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聞言,沒有絲毫的猶豫,點了點頭。

在來這裏之前,林雨默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所以她才能如此肯定的回複葉易琛,因為這一幕,她早已想到,她也早就理清楚,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我可以讓我跟著我,不過我有條件,你必須答應,如果你不答應,我會立刻送你回去,還會以最嚴厲的方式懲罰你!”葉易琛說道。

在飛機上,葉易琛想了很多,林雨默既然有膽子偷偷的跟來,這樣的情況,有了第一次,就很有可能有第二次。

即使他將林雨默送上了回國的飛機,也難保對方不會再乘坐飛機過來,到時候他將失去林雨默的行蹤,事情將變得更加的糟糕。

與其這樣,還不如將林雨默帶在身邊,這樣他還能夠照顧對方。

做出這樣的妥協,葉易琛很懊惱,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別人對他妥協,這是他第一次,對別人妥協,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情婦,這真的很諷刺,可是最終,他還是好像中邪似的,做出了這樣荒唐的決定。

林雨默和曹一芯都沒有想到,葉易琛說出的話居然是這樣的。

“阿琛,你說的是真的嗎?”林雨默一臉的驚喜,幸福來得太突然,她被砸暈了。

曹一芯則是一臉的焦急:“阿琛,你怎麽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這對於我們的行動,很不利,況且….!”

“不用說了,我這樣做,有我自己的考量!”葉易琛伸出一隻手,做出噤聲的動作,阻止曹一芯,繼續說下去。

“阿琛!”曹一芯很不甘心,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太過分了。

“夠了,不要說了!”葉易琛的語氣加重了,話語中透著不耐煩,顯然,他的要求,他不想重複第二遍。

曹一芯見狀,隻好閉嘴。

再說下去,惹葉易琛生氣,倒黴的可是她,最終讓林雨默那個狐狸精漁翁得利,她可不傻,這樣的事情,她絕對不會做。

“不要高興得太早,你先說,答不答應吧!”葉易琛盯著林雨默,等待對方開口。

這是他能夠做出的最大讓步,如果林雨默還不知道識相,他也隻好,采取極端手段。

“阿琛,你的要求是什麽?”林雨默沒有急著答應,顯得很謹慎。

“在行動的時候,一切行動聽指揮,對於我的指揮,不能有任何意見,必須嚴格執行,如果你違抗命令,我會派人,第一時間將你送回去!”

林雨默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好,我答應。”

林雨默了解,這是她唯一的選擇,為了能夠留在葉易琛的身邊,關注他的安危,這是她必須做出的選擇。

“希望你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走吧,我們先去酒店安頓好。”葉易琛拖著行李箱,走在了最前麵。

曹一芯和林雨默見狀,連忙跟上。

隻不過,林雨默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可是曹一芯臉上的笑容卻很刻意,她看著林雨默的眼神,也很不友善。

這樣的目

光落在林雨默的身上,她忍不住渾身哆嗦了一下,剛剛她感覺到渾身一冷,就好像是大冬天,吃了一根冰棍,透心涼。

到了酒店之後,三人各自回房休息,剛剛經曆長途飛行,大家都累了。

葉易琛進入房間,簡單的洗了個澡,就急急忙忙的打開電腦,進入到一個特殊的網站,然後點開一個窗口,頓時一個男子出現在屏幕上。

男子頂著一個大光頭,五官生的有點凶惡,讓人一見到,就忍不住心中發虛,他這個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麽善男信女。

葉易琛看著此人,一點也不慌亂。

“事情辦得怎麽樣了?”葉易琛問道。

“我們的兄弟,能夠動用的,已經全都趕到這裏,目前正分散在此地,暗中展開行動,情報組收集的最新資料,我已經發到你的郵箱,你待會記得看看,這個奧頓不是簡單的角色,是一個黑社會的大佬,這裏,就是他的老巢所在地,當年,他就是從這裏開始,打拚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下,在這裏,他的根基很牢靠,我們想在這裏動他,很困難,另外,我們已經查到訂婚典禮舉行的地點,那個地方是奧頓名下的產業,平日裏不對外開放,守衛森嚴,我們已經展開了遠距離觀察,目前會場正在布置中,我派了兄弟扮作裝潢人員,混入其中,收集了婚禮現場內部的重要情報,這一份資料我已經發到你的郵箱。”光頭男子,認認真真的匯報了行動的發展情況。

“恩,很好,繼續努力,有沒有查到閔菁菁的行蹤?”葉易琛問道,這才是他的最終目的,他希望能夠在訂婚典禮舉行之前,找到菁菁,然後將菁菁救出來,給奧頓一個沒有女主角的訂婚典禮。

“暫時還沒有突破性的進展!”光頭男子如實回答。

“繼續查,盡最大的努力,在典禮舉行之前,找到閔菁菁!”

