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林雨默一個弱女子,為什麽能夠成功的混進這樣秘密的地方,原因是因為燈下黑,這一個地方,是整個古堡的中樞,連奧頓的手下裏麵,知道的人,也寥寥可數。

當然,奧頓也沒想到,這樣重要的地方,居然會有人成功的混進去,更重要的是,大家的目光,都被葉易琛等人吸引,所以給了林雨默可趁之機。

“該死!”奧頓低咒了一聲,然後按動了揣在褲兜裏的一個物品的按鈕。

這是控製古堡機關的遙控器,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奧頓不得不啟動機關。

他不能讓葉易琛就這樣離開,這等於是放虎歸山,事後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會接肘而來。

“黑影跟著我追擊,其他人待在大廳,不要亂走動!”奧頓命令道。

機關已經打開,古堡範圍內變得很危險,這些一般的手下跟過去,隻會徒增傷亡,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所以奧頓決定隻帶著精銳力量展開追擊。

此刻的葉易琛和曹一芯已經來到了古堡前方的庭院中,庭院中有些留守的人,雙方借著月光,展開了交手。

這些都是奧頓的外圍力量,身手和槍法都很普通,都被葉易琛和他的手下輕輕鬆鬆的解決掉。

葉易琛帶著曹一芯,迅速的衝著古堡的門口奔去。

隻要逃出古堡的範圍,葉易琛就有信心帶著眾人,成功的離開這裏。

奧頓奔出來的時候,看到葉易琛迅速的接近大門,而且一群人一路行來,都暢通無阻,根本不見什麽所謂的機關。

“該死,怎麽會這樣?”奧頓一邊追擊,一邊低吼。

這一切出乎了他的預料,他討厭這種凡事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

近了,更近了,葉易琛帶著曹一芯率先奔至門口。

眼看著葉易琛就要逃出古堡,奧頓也顧不了那麽多,手中的槍口,對準葉易琛的後背,然後迅速的扣動扳機。

奧頓決定,即使要傷害葉易琛,也要將對方留下。

曹一芯一直很害怕被追上,所以她一邊跑,一邊不停的往回看。

奧頓的舉動,正好看在曹一芯的眼中。

“不!”曹一芯大喊了一聲,猛地一下子將身旁的葉易琛推開。

下一刻,一顆子彈射入她的肩膀,帶起一串血花。

在那一瞬間,曹一芯根本就來不及多想,她的舉動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由此可見,她愛葉易琛愛到了多麽深的地步。

一個如此怕死的女人,為了一個男人,居然敢於為對方擋子彈,這樣的愛情,實在是可歌可泣。

“阿琛,快跑!”曹一芯喊道,她的身子,不由的一晃,眼看著就要栽倒在地。

“一芯!”葉易琛大喊道,撲過來,接住了曹一芯。

剛剛的那一幕,葉易琛看在了眼裏,印在了心上,這一幕,他一輩子都不會忘。

“掩護我,快點掩護我撤退!”葉易琛抱起曹一芯,一路狂奔,他不能再讓對方受到傷害。

平日裏看起來斯斯文文的葉易琛,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他的實力,即使抱著一個人,他依

舊健步如飛,以最快的速度帶著曹一芯衝出了古堡,竄入夜色下的巷子裏,消失了蹤影。

奧頓眼睜睜的看著葉易琛離開,卻無能無力,因為葉易琛的手下一個個好像發瘋似的,展開了瘋狂的反擊,硬生生的阻礙了他的腳步。

當葉易琛坐上隱藏在古堡不遠處的一輛車上時,曹一芯已經因為巨疼,昏迷過去。

葉易琛死死的按住曹一芯的傷口,盡量讓她少流血。

“快點帶我們去彼得醫生的住處!”葉易琛吩咐司機。

這個彼得醫生,是葉易琛來到德國之後,通過商業上的朋友介紹認識的。

葉易琛聯係上彼得,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如果自己受傷了,也能夠及時得到救治,而他當初準備的後手,現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場。

一幢別墅的地下室,被改裝成為一間設備齊全的手術室。

曹一芯正靜靜的躺在手術台,彼得正在替她檢查。

“她肩胛受傷,彈頭還留在肌肉中,必須馬上做手術取出!”彼得宣布檢查結果。

“請你馬上幫她做手術!”葉易琛請求道。

“好的,請你先出去一下,我在做手術的時候,不希望有人打擾!”彼得說道。

之後,葉易琛被帶出了這裏,待在隔壁的休息室耐心等待。

在等待的過程中,葉易琛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這一次德國之行,他的目的算是達成了,不過在他的眼中,這一次的行動,並不算成功,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失敗的,因為他將兄弟留在了古堡,更讓曹一芯受傷了。

