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知道這件事情瞞不了艾熏,所以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艾熏。

“林雨默,你瘋了,這種事情是你能夠攙和的嗎?”艾熏聽完,生氣的大吼道。

人人都知道趨吉避凶,林雨默倒好,明知道有危險,卻偏偏要往上湊,真是沒救了。

“小熏,我知道你最好了。”

“少來,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你死了這條心吧!”艾熏不會將林雨默置於危險中,即使林雨默會因此而恨她,她也不能這樣做。

“你如果不幫我,我隻好用我的方式去了,到時候我可能找不到葉易琛,一個人在德國,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危險呢,不過小熏你放心,不管我發生什麽危險,都和你沒有關係,我絕對不會怪你的!”林雨默嘴上說得大義凜然,其實她是在逼艾熏,她知道艾熏不會置她的安危於不顧。

林雨默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朋友,可是現在,她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她隻能暫時對不起朋友。

“林雨默,你真的要這樣嗎?”艾熏聞言很生氣。

“小熏,你知道,我會這樣做的。”林雨默說道。

艾熏聞言氣結,她知道林雨默說的是實話,如果她不幫林雨默,那個死腦經的女人,真有可能這樣做。

“你到底想要我怎麽幫你!”艾熏終於妥協了。

讓林雨默一個人去德國,讓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橫衝直撞,還不如讓她跟著葉易琛,至少葉易琛能夠充當護花使者的角色,當然,艾熏可不認為對方會是一個合格的護花使者,不過有總比沒有強。

“韓義昌一定知道葉易琛什麽時候走,我需要和他同班次的飛機票,另外我的護照,也需要他幫忙。”在打電話之前,林雨默就想好了。

“你找韓義昌幫忙,直接打他電話就好,何必找我!”艾熏沒好氣的說道,這家夥,將她當做傳聲機了。

“小熏,你認為韓義昌會為了我而背叛葉易琛嗎?我可沒有那麽大的本事,可是你不同,你是他心愛的人,你說的話,他肯定會聽!”林雨默不忘拍馬屁。

艾熏聞言,心裏暈陶陶的,很舒服:“就你嘴甜,好了這件事情我會看著辦,有消息了就通知你!”

“恩,我等著你的好消息,晚安,小熏!”

“晚安!”

兩人互道晚安之後,掛斷了電話。

因為這通電話,韓義昌今夜注定無眠了,他被艾熏拎著,去處理林雨默交代的事情,在韓義昌的眼中,今晚可一點也不安寧,這晚安,真是名不副實。

第二天上午,葉易琛和曹一芯一起離開,臨走的時候,他沒有去看林雨默。

葉易琛擔心,林雨默見到他,會舊事重提,所以他選擇避開對方。

葉易琛不知道,他前腳一走,林雨默就悄悄的跟上了。

在前往德國的飛機上,葉易琛和曹一芯坐在一起,葉易琛正在看資料,曹一芯很乖巧的坐在他的身邊,沒有打擾他。

而葉易琛遇到一些生僻的德語,不懂的時候,也會詢

問曹一芯。

兩人的樣子,看起來很親密無間,羨煞旁人。

在距離兩人有段距離的一個小角落裏,一個頭戴紗巾,隻露出一雙眼睛的女子,默默的注視著葉易琛。

此人,正是林雨默。

她打的主意,是悄悄的跟在葉易琛的身邊,在葉易琛需要幫助的時候,她在暗處默默的幫助對方。

這樣,她既不會暴露自己的行蹤,讓葉易琛生氣,又能夠達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這是她目前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可是她忽略了葉易琛的敏銳感知和洞察力,她的注視,早就已經引起了葉易琛的懷疑。

