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說這些幹什麽,不是特別重要的宴會,參不參加都沒關係。”葉易琛早就將那該死的宴會拋到腦後了。

“默默,既然你沒什麽大礙,我就先回去了,你的情況我會幫你轉告給葉伯伯,你不用擔心。”閔菁菁很識相的決定先行告辭。

她對做電燈泡沒有一點興趣,特別是做葉易琛的電燈泡。

“謝謝你,菁菁!”

“和我客氣幹嘛,好了,我先走了!”閔菁菁衝著兩人揮了揮手,瀟灑離開。

閔菁菁一走,葉易琛的臉色就變得格外嚴肅:“默默,這裏隻有我們兩個人,你老實告訴我,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

“阿琛,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是不是有人陷害你,你告訴我,我會為你做主的!”葉易琛的臉色很難看,他不能容忍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這些下三濫的動作。

“阿琛,你多想了,我出事的時候,周圍根本就沒人,我真的隻是不小心,從樓上摔下來的。”林雨默很肯定的說道。

即使是有人故意陷害她,她也不會說出來,她不想將事情鬧大。

住在葉宅的人,除了傭人,其他的人,對於葉易琛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她和傭人無冤無仇,這些人應該不會對她動手,如果是其他人對她動手,葉易琛知道了,肯定會很生氣,也會很傷心,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況且,這件事情她隻是懷疑,並沒有證據,她希望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將此事鬧大。

“哎,你讓我說你什麽好,真是個小迷糊,下個樓梯都能摔跤,以後要小心一點。”葉易琛相信了林雨默的話。

“恩,以後我一定會小心的。”林雨默認真的點了點頭。

“但願如此!”葉易琛伸出手,愛憐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閔菁菁回到葉宅之後,直接去找曹一芯。

曹一芯打開房門,看著站在門口的閔菁菁:“你怎麽回來了,林雨默的傷勢怎麽樣,沒什麽大礙吧!”

“一芯,你變了!”閔菁菁突然說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菁菁,你這話什麽意思,我怎麽聽不懂。”

“你自己心裏明白,今天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後一次,如果有下次,我不會再幫你掩蓋。”閔菁菁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次事故,她看出來是人為的,而最有動機的就是曹一芯,閔菁菁的這一番話,一方麵是為了給對方一個警告,另一方麵,也是一種另類的試探。

“菁菁,說話小心一點,不要含血噴人,這世道,講求的是證據。”曹一芯很生氣,一下子猛地甩上了房門。

她那個樣子,好像真的很生氣自己被閔菁菁冤枉,但是這到底是真的,還是裝出來的,隻有她自己知道。

這件事情,最終還是不了了之了。

林雨默在醫院住了兩天,確認沒有什麽大礙之後,出院了。

葉宅還是如同往日一般平靜,好像前幾天的意外,根本就沒有發生,日子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當晚,葉易琛正在三樓的書房中,查閱一

些資料。

曹一芯端著一盤水果走入了書房。

“阿琛,休息一下,吃點水果吧!”曹一芯的身上,穿著一條酒紅色的吊帶睡裙,薄紗的布料,讓她姣好的身材若隱若現,極具誘惑力。

“先放在桌子上。”葉易琛對於眼前的美色,視而不見。

“阿琛,你已經很久沒有正眼看我一眼了,你是不是厭倦我了。”曹一芯走到葉易琛的身後,一雙手在他的肩膀上揉揉捏捏。

葉易琛伸出一隻手,搭在曹一芯的手上,然後牽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邊,落下一吻:“一芯,對不起,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冷落了你。”

曹一芯順勢滑到葉易琛的懷中,緊緊地依偎著對方。

“阿琛,我不管,今晚你要陪我,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親熱了,我很想你。”曹一芯朝著葉易琛發出暗示。

“一芯,聽話,不要鬧,我還有正事,這些資料明天開會的時候會用到,我必須將它整理出來!”

“阿琛,我沒有鬧,這段時間,我忍氣吞聲,任由林雨默那個小妮子在我的麵前亂晃,可是你呢,總是對我愛理不理的,你到底是什麽意思,你難道忘記了當初和我說的話嗎,你怎麽可以這樣對我?”曹一芯說著,將臉蛋埋進葉易琛的懷中,擺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葉易琛伸出雙手,捧住林雨默的腦袋,讓她緩緩的抬起頭,然後他低下頭,很溫柔的吻住了曹一芯。

