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小雨的話語中,飽含著濃濃的抱怨之情,這些年,她早就不滿哥哥的行為了,隻是她怎麽勸,韓靳也不聽。

韓小雨了解韓靳的脾氣,知道他認定的事情,就很難改變。

但是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越陷越深,她的哥哥那麽優秀,本該擁有幸福的生活以及美好的未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負債累累。

“葉先生,我知道你很有錢,當然,我今天到這裏來,不是貪圖你的錢,但是我覺得,這些醫藥費,本應該由林雨默來支付,而不是我哥哥,我希望你能夠將我的話,轉告給林雨默,如果她還要臉,就主動站出來,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東西!”

“我從來沒聽她說過她有個弟弟,你能給我說說對方的具體情況嗎?”葉易琛沒有急著表態,而是打算問清楚,再做決定。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都是從哥哥那裏聽來的,我哥哥叫那個人阿傑,其實他的本名叫做林宇傑,我聽說他很聰明,是一個天才般的人物,可惜天妒英才,年紀輕輕就因為車禍而不得不終年躺在床上!”韓小雨沒有隱瞞,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葉易琛。

她認為,這也不是什麽秘密,不需要隱瞞。

葉易琛聽完這番話,愣住了。

阿傑的存在,葉易琛早就知道,他還曾經吃過這個人的醋,因為林雨默總是在嘴邊掛著這麽名字。

但是葉易琛萬萬沒有想到,阿傑居然是林宇傑,這個名字,一直深埋在葉易琛的記憶深處。

葉易琛由於自己的身份原因,從小就交友廣闊,可是能夠被他當做真正的朋友的,沒幾個,而林宇傑正是其中之一。

兩人的初次見麵,不是很愉快,兩人是在一次競賽中認識的,當時兩人都年輕氣盛,誰也不服誰。

而那一次競賽之後,兩人卻因為惺惺相惜,成為了好朋友。

林宇傑的才華和聰明才智,深深的折服了葉易琛。

由於誌氣相投,兩人之間的友誼迅速升溫,很快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但是兩人的友誼,卻因為一個女人而改變。

雖然事情過去了這麽多年,但是葉易琛對於那件事情,還是記憶猶新,因為他這一輩子隻有那一次,被人設計了。

那個可惡的女人,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當初他也出手教訓了對方一番,但是由於林宇傑的關係,再加上他急著出國去找曹一芯,所以這件事情,到了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

也算那個女人運氣好,如果當時他有足夠的時間,肯定會折磨得那個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易琛不知道,即使當時他走了,那件事情,卻早已傳得沸沸揚揚,而林雨默確實也曾經因為這件事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再次回國之後,葉易琛也曾經找過林宇傑,可是曾經的天才,卻一夜之間消聲覓跡,再難找到對方的蹤跡。

久而久之,葉易琛也忘了這件事情,直到他再次聽到林宇傑這個熟悉的名字,往事一幕幕在他的腦海中回蕩。

林雨默是林宇傑

的姐姐,原來,她就是當年設計他的那個可惡的女人。

由於事情過去了這麽多年,而葉易琛從來沒有對林雨默上心,所以他隻是記著這件事情,卻記不清對方的長相,這也就是他再次見到林雨默,卻沒有認出對方的原因。

“林雨默,事情發生多年之後,她為什麽會再次出現在我的身邊,難道她還想要設計我,上次她設計我,想要的是我的身體,這一次,她想要的會不會是我的心!”葉易琛暗自想著。

葉易琛是一個多疑的人,在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後,他忍不住懷疑林雨默再次出現在他麵前的動機。

他還清楚地記得,當年的自己,對林雨默很不好,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為什麽還會出現,並且再次相逢之初,兩人就發生了關係,事後她居然當場就答應做他的情婦,更讓他覺得巧合的是,林雨默正好就在葉氏上班,而且早已在葉氏工作多年。

在這之前,葉易琛一直都沒有去注意這些細節,而此刻,仔細一想,他覺得這些事情,實在是太巧合了。

所謂物極必反,這世上應該沒有這樣多的巧合。

難道這些都是林雨默精心布置的一個局,葉易琛想到這裏,不由心驚。

如果這一切都是一個局,那麽布置這一個局的人,要多麽的心思縝密,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啊,簡直難以想象。

葉易琛有些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那麽一直陪在他身邊的林雨默,將是多麽的恐怖,將這樣的女人留在身邊,實在是一大隱患。

葉易琛決定,這件事情必須要查清楚,他的眼睛裏麵容不下沙子。

“喂,同不同意你倒是說句話啊,你這個樣子是什麽意思,無聲的拒絕嗎?”韓小雨見葉易琛久久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很不高興。

“這件事情,我需要想一想,再告訴你答案。”葉易琛被韓小雨這一鬧,終於回過神來,看著小姑娘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樣子,葉易琛連忙說道。

“好,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我希望能夠盡快收到你傳來的好消息!”韓小雨遞給葉易琛一張紙片,上麵寫著一個電話號碼。

“一定!”

