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很清楚閔菁菁對於奧頓的特殊意義,他當即決定強搶。

雖然在酒店中動手,太過於引人注目,事後也不好收場,可是到了現在,黑森也考慮不了那麽多了,如果不盡快動手,那個女人隨時都有可能被秘密的轉移走,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就代表著他們的任務失敗,黑森不願接受這樣的結果。

所以黑森當即安排眾人,潛入酒店,準備行動。

說起來,曹一芯的運氣真的很好,她走的時候,黑森的人馬,剛好正在潛入酒店,兩方人馬正好錯開,她才能夠如此順利的離開。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曹一芯不知道的。

房間中,林雨默摟著閔菁菁,柔聲說道:“菁菁,不要害怕,沒事了,你已經安全了!”

看著閔菁菁這個樣子,林雨默心疼不已。

“快去救阿琛,他有危險!”即使精神很不佳,不過閔菁菁卻強撐著沒有昏過去,因為她的心中有著擔憂,這樣關鍵的時刻,她不能昏過去。

原來,奧頓知道閔菁菁不會乖乖的參加訂婚典禮,所以提前在她的飲食中下藥,想要乖乖逼閔菁菁就範。

奧頓這一次,用的是一石二鳥之計,一方麵,他要將閔菁菁變成他名義上的女人,另一方麵,則是針對葉易琛的行動,這也是他為什麽給葉家寄請帖的原因。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閔菁菁即使被下藥,憑借著頑強的意誌,她還是強撐著,逃了出來。

而且在逃跑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了奧頓的手下談論此次的計劃,以及葉易琛住在什麽地方,這也是閔菁菁能夠這麽快找到這裏來的原因。

“不用擔心,一芯已經去通知阿琛了,阿琛那麽聰明,一定能夠應付這件事情!”林雨默出言安撫閔菁菁。

這話是說給閔菁菁聽的,也是說給自己聽的,林雨默表麵鎮定,其實她的內心深處,也很擔心葉易琛。

“不,奧頓這次準備很充分,阿琛很難脫身!”閔菁菁說道這裏,伸出手,很辛苦的從懷中摸出幾張紙,遞給林雨默:“默默,這是舉行宴會的城堡的地下建築的圖紙,用紅點標注的地方,是整個係統的樞紐,必須要有人破壞掉這些地方,阿琛才能走回來,那座城堡,是奧頓的心血,表麵上看起來很普通,實則機關重重,隻是平日裏沒有啟動,沒人能夠察覺,但是一旦啟動,那裏就是一個絕地!”說這一番話,耗費了閔菁菁很大的精力,她的雙眼更加的迷蒙,好像隨時都會失去意識。

“天啊,怎麽會這樣!”林雨默覺得這一切,簡直就是天荒夜談。

這些東西,對於林雨默來說,太過於陌生,太不可思議。

不過林雨默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閔菁菁絕對不會騙自己,所以她說的,肯定是真的。

一想到這裏,林雨默的心,一陣緊縮,天啊,阿琛有危險,她必須盡快趕過去。

“默默,求….求…..你,救救….阿琛!”閔菁菁強撐著說完這一句話,終於昏過去。

林雨默看了看閔菁菁,然後將閔菁菁手中的地圖,

拿過來,珍而重之的放在自己身上。

她決定趕去救葉易琛,至於閔菁菁,這些人會照顧她。

就在林雨默站起身,打算離開時,房門被人從外麵強行踹開。

站在林雨默身邊的七人,在門口傳開響聲的時候,就開始戒備。

門被踹開的時候,他們的身體如離弦的箭一般奔了出去,兩方人馬,展開了交鋒。

一時之間,現場無比的混亂,拳來腳往,房間中的很多東西都遭了殃。

雙方人馬,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動用家夥,而是選擇了徒手搏擊。

這所酒店,可是漢堡數一數二的酒店,這樣的酒店背後,都有著不小的勢力。

想要在這裏鬧事,首先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如果沒什麽強硬的後台,最終肯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況且這裏是公眾場所,就算這裏的老板不管,警察也會過問。

在這樣的地方動槍,絕對是在找死,不出五分鍾,這裏就會被警察團團圍住。

雙方都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沒有動家夥,這樣即使被發現,也可以說是口角之爭,打架鬥毆之類的小事,很容易開脫。