這一吻,滿帶著安撫和愛憐。

對付女人,葉易琛很有一套,他很清楚,什麽時候該怎樣做,這個時候,語言往往沒有行動見效快。

葉易琛的吻,讓曹一芯陶醉,她的雙手緊緊地攀住葉易琛的脖子,生怕對方會突然放開她。

她的身體在葉易琛的懷中扭動著,一對豐滿緊緊地貼著葉易琛的胸膛。

正在兩人親得難分難舍的時候,林雨默端著一杯茶,朝著書房走來。

原來林雨默聽葉易琛說,今晚要加班,所以特意為他泡了一杯茶,幫他醒醒神。

林雨默剛剛走到門口,整個人頓住了,透過半掩的門,她看到了正吻得難分難舍的兩人。

伸出去想要推門的手,不由的收了回來,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林雨默知道,接下來上演的畫麵,或許更讓她傷心,她現在應該做的就是離開這裏,眼不見為淨。

可是她的雙腳卻不聽使喚,牢牢的紮根在這裏,根本就移動不了分毫。

終於,一吻作罷,兩人依依不舍的分開。

曹一芯睜開眼睛之際,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林雨默。

由於角度的關係,葉易琛並沒有看到她。

曹一芯見狀,心生一計:“阿琛,告訴我,你愛我還是林雨默?”

“一芯,你怎麽又提起這個問題了,我最後一次告訴你,她對於我而言,什麽都不是,我將她留在我的身邊,隻是為了報複,僅此而已!”

“可是我覺得你對她很好,比對我都還好!”曹一芯聽著葉易琛的話,心中一喜,這正是她希望聽到的。

“甜蜜過後的

疼痛,才更傷人!”

“阿琛,是我錯怪你了,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曹一芯聞言,笑了,一低頭,在葉易琛的唇上落下一個個琢吻。

屋外,林雨默的心如刀絞。

她伸出一隻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淚如雨下。

原來她對於阿琛而言,什麽都不是,原來阿琛對她的好,隻是為了將她傷得更重,哈哈,真是可笑,她原本還以為,自己終於在阿琛的心中占據了一點點位置,原來這一切都是她在癡心妄想。

林雨默的心中,一個聲音在怒吼:“離開這裏,馬上離開這裏,不要去想,不要去聽,心就不會痛了。”

林雨默強迫自己,艱難的邁步,離開這裏。

曹一芯看著林雨默離開的身影,心生得意:“哼,敢和我鬥,就要有受傷的覺悟。

林雨默的房中,一片漆黑,她好像一個沒有生氣的娃娃,靜靜的躺在床上,眼淚不停的從眼角滾落。

房門被林雨默反鎖了,今夜,她不想見任何人,包括葉易琛。

即使她要得不多,她也不能忍受,在葉易琛剛剛抱了別人之後,又來抱她,她不能忍受,在她的阿琛愛愛的時候,對方的身上,還殘留著其他女人的味道,這讓她感覺到惡心。

今夜,她要任性一回,躲在無人的角落,好好的舔舐自己受傷的心。

第二天一早,在用餐的時候,林雨默姍姍來遲,她一臉蒼白,一雙眼睛出現了嚴重的浮腫。

她本來不想以這樣的麵目出現在眾人的麵前,可是在傭人的多次敲門之後,她還是走出了房門。

“默默,你這是怎麽了?”閔菁菁最先發現林雨默不對勁的地方。

“你為什麽哭了?”葉易琛也一臉的關心。

林雨默和葉易琛對視一眼,然後迅速的收回視線,那樣的溫柔與關心,她承受不起。

現在得到的越多,代表著她將來所受的傷害,會更重,所以林雨默下意識的回避了葉易琛關心的注視。

她想要借此,減少自己所受的傷害,可是她知道,這樣的成效,微乎其微,心已經交出去了,受傷與否,已經不是她能夠控製的。

“沒事,昨晚做了一個噩夢,哭醒了!”林雨默說道。

在場的眾人,隻有曹一芯知道林雨默為什麽變成這個樣子,而她也是現場唯一一個暗自得意的人。

“先吃飯吧,有什麽話待會再說!”葉老爺子出言,打斷了三人的談話。

葉家的早餐很豐富,西式和中式的都有,能夠滿足每個人的口味。

吃過早餐之後,葉易琛整理了一番,準備去公司。

臨走之前,葉易琛愛憐的摸了摸林雨默的臉頰:“你昨晚沒有休息好,待會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要忘了用冰袋敷一下眼睛。”

“恩,我會的。”林雨默乖巧的點了點頭。

“阿琛,我們走吧,上班要遲到了。”一身職業裝的曹一芯從樓上走了下來。

她走到葉易琛的身邊,很自然的伸出一隻手,挽住葉易琛的手臂,那樣子,就好像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