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林雨默緩緩的抬起頭,她的臉色很蒼白,臉上掛著水珠,不知道是汗水,還是眼淚。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很心疼:“默默,不要擔心,一切都過去了!”

林雨默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透過後視鏡,看著後麵的車輛,真的被拉開了距離,她那顆狂跳的心,總算是平靜了一點。

“真的安全了?”林雨默很艱難的吐出這一句話,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費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默默,我保證,我不會讓他們追上的!”閔菁菁充滿歉意的看了看林雨默。

這一切都是她招惹來得,林雨默隻是遭受了池魚之殃。

“菁菁,你到底惹到什麽樣的人?”林雨默一臉嚴肅的看著閔菁菁。

她是單純,卻不傻,剛剛發生的一切,都說明了一個問題,對方的來頭很大,這讓林雨默很擔心閔菁菁會出什麽意外。

這種事情有了一次,就有可能有第二次,如果不將根源問題解決,這將是永遠的麻煩。

林雨默關心閔菁菁,所以忍不住為她擔心。

“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等回頭我再找機會給你說!”剛剛經曆了這些事情,閔菁菁已經沒了要隱瞞林雨默的心思。

這件事情埋藏在她心裏太久了,她是應該找機會說出來,埋藏在心底,實在是太痛苦了。

“好,回頭說!”林雨默沒有堅持,事有輕重緩急,這一點,她還是明白的。

又過了五分鍾,她們將對方甩得更遠了,而前方,隱隱約約的能夠看到葉宅。

“總算是躲過了,哈哈,想要抓本姑娘,沒那麽容易!”閔菁菁得意洋洋的說道,好像剛剛被追得狼狽逃竄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轉眼間,她們就來到了葉宅的門口。

閔菁菁大喊道:“快點開門,後麵有人追我,馬上去通知保全人員!”

守門的人,聽到閔菁菁的話,其中一個急匆匆的拿起對講機,另外一個按動了開門的按鈕。

在這短暫的等待時刻,一個黑衣男子仿佛憑空出現一般,出現在了車子旁邊。

他很高大,渾身上下,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林雨默是最先發現他的,她被嚇得瞪大了眼睛,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看來你的車技進步了不少,居然能夠甩開他們!”男人緩緩的說道。

閔菁菁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僵,然後緩緩的轉過頭,看著眼前的男子,一臉的不敢置信,那樣子,活像是大白天,看到了鬼。

下一刻,她猛地一下子踩下油門,車子朝著尚未完全打開的大門衝過去。

幸好電腦控製的門,反應迅速,等車子開到的時候,門已經打開到能夠容納車子進入的寬度。

終於,她們安全的回到了葉宅。

閔菁菁根本沒有看前方,她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後視鏡中的那個人影。

林雨默剛剛放下的心,在下一刻,猛地一下子提了起來,因為在她的前方出現了一輛車子。

由於閔菁菁的車速很快,兩輛車迅速的接近,眼看就要撞上了。

林雨默剛想提醒閔菁菁,話到嘴邊的時候,兩輛

車子已經狠狠得撞在了一起,發出巨大的響聲。

曹一芯覺得自己很倒黴,她隻不過是回來幫葉易琛拿一份資料而已,沒想到,剛剛打算出門,就看到一輛車子橫衝直撞的朝著她開來。

她試圖想要閃開,可以她剛剛轉動方向盤,兩輛車就撞到了一起,下一刻,一陣巨疼,席卷了她的大腦,然後她就昏過去了。

這一場車禍,驚動了葉家的人,許多人都朝這邊趕來。

林雨默和閔菁菁都沒有受傷,車子前方及時彈出的充氣囊保護了她們。

這時,那個黑衣男子輕鬆的突破了門衛的封鎖,來到閔菁菁的車前。

他一伸手,將有些變形的車門硬生生的拽下來,然後二話不說,將閔菁菁強行從車上拉下來。

“來人啦,救命啊,綁架啊!”閔菁菁扯開嗓子大喊,身體不停的扭動,想要掙脫對方的鉗製。

下一刻,男子的一個手刀落在閔菁菁的脖子上,她的頭一歪,昏了過去。

黑衣男人動作迅速的將閔菁菁甩上自己的肩膀,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林雨默見狀,心急如焚,大喊道:“放下菁菁,放下菁菁!”

