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琛,求求你不要這樣!”周圍人的目光,讓林雨默感覺別扭,她不習慣備受矚目的感覺,她伸出手,拉著葉易琛的衣袖,撒嬌似的搖晃了幾下,試圖緩解對方的怒氣。

這時,曹一芯朝著這邊走來。

原來,兩人鬧出的動靜太大,將不遠處的曹一芯給吵醒了。

曹一芯看到林雨默的時候,也很吃驚,依照她對林雨默的了解,這個女人膽小怕事,應該不敢違抗葉易琛的命令,可是這一次事情的發展,出乎了她的意料。

曹一芯想著:“真是一個陰魂不散的家夥,阿琛走到哪裏都想跟著,看來,你的膽小和懦弱,很有可能是裝出來的。”

曹一芯暗自將林雨默的危險係數提高了不少,如果林雨默之前的那些行為,都是裝的,那麽這個女人就太有心機,太會演戲了,這樣的敵人,是最可怕的,看來林雨默很有可能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此刻才總算是露出真麵目了。

曹一芯走過來,挽住葉易琛的另外一隻手臂,一副親密的樣子,她一臉不解的看著林雨默:“你怎麽會在這裏,難道你跟蹤我們?”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林雨默連忙搖頭。

雖然曹一芯說的是事實,她確實跟蹤了葉易琛,可是她做這一切,全都是出於好意,絕對沒有私心。

“誰幫你的?”葉易琛厲聲喝問。

剛看到林雨默的時候,葉易琛隻顧著生氣,沒有想到這麽多,現在稍微冷靜下來,他終於意識到這件事不對勁。

他確定自從閔菁菁被劫走之後,林雨默就沒有走出葉宅,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怎麽會出現在飛機上,即使機票可以在網上預訂,但是護照卻不行,想到這裏,葉易琛可以斷定,這件事情的背後,一定有人在幫林雨默。

而這個人,還知道他的行蹤,要不然,不會這麽巧幫林雨默弄到同一班次的飛機,這說明,他的身邊出現了內奸,這個事實,讓葉易琛更加的憤怒。

“不,沒有人幫我!”林雨默連忙搖頭否認,她不想因此影響韓義昌和葉易琛之間的友情。

“是韓義昌對不對,該死的,那個小子居然敢背著我做這些事情!”葉易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韓義昌,因為他的這些事情都是韓義昌經手的。

“不,不是韓助理。”林雨默連忙否認,她忍不住心驚,葉易琛的敏銳洞察力,出乎了她的預料。

“除了阿昌,就隻有薛秘書知道這件事情,她沒有膽子幫你!”葉易琛對於自己身邊的人的秉性,還是很了解的。

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話,腦袋低得更低了,她知道這件事情瞞不住了,即使她矢口否認,葉易琛認定的事情,就會變成事實。

“阿琛,求求你不要怪韓助理,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是我托艾熏幫忙的,韓助理也是因為艾熏,才幫我的。”林雨默解釋道,雖然現在解釋,似乎太晚了,不過說了總算是她努力過了,這樣她的心會好受一些。

“又是一個見色

忘友的家夥,看我回去怎麽收拾他,還有你,你現在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敢幫別人求情。”葉易琛說道。

原來葉易琛不高興林雨默幫韓義昌求情,是因為這讓他感覺林雨默很在意韓義昌。

雖然知道兩人之間沒什麽,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不高興。

“阿琛,現在怎麽辦,這一次的任務本來就麻煩,如果再帶上她,很有可能會壞事的。”曹一芯間接的提醒葉易琛,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解決這件事情。

當然,曹一芯還是不放棄將林雨默趕走的打算,為了這一次計劃的順利實施,她必須鏟除掉這個最大的障礙。

“你,下飛機之後,馬上買最近的一班飛機回去!”葉易琛命令道。

曹一芯說的話,正是他擔憂的,這一次的事情不容有失,帶上一個曹一芯,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他不能再帶上林雨默,那不就真的成了來旅遊了嗎?

而且這幾天,他陸陸續續的收到了一些關於奧頓的消息,了解得越多,他的心裏越沒底,此次的任務,似乎比他想象的要複雜。

帶上林雨默,他不能保證在救閔菁菁的時候,還能保證她的安全,而葉易琛,不希望看到她因此受到傷害。

“不,阿琛,我不要回去,我要跟著你的身邊!”好不容易跟來,林雨默說什麽也不能就這樣回去。

“林雨默,不要挑戰我的忍耐力!”葉易琛的眼神很恐怖,好像要吃人似的。

林雨默被這樣的眼神盯著,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她強忍著,沒有說出妥協的話。

一百裏路,她已經走了九十裏,她不想在這個時候放棄。

林雨默的沉默激怒了葉易琛,他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林雨默的肩膀,搖晃她的身體:“林雨默,你的腦袋到底在想些什麽東西,你腦子裏麵裝的,全都是漿糊嗎?”