這些人都是在社會上混了許久的老油條,這樣簡單的道理哪能不明白。

劈裏啪啦的聲音響個不停,論雙方人馬,林雨默這一方的戰鬥力,隻有七人,明顯不是黑森這一方的對手。

可是這七人都是以一擋十的高手,一時之間,雙方人馬拚得平手。

七人中分出了兩人保護閔菁菁和林雨默。

林雨默看這個架勢,知道來者雖然來勢洶洶,但是想要從這七人手中占便宜,很困難。

看清形勢之後,她的心中也不再過分的擔憂,她決定趁亂溜出去,去找葉易琛。

反正她留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麽忙,反而會成為累贅,而且阿琛還等著她去救他。

幸好黑森等人的目標是閔菁菁,根本就沒有注意林雨默,給了她可趁之機,她居然真的成功的溜出來了。

走出酒店,林雨默直接打車趕往葉易琛所在的古堡。

過程說起來漫長,實際上這些事情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所以曹一芯沒到多久,林雨默也到了。

她沒有急著去尋找葉易琛,而是按照地圖上的記載,開始尋找秘密地下基地的入口。

再說這一邊。

古堡中,葉易琛聽完曹一芯的敘述之後,冷著一張臉,不說話。

原來,他的感覺沒錯,今晚這宴會就是不對勁,根本就是針對他的一場鴻門宴。

隻是葉易琛想不透,他和奧頓無冤無仇的,對方為何要費那麽大的勁,針對自己。

不過,葉易琛並不想在這裏多待,這裏畢竟是奧頓的地盤,待在這裏,他會很被動。

既然閔菁菁已經逃出去,他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裏。

“我們走!”葉易琛二話不說,拉著曹一芯朝著大門口走去。

曹一芯連忙跟上,這個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待。

正在和人聊天的奧頓,

突然轉過頭看了看葉易琛和曹一芯所在的位置,然後匆匆和眼前的人告辭,朝著葉易琛走去。

原來,奧頓一直都在暗中注意葉易琛,他決定,如果對方沒有什麽異動,他願意等到找到閔菁菁之後,再動葉易琛。

不過眼看著葉易琛打算離開,奧頓可坐不住了。

獵物都要跑了,也是時候收網了。

“葉兄,請留步!”奧頓隔著多遠就喊道,頓時吸引了許多好奇的目光。

奧頓對著身邊的人笑了笑,繼續朝著葉易琛走去。

曹一芯聞言拉了拉葉易琛的衣袖,小聲的說道:“阿琛,不要理會他,他這是想要拖住你!”

“不要擔心,這事,光靠躲,是不行的。”葉易琛停下腳步,同時伸出手,拍了拍曹一芯的手。

“奧頓先生,請問有什麽事嗎?”相比於奧頓的那一聲葉兄,葉易琛的叫法可就生疏多了,他這是在暗示奧頓,我和你不熟,少跟我套近乎。

奧頓自然聽明白了葉易琛的話,不過他沒有生氣。

“葉兄,宴會才開始沒有多久,你為何急著離開呢?”奧頓不解的看著葉易琛,好像他真的不知道理由。

“老狐狸!”葉易琛的心中想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有急事,必須趕過去,我先失陪了!”

“急事,什麽急事,需要我幫忙嗎?”奧頓繼續追問,顯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葉易琛。

“實不相瞞,我這次來德國就是為了找一個人,現在找到了,我急著回去看她!”葉易琛沒打算隱瞞關於閔菁菁的事情。

閔菁菁現在在他的手上,奧頓想要再動她,可就要好生掂量掂量了,他葉易琛也不是吃素的。

“你找到人了?”奧頓有點驚訝,暗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恩,我要先走了,改天有時間再和奧頓先生好好聊聊!”既然該說的已經說了,就沒有留在這裏的必要,應該離開了。

“且慢,葉兄,我和你一見如故,我想請你在我這裏多住幾天,你看如何!”奧頓詢問道。

“沒空!”葉易琛回答得毫不客氣,絲毫不給奧頓留麵子。

“如果我硬要你留下呢?”奧頓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葉易琛好不想讓。

“哈哈,有趣,有趣,敢跟我奧頓這樣說話的人,可不多,看來我如果不能留下你,可就要被在場的眾人看扁了。

“想要留下我,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葉易琛也懶得說客套話。

葉易琛這話一出口,兩人之間的氣氛陡然一凜,雙方陷入劍拔弩張的氛圍中。

“我要留人,就沒有留不住的!”奧頓笑得很邪惡,他盯著葉易琛,就好像是盯著屬於自己的獵物。

葉易琛感覺到自己不是被一個人盯著,而是被一隻陰險的毒蛇盯著,不過他卻毫不畏懼。

奧頓是厲害,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如果真的動手,誰勝誰負,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