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能離開阿琛,絕不!”林雨默一邊搖頭,一邊朝著臥室衝去。

她要打電話給葉易琛,她要問清楚。

如果真是葉易琛要她走,她要去求對方,求對方不要這樣做。

辛苦耕耘了一晚的葉易琛看起來一點都不累,反而還很精神。

今天,對於葉氏企業的員工來說,是充滿陽光的一天,因為就在今天,籠罩葉氏接近兩個星期的陰雲終於散去了。

有許多人都看到,總裁來上班的時候,帶著微笑,好像很高興的樣子,而且還主動和遇到的人打招呼。

這在過去的一個多星期,都沒有發生,不過在以前,在總裁正常的時候,卻是偶有發生。

而且每次發生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都是總裁高興的時候。

所以一大早,葉氏的許多人就接到了消息,說總裁終於恢複正常,他們地獄般的生活,終於結束了。

“心情不錯,看來事情辦得很順利!”韓義昌看到葉易琛臉上的笑容,以及那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就猜出來了。

“放心,沒出賣你這個家夥!”葉易琛自然知道韓義昌真正關心的是什麽。

他今天心情好,也沒有和對方繞彎子,直接給了他想要的答案。

“總裁,我這段時間也很辛苦,不知道能不能請假幾天,放鬆一下?”韓義昌趁機提請求。

由於他是葉氏的總裁助理,平日裏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根本沒有多少空餘的時間。

以前韓義昌倒不覺得這有什麽,反正閑著他也會覺得無聊,還不如多工作一些時間,這樣他至少不會覺得無聊。

可是自從和艾熏談戀愛之後,韓義昌的想法就改變了。

他希望能夠多一點時間陪艾熏,這有助於加快兩人之間的感情。

韓義昌想要盡快的獲得艾熏的心,讓她忘記黎青,任何一個男朋友,都不會喜歡自己的女朋友心中藏著另外一個男人。

韓義昌也不喜歡這樣的現狀,所以急著想要入住艾熏的心。

這一次,總算是逮著機會幫了葉易琛一個大忙,韓義昌怎麽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當即提出了想要休假的想法。

“休假,我這段時間會有一點忙,你需要多幫著看著點,休假以後再說吧。”葉易琛回絕了。

韓義昌的那點小心思,他自然能夠看出來。

不過韓義昌想著陪女朋友,他也想要多一點時間陪林雨默。

韓靳的存在,對於葉易琛來說,始終是一個威脅,他必須要小心一些,所以這段時間,他沒有太多的精力在工作上。

“不用這麽絕吧,典型的過河拆橋!”韓義昌抱怨道,暗自想著:“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將這個消息告訴你,讓你滿世界都找不到人,讓你心急。”

幸好葉易琛不會讀心術,不知道韓義昌此刻在想些什麽,要不然他非得要韓義昌天天加班不可。

估計到時候,韓義昌想哭都來不及。

“過河拆橋,你這話什麽意思,你有幫過我嗎?我隻記得,我昨天好像幫你解惑

了,我看你是記錯了,糊塗了吧!”葉易琛耍起了無賴。

葉易琛這樣做,也有一點報複的心思在裏麵。

他知道韓義昌發現蹊蹺的時間,肯定不短,可是他卻遲遲沒有說,應該受到懲罰。

韓義昌聽著葉易琛的話,就知道這事又沒戲了,他知道自己改變不了葉易琛的決定,所以也沒有多說,悄悄的離開了。

與其在這裏浪費精力與口水,還不如留點口水養牙齒呢,看來他這一次算是幫錯人了。

一整個上午,葉易琛的工作效率都很低。

沒有找到林雨默的時候,他是擔心林雨默的安全,找到林雨默之後,他又開始想對方。

腦海中總是不由得浮現昨晚兩人的激情,鬧得他又有點蠢蠢欲動了。

不過葉易琛強行的克製住自己的衝動,他不允許自己做出這樣衝動的事情。

下午剛剛上班的時候,他就接到了林雨默的電話,這讓他很高興。

葉易琛認為,林雨默應該和自己一樣,也思念著對方,所以才會忍不住給他打電話。

“怎麽,想我了!”葉易琛一開口就忍不住逗弄林雨默,他甚至能夠想到,電話的另外一頭,林雨默聽到這話,害羞的畫麵。

“阿琛,我想問你一個事?”林雨默現在很擔心,根本就沒有注意聽葉易琛的話。

“什麽事?”沒有聽到自己想要聽到的回答,葉易琛有些不高興。

“阿琛,你讓我收拾行李是什麽意思,你想要趕我走嗎?拜托你,阿琛,你給我說實話,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好嗎?”林雨默說道。