葉易琛真的搞不懂林雨默為什麽非要跟著他,如果是什麽好事,他還想得通,可是這是有危險的事情,對方卻上趕著去,真讓人難以理解。

與此同時,周圍的人看著他們的眼光更加的怪異,一些人還小聲的嘀咕道。

某女小聲的對身邊的男伴說道:“瞧瞧,長得挺帥的,可惜是一個花心大蘿卜,我可警告你,你如果敢劈腿,我閹了你!”

男子聽著女人的話,嚇得一個哆嗦,幽怨的看著葉易琛,想著:“這哥們真不厚道,劈腿就算了,何必鬧得滿城皆知,最不應該的是讓我遭受池魚之殃,哎,你說我容易嗎?這年頭,做男人難,做好男人更難,做一個疼愛女人的好男人,更是難如登天啊!”

當然,葉易琛可沒有功夫去注意此人那幽怨的眼神。

這裏的**,引起了空姐的注意,隨著眾人的議論聲越來越大,一名空姐終於看不過去,朝著這邊走來。

“這位先生,兩位小姐,請問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空姐的臉上帶著真誠而甜美的笑容,似乎她真的很樂意幫助眼前的

三人,其實她的內心深處卻在嘀咕:“真沒功德心,要吵架也不能在飛機上啊,平白給我增加工作量,沒素質。”

“不用,謝謝!”葉易琛看都沒看空姐一眼,他現在應付眼前的兩個女人都已經很頭疼了,沒空搭理其他女人。

“那麽可以請幾位回到自己的位置嗎,你們影響到了其他人休息,請你們配合一下,好嗎?”空姐說道。

“我等會就過去!”葉易琛回道,不過他的腳卻動都沒有動一下,顯然是不打算離開。

“林雨默,你給我聽好,不管你同不同意,你都必須回去,待會我親自送你登機!”葉易琛很執著,非要將林雨默送走不可。

“不….!”林雨默還想反駁,可是她的話語被空姐打斷了。

眼前的三人,多次的無視空姐,讓她很生氣,她又不是空氣,又不是透明人,憑什麽,這麽沒有存在感!

“先生,小姐,請你們保持安靜,可以嗎,你們乘坐的是長途客機,經曆了這麽長時間的旅程,乘客們都很疲憊,你們不休息,他們卻需要休息,請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空姐臉上的笑容,刹那間失去了溫度。

“阿琛,等下飛機了再說吧!”曹一芯搖了搖葉易琛的手臂,勸說道。

當然,她可不是為了幫林雨默,一來,她不想站在這裏,被人當成大熊貓,免費參觀,二來,她想要爭取一點時間,多在葉易琛的耳邊煽風點火,趁此機會,將葉易琛對林雨默的好感,消磨殆盡。

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又看了看站在旁邊一副不打算離開的空姐,最後放開了林雨默:“下飛機之後,乖乖跟著我,不要試圖逃跑!”

葉易琛不忘警告林雨默,他害怕逼急了林雨默,對方會私自行動,那樣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恩!”林雨默認真的點了點頭,心中暗喜,總算是獲得了喘一口氣的機會。

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用眼神做出無聲的警告之後,帶著曹一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空姐目送著葉易琛離開,然後將目光轉向林雨默:“看男人不要光看外表,長得帥,又不能當飯吃,日子是要踏踏實實的過的。”

空姐說完之後,轉身離開。

空姐走後,林雨默重新做回座位上,低著腦袋,苦思冥想接下來的對策。

曹一芯回到座位上,想要繼續煽風點火,可是葉易琛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圖,在她開口之前,率先開口:“我累了,有什麽話,待會再說,我要先睡一會。”

葉易琛說完,閉上了眼睛,很快,他的呼吸也慢下來,看樣子,好像真的睡著了。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睡,他隻是想要好好的安靜一下,好好的想一想,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麽處理?

漫長的旅程終於結束,飛機平安的降落在德國漢堡的飛機場。

三人一起朝著機場外走去,當他們走到一個僻靜點的地方,葉易琛突然轉頭看著林雨默:“你真的鐵了心要留下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