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去找些觀眾!”葉易琛一邊走,一邊說。

觀眾兩個字,落到林雨默的耳朵中,讓她渾身一震,難道這就是葉易琛對她的懲罰嗎?

觀眾!林雨默嚇得肝膽俱裂,她可不敢當著別人的麵,做這樣羞恥的事情,那不就相當於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別人的麵前嗎?

不,她做不到,她的身體隻能夠接納葉易琛,其他人,連看都不能看。

“阿琛,求求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林雨默哀求道。

讓她當眾做那樣羞恥的事情,還不如要了她的命來得痛快一點。

“你錯了,你錯在哪裏了?”葉易琛知道林雨默誤會了,不過林雨默主動承認錯誤,他很高興,所以沒有急著解釋。

反而是他腳下的動作,一直沒有停下來。

在這樣的時刻,他如果還能夠忍住不動,已經是很有定力的表現了。

“我不應該不經由你的同意離開小木屋,可是那個時候我昏倒了,我真的不知道,阿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誰帶你離開的!”葉易琛問道。

林雨默的話,和他的猜想有些出入,他本來以為是林雨默自己逃跑的。

“能不能不說啊,阿琛?”林雨默有些猶豫,她害怕自己說了,葉易琛會責怪艾熏,她不希望艾熏因為她而受到傷害。

“你認為你可以和我談條件嗎?”葉易琛沉下了臉:“說,是不是醫院裏麵的那個男人去小木屋帶走你的,看來他對你還真的是關心啊!”

一想到韓靳抱著林雨默的畫麵,葉易琛就火冒三丈。

“說,是不是他!”葉易琛繼續追問。

“不,不是韓靳,是艾熏,是艾熏帶我去醫院的!”林雨默連忙解釋。

兩人之間的誤會已經太多了,林雨默不希望再增加兩人之間的誤會。

“艾熏,又是那個瘋丫頭,她對你倒是挺上心的。”葉易琛嘀咕道,今天艾熏那一副敵視他的樣子,他可是記憶猶新的。

“阿琛,請你不要責備艾熏!”林雨默不忘幫艾熏求情。

艾熏現在在葉氏上班,

葉易琛真想為難她,一句話就可以搞定。

“要我不怪她也行,就看你今晚的表現如何了。”葉易琛其實根本就沒打算對付艾熏,他還沒有那麽心胸狹窄。

不過這個關頭,葉易琛可不會告訴林雨默。

“表現?”林雨默有些不解,難道是指床上的表現嗎?這可不是她在行的。

“女人,我發現你真的很不專心,我的男性自尊受到了傷害,現在,我要好好的懲罰你!”

葉易琛的話語剛說完,林雨默就感覺到後背一涼,她轉頭一看,原來她正靠在一個魚缸上麵。

原來,兩人說話之際,已經來到了客廳。

“阿琛,你要幹什麽?”身前的火熱和身後的冰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林雨默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我要幹什麽,當然是當著這群小觀眾的麵,好好的愛你!”

林雨默羞得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要見人了。

這一夜相當的漫長,葉易琛很熱情,根本就不知道饜足,要了一次又一次。

從客廳,到地板,最後再回到床上,林雨默許多次都差一點在最後極致的快樂中昏過去,每一次她以為結束的時候,迎接她的就是下一輪疾風驟雨。

接近兩個星期的分離,讓葉易琛的身體很想念林雨默,所以才會這樣的欲罷不能。

終於,林雨默累到昏倒了,而她昏倒的時候,隱隱能夠感覺到葉易琛還在努力。

第二天林雨默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山三更了。

習慣性的看了一下床邊的鬧鍾,才發現指針已經指到了一點的位置。

林雨默猛地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她居然睡過了,忘了幫阿琛準備早餐。

可是她剛剛一坐起來,就感覺到渾身酸痛,一下子沒坐穩,又躺了下去。

經由這一折騰,林雨默總算是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林雨默的雙頰燙熱,她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雙頰,懊惱的說道:“林雨默,你怎麽能夠做出那樣大膽的事情。”

一想到昨晚的事情,想到那些魚,再想想自己做出來得一個個羞恥的動作,林雨默的

表情就越是羞愧。

她始終不解,她怎麽會做出那樣羞人的事情。

原來昨晚才開始的時候,是葉易琛一個人處於主導的位置,可是到了後來,林雨默卻很積極的配合,兩人表現出很高的默契。

半個小時後,林雨默站在浴室中,盯著鏡子中的自己發呆。

她的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她全身上下,烙印下一個個曖昧的吻痕,有些地方,更是青紫一片。

這些都反應著昨晚兩人的舉動是多麽的狂野,林雨默都有點不相信,昨晚的那個人是自己,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附身了。

可是記憶是如此的清晰,讓她想要狡辯都做不到,事實勝於雄辯。

最終,林雨默收起了這些想法,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多想,也沒有什麽作用。

況且,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阿琛還願意碰她,證明她還有留在阿琛身邊的意義,她不會被阿琛趕走。

這對於林雨默來說,就是天大的好消息,隻要能夠留在阿琛的身邊,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好好的整理一番之後,林雨默穿上一身運動服,走出了房門。

雖然還很不舒服,渾身都還很酸疼,但是她還是想要動動,兩個星期沒有回來了,她想要好好的打掃一下衛生。

當她走到廚房,打算先找點東西填飽肚子的時候,卻發現冰箱上麵貼著一張紙條。

林雨默一眼就看出來,這是葉易琛的筆跡。

上麵這樣寫著:“累壞了吧,如果累了就好好休息,如果起來了,就先吃點東西,然後收拾行李,晚上我過來接你!”

“為什麽要收拾行李?”林雨默自言自語,她才剛剛回到這裏,她實在是想不透,葉易琛為什麽要讓她收拾行李。

一個想法,突然劃過她的腦際。

難道昨晚的一切都隻是葉易琛留給她的最後的纏綿,他早就做好了打算,要讓她離開,所以葉易琛讓她收拾行李,就是想要送她離開。

這個想法雖然有些疑點,可是林雨默一想到這裏,心都亂了,怎麽還有心情,去想別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