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誰野丫頭呢?”閔菁菁回嘴道。

葉易琛聽到閔菁菁的話,沒有理會。

他知道如果自己回應了閔菁菁的話,肯定又會沒完沒了,他沒有那個美國時間用來浪費。

“默默,你準備一下,今晚七點半我要去參加一個宴會,你做我的女伴,陪我一起去,待會我將地址發給你,你讓家裏的司機送你過來。”葉易琛說道,這才是他打這個電話的目的。

“宴會,我去不合適吧?”林雨默很遲疑,她知道葉易琛所說的宴會,肯定是屬於上流社會的宴會。

她對於這些場合需要注意的東西,不是很了解,她害怕自己在宴會上出醜,丟了葉易琛的麵子。

“我讓你去,你就去,我馬上要去開一個會,就不多說了。”葉易琛沒打算給林雨默回絕的機會,說完就想要掛斷電話。

“阿琛,你等一下,我沒有參見宴會要穿的衣服,也不知道要準備些什麽,我….。”

“菁菁不是在你身邊嗎?你問她,她會告訴你的,我希望看到你準時出席。”葉易琛說完,掛斷了電話。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說道:“不要擔心,一切有我,我會將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讓葉易琛後悔叫你去參見宴會。”

“阿琛怎麽會後悔呢?”林雨默不解,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對於葉易琛而言,也是一種臉上有光的事情,對方怎麽會生氣呢。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閔菁菁不想多說。

閔菁菁了解葉易琛的性子,那家夥,占有欲可是很強的,如果林雨默受到眾多男士的矚目,葉易琛肯定恨不得將對方藏起來。

一想到葉易琛那難看的臉色,閔菁菁就特別的高興,她很期待那一幕的發生。

“走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必須去準備了。”閔菁菁拉著林雨默上樓,她決定大展身手,好好的幫林雨默打扮打扮。

等到兩人離開之後,曹一芯的身影從旁邊的一個角落中走出來。

原來曹一芯根本就沒有待在房間裏,而是在暗中監視林雨默。

“想要去參見宴會,門都沒有!”曹一芯的眼中閃過一抹惡毒的神色。

閔菁菁的房間也在二樓,此刻,二樓相當的安靜。

傭人一般是上午打掃衛生,在這之後,如果沒有主人的吩咐,她們不會擅自出現在主人的活動範圍之內,以免打擾主人們休息。

此刻,閔菁菁正在屋子裏忙著幫林雨默打扮。

而曹一芯則是偷偷摸摸的進入了一樓的工具存放間。

下午六點半,閔菁菁滿意的看著鏡子中的人影,一臉的驚訝。

林雨默平日裏看起來隻能算得上清秀,可是經由閔菁菁的精心打扮之後,卻讓人驚豔。

一襲白色的俏麗短裙,設計簡單大方,恰到好處的凸顯出她的細腰和美腿,襯托著她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的嬌嫩。

精心的描繪,將她五官的優點,無限的放大,將一些小缺點,巧妙的掩蓋,此刻她的五官看上去,相當完美

柔順的長發,被閔菁菁綁了一個公主頭,還帶上了一頂小巧的水晶皇冠。

此刻的林雨默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公主。

就連林雨默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

林雨默伸出手想要摸摸自己的臉頰,卻被閔菁菁拉住了:“千萬不要**,這會弄花臉上的妝。”

林雨默聞言,連忙收回自己的手,這樣的美麗,就連她也不想破壞。

“這是我嗎?”林雨默很遲疑。

“不是你,還會是誰?”閔菁菁很滿意林雨默的反應,這是對她無言的讚美。

“菁菁,你真厲害,簡直就是化腐朽為神奇!”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閔菁菁被這樣一誇,不禁有些飄飄然了。

別看閔菁菁平日裏大大咧咧的,沒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可是她對於打扮還是很在行的。

也許有人會不解,這和閔菁菁的性子根本就不符合啊。

其實這其中也是有緣故的,葉老爺子一直很喜歡閔菁菁,從小就很疼愛她,總是喜歡帶著她參見各種宴會,久而久之,閔菁菁也鍛煉出一雙巧手,在需要的時候將自己裝扮起來。

“穿上,我們該走了,遲到可不好!”閔菁菁遞給林雨默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這雙高跟鞋上麵,鑲嵌著許多水晶,和她頭上的水晶皇冠很配,而且顏色也很配她的衣服。