葉易琛曾經幾次無意的看了看林雨默所在的方向,而林雨默頭上的紗布,更增添了可疑性。

葉易琛將林雨默錯認成奧頓的手下。

奧頓既然發了請帖,肯定會密切的關注他們的動作,他們此次的德國之行,肯定瞞不了對方。

奧頓派人跟蹤他們,了解情況,也是葉易琛預料之中的事情。

在發現目標之後,葉易琛沒有輕舉妄動,他不想打草驚蛇,他打算待會製造機會,看一看對方的臉。

但是他不打算揭穿對方的身份,揭穿了此人,奧頓肯定還會派其他人過來,與其擔憂奧頓派什麽人過來,不如在自己的身邊留一個早已掌握的眼線。

在飛機行駛了一半多的路程,飛機上的眾人,都出現了疲倦的現象的時候,林雨默也開始打瞌睡了。

昨晚,她一直擔心事情的進展,根本就沒有好好的睡覺,現在終於坐上了這趟飛機,林雨默緊張的心,也稍稍的放下來,這下子,瞌睡蟲終於找上她了。

這時,葉易琛站起身來,他等到了行動的最佳時機。

葉易琛朝著林雨默走去,昏昏欲睡的林雨默根本沒注意到,獵人正悄然的接近她這一隻獵物。

而林雨默所在的方向,正是衛生間所在的方向,所以葉易琛的舉動,並不顯得突兀。

曹一芯此刻早已睡著,根本不知道葉易琛離開了座位。

葉易琛走到林雨默身邊的時候,突然腳步不穩,他的手正好掃到擺在林雨默麵前的果汁上麵,杯子一下子從桌子上滾落到林雨默的懷中,將林雨默的衣服弄濕了。

經此變故,林雨默總算是清醒過來,當她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葉易琛,她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她想著:“天啊,阿琛怎麽會到這裏來,難道他發現我的行蹤了嗎?天啊,我要怎麽辦?”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眼睛,也愣住了。

剛剛距離有點遠,他還沒有察覺,現在近距離的看著林雨默,葉易琛發覺這雙眼睛太熟悉了,好像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記憶深處。

可是一時半會,他又想不起這雙眼睛到底屬於誰。

最終,葉易琛比林雨默先回過神來,林雨默的震驚,看在他的眼中,就是被人識**份後的心虛,這更加堅定了他心中的猜測。

“小姐,對不起,我弄濕了你的衣服,我幫你擦擦吧!”葉易琛摸出

一條手巾,靠近林雨默,看樣子,是想要幫她擦拭被弄髒的衣服。

林雨默不敢開口,她一開口,葉易琛很有可能會認出她,她不能冒這樣的險。

林雨默連忙搖頭,並且努力的擺手,身子朝著裏麵縮了縮,似乎很害怕葉易琛的碰觸。

葉易琛卻好像根本沒有看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似的,依舊慢慢的朝著她靠近。

近了,更近了,明明是很短暫的時刻,林雨默卻覺得無比的漫長,在這個過程中,她忘了心跳,忘了呼吸,眼中隻有那雙不斷朝著她靠近的手,她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感覺到危險的林雨默本能的猛地推開了葉易琛,然後拚命的搖頭,拚命的揮手,眼中帶著哀求。

“先生,這位小姐似乎不希望你幫忙!”隔壁位置的人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言說道。

“小姐,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傷害你,我隻是想要幫你擦一擦水跡而已。”葉易琛笑著說道,他的俊臉加上笑容,足以顛倒眾生。

林雨默也差一點沉淪其中,幸好兩人相處的時間不短,她已經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才勉強守住了心防,沒有立刻沉淪其中。

林雨默動作粗魯的搶過葉易琛手中的手帕,然後在自己身上胡亂擦拭了一下,她希望能夠借此,打發葉易琛。

和葉易琛處的這麽近,簡直就是在考驗她的心髒強大能力。

葉易琛見狀,笑得更加的燦爛:“小姐,你的絲巾上也有果汁,取下來擦擦吧!”

葉易琛的魔掌,伸向了林雨默臉上的絲巾。

林雨默嚇得肝膽俱裂,想要阻止,可是一切都晚了,葉易琛的手已經碰到了紗巾,下一刻,紗巾從她的臉上滑落,落在了葉易琛的手中,她的廬山真麵目出現在葉易琛的麵前。

“是你!”葉易琛瞪著林雨默,他萬萬沒有想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居然是她。

“阿琛,我不是故意的!”林雨默緊張的看著葉易琛,希望能夠得到對方的原諒。

不過顯然,林雨默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因為葉易琛臉上的表情,已經由驚愕朝著憤怒轉變。

“該死,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葉易琛這樣有涵養的人,都忍不住爆粗口,可見他有多麽生氣。

“阿琛,我必須去德國!”林雨默低著頭,小聲的說道,那聲音小得幾乎連她自己都聽不到。

“所以你就瞞著我,偷偷的跟來,林雨默,你出息了啊,居然敢違抗我的命令!”葉易琛說著說著聲音不由的大起來,吵醒了周圍的乘客,眾人都將視線投到他們的身上。

眾人的目光有生氣,有不解,更多的則是看熱鬧,許多人都很好奇,這兩人到底在演哪一出。

“阿琛,對不起。”林雨默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除了道歉還能做什麽,但是她也知道,現在道歉,已經沒有多少用了。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你如果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就不會偷偷的跟著來!”果然,葉易琛根本就沒打算接受林雨默的道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