可是來人對於她的話充耳不聞,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

趕來的安保人員試圖阻止對方,可是在黑衣人的麵前,這些看起來強壯的安保人員,實在是不堪一擊,最終,黑衣人成功的帶走了閔菁菁,揚長而去。

林雨默看著這一幕,焦急萬分,卻無能為力,由於急火攻心,再加上剛剛的一係列遭遇,她也暈倒了。

而身處在葉氏的葉易琛,根本就不知道,葉宅中發生了這樣一件大事,此刻的他,正在埋首處理公務。

就在這時,總裁辦公室的屋外,來了一個神秘訪客,這是一個看起來很單純,年齡還不是很大的女孩子,第一眼見到這個女孩子,會讓人忍不住想到鄰家的小妹妹。

來人正是韓小雨,自從那日見到葉易琛之後,她就將此人牢牢的記在了心中,並且暗中調查了一些關於葉易琛的事情。

想要調查葉易琛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他實在是太出名了,你隻要在網上輸入他的名字,再百度一下,就能夠查到許多關於他的消息。

韓小雨在了解到葉易琛很有錢之後,就萌生了要見對方的衝動,她不忍心再看著自己心愛的哥哥,為了那個女人默默的付出,到最終卻什麽也得不到。

最後,為了心愛的哥哥,韓小雨終於鼓起勇氣,來見葉易琛。

今天不是她第一次來,之前她也來過兩個,都沒有成功的來到總裁辦公室的門前,因為這裏很難進。

失敗了兩次的韓小雨也學聰明了,她今天來之前,做了充足的準備,這一次,總算是如願以償的混進了這裏。

可惜她還是被薛秘書攔住了。

“請你放我進去,我有很要緊的事情要見葉總。”韓小雨不想就這樣放棄,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偷溜進來的。

“對不起,我們公司有規定,沒有預約,是不能見總裁的。”薛秘書也很為難。

眼前的小姑娘看起來挺可愛的,怎麽盡給她找麻煩啊,她這是招誰惹誰了啊!

韓小雨見和薛秘書說不通,二話不說,悶頭朝著總裁辦公室衝去,她今天說什麽也要見葉易琛。

“不,這裏是私人的地方,你不能強闖!”薛秘書見狀大驚,想要攔截韓小雨。

可是韓小雨很靈活,動作敏捷的從她的身邊繞過去,然後迅速的奔到葉易琛的辦公室門口,二話不說,打開辦公室的門衝進去。

薛秘書見狀,心都涼了半截,也急急忙忙的衝進去,希望在葉易琛發火之前,將這個小姑娘拉出來。

葉易琛聽到動靜聲,下意識的抬頭一看。

葉易琛看了看韓小雨,又看了看薛秘書,不悅的說道:“薛秘書,這是怎麽回事?怎麽隨隨便便讓人進來!”

“葉總,對不起,是我失職了!”薛秘書連忙承認錯誤。

她沒有解釋,在葉易琛的眼中,解釋就是掩飾,他很討厭員工做錯事之後給自己找借口。

“是我強行闖進來的,和這位姐姐沒關係,你不要責怪她!”韓小雨不忍心看著薛秘書因為自己而受到責備,忍不住幫對方說話。

“薛秘書,你先出去吧!”

“謝謝葉總!”薛秘書聞言,如蒙大赦,哪裏還敢多待,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裏,走的時候還不忘順手關上門。

“你為什麽要闖進我的辦公室?”葉易琛好奇的打量著韓小雨,他想不通,對方為什麽要找他。

“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談!”

“有事和我談,什麽事?”葉易琛被勾起了一點點好奇心,追問道。

“是關於林雨默的事情,我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她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我找不到她,所以才找上你!”

“找我做什麽,警告我不要出現在林雨默的身邊,還是不要和你的哥哥搶女人?”一個小丫頭,居然敢跑到他的麵前來和他談判,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林雨默那個女人配不上我哥哥,我找你是因為我不希望我的哥哥繼續傻傻的付出!”從韓小雨的話語中能夠聽出來,她對林雨默很不屑一顧。

“我想韓靳應該不會聽我的勸,而我也不會去勸他,小姑娘,你找錯人了。”葉易琛笑了,這小丫頭難道忘記上次他和韓靳見麵的時候還打了一架,他們兩個的關係可不好。

“不,我不是想讓你去勸我哥哥,你先聽我說,好嗎?”韓小雨可不會有這樣天真的想法。

“好,你說!”葉易琛擺出一副打算洗耳恭聽的架勢。

“林雨默是你的女人,你應該對她很了解吧,她是一個孤兒,在孤兒院長大,她在孤兒院的時候認了一個弟弟,兩人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五年前,她的弟弟為了救她,出了車禍,陷入深度昏迷,直到最近才醒過來,在這期間,林雨默雖然支付了一部分的醫藥費,可是那些醫藥費根本就不夠,剩餘的醫藥費,一直都是我哥哥負責支付的,這些年,我哥哥的工資,幾乎都花在了那個人身上,這段時間,他醒了,各項治療更是需要昂貴的醫藥費,我哥哥將他所有的積蓄都搭進去了,現在甚至為了那個人,四處借錢,並且欠了醫院一大筆醫藥費,我實在是看不下去,禍是林雨默闖下的,就應該由她來承擔,憑什麽讓我哥哥在背後默默的付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