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葉易琛看著林宇傑摔倒的時候,他真的很想衝進去,最終,他還是克製住自己的衝動,沒有推開眼前那扇門。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驕傲,他有,林宇傑也有。

如果今天,在屋子裏麵的人換成是他,他也不會希望見到林宇傑。

為了保護林宇傑的驕傲和自尊心,葉易琛決定不進去,他要讓對方保留最後的尊嚴。

葉易琛打定主意,一定要盡量幫助林宇傑,他真心的希望對方能夠早日站起來,希望他能夠變回原來的樣子,那個自信的林宇傑。

最後,葉易琛強迫自己邁步離開了病房。

他沒有直接離開醫院,而是去了韓靳的辦公室,他需要和對方好好的談一談。

這一次,他沒有直接衝進去,而是選擇了敲門。

“進來!”韓靳的聲音在門後響起。

他正在研究一些國外的病例,希望對林宇傑的病情有所幫助。

“有什麽事,說!”韓靳頭也沒抬,他正在專心的研究一個病例。

這份病例中的病人和林宇傑的情況很像,最終在最新的醫療器械的幫助下,重新站起來,韓靳覺得這份病例很有研究價值,他希望從這裏尋找突破口。

所以就連有人來,他也不願意分神,連看一眼,都不願意。

“你有時間嗎?我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雖然嘴上說著商量,可是葉易琛的語氣很不好。

不知道怎麽的,他就是看韓靳不順眼,或許是心裏作用吧。

“葉易琛,你來這裏幹什麽?”韓靳聽著那個耳熟的聲音,終於抬起頭,他很好奇葉易琛出現在這裏的原因。

“有事!”

“如果是想要打架,我奉陪,不過得另外約時間,在醫院影響不好!”韓靳說道。

上次他和葉易琛在醫院大打出手的事情,最終沒有瞞過院裏麵的領導,也造成了一些風波,韓靳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我今天找你,不是想要打架,我不是一個暴力的人。”葉易琛一向都認為,用拳頭解決問題的是莽夫,聰明人要懂得用大腦解決問題。

上次他之所以出手,是因為太生氣了,一時之間失去了平日裏的冷靜和自製。

當然,這樣失控的情況,是很少發生的。

“如果我沒有記錯,上次是你先出手的!”韓靳提醒葉易琛,他這話無疑是打了葉易琛一個嘴巴。

他話語中隱含的意思是說,你如果不是一個暴力的人,為什麽會主動對我對手。

葉易琛自然能夠聽出韓靳話裏麵隱含的意思,不過他沒有閑心和對方扯這些,解決了醫院裏麵的事情,他還要回家去找林雨默問個清楚。

“我今天找你是為了阿傑的事情。”葉易琛沒有繞彎子。

韓靳聞言一愣,他本來以為葉易琛是為了林雨默的事情來的,沒有想到,他是為了阿傑,難道他都知道了。

“你這話什麽意思?”韓靳出言試探葉易琛,他想要知道對方到底知道了多少東西。

“今天你妹妹到我的公司去找我,她和我說了很多!”

“小雨去找你,這怎麽可能?

”韓靳有些不敢置信。

在他的眼中,韓小雨還隻是一個什麽都不懂的小女孩,他萬萬沒有想到,韓小雨會找上葉易琛。

“小雨對你說什麽了,她還隻是一個孩子,她說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嗎,我剛剛已經求證過,她說的都是事實。”葉易琛將韓小雨對他說的話,都告訴了韓靳。

“不要責怪她,她也是為了你好!”葉易琛還不忘幫韓小雨說情,他挺喜歡性格爽朗的韓小雨,有這樣的妹妹,是一種幸運。

“我知道,這些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不用你操心,既然這些事情你都知道了,你想怎麽樣,就明說吧!”韓靳明白,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想要繼續瞞著葉易琛,已經不可能了。

葉易琛那麽聰明,有些事情,就算他不說,對方想查,也能夠查出來。

“從今天開始,阿傑的醫藥費,由我來支付,他之前欠下的錢,以及用你的錢,我都會還上!”葉易琛當即表態。

這些,他來找韓靳之前就已經想好了。

這些錢,對於韓靳來說或許不少,但是對於他來說,卻根本算不上什麽,即使不為了林雨默,為了曾經的友情,他也不能坐視不管。

“好,不過我付出的那一部分,是我自願幫阿傑的,你不用還。”韓靳沒有拒絕。

他不是一個迂腐的人,既然金主都主動送上門了,他也沒有理由拒絕。

而且他清楚,拒絕對於他,對於阿傑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阿傑剛剛蘇醒沒有多久,而他蘇醒之後,他的身體方麵的活躍度,要比他昏迷的時候高出許多。

