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我知道個屁,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和你訂婚的,絕不!”閔菁菁很生氣,她感覺到自己的權利受到了侵犯。

從奧頓的態度可以看出,他隻是告知她這個事實,卻沒有打算和她商量。

閔菁菁不能容忍自己的婚姻大事,被別人操控。

奧頓沒有理會閔菁菁,再次轉身離開。

不管閔菁菁的決定是什麽,訂婚典禮都會如期舉行,而奧頓相信,閔菁菁會出現在典禮上。

奧頓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身,盯著閔菁菁,一字一頓的說道:“不要試圖逃跑,我不會讓你再次從我的身邊溜走!”

奧頓說完,打開房門,離開了這裏,臨走的時候,不忘幫閔菁菁關上了房門。

趁著剛剛開門的時候,閔菁菁注意到門外有人把守,她知道,自己被軟禁了。

“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我能夠成功逃出去一次,就能夠成功逃出去兩次!”閔菁菁惡狠狠的說道。

這次,她跟奧頓卯上了,她不會屈服的。

與此同時,一張紅色的喜帖在同一時間,出現在葉宅的郵箱中。

自從閔菁菁失蹤之後,葉宅的氣氛就很沉重。

葉老爺子很生氣,心情也不好,本就不愛說話的他,變得更加沉默寡言。

就連平日裏常常將笑容掛在臉上的閔齊,也是愁容滿麵。

林雨默從昏迷中醒來之後,整日將自己關在屋子裏麵,很少走出房門。

林雨默眼睜睜的看著閔菁菁被人帶走,卻無力阻止,她恨自己的無能,她感到愧疚,她覺得對不起閔菁菁。

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閔菁菁站在她的身邊,給予她安慰和鼓勵,可是當閔菁菁需要幫助的時候,她卻無能為力。

曹一芯這段時間都臥病在床,由看護照顧,葉易琛也時常去看她。

這一次,曹一芯沒有粘著葉易琛,讓他天天陪著自己,在一些大事方麵,曹一芯還是很有分寸的。

今日的葉宅,如同昨日一般,很安靜,這種安靜中透著一股死寂。

閔菁菁失蹤的時間越久,大家心中的擔憂就更重。

但是當那張紅色的請帖,被閔齊拿在手中之後,很快,整個葉宅都鬧騰起來,那張紅色的請帖,就好像一枚紅色的炸彈,投到了葉宅,驚起千層浪花。

葉老爺子死死的盯著手中的請帖,活像是要將它吞進肚子裏:“立刻打電話讓那個臭小子,讓他馬上趕回來!”

“是,老爺!”閔齊說完,匆匆離開。

二十分鍾後,葉易琛回到葉宅。

書房中,葉易琛站在書桌前,他的手上拿著那張請帖,臉色很難看。

“這件事情你怎麽看?”葉老爺子將目光投向葉易琛。

“訂婚典禮舉行的地點是在德國,我們對那裏不熟悉,這對我們很不利,最重要的是,由這張喜帖可以看出,菁菁多半已經被偷偷的帶出國了。”葉易琛說道。

“你打算怎麽處理?”

“從小我就將菁菁當

成是自己的妹妹,我們葉家的人,不是那麽好欺負的!”葉易琛沉聲說道。

對於這個訂婚典禮,不管閔菁菁是不是心甘情願的,葉易琛都不會讓其成功的舉行。

因為那個男人闖入葉宅強行帶走閔菁菁的行為,已經觸及到了葉易琛的底線,這件事情,他不會善擺甘休,這個場子,他必須要找回來。

“好,有誌氣,這番話,我愛聽!”葉老爺子讚揚道。

如果葉易琛敢說出其他的看法,葉老爺子的拐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招呼過去。

“帶走菁菁的人,應該就是這個喜帖上所寫的奧頓,我想先調查一下他的身份,知道得越多,對我們越有利,還有,距離訂婚典禮舉行的時間,沒有多久了,我必須盡快動身,趕往德國,做好相應的部署。”

這個奧頓很狡猾,知道他們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沒有留給他們多少反應的時間,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拖久了,或許會出現變故。

可惜他還是小瞧了葉易琛的能力,這時間雖然短,但是葉易琛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在訂婚典禮舉行之前,部署好一切。

