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林雨默趕到餐廳的時候,發現葉易琛已經坐在了餐桌上,在他的對麵坐著曹一芯,首位上還坐著一人,他的手裏拿著報紙,正在閱讀,報紙遮住了他的臉,林雨默看不到他的臉。

而林雨默現在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對方,因為她的視線都匯聚在了曹一芯的身上。

在來這裏之前,她隻考慮到葉老爺子這邊的情況,卻忘記了,曹一芯是葉老爺子的養女,應該也住在葉家。

一想到今後三個人要在一個屋簷下生活,林雨默就覺得別扭,試問有哪一個小三,和大老婆一起生活能夠覺得開心的,那可是代表著時時刻刻被人壓在頭上,這種感覺可不好受。

“愣著幹什麽,過來坐!”葉易琛朝著林雨默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旁邊來。

曹一芯聞言,也慢慢的抬起頭看了林雨默一眼,那眼神很淡漠,好像根本沒有將林雨默放在眼中。

當那道視線落到林雨默的身上時,她感覺到身體一冷,一股強烈的敵意席卷而來,她敏銳的感覺到對方的不友善。

林雨默沒有多言,衝著曹一芯笑了笑之後,在一個離眾人比較遠的座位上坐下來:“阿琛,我就坐這裏就好。”

曹一芯和林雨默的眼神對視了一下,立刻轉開了視線,沒有多看她一眼。

倒是葉易琛對林雨默的舉動有些不滿:“我讓你過來坐就乖乖的給我過來,你難道想要忤逆我嗎?”

林雨默看了看葉易琛,又看了看曹一芯,最終無奈的站起身,走到葉易琛的旁邊坐下。

她不想得罪曹一芯,卻又不敢得罪葉易琛,最後,還是選擇了對葉易琛妥協。

“怎麽說話的,這位姑娘是我們的客人。”葉老爺子終於看完了手上的晚報,將報紙放在了桌子上。

這下子,林雨默終於看到了葉老爺子的麵貌。

對方雖然上了一點年紀,但是五官的輪廓和葉易琛的很相似,想必對方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英俊少年,雖然此刻,他的臉上已經留下了歲月的痕跡,添了一條條皺紋,但卻依稀能夠看到一絲當年的風采。

而且葉老爺子在說話的時候,有一種無形的氣勢,給人一種想要聽從對方的旨意去做的衝動,這是常年身為上位者,所形成的一種威壓。

很不巧的,林雨默和葉老爺子的眼睛對視了一眼。

下一刻,林雨默急匆匆的轉開了視線,可是她的心跳還是很急促。

本來以為葉易琛的眼睛就已經很深邃了,可是剛剛和葉老爺子對視的時候,林雨默卻發現,對方的眼神更加的深邃,那雙眼睛之中,好像藏著無盡的智慧.

林雨默的心砰砰直跳,心都懸在了嗓子眼,她害怕對方說出什麽讓她無地自容的話語來。

“姑娘,聽犬子說你叫林雨默,我叫你默默可以嗎?”葉老爺子終於開口了。

“可以,平日裏大家也都叫我默默。”林雨默連忙回答道,生怕回答慢了會惹對方不高興,要知道眼前這個老人可不是一般的老人,他是葉易琛的父親,

手上主宰著她去留的權利。

“默默,你千萬不要生疏,以後就將這裏當成是自己的家吧。”

“謝謝伯父!”葉老爺子的話,讓林雨默很激動。

想象中的責備並沒有出現,這讓林雨默心安不少,或許事情沒有她想象的那麽嚴重。

“既然人都到齊了,上菜吧!”葉老爺子衝著站在他身邊的閔齊說道。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閔齊說完,轉身離開。

不一會兒,仆人們端著一個個盤子,走入了餐廳。

擺在餐桌上的,不是什麽山珍海味,隻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隻不過看起來比較精致一些。

等到菜肴都端上桌子之後,葉老爺子率先拿著筷子品嚐,之後葉易琛和曹一芯才開始動筷子。

一頓飯的時間,表麵上雖然看起來和諧,林雨默的後背卻被冷汗弄濕了,因為在這和諧的背後,曹一芯總是趁著別人沒注意的時候,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林雨默。

那樣的眼神,很邪惡,讓林雨默膽寒,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她的心中升騰,她知道,自己呆在葉宅的時間,肯定不會太平的。

