔心,病房裏麵住的不是林雨默。

近了,更近了,終於,葉易琛來到了病房前。

他隔著房門上的玻璃朝著裏麵忘了一眼,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嬌小的身材,秀氣的五官,她的臉上掛著笑容,不知道正和艾熏在說些什麽。

葉易琛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這段時間懸在心上的石頭,總算是放下了,還好,林雨默並沒有真的消失。

下一刻,他的心中升騰起熊熊的怒火。

他在外麵辛辛苦苦的找人,這女人居然在這裏笑得這樣開心。

林雨默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葉易琛的心,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傻瓜,居然會費心去找這樣的女人。

葉易琛的手握住門把,打算破門而入,將這個該死的女人抓回去好好的折磨,以此來彌補他這一個多星期所受的煎熬。

他要給林雨默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讓她以後都不敢再離開他。

最終,葉易琛沒有推開那扇門,而是選擇了轉身離開。

當然,葉易琛不是決定放過林雨默,他要先去收拾另外一個人,回頭再來收拾林雨默。

此刻的韓靳正坐在辦公室中看病曆,他不知道一個人正氣勢洶洶的朝著他這裏走來。

伴隨著嘭的一聲巨響,辦公室的門被人踹開了,葉易琛大跨步走了進去。

葉易琛的臉色很難看,看著韓靳,就好像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

“你怎麽會在這裏?請你離開,這裏不歡迎你!”韓靳不悅的看著葉易琛。

剛剛看到葉易琛時,韓靳有一絲慌亂,因為林雨默現在就在醫院裏麵,他不想讓兩人見麵。

韓靳知道,他阻止不了林雨默和葉易琛接觸,因為他無法拒絕林雨默的要求。

可是他希望這時間能夠推後一些,林雨默的身體太差了,他想要幫她好好調理一下,所以在葉易琛出現的時候,他有一點慌亂,他害怕葉易琛發現林雨默。

不過韓靳將自己的情緒掩飾得很好,沒有表露出來。

葉易琛沒有說話,腳步也沒有停下,他走到韓靳的身旁,二話不說,衝著他揮出一拳。

葉易琛知道,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且暴力也不是他的風格,他一直以來都喜歡不戰而屈人之兵,但是此刻的他,真的很想揍眼前這個人,而他選擇了遵從自己心中的想法。

至於事情的解決辦法,等打完了再說。

韓靳沒有料到葉易琛會什麽都不說,直接動手,等他看到葉易琛揮拳,想要躲開的時候,已經晚了。

韓靳硬生生的挨了這一拳。

葉易琛出拳的力道很重,使得韓靳連人帶椅子,都翻倒在地。

韓靳的嘴角出現了紅腫,還流血了。

韓靳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

當韓靳看著手上沾染的鮮血時,他的眼底,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他的脾氣是好,但是泥人也有三分性子,這一次,他真的發怒了。

“葉易琛,

你到底想要幹什麽?”

“打人!”葉易琛說完,又揮出一拳,剛剛那一拳,還不足以消除他心中的怒火。

可是這一次他沒能成功,他的拳頭,被韓靳的手臂擋住了。

在接住葉易琛那一拳的同時,韓靳果斷的出擊。

韓靳這一拳,直奔著葉易琛的鼻子而去,看樣子,力道還不小,如果真被打中了,葉易琛的鼻梁很有可能不保。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葉易琛迅速的矮身躲過這一拳,與此同時,他的拳頭朝著韓靳的腹部攻去。

韓靳見狀,變拳為掌,兩隻手迅速的下壓,再一次擋住了葉易琛的拳頭。

兩人的實力相差無幾,一時之間也難分高下,兩人打得不亦樂乎。

葉易琛憑借的是,長期做運動,訓練出來的肌肉和高大的身材。

韓靳看起來就要瘦弱不少,乍一看,和葉易琛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完全不是對手。

不過他可是一個醫生,對人體的構造很了解,他總是能夠輕易的找到葉易琛的弱點。

當然,韓靳並沒有下死手的想法,要不然,他完全可以朝著對方致命的部位攻擊,如果是那樣,最終倒黴的肯定是葉易琛。

隨著兩人的纏鬥,房間裏麵響起劈裏啪啦的聲音。

屋子裏麵的桌椅都被弄翻了,桌子上的病例和資料也是散落一地,看起來一片狼藉。

葉易琛和韓靳兩人都沒討到好,都掛了彩。

韓靳的嘴角裂了,胸口上挨了一拳。

葉易琛的眼睛和臉頰各挨了一拳,一張英俊的臉,差一點就變形了。

兩人的衣服更是又皺又爛,顯然是穿不得了。

“哥,你早上忘了帶便當,我給你送….!”一個輕快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下一刻,門應聲而開。

伴隨著門的開啟,韓小雨的聲音也戛然而止,眼前的一幕,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太驚訝了,驚訝到忘了說話。

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手上拿著的便當盒也因此掉落在地。

下一刻,她朝著兩人衝了過去,粉拳不停的落在葉易琛的身上,嘴上喊著:“你這麽壞蛋,為什麽要打我哥哥,快點放開我哥哥!”