五分鍾後,林雨默從閔菁菁的房間中離開。

可是沒過三分鍾,一聲尖叫聲在葉宅中響起,伴隨著這聲尖叫聲,一個人從樓梯上滾下去。

原來林雨默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突然感覺腳下一滑,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而她所處的位置,正是樓梯上,這一摔可還沒完,她的身體從二樓直接滾下去,那聲尖叫,正在她滑到的時候,下意識喊出來的。

閔菁菁聽到尖叫聲,立刻從房間中衝出來,當她奔到樓梯旁的時候,看到林雨默正一動不動的躺在一樓的樓梯口。

“默默!”閔菁菁大喊了一聲,朝著樓下奔去。

她跑到樓梯口的時候,也感覺到腳下一滑,立刻出現了重心不穩的情況,幸好她反應迅速,猛地抓住了樓梯的扶手,才幸免於難。

閔菁菁低頭一看,在樓梯口發現了一些好像清潔劑的東西,她皺了皺眉,沒有多看,繼續朝著林雨默奔去。

她意識到這件事情,不簡單,可是現在不是追查真相的時候,她必須先確定林雨默的傷勢。

閔菁菁衝到林雨默的身旁,將林雨默抱在懷中,一隻手在林雨默的身上摸索,確定對方的傷勢。

一番查看之後,閔菁菁暗自鬆了一口氣,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從那麽高的樓梯上摔下來,居然沒有受多重的傷,沒有傷到骨頭。

閔菁菁拍打著林雨默的臉頰,試圖喚醒她,可惜卻沒有成功,閔菁菁剛剛放下的心,又提起來。

按理說,這樣的傷勢,不足以昏迷,唯一的可能就是傷到了頭部,這傷到頭部,可是比傷到骨頭更加嚴重

這時,穿著一身睡衣的曹一芯哈欠連天的從自己的屋子裏走出來,一邊走一邊大聲的抱怨:“吵什麽吵,睡個覺都不得清閑!”

當她看到躺在閔菁菁懷中的林雨默,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林雨默的那一聲尖叫,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很快,葉家的許多人都趕了過來。

“默默從樓上摔下來了,快點打電話叫救護車!”閔菁菁命令道。

一個機靈的仆人,聽了閔菁菁的話,連忙跑去打電話。

葉老爺子也在閔齊的攙扶下,趕到了現場。

救護車很快就趕到葉宅,眾人將林雨默送到了救護車上,閔菁菁跟著一起去。

葉老爺子由於身體不好,留在了家中。

等葉易琛趕到的時候,林雨默仍舊處於昏迷狀態,醫生正在為她檢查。

“菁菁,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將視線轉向了閔菁菁。

“我不知道,默默出事的時候,我正在房間裏收拾工具!”閔菁菁的心中雖然有些頭緒,但是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她是不會亂說的。

“醫生怎麽說?”葉易琛問道,他對此事也有懷疑,默默才剛剛住進葉宅一天就出事了,如果說這件事情純屬意外,這也太巧合了。

葉易琛暗自決定,一定要好好的調查這件事情。

“醫生說,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才能確定,我剛剛幫默默檢查了一下,她身上沒有太重的外傷。”

葉易琛沒有再問,而是默默的看著林雨默,滿眼的心疼和關心。

閔菁菁看著葉易琛,笑了,看來這家夥這次真的栽了,她很樂意看到對方為情所苦的樣子,這家夥平日裏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姑娘,也該讓他吃吃苦頭。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而充滿煎熬的,終於,醫生做完了檢查。

“醫生,病人的情況怎麽樣?”見到醫生出來,葉易琛第一個衝上前去。

“我們給病人做了全麵的檢查,外傷部分,隻有幾處擦傷和撞傷,沒有什麽大礙,至於病人為什麽會昏迷,那是因為她的腦部受到了撞擊,目前來看,應該沒有什麽大礙,但是需要入院觀察幾天。”

“辛苦你了,醫生!”葉易琛聽到醫生說沒什麽大礙,終於鬆了一口氣。

“不用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病人已經被送去一般病房,你們可以去看望她。”之後,醫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然後離開了。

等到林雨默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她看著閔菁菁和葉易琛,再看看周圍的環境,有些不解的問道:“阿琛,你怎麽在這裏?”

“難道你不希望我在這裏嗎?”葉易琛不滿林雨默一開口就是惹他生氣的話語,可是念在對方還在生病,他也沒過多的責怪:“默默,你還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麽事情嗎?”

林雨默皺眉想了想,說道:“我記起來了,我下樓梯的時候,沒有注意,踩滑了,從樓梯上跌下來,阿琛,對不起,沒能做你的女伴,陪你參見宴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