對於這一點,林雨默能夠理解,如果她和曹一芯的立場對換,她或許也會這樣做的,在愛情麵前,女人都會顯露出自己自私的一麵,對付一個小三,狠一點也是人之常情。

這件事情林雨默沒有想過要告訴葉易琛,她又沒有證據,說出來對方也不一定會相信自己,反而會讓對方覺得,自己是故意陷害曹一芯的,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林雨默暗自決定,以後在葉宅小心一點,就好了,該來的始終要來,躲是躲不過的,她能做的,就是勇敢的麵對這一切。

用過晚膳之後,葉老爺子將葉易琛叫到書房,林雨默獨自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曹一芯站在門口,她轉身打算先避開對方,可是曹一芯卻率先發現了她。

“既然來了,為什麽要轉身離開,是不是心虛了,沒有臉麵見我?”曹一芯說道,話語中帶著濃濃的諷刺意味。

“一芯姐,對不起!”林雨默見事情躲不過,隻好迎上去。

“對不起,我可真是糊塗了,你到底有什麽地方對不起我啊?”曹一芯斜睨了林雨默一眼,一臉的不解。

其實在她的心底,早已冷笑連連,想著:“到了現在,居然還在我的麵前裝無辜,真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惺惺作態的女人,你在葉易琛的麵前,就是用這一副模樣迷惑對方的吧,我告訴你,千萬不要得意,我一定會想辦法,讓阿琛看清楚你的真麵目。”

“一芯姐,我本就不打算來葉宅的,我也重來沒有想過,要和你搶什麽,我隻是想要待在阿琛的身邊,僅此而已!”林雨默說道,她希望在她提前表明立場的情況下,能夠化解幹戈。

不過她的想法,實在是太過於天真了,有些東西,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化解的。

“哈哈,真是好笑,既然不想來,你為什麽還是來了,別在我的

麵前,擺出這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也別在我的麵前,裝出一副什麽都不想爭的樣子,這一招,對我沒用!”曹一芯才不相信林雨默的鬼話呢。

住都住進來了,居然還口口聲聲說不想進來,這話誰會相信。

“一芯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說的都是自己的真心話!”林雨默沒有想到,曾經對她那麽好的一芯姐,現在卻鬧成這個樣子,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看到的,或許真是天意弄人,要怪,就怪她們兩個愛上了同一個男人。

“夠了,省點力氣吧,少在我的麵前惺惺作態,我告訴你,不要以為進入葉宅,你的身份就得到肯定了,我告訴你,你對於葉家來說,隻是一個過客,我在葉家生活了二十多年,這裏是我的主場,你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盤來,就千萬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曹一芯說完,轉身朝著對麵的房間走去。

曹一芯一推門,門當即就打開了,她沒有急著走進去,而是轉身看著林雨默:“忘了告訴你,我的房間就在你對麵,這可是我送給你的第一份禮物,希望你能夠喜歡,願你今天做個好夢,你最好祈禱你明日還能夠活著醒來。”

曹一芯說完,跨步走入了房間,順手關上了房門。

當然,剛剛的那一番話,她純粹是嚇唬林雨默的,她可不會做出那樣過激的事情。

如果真的那樣做,事後她肯定也脫不了關係,為了這樣一個賤女人,賠上自己的一生,這樣的賠本買賣,她可不會做,要對付對方,有很多種方法,何必用上這種最蠢的。

林雨默看了看那扇關閉的房門,眼底閃過一抹無奈,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曹一芯剛剛的舉動,是在向她公然宣戰,她知道,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平靜了。

而此刻,在葉家的書房中,葉老爺子和葉易琛正在進行一場很嚴肅的談話。

“你今天這樣的舉動到底是什麽意思?”葉老爺子問道,今天當著林雨默的麵,他不好當麵質問葉易琛,隻好私下裏來詢問。

“沒什麽意思,老爺子,你什麽時候開始關心起我的私事來了?”葉易琛慵懶的斜倚在沙發上,手上端著一杯紅酒,慢慢的品嚐。

那樣子,根本就不是一個晚輩在一個長輩麵前應該出現的,當然,葉易琛對於這些並不關心,他隻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好。

葉老爺子對此雖然有些不滿,卻沒有多說,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脾氣,他就算是說了,對方也不一定聽得進去,既然這樣,還不如留一點口水養牙齒。

“你以為我想要關係嗎,我是擔心你因為女人的問題,耽誤了工作?”葉老爺子說道。

“放心,我會處理好這些事情,不會讓它影響到工作。”葉易琛保證道。

事情的輕重緩急,他還是有分寸的,在他的心中,女人和事業,誰輕誰重,他很清楚。

“但願如此,你這個臭小子,不要擺出一副凡事都在你的掌控之中的樣子,這世上,有些東西是掌控不了的,你必須要小心!”葉老爺子忍不住提醒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