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的那一場鬧劇,葉易琛看在眼中,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整個過程中,他的視線都落在林雨默的身上,根本沒有移開。

“林雨默,走不走,一句話!”葉易琛最後一次問道。

“阿琛,我現在還在生病,需要住在醫院中!”林雨默可憐兮兮的抬起自己那隻掛水的手,想要博取同情。

她知道葉易琛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她裝可憐,對方或許會心軟,答應她留下來,這樣她就能既不惹葉易琛生氣,又不會失去艾熏這個朋友。

“我會幫你請私人醫生,我還沒有玩夠呢,怎麽會讓你有危險。”

“阿琛!”林雨默沒想到葉易琛會這樣說,一時之間,不知道還有什麽辦法。

“這就是你給我的回答嗎?我知道了!”葉易琛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林雨默的猶豫,看在他的眼中,就是拒絕。

她的拒絕,讓葉易琛很生氣,一刻也不想多待。

因為葉易琛害怕自己太生氣,會忍不住動林雨默,他不希望傷害林雨默。

“阿琛,你聽我說!”林雨默見狀急了,想要追過去,結果一翻身摔倒在地上。

葉易琛聽到那聲巨響,還是忍不住轉過頭查看一番。

看著摔倒在地得林雨默,葉易琛忍不住心疼。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內必須出現在我的專屬範圍內,不然後果自負。”葉易琛這一次沒有停留。

即使林雨默不斷的互換,他也沒有回頭看一看。

直到葉易琛走遠了,林雨默才在艾熏的攙扶下慢慢的站起來。

由於剛剛摔下地,她手上的針頭出現了問題,鮮血順著管子往回流。

艾熏看見這一幕,嚇得不清,連忙跑去叫護士。

林雨默對此卻沒有什麽反應,她的腦海中不斷的響起葉易琛臨走之前說的話,她也暗自做了決定。

一天之後,林雨默留了一張紙條,悄然離開。

從醫院出來之後,林雨默直接打車回到了別墅,然後用別墅中的電話,給葉易琛打了一個電話。

葉易琛看到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笑了,看來這個女人還是識相的。

“你回去了!”葉易琛顯得很平靜,好像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嗯,我回來了!”林雨默應道。

“洗幹淨了乖乖的等我回來。”葉易琛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

林雨默盯著電話出神,想著想著,臉上緋紅一片。

葉易琛那話說得太曖昧了,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

回過神來,林雨默按照葉易琛的要求去洗澡了,不管他想要幹什麽,林雨默都決定要好好配合,她希望借此彌補兩人之間產生的裂痕。

其實那句話完全是葉易琛下意識說出來的,等到話語說出口了,他才意識到自己到底說了什

麽。

可以說,那句話,是葉易琛此刻內心深處的真實寫照。

有些日子沒有碰林雨默了,他很想念對方的身體。

雖然這段時間,他偶爾會和曹一芯親熱一番,他的需求算是得到了滿足,應該不至於這樣急色的。

隻是他和曹一芯在做那件事情的時候,好像在例行公事,完全沒有美感可言,他得到的也隻是身體上的滿足,心靈依舊是空虛的。

他和林雨默做的時候,卻能夠感受到身心滿足,這讓他無比的懷念,所以在得知林雨默回來之後,他下意識的說出了那一番話。

葉易琛放下電話之後,拿起車鑰匙和外套往外走。

既然都已經說了,那就大膽的去做,這也算是一種懲罰。

葉易琛向韓義昌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之後,匆匆的離開。

一路上,他的車子開得很快,他現在的表現,就好像十七八歲的少年,特別的猴急。

葉易琛對自己的舉動,也是忍不住莞爾一笑。

僅僅用了十多分鍾,葉易琛就趕回來了。

他開門步入房中,在客廳中沒有發現林雨默的蹤影,他開始在屋子裏尋找林雨默的身影。

嘩啦啦的流水聲,透露出林雨默的行蹤。

葉易琛滿意的笑了,他很滿意林雨默的乖巧。

他慢慢的朝著浴室走去,一邊走,一邊脫身上的衣服。

透過磨砂的玻璃,看著映照在玻璃上的窈窕身軀。

下一刻,葉易琛猛地一下子推開了房門。

開門聲嚇到了林雨默,她反應迅速的用雙手捂住自己胸前的風光,可惜她小巧的雙手遮不住她的豐滿。

當看清楚來人之後,林雨默驚呼出聲:“阿琛!”

