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個兒子,表麵上是一個情場浪子,好像對於感情和女人都很了解,可是他清楚,對方根本就沒有深刻的體會到愛情到底是什麽。

俗話說,英雄難過美人關,葉老爺子也害怕自己的兒子過不了這一關,想當年,他也曾經為了女人而年少輕狂過。

“老頭子,我看你是人老了,心也跟著老了,膽子也小了,這些事情你不用擔心,這世上還沒有什麽事情,能夠超出我的掌控的。”葉易琛自信滿滿的說道,他對於自己很有信心。

“但願以後你還能這樣自信的說出這一番話。”葉老爺子說道。

今日葉易琛的表現,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葉老爺子看得出來,自己的兒子應該是已經對那個女人動心了,隻是他本人,或許還沒有清楚的意識到。

葉老爺子相信,遲早有一天,葉易琛會意識到自己的感情。

至於林雨默,葉老爺子對她不熟悉,也不想妄自下評論,他還需要觀察對方一段時間。

“如果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些事情,那我先告辭了。”葉易琛站起身來,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將酒杯放在旁邊的茶幾上,然後轉身離開。

“沒禮貌的臭小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前段時間的動作!”子生氣的吼道。

這小子,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裏。

“老爺子,我發現你怎麽變得越來越八卦了,我想你應該知道自己的立場在哪裏?”葉易琛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大家都是聰明人,說話不用說得太過於直白,葉易琛相信,老爸能夠明白自己的意思。

葉易琛離開沒有多久,閔齊端著一杯茶走進了書房。

“臭小子,越來越不像話了,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薑還是老的辣。”葉老爺子自言自語。

“老爺,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就不要多操心了,醫生說你需要好好休息。”閔齊將茶遞給葉老爺子,說道。

有些事情,管多了,反而不好。

“你當我還真有那個閑心管這些閑事,我才懶得管呢,等這個臭小子去鬧騰吧,總有一天,他會知道,我說的話,才是對的。”葉老爺子這番話,明顯的有置氣的成分在裏麵。

閔齊聞言,沒有多說,隻是靜靜的站在對方的身邊,這個時候,他不方便開口。

由於曹一芯的話,林雨默躺在床上,久久都無法入眠。

理智告訴她,曹一芯絕對不會在葉宅明目張膽的傷害她,這是很不理智的行為。

可是感情確告訴她,陷入愛情的女人,是沒有理智可言的,為了守護自己的愛情,她們什麽事情都可能做,她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她不敢保證,曹一芯和她,是不是同一類人。

所以她的心一直都很擔憂,總是睡不著,她在這個世上,還有太多的牽掛,她不能就這樣離開。

正在林雨默好不容易蘊量出一點睡意,迷迷糊糊的時候,一聲輕微的開門聲,將她驚醒了。

林雨默猛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大聲喊道:“誰,是誰?”

偷偷溜進

門的葉易琛,沒有想到林雨默會如此的警醒,而且反應這樣的大,他連忙出聲表露身份:“噓,不要出聲,是我!”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林雨默的憂慮暫時放下,她動作迅速的打開床頭燈,在燈光的照射下,那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阿琛,你怎麽來了?”林雨默問道。

“你是裝傻,還是真的不知道,三更半夜的我過來找你,還有其他的事情嗎?”葉易琛笑得很曖昧,暗示的意味不言而喻。

其實這裏是他的家,他完全不用這樣偷偷摸摸的。

可是今天白天才和曹一芯鬧得有些不愉快,而且葉易琛也覺得,有些事情,必須給曹一芯一個接受的時間,所以他才這樣偷偷摸摸的半夜摸過來,就是害怕被曹一芯看到,她會傷心。

“阿琛,一芯姐就在對門,你怎麽可以這樣?”林雨默抱怨道,但是她的眼底有著難以掩藏的喜色,顯然她的內心,可不像她嘴裏說的那樣想的。

“沒事,一芯不會知道的,我是偷偷過來的。”葉易琛說道。

葉易琛的話,將林雨默剛剛升騰起的喜悅之情,撲滅的幹幹淨淨。

原來,她還是隻是一個見不得光的情人,即使住到了葉宅,見過葉易琛的長輩,這個身份還是沒有改變。

葉易琛想要見自己,還必須要這樣偷偷摸摸的過來,不敢光明正大的過來。

林雨默的腦海中,突然想起曹一芯曾經說過的一番話,確實女人做到她這個份上,真是可悲。

由於燈光很昏暗,葉易琛沒有注意到林雨默表情上的不對勁。

他走到林雨默的床邊,一屁股坐上去,然後將林雨默推倒,他緩緩的壓上去,然後低頭吻住了林雨默。

一吻之後,葉易琛有些不滿的看著林雨默:“你在想什麽,跟我接吻,居然這樣的不專心?”

