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情,你們怎麽沒有通知我!”葉易琛生氣的吼道,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太過於震驚。

他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怪他們,剛剛我忙昏了頭,忘了讓他們通知你,你回來就好,老爺已經緩過勁來,他想要見你。”閔齊剛剛送醫生下來,正好看到葉易琛,連忙迎上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連忙追問,保全說得太過於含糊,對於整件事情,他還是不是很清楚,而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所以連忙追問。

“少爺,我們邊走邊說吧!”閔齊說道。

“好!”葉易琛連忙跟上閔齊的腳步。

經由閔齊的解釋,葉易琛終於知道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葉易琛越聽,眉頭皺得越緊,這件事情顯然是有預謀的,可是那個外國人是誰,為什麽要抓走閔菁菁。

從閔齊的描述中,葉易琛意識到,那個外國人,不簡單。

葉宅的保全人員,雖然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也稱得上身強力壯,一般人,想要從他們的包圍中突圍,幾乎不可能,更不用說再帶著一個人了。

可是對方卻能夠輕輕鬆鬆的闖入葉宅,事後又帶著閔菁菁,輕鬆的離開,這充分的證明了,他和那些保全,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他比那些保全厲害,而且高明了一大截,這倒是有些棘手。

葉老爺子的臥室中,葉老爺子斜躺在床上,臉色有些蒼白。

“爸,你感覺怎麽樣,好點了嗎?”葉易琛見狀,連忙湊上去。

雖然平日裏,他總是和葉老爺子作對,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很重視對方的,隻是他不願意掛在嘴邊罷了。

“沒事,死不了,閔齊,有菁菁的消息了嗎?”葉老爺子將注意力放在了閔齊的身上。

“回老爺,到目前,還沒有菁菁的消息,也沒有發現那個外國人的行蹤。”閔齊說這番話的時候,滿臉的愁容,他很擔心菁菁,害怕菁菁受到傷害。

他就隻剩下菁菁這一個親人了,他承受不起失去對方的後果。

“臭小子,你立刻去請最好的征信社,務必要用最快的時間,查出菁菁的行蹤,以及那個外國人的來頭,我們葉家的人,絕對不能被白白的欺負,另外你親自走一趟,跑跑白道上的關係,讓他們注意本市的出入境記錄,千萬不能讓那個外國人將菁菁帶走,多花點錢,也沒關係,隻要菁菁平安無事就好!”

“好,我立刻去辦!”葉易琛點頭應允。

閔齊聞言,忍不住眼泛淚花,說道:“謝謝老爺,謝謝少爺,你們的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敢忘!”

“閔齊,你說什麽呢,菁菁是你的女兒,也是我的女兒,她現在出了事,救她,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葉老爺子說道。

“閔伯,爸說得對,菁菁是我們的親人,救她是應該的。”葉易琛附和道。

“臭小子,別再這裏唧唧歪歪的,趕快去幹正事!”葉老爺子催促道,救人如救火,耽擱了可就慘了。

恩,我這就去!”葉易琛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葉老爺子將視線從葉易琛的身上收回來,看了看閔齊,說道:“不要擔心,那個臭小子有些本事,一定能夠將菁菁平安的帶回來!”

“恩,謝謝老爺!”閔齊說道。

如果不是他害怕他這把老胳膊老腿跟著葉易琛會給對方添麻煩,他一定會請求葉易琛將他帶上的。

“說你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老爺,叫我的名字就好,你怎麽總是不聽呢?”

“習慣了,想要改口都難。”閔齊說道,叫了這麽多年,怎是說改就能改的。

葉易琛從葉老爺子的房間之中出來之後,立刻開始打電話,做出了一係列的部署。

然後他來到了二樓。

他率先推開了林雨默的房間,此刻,林雨默正安靜的躺在床上,好像睡著了,實際上是因為情緒波動太大,陷入了昏迷。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眼神,很複雜,有愛憐,有遲疑,也有憤怒,真的很豐富。

葉易琛在林雨默的床頭站了足足五分鍾,最終,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本來打算回家之後,找林雨默好好的問個清楚,可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個想法,勢必要推後了。

從林雨默的房間出來之後,葉易琛又去了曹一芯那裏,聽閔齊說,曹一芯傷得不輕,他要去看看。

曹一芯的房間中,除了她本人之外,還有一個看護。

此刻,曹一芯也正陷入昏迷之中。

葉易琛將視線落到了看護的身上:“病人的情況怎麽樣?”