這下子,輪到葉易琛愣住了,他沒想到,隻是簡簡單單的幾句吩咐,林雨默居然能夠想到這麽多,讓人忍不住佩服她的想象能力。

他忘記了,女人都是很敏感的,特別是對自己愛的和自己在乎的人,往往對方的一些小動作,就能夠引發她們無限的聯想。

“你怎麽會這麽認為?”葉易琛問道。

“阿琛,你就告訴我是不是,好嗎?”林雨默還在糾結著這個問題,沒有心思回答葉易琛的話。

“你認為我如果想要趕你走,會費那個勁將你弄回我的身邊嗎?”葉易琛反問道,他可不像是那種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的人。

經由葉易琛的提醒,林雨默也反應過來了。

不過她的心中還是有些疑惑:“那你為什麽要讓我收拾行李?”

“我們從今晚開始,搬回葉宅去住!”葉易琛直接宣布。

這件事情他是想了良久,才做的決定,由於工作的原因,他不可能時時陪在林雨默的身邊,而對方的兩次離開,已經讓葉易琛意識到了危機。

所以他決定搬回葉宅,在那裏,有閔管家和自己的老爸,即使自己離開了,他們也可以幫忙看著點林雨默,至少不會出現林雨默失蹤,他都不能及時知道的情況。

關於曹一芯的事情,葉易琛也想到了,他有自信能夠處理好兩個女人的關係。

至於葉老爺子就更加不用擔心了,他能夠搬回去,對方已經很開心了,

對方一定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做。

“什麽,搬回葉宅,我和你一起嗎?”林雨默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了一跳。

一直以來,她都對自己的身份看得很透徹,她隻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一個專屬於葉易琛的玩物。

林雨默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見到葉易琛的長輩,甚至於和長輩生活在一起,這一切對於她來說實在太突然,她根本就沒有這個心理準備。

而且她的內心深處也很恐慌,小說裏麵經常寫到的,豪門中的老人,對於門當戶對的觀念很強。

她一個孤兒,怎麽能夠配得上葉易琛,她想葉家老爺子肯定不會喜歡她,也不會想要看到她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

以往她沒有被搬到台麵上,對方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如果她搬入葉宅,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葉家老爺子想要無視她,都很困難。

林雨默很害怕葉家老爺子會因此動了趕走她的念頭,她對自己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在葉易琛心中的分量,她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林雨默可以預見,如果要葉易琛在她和父親之間做選擇,葉易琛最終選擇的肯定是他的父親。

如果是這樣,她將徹底的失去葉易琛,連做情婦的資格都失去了。

“阿琛,為什麽突然要搬回葉宅?不搬行不行?”林雨默試圖打消葉易琛的念頭。

“為什麽不想去葉宅?”葉易琛有些不悅。

他以往的那些女人如果聽說他要帶她們回葉宅的話,不知道要高興成什麽樣子,這女人倒好,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被她攤上了,她居然還不情願。

“阿琛,我隻想和你在一起!”林雨默也聽出了葉易琛的不悅,連忙補救,她可不希望兩人剛剛和好,又將關係鬧僵了。

“這是你的心裏話嗎?”葉易琛聞言笑了。

他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情緒,很容易被林雨默牽動,為她生氣,為她笑,葉易琛還沒有意識到,林雨默對他的影響力,已經到了怎樣的程度。

沉浸在愛情中的人,總是會失去平日的敏銳,葉易琛也不列外。

“當然,阿琛,你難道不想和我在一起,過著隻屬於兩個人的二人世界嗎?”

“嗬嗬,這話我愛聽,看來經曆了這麽多事情,你總算是有些開竅,知道怎麽哄男人開心了。”葉易琛笑了。

林雨默的轉變,葉易琛很欣慰。

“阿琛,那我們是不是不用搬了?”林雨默連忙追問,這個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你這個女人,越來越狡猾了,剛剛的那一番話,就是為了哄我,讓我答應你不要搬去葉宅對不對,葉宅有什麽不好,許多人想進都進不去,你居然還在這裏推三阻四的!”葉易琛心情很好,居然沒有發火。

“阿琛….。”林雨默還想說些什麽,她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她這樣的身份,讓她如何麵對葉家的長輩。

可是這些話,林雨默不敢直說,她害怕葉易琛會誤會她,誤會她想要借此機會為自己謀取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