“得令,目前距離典禮舉行還有三天,我會盡全力,尋找閔菁菁。”光頭男子承諾道。

“恩,行,你去吧,一有消息,馬上匯報!”葉易琛說完,關掉了窗口。

葉易琛盯著電腦屏幕,喃喃自語:“很久沒有碰到實力相當的對手,奧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葉易琛關掉電腦,走進臥室,鑽進了被窩。

這幾天,將會有硬仗要打,在這之前,他必須要養足精神,才能夠有精力,應付像奧頓這樣棘手的對手。

葉易琛三人在酒店,一待就是兩天。

這兩天,除了用餐時間,葉易琛幾乎不跨出房門一步。

曹一芯和林雨默也被葉易琛勒令不能四處亂跑,兩人也隻能呆在酒店中發呆。

這兩日,尋找閔菁菁的行動,始終沒有任何的進展。

閔菁菁就好像突然人間蒸發了,再也找不到她的行蹤。

當然,葉易琛不認為閔菁菁真的不在這裏,他們找不到,是因為奧頓太聰明,將閔菁菁藏得夠隱秘,所以他們找不到。

葉易琛也曾經試圖將奧頓作為搜尋的參考,因為奧頓肯定會去看閔菁菁,這樣他們就可以通

過跟蹤奧頓,找到閔菁菁。

可惜葉易琛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因為他們不但找不到閔菁菁,甚至連奧頓也找不到。

這樣的結果,無疑是在葉易琛的臉上,狠狠得抽了一個耳光,這讓他感覺到惱怒,感覺到丟臉,兩人的梁子,因此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最終,在訂婚典禮舉行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葉易琛還是沒有找到閔菁菁。

葉易琛知道,已經沒有時間了,既然智取沒有成功,現在隻剩下力敵了。

作為女主角,閔菁菁一定會出現在訂婚典禮上,葉易琛決定安排人手,搶親,在訂婚典禮上將人搶走。

在那樣的公眾場合,奧頓即使生氣,也必須注意影響和聲譽,這是他們行動的最佳時機。

與此同時,奧頓的一處秘密住處的書房中,劈裏啪啦的聲音接連響起,足足過去了十分鍾,書房才恢複了安靜。

就在眾人忍不住鬆一口氣時候,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從房間中傳出來。

“你說什麽,有種給我再說一遍!”奧頓拎著眼前的人的衣襟,將此人提起來。

那人即使難受也不敢掙紮,他明白奧頓現在正在氣頭上,他可不敢在這個時候招惹對方,那純粹是找死,所以男子選擇了忍耐,小不忍則亂大謀,他現在必須忍耐。

男子默默的低著頭,不敢吭聲,冷汗遍布額頭,顯然嚇得不輕。

奧頓見從此人身上,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猛地一下子將此人甩出去,吼道:“給我滾,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

“遵命!”男子聞言,如蒙大赦,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裏。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能夠保住小命,就是很不錯的事情了,他應該要知足。

“來人!”奧頓喊道。

下一刻,一個高大的黑衣男子出現在屋內,此人身上的肌肉很發達,卻又不像那些專門練肌肉的男人那樣誇張,給人一種力量感,而且線條很完美,一看就是一個練家子,身上的功夫不低。

仔細一看,他的腰間鼓鼓的,顯然放了東西,再看,他的雙手都有厚厚的繭子,這是用槍高手的表現。

“立刻調集人手秘密尋找,一定要將人找到,密切關注葉易琛等人的行蹤,她從這裏離開,肯定會第一時間去找葉易琛。”奧頓吩咐道。

“是,屬下這就去辦,葉易琛這次帶來的人馬也不少,如果我們和他的人馬遭遇,該采取什麽樣的措施?”男子問道。

如果是別人,男人問都不問,對方敢惹他,他就敢幹掉對方。

可是葉易琛不同,他和那個女人的關係不一般,男子害怕自己自作主張,會引來麻煩,所以選擇詢問奧頓。

“除了葉易琛,其他的人,如果敢阻止你將人帶回來,格殺勿論!”

“是,屬下明白,那這個訂婚典禮,是否還要如期舉行?”男子在問出這一番話的時候,後背都被冷汗浸濕了。

這個時候問這樣的話,簡直就是在老虎頭上拔毛,可是他不得不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