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沒有人來過,也沒有人送吃的來,她現在又冷又餓,很難受。

寂靜的空間中,突然傳來腳步聲。

林雨默猛地一下子抬起頭,一臉希冀的看著鐵門外麵。

幾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林雨默的視線中,越來越近。

終於,林雨默看清了來人,一共來了七個人,她認識其中一個,正是這個人擄走了閔菁菁。

“是你?”奧頓看著林雨默,危險的眯了眯眼睛。

當初去葉宅帶走閔菁菁的時候,奧頓見過林雨默,當時,林雨默的呼喊聲,給他留下了一點印象。

奧頓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應該和閔菁菁的關係不錯,要不然當初看著閔菁菁被抓走的時候,也不會如此的激動。

奧頓沒有想到,那個敢於破壞他的機關的人,居然是眼前這個柔弱的女人。

奧頓不解,她怎麽會有勇氣,幹出這樣的事情。

奧頓不知道,女人為了心愛的人,能夠變得很勇敢,就好比曹一芯敢於幫葉易琛擋子彈,而林雨默願意為了葉易琛冒險。

“誰給你的這張地圖!”奧頓舉著一張地圖說道。

這張地圖正是閔菁菁當初給林雨默的那張,她被抓之後,她身上的東西,都被搜走了,這張地圖,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林雨默假裝糊塗,不願意承認,希望能夠蒙混過關。

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但是現在的處境,她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我念在你是菁菁的朋友的份上,我不想動你,你如果不想吃苦,就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奧頓出言警告。

想要讓一個人開口,奧頓有上百種不同的方法,當然這些方法都會讓當事人感到痛苦,他不想這樣對待眼前這個柔弱的女子。

“我什麽都不知道!”林雨默還是死咬著不肯鬆口。

她在來這裏之前,早就做好了犧牲生命的打算,她現在最擔心的是葉易琛,不知道他成功逃脫沒有。

“我知道你和葉易琛的關係匪淺,我給你一個機會,打電話給他,讓他來救你,我就放了你!”奧頓說道。

林雨默聞言,心中一喜,從奧頓的話語中,她了解到,葉易琛應該成功逃走了,要不然,奧頓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心中最後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下,葉易琛沒事就好,她怎麽樣都無所謂了。

“阿琛沒事了,謝天謝地,阿琛沒事了!”林雨默笑了。

她的笑容,讓奧頓感覺到礙眼,很生氣。

奧頓覺得眼前這個女人真是有病,身處在這樣的環境,居然還能因為另外的人的脫險而感覺到高興,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奧頓丟給林雨默一個電話,沉聲說道:“打電話給葉易琛!”

林雨默兀自笑著,看都沒有看那個電話一眼,好像沒有看到似的。

這個電話,她是不會打的,葉易琛好不容易才安全了,她絕對不會讓葉易琛,因為自己再次涉險,她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看

到葉易琛受到傷害。

“你什麽時候想通了,打這個電話,我什麽時候讓你離開這裏!”奧頓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林雨默的不理不睬,讓奧頓感覺有些氣悶。

被葉易琛跑了就算了,現在連一個柔弱女子都敢違抗他的命令,簡直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裏,這傷到了奧頓的自尊心。

跟著奧頓來的人,見到奧頓離開,連忙跟上,地牢,再一次陷入到安靜之中。

林雨默坐在角落中,傻笑,笑容是如此的燦爛,這是發自內心的笑容,而不是強顏歡笑,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夠笑得出來,真的很不容易。

地牢外,奧頓吩咐負責看守的人:“好好看著那個女人,給她點苦頭吃,但是不能真的傷害她,明白了嗎?”

“明白!”眾人連忙應和道。

奧頓點了點頭,帶著手下,離開了這裏。

地牢外麵負責看守的幾人,等到奧頓離開之後,對視了幾眼,然後一起哈哈大笑,他們的笑容很邪惡,似乎想到了什麽歪主意。

地牢中,沒有安靜一會兒,再次熱鬧起來。

五個男子,出現在鐵門外,其中一個男子手中端著一碗飯。

鐵門被人打開了,五個男子走了進來。

“吃飯了!”一個男子不耐煩的喊道。

林雨默看了看眾人,有些慌亂,她從這些人的身上,感覺到危險,她總覺得這些人來到這裏,有些不懷好意。

不過她還是慢慢的站起身,朝著端著飯的男人走去,她還想要再見到阿琛,為了這一個願望,她必須好好的照顧自己,隻有活著,才能夠再次見到阿琛。

當林雨默伸出手準備拿那一碗飯的時候,那個男子突然手一縮,林雨默沒有碰到那一碗飯。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飯,可不是白吃的!”男子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盯著林雨默豐滿,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們這幾個負責守地牢的人,平日裏是過得最苦的。