所以在他醒來的初期,是治療的最佳時機,錯過了這個時機,很有可能就會永遠的失去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而這個階段所需的治療費用,也是相當昂貴的,韓靳知道,自己根本就承擔不起,如果再找不到經濟來源,阿傑的治療就必需要暫緩了。

此刻,葉易琛提出來這個要求,正好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為了阿傑,他不能拒絕,他不能那麽自私,拿阿傑的健康來換取他那莫須有的自尊心。

“好,你給我一個賬號,明天我會安排人匯錢進去!”葉易琛對於這個要求沒有異議。

韓靳拿出一張紙條,寫上一串數字,然後將紙條遞給葉易琛:“這是阿傑在醫院的賬號,他的醫藥費,直接打到這上麵就行了。”

葉易琛點了點頭,將紙條接過,看了看,珍而重之的放在錢包裏。

“我還想了解一下阿傑的病情。”葉易琛說道。

“沒問題。”韓靳很爽快的答應,然後將阿傑的病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葉易琛越聽越皺眉,他沒有想到阿傑的病情已經嚴重到這一個地步。

“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幫阿傑?”葉易琛很關心阿傑的傷勢。

“我正在研究美國的一些病例,我覺得他們的一些技術,對於阿傑應該會有所幫助,但是現在我隻是初步的了解,還需要仔細研究一下。”

“好,如果美國的治療技術對於阿傑有用,我們就將他轉到美國去治療,錢的問題,我負責!”葉易琛說道。

“等過段時間,我研究出結果之後,再和你聯絡,商量這件事情。”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他們在談論阿傑的時候,氣氛很和諧,這個時候,他們兩人看起來,像是一對好朋友。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還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葉易琛猶豫了一下,說道。

“說!”

“這件事情,我不希望林雨默知道,你能幫我保密嗎?”葉易琛知道韓靳和林雨默的關係,要韓靳幫著他隱瞞林雨默,確實有些不可能。

“放心,我不會告訴默默。”

韓靳的回答,大大的出乎葉易琛的預料。

原來,韓靳料定林雨默如果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胡思亂想,憂心忡忡,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所以他寧願林雨默不知道這件事情。

其實在知道葉易琛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韓靳就打定了主義,暫時瞞著默默,而葉易琛的要求,正中他的下懷,他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希望你說到做到!”葉易琛說完,沒有多待,直接離開了。

他和韓靳本身就有些不對盤,他之所以會來找對方,完全是為了阿傑的事情,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他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從醫院出來之後,葉易琛直接驅車回家。

很快,葉易琛回到了葉宅,可是眼前的一幕,卻出乎了他的預料,他的車子剛剛開進大門,就發現前方的路被堵住了,他連忙下車查看。

這一看,才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映入眼簾的是兩輛前方有些變形的車子,看那樣子,像是發生了車禍。

葉易琛一眼就認出,這兩輛車子,分別是屬於曹一芯和閔菁菁的。

“該死,這到底發生了什麽?”看到這一幕的葉易琛急於想要知道答案,可是平日裏待在大門口的保安,今天卻沒在。

原來,葉老爺子趕到現場,聽說閔菁菁被抓走之後,一氣之下,昏倒了。

再加上曹一芯受傷,林雨默昏迷,整個葉家,一下子陷入了忙亂之中。

幸好在這關鍵時刻,有閔齊在,他有條不紊的下達一條條命令。

他吩咐保全人員,留下一部分人保護葉宅,為了節省人力,隻需要保護葉宅的主建築就行,其餘的人,全部出動,出去搜尋閔菁菁的蹤跡。

女兒被抓走,閔齊怎能不著急,隻是著急也解決不了問題,他隻能強迫自己保持鎮定。

這也是葉易琛進門沒有看到保安的原因,因為守門的保安也被派出去找閔菁菁了。

眼看前路不通,葉易琛打消了開車的打算,直接徒步朝著前方走去。

當葉易琛走到門口的時候,看到兩個保全人員,站在門的左右。

總算是見到人了,葉易琛連忙走上前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們為什麽在這裏?”

“葉少,你總算回來了,大約在半個小時前,有神秘人闖入葉宅,強行將閔小姐帶走,葉老爺聽聞消息,氣得暈過去,另外,曹小姐受傷了,林小姐現在還在昏迷。”保全人員見到葉易琛,很高興,總算是有一個主事的人回來了,他連忙將剛剛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