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清楚,葉易琛很討厭有心計的女人,所以她不能這樣做。

“不要再說了,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下午我去接你的時候,希望看到你的行李,已經準備妥當!”葉易琛說完掛斷了電話。

葉易琛雖然在乎林雨默,可以縱容對方,可是他的骨子裏麵,還是一個獨裁主義者,容不得別人的多次違抗,就連林雨默也不行。

由於葉易琛生活的環境,使得他從小就習慣以自我為中心,這樣的習慣一旦形成,想要改變,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辦到的。

自從打了那個電話之後,林雨默就有些失魂落魄,但是習慣性服從葉易琛的命令的她,最終還是收拾好了行李,她,不想惹葉易琛生氣。

葉易琛掛斷了電話之後,順手往葉宅打了一個電話,吩咐閔管家準備一間客房。

閔管家很了解葉易琛的脾氣,根本就沒有多問,直接應承下來。

下班的時候,桌子上還有幾份文件沒有弄好,葉易琛順手將文件放進公文包中,拎著公文包,走出辦公室。

葉易琛是一個講求效率的人,他喜歡今日事今日畢。

如果是平時,他有工作沒有做完,肯定會將其做完了再走。

可是今日,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沒有留下來加班。

今日是林雨默和他父親第一次見麵的日子,葉易琛還是有些上心的,他挺在意父親對林雨默的看法。

按理說,林雨默隻是一個供他玩樂的女人,以後玩夠了,打發了就好,根本不用去在意父親的看法,反正對方對於他而言,隻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葉易琛對於自己的在乎也很不解,卻想不通,所以暫時將這個問題拋之腦後了,他不希望被一個問題困擾住。

葉易琛來到地下停車場的時候,正好碰到曹一芯。

曹一芯見狀,連忙走過來,昨晚葉易琛一夜都沒有消息,她的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阿琛,你真是要去哪裏啊,我們一起去好不好?”曹一芯說完,自動自發的打開車門,打算坐進去。

可是葉易琛的動作卻比她快了一步,當著她的麵,再次關上了車門。

“阿琛,你這是幹什麽?”曹一芯不解的看著葉易琛。

“我待會還有事,不方便帶著你!”葉易琛說道。

他要去接林雨默,不方便帶上曹一芯。

“阿琛,我剛剛打電話回家的時候,閔管家告訴我,你要回去吃飯,讓我早點回去,你這又是要去哪裏?難道我不能跟著去,然後同你一起回家嗎,我想要和你多待一段時間。”曹一芯撒嬌道。

敏感的她,意識到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而越是感覺到不對勁,她就越要跟過去,她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芯,我要去接一個人回葉宅,不方便帶著你!”葉易琛見曹一芯追問,就直說了。

反正這件事情也瞞不了,大家都住在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曹一芯遲早也會知道這件事情。

既然這樣,他還不如早點告訴曹一芯,給對方一個心裏準備的時間。

“接人,你要去接誰,是義父的客人嗎?居然值得你親自去接!”曹一芯有些驚訝,心中那種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突然,曹一芯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她以為會永遠消失的人,難道阿琛找到了林雨默,那個女人又回來了,真是陰魂不散。

“是那個女人對不對,你要將那個女人接回葉宅對不對?”曹一芯連忙追問道。

她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這一切都隻是她在胡思亂想。

可是葉易琛的回答,卻毀掉了她最後的希望。

“對,既然你已經猜到了,我也不隱瞞你,我找到了林雨默,我想要將她帶回葉宅,讓她在葉宅裏麵生活。”葉易琛對曹一芯坦言。

其實葉易琛這樣做,還有一層深意在裏麵,他希望曹一芯能夠自己看明白,懂得兩個人的感情,已經不再是以前那樣的,他希望曹一芯能夠自己放手。

這樣的結局,對他,對曹一芯都是好的。

分手的話,從男人的嘴裏說出口,不管理由是怎樣的,對於女人來說,都是一種傷害,而葉易琛不想傷害曹一芯。

“不,這不是真的,阿琛,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曹一芯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這個消息對於她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她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心情難以平複,表現得有些歇斯底裏。

