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說完,伸出雙手熱情的鼓掌,台下也響起熱烈的掌聲。

葉易琛身處其中,覺得好笑,如果不是他知道內情,他肯定不會將今天這個場合和一個混黑道的大佬的訂婚典禮聯想到一起,因為這實在太匪夷所思。

不過這一切都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他的麵前,讓他不得不相信。

葉易琛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台前,那兩個背對著她,慢慢的朝著台上走去的身影。

葉易琛首先注意的是那個男子,他的身材很高大,葉易琛能夠從對方身上,感應到一種危險的氣息,能夠給他這樣感覺的人,可不多。

僅僅隻是一眼,葉易琛就斷定,這個男人,不簡單。

葉易琛將視線移到那名女子的身上,下一刻,他的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

雖然這個女子的身高身材都和閔菁菁的差不多,可是葉易琛一眼就能夠認出來,這個人不是閔菁菁。

葉易琛和閔菁菁從小一起長大,他對於菁菁相當的熟悉,即使隻是一個背影,他也能看出許多東西。

這一幕出乎了葉易琛的意料,但是他一點也不緊張,反而開始好奇,奧頓走這一步,到底是為了什麽?

越是猜不透的敵人,葉易琛越喜歡。

至於閔菁菁,葉易琛倒是不怎麽擔心。

奧頓如果真想傷害閔菁菁,當初在葉宅就能夠辦到,何必千裏迢迢的將她帶到德國。

葉易琛之所以急著找回閔菁菁,是害怕兩人真的訂婚,他倒是不在乎,但是葉老爺子很傳統,對於這些事情很在乎,這一點,他不得不考慮。

不過現在訂婚的女人不是閔菁菁,他的顧略自然就消失了,所以他也樂得好好的看看,奧頓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當奧頓和那個女人成功登台,轉過身來的時候,答案揭曉。

葉易琛的判斷是對的,對方是一個很漂亮的東方女人,卻不是閔菁菁。

接下來,葉易琛用玩味的態度,看完了整個訂婚典禮的過程。

這個過程很簡短,僅僅占用了幾分鍾,沒有山盟海誓,也沒有蜜語甜言,隻是簡單的走了一下流程。

這個倒是符合奧頓的身份和脾氣。

儀式結束之後,大廳的燈再次打開,奧頓帶著女人走下台,頓時有不少人圍了過去,表示祝賀。

能夠來到這裏的人,身份都不簡單,他們今日來這裏,可不是真的為了參見訂婚典禮,他們隻是賣奧頓一個麵子,順便和奧頓套套近乎。

葉易琛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奧頓,不離開,也不打算走過去。

等了良久,奧頓終於將身邊的人打發完,他徑自朝著葉易琛走來。

“你好,很高興見到你,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奧頓笑看著葉易琛,暗中打量他。

葉易琛也在暗中打量奧頓,兩人都很清楚對方的舉動,卻都選擇了心照不宣,有些事情,知道就好,說出來,可就沒意思了。

“客氣客氣,我沒有想到奧頓兄的中文說得這麽好!”對於這一點,葉易琛略感吃驚。

漢語對許多外國人而言,是一門很難學的語言,而奧頓的漢語說得很好,雖然難免有些生硬,但是很標準。

“謝謝誇獎,我是為了一個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才學習中文的。”奧頓解釋道。

“是嗎,看來你和你的未婚妻,感情很好,不知道你未婚妻,來自大陸什麽地方?”

“不,她不是中國人,她是韓國人,我說的那個女人,另有其人!”奧頓在和葉易琛說話的時候,看都沒有看身邊的女人一眼,似乎根本不在乎對方。

葉易琛也察覺出這一點,他有些疑惑不解,他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另有隱情。

“這可就怪了,韓國人,怎麽有一個中國人的名字!”葉易琛假裝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喜歡這個名字,也喜歡擁有這個名字的人!”奧頓這話,明顯的是話裏有話。

葉易琛聞言,嗤之以鼻,如果你真的喜歡菁菁,又怎麽會這樣對待她,我看你喜歡自己,多過於任何人。

葉易琛似乎忘記了,自己平日裏的行為,和奧頓有得一拚,兩人都是那種習慣以自我為中心的人。

兩人真是半斤八兩,都差不多。

當然,葉易琛隻看到奧頓的缺點,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

“這感情的事情,強求不得,就像名字,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覺得閔菁菁這個名字,不適合你的未婚妻!”