距離兩人通電話才相隔了十多分鍾,阿琛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葉易琛沒有回答林雨默的話,而是走到她的身邊,撥開了她胸前的雙手:“遮什麽遮,你什麽有什麽地方是我沒看過的嗎?”

“阿琛,別這樣,我不習慣。”林雨默有點不適應,下意識的想要推開對方。

可是兩人的身軀存在很大的差異,她根本推不動對方。

熱水從兩人的頭頂灑落,將葉易琛的衣服弄濕了,濕衣服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讓他感覺很不舒服,而且這一層衣服隔在兩人中間,讓他不能夠感受林雨默那猶如牛奶般的膚觸,這讓他覺得礙事。

葉易琛暫時鬆開了林雨默,然後動作粗魯的撕扯自己的衣服。

林雨默趁著葉易琛脫衣服之際,朝著浴室外麵奔去。

雖然早已習慣了兩人之間的親密接觸,林雨默還是忍不住會害羞,也做不出太過於大膽的舉動,她的心底深處,還是很傳統的。

她還是覺得這種事情在臥室裏麵做,比在浴室中好一些。

忙著脫衣服的葉易

琛沒有阻止林雨默,反正他待會想將對方抓回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終於,林雨默見到了那張熟悉的大床,下一刻,她的身體離開了地麵,於此同時,她的腰間,多了一雙健壯的手臂。

“你居然敢跑,看你現在往哪裏跑!”葉易琛手腳利落的將林雨默的身體翻轉過來,讓兩人麵對麵。

“阿琛,我們到床上去好嗎?”林雨默衝著葉易琛撒嬌。

有些時候,撒嬌比講道理管用,況且她很清楚,眼前這個人是出了名的不講理。

“不,我說過了要懲罰你,你認為我的懲罰會如此的簡單嗎?”葉易琛可沒打算這樣簡簡單單的放過林雨默,在回來的路上,他已經想好了懲罰的方法。

“阿琛!”林雨默的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一些曖昧的畫麵,她忍不住臉紅了。

“不要害羞,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容易害羞的情婦!”葉易琛感歎道。

能夠做情婦的女人,都是床上的高手,這一類女人早就忘了害羞是什麽東西,即使偶爾會害羞,那也是裝出來的。

不過葉易琛可以肯定林雨默的害羞是真的,他閱女無數,這些東西,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雖然嘴上這樣說,其實他心裏很喜歡林雨默害羞的樣子,特別是她害羞的時候,身子也會變成粉紅粉紅的,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而此刻的林雨默,就是這一副樣子。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白裏透紅的肌膚,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女人他沒少見,但是隻有林雨默對他的影響力才會這樣的大。

葉易琛伸出一隻手,托著林雨默的下顎,讓她抬起頭:“又不是沒看過,用都用過那麽多次了,還害羞!”

“阿琛,你別這樣!”此刻的林雨默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不給林雨默多說的機會,葉易琛低下頭,狠狠的吻住了林雨默。

兩人展開了火熱的一吻。

一吻過後,林雨默渾身酸軟,如果不是靠在葉易琛的身上,早已滑落在地了,不管經曆了多少次,她對於葉易琛始終沒有免疫力,對方一碰她,她立馬就丟盔卸甲了。

葉易琛的命令道:“不想摔在地上就抱緊我!”

林雨默聞言,下意識的伸出雙手雙腳,好像一隻無尾熊一般的巴在葉易琛的身上。

兩人此刻的姿勢相當的曖昧,葉易琛隨時都能策馬揚鞭。

其實林雨默並不是害怕摔跤,她隻是習慣性的聽從葉易琛的命令,所以葉易琛剛剛一吩咐,她立刻照做了。

等到她察覺出自己做了什麽,想要放開的時候,葉易琛已經擒住了她的雙腿,沒有給她逃跑的機會。

“阿琛,我們到床上去吧!”林雨默湊到葉易琛的耳邊,說道。

“不,你沒有發言權。”葉易琛擺出一副沒得商量的架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