“病人撞傷了頭部,出現了大量出血的情況,內腹也受到了一些震蕩,需要好好的休息。”看護如實回答。

“你好好照顧她,如果有什麽情況,立刻通知醫生,以及這裏的管家,明白了嗎?”葉易琛交代道。

“我明白了。”看護點了點頭。

雖然她對於葉易琛的話,很不以為然,她做這一行的時間可不短,這些基本的東西,她早就爛熟於心,一點也不需要別人提醒,但是表麵上她卻沒有表露出自己的想法,畢竟眼前這個人,可是她的金主,得罪了不好。

葉易琛可不會去在意看護心中的想法,他吩咐完之後,也沒有多待,直接離開了。

從曹一芯的房間出來之後,葉易琛直接離開了葉宅。

就在葉易琛調動人馬和關係,大力尋找閔菁菁的下落之時,陷入昏迷的閔菁菁已經被秘密的運上一架私人飛機,離開了這座城市。

飛機在天空中飛行,駛向另外一個國家。

這也注定葉易琛的搜尋,不會有結果。

當閔菁菁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華麗的大床上,房間中的布置,是簡單的黑白色調,顯得有些冷硬,一看就知道,這是一間男人的臥室。

而此刻,一個高大的男人,正坐在閔菁菁的身邊,注視著閔菁菁。

閔菁菁看著男子,眼睛眯了一下,隨即恢複正常。

“這裏是什麽地方?”閔菁菁問道。

“你應該知道

這裏是哪裏?”奧頓說道。

“該死的,你將我帶回德國了,你到底想要幹什麽?”閔菁菁怒了。

“你知道我想要幹什麽?”奧頓還是那一副口氣,好像所有的事情閔菁菁都應該知道,而閔菁菁隻是在明知故問罷了。

“混蛋,你以為我是你肚子裏麵的蛔蟲啊,你憑什麽說我知道,我就是不知道,你能夠將我怎麽樣?”閔菁菁的脾氣本來就火爆,而且每次一碰上奧頓就好像火星撞地球,一發不可收拾。

“你現在不知道,以後就會知道的!”

“我現在就想要知道!”被人綁架到這裏來,她已經很生氣了,奧頓居然還敢不回答她的問題,她心中的小宇宙徹底的爆發了。

“真當老娘是吃素的啊,老娘不發威,你真當我是病貓啊!”閔菁菁心中想著。

“為什麽要離開?”奧頓不答反問。

“是我先問的,先回答我的問題!”閔菁菁和奧頓杠上了。

奧頓冷著一張臉,死死的盯著閔菁菁,擺出一副打定主意不會回答的架勢,看樣子,是和閔菁菁杠上了。

閔菁菁見狀,也死死的瞪著對方,暗想:“比眼睛大啊,誰怕誰,姑奶奶就不信贏不了你!”

“你累了,先休息,等會我讓人將晚餐送到房中來。”奧頓站起身,朝著屋外走去。

“你給我站住,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你不能走!”閔菁菁大喊道。

可是奧頓卻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樣,腳步連頓都沒有頓一下。

奧頓了解閔菁菁的脾氣,他明白在閔菁菁生氣的時候和她討論問題,是得不到什麽結果的。

所以他選擇暫時離開,等閔菁菁冷靜下來,他再來。

閔菁菁見奧頓根本不理會她,順手抓起身旁的抱枕朝著奧頓砸過去。

奧頓的背後好像長了眼睛,在抱枕即將砸中他的時候,他迅速的轉身,一隻手,牢牢的接住了抱枕。

奧頓拎著抱枕,一步步朝著閔菁菁走去,神色有些不善。

隨著奧頓的靠近,閔菁菁感覺到有些胸悶,一股強大的氣場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你要幹什麽?”閔菁菁有些發虛,她知道自己不是奧頓的對手,如果對方真要動她,她阻止不了。

出乎閔菁菁意料的是,奧頓隻是輕輕的將抱枕放回原位,並沒有發怒,甚至連一句重話都沒有說。

這樣的奧頓,讓閔菁菁心裏沒底,越是不出聲的狗,越會咬人,此刻的奧頓在閔菁菁的眼中,就是一條不咬人的狗。

奧頓雖然什麽都沒做,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還是讓閔菁菁感覺到不舒服。

突然,奧頓身上的氣場消失了,閔菁菁感覺渾身一鬆。

“好好休息,我不希望在我的訂婚典禮上,新娘頂著黑眼圈。”奧頓說道。

“你的訂婚典禮關我什麽事?”閔菁菁隨口回了一句,下一刻,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你說什麽,你到底要幹什麽?”

“你知道!”奧頓還是那副惜字如金的樣子,不願多說一個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