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邀請的客人不少,而且各個的身份都不一般,如果到時候訂婚典禮搞砸了,老大的麵子,可就徹底的丟了,那時候他們會死得更慘。

“如期舉行,我怎能讓我的客人失望呢,記住,在典禮開始之前,務必將人找回來!”

“是,屬下遵命!”男子說完之後,默默的退出房間,距離典禮舉行的時間已經沒有多久,他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

房間中隻剩下奧頓一個人,他狠狠的一拳打在書桌上,啪嚓一聲,那張精美的書桌頓時散架,可見他力氣之大,看來氣得不輕。

“菁菁,你為什麽要逃,我明明能夠感覺到你對我是有感覺的,可是你為什麽要一次次的逃離我的身邊,我奧頓發誓,我一定會得到你!”奧頓的話語霸道而充滿占有欲,好像閔菁菁就是他的專屬私人物品。

可惜,閔菁菁這樣性格的女子,注定不可能成為別人的附庸。

她就是她,也隻能是她,即使再愛,她也不會為此改變自己,因為改了,就不是她了。

不過奧頓顯然不明白這個道理,這也是兩人兜兜轉轉,到現在都沒能在一起的原因,他們兩個都太驕傲了,誰也不願先低頭。

酒店的房間中,葉易琛身穿一襲剪裁得體的手工西裝,白色的西裝穿在他的身上,將他襯托得更加的俊逸,和傳說中的白馬王子如出一轍。

他對著鏡子,帶上領結,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露出一個魅惑眾生的微笑。

做完這些,他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熟悉的號碼:“事情辦得怎麽樣?”

“一切順利,我們已經來到了宴會舉辦地的外圍,不過這裏守衛森嚴,如果不硬闖,我們根本進不去!”

“先不要妄動,現在還不是硬闖的時候!”葉易琛吩咐道,他要先進去,確認了閔菁菁的位置之後,才能動手。

要不然打草驚蛇,奧頓很有可能將閔菁菁再次藏起來,那麽他想要再次找到閔菁菁,將會相當的困難。

“是!”

“記住我們的暗號,一旦收到暗號,立刻動手,另外,讓你派到酒店的人,什麽時候到?”

葉易琛問道。

這一次的行動,非同一般,對手很不簡單,一個小環節出現錯誤,很有可能導致全盤盡輸,他必須要小心謹慎。

所以在動身之前,他必須要親自確認一下,是不是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妥當。

“他們已經在路上,再過兩分鍾,就會抵達酒店!”男子回答道。

這個男子,叫做黑豹,是葉易琛的得力手下。

平日裏,葉易琛很少主動和此人聯係,有什麽消息,都是透過網絡傳遞的,隻有葉易琛需要對方,以及對方手中的力量的時候,他才會聯係此人。

這麽多年,黑豹的表現也一直讓葉易琛很滿意,他是一個凡是都追求完美的人,而葉易琛,則是這一份完美的獲益者。

“好,耐心蹲守,好戲,才剛剛開始!”葉易琛笑道,然後率先掛斷了電話。

他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看來,比起坐在辦公室中處理公務,

他更熱愛這種刺激的生活,他的骨子裏有難以磨滅的野性。

兩分鍾後,一群神秘來客,抵達葉易琛的房間,時間剛剛好,一分也不差。

“我想在來之前,黑豹已經告訴你們需要負責的任務!”葉易琛掃視著在場的眾人。

雖然站在他麵前的隻有十個人,在人數方麵,和奧頓的人馬沒有任何可比性,不過葉易琛對他們有信心。

因為能夠站在這裏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全都是他精心挑選和培養的底牌。

本來這一批人,應該要和他一起去宴會舉辦地的,可是由於曹一芯和林雨默,葉易琛改變了計劃。

葉易琛早已決定,不讓林雨默和曹一芯參加宴會,因為那裏太危險。

都說刀槍無眼,在混亂的情況下,葉易琛也沒法保證曹一芯和林雨默的安全。

而他不希望看到兩人受傷,所以他決定,不讓這兩人參加宴會。

當然,他也知道,曹一芯和林雨默是絕對不會讚同他的決定的,所以他調集了這十人。

這十人的任務有兩個,一是阻止兩女跟著他,二是保護兩女的安全。

葉易琛這樣做,是害怕奧頓給他玩釜底抽薪的把戲,要想救人,他必須先保證,後院不會起火。

“是的,老板!”