漢堡這裏地方,現在已經很不安全,他們必須第一時間離開這裏。

葉易琛第一個電話是打給黑豹的,他要了解兄弟們的情況。

“老板,你現在在哪裏?”電話一接通,黑豹焦急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在彼得這裏,兄弟們都怎麽樣了?”葉易琛問道。

“我們有些傷亡,但不是很嚴重,你衝出去之後,對方似乎無意戀戰,我們很容易的逃脫了。”

在奧頓的眼中,葉易琛才是目標,黑豹這些人,在他的眼中,沒有太大的價值,他不想為了這些沒什麽價值的人,犧牲自己的兄弟,這些在他的眼中看來,不值得。

這才給了黑豹等人逃脫的機會,如果奧頓執意要留下他們,付出一點代價,還是能夠做到的。

“那就好,你們立刻趕到彼得這裏,將傷員都帶過來,然後你們連夜坐車趕往柏林,然後從柏林坐飛機離開!”

“是,我馬上趕過去!”黑豹回應道。

掛斷電話之後,葉易琛連忙撥通了負責保護林雨默的負責人的電話,他很擔心林雨默的安危。

一番交談之後,葉易琛的眉頭緊鎖,酒店居然遭遇到襲擊,幸好他留有後手,派了精銳過去,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林雨默失蹤的消息,讓他難以接受。

就連昏迷的閔菁菁都被那七人帶出來了,怎麽就偏偏少了林雨默。

聽那七人說,林雨默失蹤之後,他們也曾派人回酒店找

過,還是沒有找到人。

“默默,你到底跑到什麽地方去了?”葉易琛暗自沉吟。

葉易琛很想留下來尋找林雨默,可是現在閔菁菁陷入昏迷,曹一芯也身受槍傷,這裏還是奧頓的地盤,留在這裏,隨時都有危險,他們必須盡快離開。

沉吟了一會兒,葉易琛最終決定,連夜離開這裏。

小不忍則亂大謀,他現在必須以大局為重,而且奧頓和林雨默無冤無仇,應該不會對她下手,或許是林雨默見事情不對,早就偷偷的開溜了。

葉易琛越想,越覺得這樣的可能性很大,漸漸的放下心來,

很快,黑豹等人,以及閔菁菁等一行人,都趕到了彼得這裏,寬闊的別墅,一下子顯得擁擠。

“黑豹,安排人將傷員送進地下室,然後你們馬上出發!”葉易琛吩咐道。

“老板,那你呢?”這個時候,黑豹還不忘關心葉易琛的安危。

“我已經準備好私人飛機,等到一芯的手術結束,我馬上帶著菁菁和一芯離開!”葉易琛早就給自己準備好退路。

“老板,我送你上飛機,然後再離開,可以嗎?”黑豹期盼的看著葉易琛。

沒有親眼看著葉易琛離開,黑豹的心中始終不放心。

“不行,現在就走,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現危險,再說,人數太多,目標太大,更容易暴露,你將你選出的那十個精銳留下就行!”

“好,我這就去辦!”黑豹轉身離開,去安排手底下的人辦事。

黑豹知道,葉易琛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抓緊時間做些有用的事情。

一個小時之後,漢堡的某機場,一輛私人飛機緩緩的升空,離開了漢堡。

這架飛機上,承載的正是葉易琛等人。

另外,黑豹等人的車子也已經駛離古堡有一段距離,至於那些傷員,則是留在彼得的地下室,接受治療。

當然,這一次彼得可是在葉易琛的身上,狠狠地敲了一筆。

第二天夜裏,葉易琛回到了葉宅。

這一天的時間,閔菁菁都沒有醒過來,一方麵是因為藥效,另外一方麵是因為過度疲憊。

曹一芯倒是醒了,身上的傷口帶來的疼痛,讓她很難受,葉易琛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安慰她,照顧她。

而就在葉易琛等人結束了一次驚險的旅程,回到葉宅,開始休整的時候,林雨默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原來,奧頓眼看著機關沒有啟動,立刻就想到了機關被人破壞了,這一認知,讓奧頓很生氣,這可是他的心血。

奧頓忙著追擊葉易琛,沒空去抓凶手,不過他還是不忘吩咐暗影的人,前去捉拿此人。

林雨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質女流,怎是這些訓練有素的大男人的對手,最終,林雨默被擒獲了。

昏暗的地下室,潮濕而陰冷。

林雨默縮在角落中,瑟瑟發抖,這裏,時常有老鼠出沒,她很害怕。

林雨默不知道自己被抓來這裏,到底有多久了,她感覺,已經很久很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