葉易琛這話潛在的意思是:“閔菁菁不會是你的未婚妻,你丫的最好給我識相點,早點死心!”

“我想要的,就必須得到,不管是名字,還是人!”奧頓的回應也很強勢。

兩人表麵上看起來一臉笑容,放佛相談甚歡,實際上,說話夾槍帶棍,火藥味十足。

站在奧頓身邊的女人,似乎聽不懂漢語,她的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卻沒有插言。

“中國有句古話,強扭的瓜不甜,凡是還是不要強求的好!”葉易琛提醒奧頓,要知趣,不是自己的,搶來也沒用。

“我隻知道,如果想要,就勇敢的去爭取,天上不會掉餡餅。”

兩人都各執己見,都認為自己有理,卻又不能說服對方。

“奧頓兄,不知道你前段時間,可否去過中國?”葉易琛將話題扯到正題上。

“沒有,不知道你問這個有什麽事?”奧頓矢口否認。

葉易琛聞言,有些惱怒,眼前這家夥,顯然不想和平解決問題,那麽就不要怪我給你幾分顏色瞧瞧。

正待葉易琛打算繼續開口,奧頓卻搶先開口。

“失陪一下,我去招呼一下其他人!”奧頓舉起手中的酒杯,衝著葉易琛示意,然後一口飲盡杯中的酒。

葉易琛見狀,也回敬了奧頓一杯。

然後兩人點頭示意之後,奧頓帶著那個韓國女人離開了。

葉易琛站在角落,看著奧頓,陷入沉思。

透過剛剛的試探,葉易琛得到了一些消息,但是這些消息都不是很關鍵,最重要的是,會場的安靜祥和,讓他的內心深處,湧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他總覺得,在這和諧背後,暗藏著陰謀,而且是針對他的陰謀。

當然,這一點,他隻是猜測,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這種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而他的猜測,很多時候都是準的。

這時,一隻手,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葉易琛出於條件發射,一隻手緊緊的抓住這隻手,然後朝前跨出一步,利落的轉身。

“阿琛,快點放手,我疼!”一隻手被抓住的曹一芯喊道。

“是你!”葉易琛立刻鬆開手,一臉震驚的看著曹一芯:“你怎麽會在這裏?”

“阿琛,先不說這些,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曹一芯拉住葉易琛,焦急的說道。

“好,你說!”

“閔菁菁逃出來了,她去酒店找你,可是你卻離開了,她很著急,讓我來通知你,這一切都是奧頓的陰謀,他是想借助閔菁菁引你來,他的目標是你,你現在很危險,必須馬上離開這裏!”曹一芯很激動,說話都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沒有動,他很冷靜,奧頓有部署,他也有,鹿死誰手還是未知數,而現在,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弄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

曹一芯見葉易琛不為所動,一心要弄個明白,於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這件事情。

原來葉易琛走了之後,曹一芯和林雨默都很擔心,兩人都想要溜出來,可是那十個人,說什麽也不讓她們走,她們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就在兩人苦惱之際,卻接到了櫃台的電話,說有人找她們。

兩人得知這個消息,很高興,都堅持要親自去看看來人是誰。

但是那十個人還是不肯放她們出去,最終,雙方都妥協了一步,由十人中的一人,去將此人接上來。

而出現在酒店中的這個人,出乎了兩女的預料,居然是閔菁菁。

隻是她的情況很不好,渾身虛弱,意識也很渙散,好像隨時都會暈倒。

閔菁菁強撐著告訴眾人,這個宴會是奧頓的一個陰謀,葉易琛現在很危險。

曹一芯聞言,急了,留守的十人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們也決定不死守著葉易琛的命令。

他們之所以能夠成為精英,一方麵,是因為自身的身手,另外一方麵,是因為他們有著自己的判斷能力,不是隻知道聽從命令的木偶。

於是,曹一芯急匆匆的帶著三個人,趕往此地,來給葉易琛報信。

林雨默本來也想來,可是閔菁菁的情況很不好,需要人照顧。

將她丟給這群三大五粗的大男人照顧,林雨默實在放心不下,而且閔菁菁也死死拉著林雨默的手,她根本就走不了。

閔菁菁不知道,這裏早已被奧頓重點監視。

在閔菁菁剛剛出現的時刻,他們就發現了她的行蹤,隻是葉易琛這邊的人手,效率太高,在他們動手之前,將閔菁菁帶走了。

但是奧頓的人馬,卻不會這麽容易就善罷甘休。

奧頓在酒店的這批人馬,領頭人,正是奧頓的得力手下黑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