不僅日子過得無聊,而且每次分錢的時候,拿得也是最少的。

而且地牢之中,很少關押人,關押女人更是很少出現,平日裏,除了母老鼠之外,他們很難看到其他的雌性生物。

早在林雨默被關到這裏的時候,他們都動了歪心思,隻是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弄清楚,這個女人的身份,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可是奧頓剛剛的那一番話,打消了他們的擔憂,他們決定在林雨默的身上找點樂子,讓無聊的日子好過一點。

林雨默聞言,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回原來的位置,蹲下,低著頭,沒有吭聲。

她大概能夠猜到,這個男人後麵想說的是什麽,而那些是她絕對不能接受的,所以她選擇了沉默。

“怎麽,不吃了,難道你不餓嗎,瞧你這小身板,估計餓不了幾天,就要上西天了!”男子試圖打動林雨默。

可是林雨默依舊低著頭,絲毫不為所動。

“臭娘們,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如果好好的陪哥們幾個

樂嗬樂嗬,將我們伺候高興了,我們自然會給你飯吃!”另外一個急性子的男子,看不下去了,直接挑明來意。

他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林雨默,那眼神,活像是將林雨默的衣服給剝了。

林雨默蜷縮著身子,強行壓下自己心中的擔憂。

她很害怕,害怕這些男的,真的對她動手,她光是想想,就覺得惡心。

“臭娘們,說話啊,心甘情願的讓哥們打一炮,你成了我們的女人,我們自然會好好的待你!”另一個男人誘之以利。

“休想!”林雨默實在聽不下去了,忍不住回嘴。

“哎呦,還是一個小辣椒,嘻嘻,夠味!我喜歡,你現在說不要,待會估計就要了。”其中一個男人忍不住了,開始慢慢的朝著林雨默靠近。

有著奧頓的吩咐,他們不敢真的動林雨默,不過老大也說過要給這個女人一點顏色瞧瞧,所以摸幾下,吃點豆腐,應該不會有事。

見到一人動了,其他四人也按耐不住,開始朝著林雨默走去。

林雨默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人,好像看見了魔鬼。

“不要,不要過來!”林雨默大喊道,企圖嚇退這些人。

可是就她這副形象,她的威脅力,實在弱的可以,她的話語,直接被當成了耳邊風。

近了,更近了,林雨默想要躲開,可是五個人將她團團圍住,她根本無處可逃。

一隻鹹豬手襲擊了她,觸摸到她滑嫩的肌膚,林雨默的身上,頓時驚起一層雞皮疙瘩,她討厭這樣的碰觸。

林雨默揮動著拳頭,試圖抵抗。

可是雙拳難敵四手,還是有手落在她的身上,對她上下其手,林雨默感覺到惡心,想吐,她努力的掙紮,卻徒勞無功。

一個男人不滿足於簡單的碰觸,想要強吻林雨默。

林雨默在對方印上來之前,迅速的偏頭,躲開了,她就是死,也不會讓眼前的這些人親吻她。

下一刻,她猛地一下子咬住眼前這個人的耳朵,用盡了渾身的力氣,狠狠地咬住。

“哎呦,該死,疼死我了,臭娘們,快點鬆口,快點放開我!”男子不斷的哀嚎。

這一幕來得太快,一時之間,其他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他們被哀嚎聲驚醒之後,連忙對著林雨默拳打腳踢,嘴裏喊著:“放開,快點放開!”

拳頭,腳落在林雨默的身上,鑽心的疼,但是她依舊沒有鬆口。

她明白,如果讓對方得逞了一次,接下來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且會越來越放肆,到最後,她肯定保不住自己的身子。

她的身子是屬於阿琛的,絕對不能讓其他人染指,絕對不能,所以這一次,她必須要給對方一個震撼性的教訓,即使是拚了性命也要這樣做,隻有這樣,她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清白。

如果連清白都不能保住,活著還有什麽意思,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林雨默不記得自己挨了多少下,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因為她已經麻木了,最終,她熬不住暈了過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