經由韓小雨這一鬧,兩人終於分開了。

韓小雨扶起韓靳,幫他拍去身上的灰層,查看了一下他的傷勢,在確定他傷得不重之後,韓小雨終於放下心來:“哥,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怎麽會和這人打起來!”

韓小雨從來沒有見到韓靳動粗,這讓她很不解。

她知道韓靳的脾氣從小就很好,他是絕對不會主動招惹別人的,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將這件事情的責任歸咎到葉易琛的身上,看著葉易琛的眼神,很不善。

“沒事,隻是起了一點爭執。”韓靳不願多說,有些事情,他不希望妹妹知道。

葉易琛看了看韓小雨,再看了看韓靳,沉聲說道:“我警告你,以後離林雨默遠一點,她是我的,我不希望我的東西別人窺探,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這樣就能收場的。”

葉易琛這話可不是威脅韓靳,他如果真想動韓靳,幾

句話就能夠擺平。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隻要他肯花錢,自然有人會按照他的要求去辦事。

但是葉易琛不是這樣的人,他雖然霸道,卻不是不講理的人,他也有屬於自己的原則,他不會做超出原則範圍內的事情。

韓靳聞言,沒有說什麽,他做事還不需要別人來管,他根本就沒有將葉易琛的話放在心上。

“你是誰,憑什麽這樣和我哥說話!”韓靳不說話,韓小雨可不幹了。

“小丫頭,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葉易琛沒有生氣,韓小雨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個小丫頭,他不會和對方一般見識。

“我管你是誰,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能這樣和我哥說話!”韓小雨絲毫不給葉易琛麵子。

其他的女人一見到葉易琛,大多數會被他的皮相所迷惑,而另外一些則是看上他的身份。

可惜在韓小雨的眼中,隻有韓靳,葉易琛在她的麵前,什麽都不是,說話自然不用客氣。

原來,韓小雨從小就對韓靳很崇拜,有著很強烈的戀哥情節。

“哈哈,有意識,很少有人敢這樣和我說話!”葉易琛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哼,真夠自戀的,還真以為天老大,你老二啊!”

葉易琛聞言也沒生氣,徑自轉身離開,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沒時間在這裏逗弄小女孩。

韓靳見葉易琛要走,也邁步想要跟上去,他擔心葉易琛發現林雨默,他必須親眼看著葉易琛離開,才能夠放心。

“哥,你去哪,不要理會那個家夥,有失身份!”韓小雨拉住了韓靳,她不希望韓靳再和葉易琛有所牽扯,她害怕葉易琛這個野蠻人會傷害韓靳。

“小雨,我擔心他傷害默默,我要過去看看!”韓靳從韓小雨的手中掙脫出來,邁步跟上去。

“默默,你的心中就隻有那個默默,真不知道她有什麽好的。”韓小雨生氣的嘟囔著,她對韓靳關心林雨默的行為很不滿。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韓靳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她連忙跟上,她也想去見見那個林雨默,順便給林雨默上上眼藥。

韓靳見葉易琛直奔林雨默的病房,心中暗道一聲壞了,連忙加快腳步跟上。

葉易琛進入病房的時候,林雨默和艾熏都沒有注意到,兩人正說得起勁呢。

原來艾熏正在給林雨默講述她和韓義昌交往時發生的趣事。

林雨默聽得很認真,艾熏能夠看開,重新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她很高興。

她待在葉易琛身邊這些時日,個中的心酸,隻有她自己能夠體會,這種經曆實在太痛苦,林雨默不希望艾熏步她的後塵。

原來林雨默早就做了決定,要勸說艾熏放棄,現在這樣的結果,正是她希望看到的。

至於她自己,是沒救了,因為她陷得太深,已經無法自拔,她已經到了失去葉易琛就不能存活的地步。

愛到了這麽深,想要放開,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看來這段時間你過得很好,我想你都快忘了你的身份了吧!”葉易琛死死的盯著林雨默,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