“我陪你一起去,我這麽大把年紀了,還沒試過搶親呢,這回我也要試一試搶親!”葉老爺子相信葉易琛的能力,但是他擔心閔菁菁,想要親自走一趟。

“爸,你不能去,我們這次是深入敵人的後方,隨時都有可能遭遇突然情況,很危險,你絕對不能去!”葉易琛一聽葉老爺子要去,頓時急了。

如果父親真的去了,葉易琛不知道到時候他是應該要以救閔菁菁為先,還是以保護自己的父親為先。

但是葉易琛也不敢明說擔心葉老爺子拖他的後腿,越是老人,越忌諱別人說他老,而且葉老爺子,還是一個很驕傲的人,葉易琛可不敢招惹對方。

閔齊聽到葉老爺子的話,也急了:“老爺,這件事情還是交給少爺去辦吧,我們在家裏等消息就好了。”

如果葉老爺子因為這件事情出了什麽意外,閔齊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

“怎麽,你們都認為我老了,辦不了事情了嗎?”葉老爺子怒瞪著兩人,很不高興。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認為,對方既然敢給我們發請帖,肯定會做好充足的準備,為了阻止我們去救人,他們甚至可能將矛頭指向葉氏,我去德國之後,葉氏還需要父親幫忙照看,我不讓你去,是覺得守護葉氏這樣的重責,由你來擔當,最合適了。”葉易琛連忙解釋。

老爺子這幾天的身體很不好,他不敢惹對方生氣,上一次閔菁菁出事的時候,就差一點沒有救回老爺子,葉易琛不敢冒險,這可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這個?”葉老爺子有些遲疑,葉易琛說的,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葉氏可是他的心頭肉,不容有失。

“父親,你如果不答應我,我怎能安心去德國!”

“好吧,我留下,不過你這個臭小子必須答應我,一定要將菁菁安全的帶回來,如果菁菁出了什麽事情,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你放心,我這人

最擅長搶親了。”葉易琛笑道。

“你這個小子,都這個時候了,還敢和我貧,快點去準備!”

“恩,我這就去!”葉易琛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葉老爺子看著葉易琛離開的身影,略顯傷感的說道:“這小子,都已經成長到能夠獨當一麵的地步了,看來我真的老了。”

“老爺,你不老,在我的眼中,你始終是當年那個叱吒商場的老爺!”閔齊說道。

“嗬嗬,我的情況我清楚,歲月催人老,不服都不行啊!”

葉易琛從葉老爺子的書房離開之後,立刻轉身進入自己的書房,開始擺弄電腦,進入到一個特殊的網頁,下達一條條的命令。

隨著葉易琛的命令的下達,一些身處在美國的人,開始動身前往德國,另外一些負責情報的人員,也對奧頓展開了調查。

奧頓和葉易琛的較量,於此,正式的展開,誰勝誰負,還是一個未知數。

葉易琛用了兩天的時間做準備的工作,將公司暫時交給韓義昌負責。

另外,他調取了一些和葉氏有過合作關係的德國公司,到了德國,這些關係,或許能夠用得上。

而葉易琛要去德國救人的消息,很快在葉宅傳開了,林雨默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當林雨默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跟著一起去,閔菁菁被抓走的時候,她沒能幫上什麽忙,這次去救閔菁菁,她希望能夠出一份力。

當林雨默去書房找葉易琛的時候,遇到了曹一芯。

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多言,林雨默抬手,敲了敲門。

“進來!”

林雨默得到了應允之後,連忙打開門,走了進去,曹一芯緊隨在她的身後,也走入了房間。

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又看了看曹一芯,皺了皺眉。

他現在很忙,根本沒有那個閑功夫去哄女人。

“有事就說,沒事就出去,我現在很忙!”葉易琛的語氣很不耐煩,一副不想搭理兩人的樣子。

對於林雨默,葉易琛很矛盾,他還沒有想好,要用什麽樣的態度對待對方。

“阿琛,我要和你去德國。”林雨默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決定。

“你要去德國,你確定你現在腦袋是清醒的,沒發燒嗎?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葉易琛本來以為,林雨默是來撒嬌,抱怨他這些時間都沒有去看她。

葉易琛萬萬沒有想到,林雨默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麽,我要去德國,我要去救閔菁菁!”林雨默的態度很堅決。

“我看你一點也不清醒,腦袋被門給夾了,你當我去德國是幹什麽的,是去旅遊的嗎?”葉易琛一副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林雨默。

他不知道,林雨默想要去德國,一方麵是為了救閔菁菁,另外一方麵則是為了他,林雨默知道此次德國之行,有危險,林雨默擔心葉易琛會遇到危險,她希望在那樣的時刻,她能夠陪在葉易琛的身邊,保護對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