“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你辦公了,我先走了!”韓小雨沒有久留,告辭之後直接離開。

自從韓小雨走了之後,葉易琛就一直心神不寧,根本無心工作,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林宇傑的事情。

葉易琛放下手中的簽字筆,站起身,拿上車鑰匙,轉身離開,他決定現在就去看個究竟。

這件事情,一直埋藏在心中,讓人難受,他要去將真相找出來。

很快,葉易琛來到林宇傑所在的醫院,然後徑自朝著林宇傑的病房走去。

上次他來過一次,知道林宇傑所住的病房是哪一間。

可是越是臨近林宇傑的病房,葉易琛就感覺邁步更加的困難,好像每一次邁步,都需要用出千斤的力氣。

他有些害怕,害怕真相真如他猜想的那般不堪,他害怕林雨默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所說

的話語,都是假的,一切都隻是一個陰謀。

最終,葉易琛站在離林宇傑的病房隻有一米的位置,卻再也邁不開腳步。

他知道,再走下去,等待他的是什麽,要麽是殘酷的現實,要麽,是釋懷。

葉易琛覺得,第一種猜測的可能性比較大,雖然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是他不相信,這樣的巧合,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葉易琛深吸一口氣,鼓足了勇氣,再次邁步。

該來的始終要來,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他必須勇敢麵對。

近了,更近了,終於,葉易琛站在了林宇傑的病房門口。

由於他的身高,他很輕易的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了屋子裏的情況。

病房內,一個穿著病服的男子,正杵著拐杖,練習行走,此刻的他,背對著大門口,葉易琛看不見他的臉,但是從對方的動作中可以看出,他每邁出一步都很痛苦,因為他的手臂和雙腿都在顫抖。

但是他還是在堅持,一步步的邁出。

葉易琛被眼前的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這要多麽強大的毅力,才能做到這一點,他自問,如果今日換成是他,他也沒有把握,能夠做到這一點。

終於,那個男子走到了牆角,他開始小心翼翼的轉身。

隨著他的身軀,慢慢的轉過來,一張熟悉的臉,映入了葉易琛的眼簾。

依舊是記憶深處那個俊美的少年,幾年的時間,消磨掉了他臉上的稚嫩,取而代之的是病態的蒼白,還有眉宇間的憂愁。

葉易琛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他認識的林宇傑,卻已經不是當年認識的那個林宇傑。

當年的林宇傑,年少有成,意氣風發,而此刻的林宇傑,卻是一個站都站不穩的人。

葉易琛的神情,有些傷感。

看著曾經的好友,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葉易琛覺得心酸,而照成這一切的那個人,居然就是林雨默,那個當初林宇傑極力維護的女人。

當年為了林雨默,林宇傑甚至連兩人的友誼都不顧,可他得到的是什麽,他得到的卻是大好的年華,在醫院裏麵度過。

葉易琛為林宇傑感到不值,他很想問問林宇傑,他後悔當年做出那樣的決定嗎?

想到這裏,葉易琛的臉上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他在想林宇傑的時候,怎麽沒有想到自己呢,他不是一樣很傻嗎?

當年,被林雨默設計,更因為這個女人失去了他的一個好友,可是多年以後他做了什麽,他不僅沒有報複對方,居然還將她留在身邊,甚至帶回了葉宅。

哈哈,說林宇傑傻,看來他才是那個天底下最傻的傻瓜,更傻的是,在知道林雨默是當年的那個女人之後,他居然無法下定決心,將林雨默趕走,他居然還想將這個定時炸彈留在自己的身邊,他估計是腦袋被門夾了,才會做出這樣荒唐的決定。

葉易琛足足在門口站了二十分鍾,這期間,林宇傑一直在訓練,也曾摔倒在地,但是他還是勇敢的爬起來,繼續訓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