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聽到這無比熟悉的聲音,身體一僵,她緩緩的轉過頭,當她看到葉易琛的時候,下意識的喊道:“阿琛。”

這些日子她因為害怕艾熏和韓靳擔心,所以努力的壓抑自己,其實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葉易琛。

她更擔心她的失蹤,會讓葉易琛生氣,她害怕葉易琛會因此不要她。

林雨默早已在心中做了決定,等到身體好一些之後,就回去找葉易琛,即使會受到懲罰,她也心甘情願。

此刻,葉易琛的突然出現讓她又喜又憂,喜的是她終於又見到對方了,憂的是,害怕葉易琛又會說出什麽傷人的話。

艾熏也在第一時間轉過頭來,看著葉易琛,就好像見到了鬼。

“你,你怎麽在這裏?”艾熏顫抖著手,指著葉易琛。

“我葉易琛要找的人,藏也藏不住!”葉易琛沒有說他是跟著艾熏一起來的,也算是回報了韓義昌。

“哼,找到了又怎麽樣,我告訴你,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帶走默默的!”在艾熏的眼中,葉易琛就是一個惡魔,一個專門折磨林雨默的惡魔,這一次,她說什麽也不會讓林雨默跟著葉易琛走的。

艾熏起身站到林雨默的麵前,擺出一副誓死捍衛的架勢。

這舉動,看在葉易琛的眼中,就是笑話,艾熏根本攔不住他。

“林雨默,跟我回去!”葉易琛懶得理會艾熏,直接將矛頭對準林雨默。

林雨默根本沒有聽到葉易琛在說什麽,她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葉易琛臉上的傷,很心疼。

“阿琛,你怎麽受傷了?”林雨默下意識的伸出手,想要撫摸葉易琛臉頰上的傷勢。

隻是手伸出來之後,她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兩人之間的距離,訕訕的放下了手。

葉易琛聞言,怒了,他以為林雨默是因為不想跟他回去,所以故意顧左右而言他,想要岔開話題。

葉易琛大步朝著林雨默走去,看架勢,真是來勢洶洶。

“你要幹什麽,我不準你傷害默默!”艾熏攔住了葉易琛。

“讓開!”葉易琛命令道。

由於常年身居上位,葉易琛的身上有一種無形的威壓,這一開口,頓時讓艾熏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艾熏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步,兩人在氣勢上就差了很大一截,艾熏明顯不是葉易琛的對手。

“不讓!”雖然害怕,但是艾熏強撐著沒有讓開。

“艾熏,讓我和阿琛談談吧!”林雨默看不下去,忍不住開口了。

該來的始終要來,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既然她不可能從此以後都不見葉易琛,就必須學會麵對他,學會承受他的怒火。

“不,你這個傻丫頭,總是被他欺負,這一次我不能坐視不理。”艾熏很倔強,她決定了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葉易琛看著艾熏,暗自決定,回頭一定要讓韓義昌多管教管教這個女人,實在太潑辣,也虧得韓義昌的胃口好,才吃得下這隻小辣椒。

林雨默拉住艾熏的衣袖,哀求道:

“艾熏,請你不要插手好嗎?”

她和葉易琛的關係已經很僵了,她不希望關係再持續惡化。

“默默!”艾熏生氣的喊道,恨鐵不成鋼的瞪了林雨默一眼,最終還是在林雨默哀求的眼神下,心不甘情不願的讓開了。

此刻韓靳和韓小雨也站在房中,兩人隻是默默的看著,沒有開口。

“為什麽要逃走!”葉易琛質問道。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雨默主動道歉,雖然這件事情並不是她的錯,不過如果道歉能夠改善兩人的關係,她願意這樣做。

“你不覺得現在道歉,已經晚了嗎?你必須要接受懲罰!”

林雨默低低的歎了口氣,這樣的結果,是她早就想到的。

“嗯。”

“跟我回去,作為一個情婦,你這段時間很不盡責,很不乖,你知道,我隻喜歡乖的女人,你這是在惹怒我。”其實葉易琛心中想的並不是這些。

這段時間,他其實也很擔憂林雨默的安危,隻是他是一個顧麵子的人,這些事情,他隻會憋在心中,不會說出來。

“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林雨默說著話,伸出手想要拔掉自己手上的針,跟葉易琛一起走。

艾熏見狀,連忙撲上去,製止了林雨默:“你幹什麽,身體不要了。”

“艾熏,我想出院!”林雨默又用那種哀求的眼神看著艾熏。

林雨默知道,艾熏是典型的嘴硬心軟,以往她用這一招,成功了不少次。

不過這一次,她注定要失敗了。

因為艾熏撇開頭,沒有看她,硬起心腸說道:“默默,你如果這樣執迷不悟,執意跟著這個臭男人一起走,我們從此之後就不是朋友了,這世上,沒有誰是離了誰就不能活的,我能夠走出來,你也行!”