“一芯,你冷靜一點,不要這樣!”葉易琛試圖勸說曹一芯。

“冷靜,你讓我怎麽冷靜,你忘了你曾經對我說過什麽嗎?你對我說過,那個女人什麽都不是,可是你的表現卻是在打你自己的耳光,一個什麽都不是的女人,你會那樣費力的尋找嗎?現在居然還要帶著她回葉宅,葉易琛,你到底將我放在什麽位置,做這個決定之前,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曹一芯一激動,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平日裏,她雖然表現得很堅強,但是在骨子裏,她也隻是一個女人,遇到這樣的事情,她也會覺得無助。

曹一芯覺得,葉易琛正在慢慢的遠離她,不管她怎麽努力的想法抓住對方,可是對方還是在逐漸的遠離她。

這樣的結果,讓她恐慌,讓她覺得無力。

這一刻,曹一芯第一次對於自己當初的決定有了遲疑,或許當初她就不應該勇敢的邁出那一步,他們兩人維持當初的關係,或許更好。

如果是那樣,至少在葉易琛的心中,還存留著那一份美好的悸動。

可是現在,曹一芯感覺到,什麽都沒了,葉易琛對她,好像已經沒有了感情。

這樣的真相,是殘酷的,曹一芯一次次的告訴自己,那都不是真的,這隻是因為她太過於敏感,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可是葉易琛的舉動,一次次的給予她重擊,讓她不得不麵對這殘酷的現實,這是真的,它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了她的身邊。

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既然做出了選擇

,她就沒有了退路,必須勇敢的走下去。

“一芯,你何必那麽在意她。”葉易琛試圖勸說曹一芯。

曹一芯在他的麵前,表現得這樣的不理智,讓葉易琛很不高興。

在葉易琛的眼中,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什麽大不了,曹一芯的反應實在是過激了。

殊不知,葉易琛這樣的想法,完全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看的,在女人的眼中,情敵都住進家裏來了,這件事情可就很大條了。

顯然,曹一芯和葉易琛評判事情的標準有很大的差距。

“不在意,你讓我如何不在意,難道你要我看著你和別的女人躺在一張床上,我也要無動於衷嗎?我做不到,做不到!”曹一芯哭得很傷心。

她知道眼淚對眼前的男人沒多大用處,可是她真的想哭,為自己而哭。

葉易琛還是心軟了,不管怎樣,他都曾經深深的喜歡過眼前這個女人。

葉易琛伸出雙手,抱住曹一芯,一隻手溫柔的擦拭著她的眼淚,柔聲說道:“一芯,相信我,一切都沒有變,隻是家裏多一雙筷子罷了,前段時間你讓我搬回去,我這不是按照你的意願,搬回去了嗎?林雨默這個女人居然敢逃跑,我必須給她一點厲害瞧瞧,要不然別人都以為我葉易琛好欺負呢,我害怕她又一次逃跑,所以才將她帶回葉宅,目的是為了讓葉宅裏麵的傭人監視著她,你不要多想!”

“阿琛,一切都沒有變,這句話你相信嗎?”曹一芯苦笑。

葉易琛還真的當她是三歲的小孩子,以為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能夠哄得她開心,不哭不鬧了嗎?

曹一芯認為,這件事情她沒有誤會,她看得很清楚,或許沒看清楚的是葉易琛。

“夠了,一芯,你還要無理取鬧到什麽時候,你知道我最討厭別人管我的閑事!”葉易琛忍不住沉下臉來。

他本就不是什麽好脾氣的人,能夠出言安慰曹一芯就已經很不錯了,而對方居然質問他,這讓他很不滿。

其實在這不滿之中,還包含著心虛,那是一種被人說中心事的心虛。

此刻的葉易琛,看起來就好像是一隻被人踩住了痛腳的貓。

“我知道,如果你執意要做,我攔不住你,算了,多說也無意,我先走了。”曹一芯率先提出告辭。

葉易琛的態度已經表明,這件事情他已經下了決定,不會再改變,她繼續留下來,隻會讓兩人都不高興,將兩人的關係徹底鬧僵,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所以她選擇了離開。

葉易琛看著曹一芯離去的背影,是那樣的落寞,他的心中閃過一抹不忍與愧疚,他想著:“看來需要找一個時間,和一芯好好的談談這件事情了,早點說清楚,也好讓一芯能夠重新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想著,葉易琛也坐上車子,驅車離開。

葉易琛因為離開,所以錯失了精彩的一幕。

曹一芯回到車子裏之後,遲遲都沒有開車,她現在的情緒不適合開車,這個時候開車,很不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