“好,我希望你們能夠很好的完成任務!”葉易琛說道。

“保證完成任務!”十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葉易琛滿意的點點頭,朝著門口走去,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應該動身了,要不然,可就要錯過好戲了。

好巧不巧的,這時,房門從外麵開啟,身穿一襲白色墜地晚禮服的曹一芯,出現在門口。

“阿琛,我已經準備好,我們可以出發了。”曹一芯一邊說,一邊朝著葉易琛走去。

這時,另一個小腦袋在門口偷偷的看了一眼,又迅速的縮回去,不用說,這人正是林雨默。

林雨默也想要去參見宴會,可是事先葉易琛根本就沒有開口,她揣摩不透對方的心思,所以有些坎坷。

她害怕葉易琛不帶自己去。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葉易琛沒有忽略那個鬼鬼祟祟的小腦袋。

又過了幾秒鍾,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

她的身上,還是穿的平日裏穿的衣服,和曹一芯站在一起,就好像醜小鴨和白天鵝。

曹一芯鄙夷的看了看林雨默,說道:“穿成這樣,連門都進不去,我看你還是不要去比較好,免得丟了阿琛的臉。”

“阿琛,我想去!”林雨默聞言,急了,她到德國,可就是為了這一天,她怎麽能夠不去呢。

可是她來德國的時候,實在太匆忙,根本沒有帶什麽衣服,就更不用說,參見宴會的衣服了,她身上這一身,已經是她帶來的衣服裏麵最好的了。

“不用爭,你們兩個都不用去!”葉易琛看著兩人,認真說道。

“什麽,阿琛,我怎麽能夠不去呢,我可要擔任你的翻譯!”曹一芯聞言也忍不住色變。

她來德國,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她怎麽能錯

過這樣的機會呢。

“不用,我已經找到翻譯,你們的任務就是乖乖的待在酒店,不要給這十人添麻煩,就成,必要的時刻,你們要配合他們,一起轉移,他們會將你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到時候我會去找你們!”葉易琛說完,看了看手表:“我必須走了,時間快來不及了!”

葉易琛再次邁開腳步朝著門口走去。

林雨默和曹一芯見狀,都朝著葉易琛奔來,她們不能就這樣讓葉易琛離開。

此刻的兩女,內心深處的想法是一樣的,她們都希望陪在葉易琛的身邊,她們都擔心葉易琛會遇到什麽危險。

或許兩人的性格不相同,不過兩人愛著葉易琛的心,卻是相同的。

“攔住她們!”葉易琛沒有轉身,似乎早已知道兩人的舉動,沉聲命令道。

十人聞言,走出兩人,輕輕鬆鬆的攔住了曹一芯和林雨默。

兩女在這些精英的麵前,連掙紮的機會都沒有。

“阿琛,不要走!”曹一芯喊道。

“阿琛,求你帶上我!”林雨默哀求道。

可是葉易琛卻好像沒有聽到兩人的話似乎,腳步不停,很快,徹底的消失在兩女的視線之中。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遠去的背影,忍不住落下了熱淚,她害怕經此一別之後,她會再也見不到葉易琛。

如果她的人生中,失去了葉易琛,她活著還有什麽意思,不如死了來得方便。

曹一芯盯著門口,有些傷感,她明白葉易琛不帶她去的理由。

這個理由,她本應該高興的,至少證明在葉易琛的心中,她還是有地位的,可是這不是她想要的,她想做站在葉易琛身邊的女人,而不是躲在他背後的女人,她也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奧頓舉行訂婚典禮的地方,是一幢曆史悠久的古堡。

今日,這裏燈火輝煌,隨處可見衣著靚麗的名門淑媛和身穿禮服的成功人士。

這裏的一切都美的夢幻,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即使站在眾多優秀的男子之中,葉易琛依舊那麽的醒目,那麽的閃耀,沒有人能夠搶去屬於他的光芒,他走到哪裏,都注定備受矚目。

會場中的許多女子都忍不住偷偷的看他,有些人已經開始積極的打聽關於他的事情,可是卻沒有多大的收獲。

他就像是一個迷,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沒有人知道他來自哪裏,當然,這不包括奧頓。

葉易琛端著一杯香檳,在會場中走動,表麵上看起來,像是閑庭信步,其實是在觀察周圍的情況,從中尋找出最佳的離開路線,戰鬥打響之後,他必須第一時間,帶著閔菁菁離開這裏。

此刻宴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大家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閑聊,葉易琛這樣的舉動,絲毫不顯得突兀。

突然,宴會廳的燈熄滅了,下一刻,一束強光打在舞台上。

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子站在台上,用英語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歡迎大家來到這裏,參見奧頓先生和閔菁菁小姐的訂婚典禮,現在,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今晚的男女主角登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