葉易琛的話,讓林雨默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她歉然的看著葉易琛;“阿琛,今晚能不能不做了,昨晚我很辛苦,身體到現在還有些不舒服。”

林雨默這話可都是實話,她的身體到了現在,還有些酸軟呢,如果葉易琛今晚再那樣狂野的話,她明天保準下不了床。

林雨默不希望,剛剛到葉宅,就發生這樣丟臉的事情。

林雨默的拒絕,聽在葉易琛的耳中,卻是一種讚美:“你這是在表揚我的能力嗎?”

“阿琛,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林雨默認為,對方是在故意歪曲理解她的話語。

“噓,現在我們需要動的不是嘴,而是身體。”葉易琛一邊說,一邊動手脫掉林雨默的衣服。

很快,林雨默就被剝光了,葉易琛緊緊地摟住她,深深的吻住她的唇。

在葉易琛的熱情之下,林雨默很快就丟盔棄甲,理智也隨之離她而去。

夜,由此展開。

曹一芯的房間中,她正在一杯接著一杯的喝悶酒。

原來她一直都沒有睡,葉易琛的到來她知道,雖然牆壁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她還是能夠隱隱約約的聽到房屋裏的動靜,當然,這

很有可能是她的心裏作用。

一想到隔壁房間裏麵正上演著什麽,曹一芯就氣得想要殺人。

“阿琛,你好狠,你怎麽能夠這樣對我,怎麽能?”在酒精的作用下,曹一芯終於迷迷糊糊的睡去,不過她的嘴裏還在說著胡話,這一次,她真的傷透了心。

第二天,葉易琛一大早就離開了,曹一芯以身體不舒服為理由,沒有去公司。

昨晚,葉易琛雖然熱情,但是也很有分寸,所以林雨默並沒有悲劇的無法下床。

林雨默和曹一芯陪著葉老爺子用過早餐之後,就各自回房了。

呆了一會兒,整理好房間之後,林雨默走出了臥室。

她漫步走到花園,在花園中逛了一會兒,最後又回到了屋子裏。

來到葉宅的第一天,林雨默的第一感覺就是無聊,那種無所事事的感覺,讓她很不適應。

就在她坐在客廳發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

林雨默轉頭一看,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閔小姐,你怎麽在這裏?”林雨默和閔菁菁有過幾麵之緣,但是對於她,還不是很了解,此刻見閔菁菁出現在這裏,她有些驚訝。

“我父親是這裏的管家,我從小在這裏長大,我想我出現在這裏,應該比較合理吧,倒是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看來那個木頭總算是開竅了!”閔菁菁說道,她嘴裏的木頭自然是指葉易琛了。

整個葉家,除了老爺子之外,也就她會這樣說葉易琛。

“你是閔管家的女兒!”林雨默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閔管家那樣和藹的人,怎麽會生出閔菁菁這樣唯恐天下不亂的女兒,這就是所謂的基因突變吧。

“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我不是怪物。”閔菁菁沒好氣的說道。

為什麽每一個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總會有這樣的反應呢,難道真有那麽不可思議嗎?

接下來,林雨默和閔菁菁聊了許久。

經過談話,林雨默知道了很多事情,閔菁菁甚至給她說了一些關於葉易琛小時候的糗事,逗得林雨默哈哈大笑。

林雨默也了解了,原來閔菁菁前段時間從公司消失,是出國去了,今天才回來。

至於她去國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閔菁菁沒有多提,林雨默也沒有追問。

有閔菁菁的陪伴,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下午。

奇怪的是,這段時間,曹一芯都沒有主動來找林雨默的麻煩,這讓她有些猜不透對方的心思。

下午三點鍾,林雨默接到葉易琛的來電。

“在幹什麽呢?”葉易琛問道。

“在和菁菁聊天。”林雨默說到這裏,看了看坐在她身邊,衝著她擠眉弄眼的閔菁菁。

女人的友誼,真的很奇妙,兩人在短短的時間裏,已經建立起深厚的友情。

“菁菁,那個野丫頭什麽時候回來的?”葉易琛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葉易琛說話的聲音很大,坐在旁邊的閔菁菁也聽到了他的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