艾熏這番話說得決絕,沒有留一絲轉圜的餘地。

林雨默沒想到艾熏的反應會這樣激烈,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辦才好。

她不想失去艾熏這個朋友,更不想惹葉易琛生氣,可惜這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

“默默,你難道想要不聽我的話嗎?”葉易琛威脅林雨默。

“不,不是這樣的!”林雨默連忙搖頭否認。

為什麽每次都要逼她做出艱難的抉擇,上次是阿傑和韓靳,這次是艾熏,難道她的身邊,注定沒有朋友嗎,難道為了留在這個男人的身邊,必須要忍受孤獨嗎?

“那就跟我走!”葉易琛步步緊逼。

其實他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他之所以這樣急著想要帶走林雨默,完全是因為韓靳。

男人的直覺是很準的,葉易琛意識到韓靳對林雨默有意思,這讓他產生了危機意識,所以他才會想要帶走林雨默,將危機扼殺在搖籃之中。

其實這也是一種不自信的表現,這種現象發生在葉易琛的身上,足以證明他對林雨默的重視。

林雨默看了看葉易琛,又看了看艾熏,兩人的神色都很堅決,一副不打算讓步的樣子,林雨默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韓靳看在眼中,很心疼,忍不住站出來:“這病人什麽時候能夠出院,應該是我這個主治醫生說了算吧!”

“你忘了我剛剛說的話嗎?”葉易琛不滿的瞥了韓靳一眼,暗想:“看來剛剛揍得還不夠狠,居然還敢跟我叫板,找死!”

韓小雨拉了拉韓靳的衣袖,說道:“哥,這樣的女人留在醫院裏麵是一個禍害,你還是讓她早點離開吧!”

韓小雨可沒有忘記,韓靳的傷,歸根究底,還是和林雨默有關。

“小雨,我不準你這樣說!”韓靳有些生氣,說話自然就大聲了一些。

“哥,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凶我!”韓小雨不敢置信的看著韓靳,她不相信剛剛的那一番話居然是從韓靳的嘴裏說出來的。

韓小雨從小就是韓家的寶貝公主,被大家捧在手心裏,平日裏連句重話都不敢說,韓靳對她也是格外的寵愛,今天是韓靳第一次又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

韓靳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小雨,對不起,你知道哥隻是一時心急才失言了,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哥,我不怪你。”韓小雨沒打算怪罪韓靳。

韓小雨將視線落到了林雨默的身上,快步衝到她的床邊,伸出手指著她罵道:“都是你,都是你這個狐狸精,是你讓我哥哥迷戀你,都是因為你,哥哥才會挨打,也是因為你,哥哥才會對我說重話,你這個狐狸精,已經有男人了,居然還恬不知恥的勾引我哥哥,你到底還要不要臉,我警告你,你最好離我哥哥遠一點,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林雨默看著韓小雨,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強忍著沒有讓淚水落下來。

原來,她在別人的眼中就是小三,就是狐狸精,哈哈,女人做到她這個份上,真是可悲。

“你這個臭女人,你說什麽呢,誰是狐狸精啊,你把話給我說清楚!”艾熏站了出來。

林雨默不追究,不代表她也不追究,真當她艾熏是吃幹飯的,居然敢當著她的麵,欺負她的朋友,真是可惡。

韓靳將韓小雨拉過來,瞪了她一眼:“小雨,不要亂說,你知道你剛剛的話語多麽沒有禮貌嗎?快點給默默道歉!”

“不,我才不跟這個狐狸精道歉,哥,連你都幫著她說話,我恨你!”韓小雨說完,哭著跑出去了。

韓靳見狀,猶豫著要不要追出去。

一方麵,他擔心小雨在情緒激動之下會出事,另外一方麵,他又擔心葉易琛會傷害林雨默,這讓他感覺到為難,不知道應該如何取舍才好。

林雨默見狀,對著韓靳揮了揮手說道:“去吧,去看看小雨怎麽樣了,人在激動的時候,需要有人陪在身邊,我這邊還有艾熏呢,你放心!”

“嗯,你安心的去吧,這裏交給我了。”艾熏拍著胸脯保證,隻是這意思是好的,表達方式卻有點欠缺,任誰聽到安心的去吧這五個字,都很容易想歪的。

這下,韓靳再也不遲疑,轉身追了出去。

隨著韓靳和韓小雨的離開,病房中再度恢複了安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