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就算是暈了,也沒有鬆口,男人的同伴強行的扳開林雨默的嘴巴,解救了男人。

男人的耳朵早已鮮血長流,隻差一點,這耳朵就被硬生生的咬掉了。

男子很憤怒,狠狠的踹林雨默,嘴裏喊道:“該死的臭娘們,居然敢動老子,老子踹死你!”

林雨默無意識的哼唧了幾聲,蜷縮著身子,沒有轉醒的跡象。

男人發了狠,每一腳的力道都不小,那架勢,真打算活活將林雨默踹死。

另外四個男人見狀,連忙拉住他,拖著他朝外麵走,勸道:“傑克,冷靜一點,這女人如果死了,我們吃不了兜著走!”

“放開我,今天我非宰了這個臭女人!”傑克大喊道,努力的掙紮,他氣瘋了,現在的他,隻想著出一口心中的惡氣,似乎連耳朵上傳來的疼痛都忘記了。

那四人怎麽可能放開傑克,如果任由傑克胡作非為,他們也別想活了。

最終,傑克被另外四人強行帶走了,地牢中,再次陷入了安靜。

葉宅,葉易琛一個人呆在書房中,整個人顯得很煩躁。

自從從德國撤回來之後,他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

當日迫於形勢,他不能留下來尋找林雨默,當時他自我安慰,告訴自己林雨默或許是趁亂,私自逃跑了。

可是回到葉宅之後,卻沒有見到林雨默,葉易琛的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葉易琛立即給黑豹打了電話,讓他們再一次秘密潛入德國,暗中調查林雨默的行蹤。

他也動用關係查了這一天國內的出入境記錄,沒有屬於林雨默的記錄,這證實了林雨默還在德國。

而黑豹那邊的搜尋也沒有結果,林雨默這個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天的時間,葉易琛雖然表麵上鎮定,其實內心深處是焦慮不安的。

葉易琛不斷的告訴自己,隻是一個女人而已,沒了以後還能夠找更好的,更聽話的。

可是葉易琛卻說服不了自己,他忍不住為林雨默擔心,他忍不住猜測,林雨默現在正遭遇著什麽。

越是想,葉易琛的心就越加的煩躁,他知道,時間過去越久,林雨默就越加的危險。

葉易琛猛地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雙手緊握,嘴裏喃喃自語:“好,就這麽辦!”

葉易琛終於想通了,既然心中放不下林雨默,與其在這裏擔憂煩心,還不如親自去尋找。

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決定是不理智和危險的,現在去德國,無疑是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如果是平日裏,葉易琛絕對不會做出這樣荒唐的決定。

可是現在,葉易琛的心告訴自己,他想要去找林雨默,他放不下對方。

即使葉易琛懊惱自己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去做,不讓自己的生命中留有遺憾。

終於做了決定,葉易琛立刻著手準備趕赴德國的事情。

葉易琛率先

撥通了韓義昌的電話:“我要你幫我弄一個假護照,我要秘密潛入德國漢堡,另外,幫我訂最近一班飛往德國漢堡的飛機,我希望能夠在三個小時之內出發!”

“阿琛,你這是怎麽了,你應該比我清楚,現在的形勢,你怎麽能夠在這個時候再回去!”葉易琛的話,讓韓義昌很震驚,他不相信葉易琛會做出這樣不理智的決定。

“我已經決定了,你照做就行了!”葉易琛不願多解釋,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出這樣衝動的事情。

“不行,這件事情太過嚴重,你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不會幫你!”韓義昌義正言辭的拒絕。

如果葉易琛隻是他的老板,韓義昌絕對二話不說,按照對方的吩咐去做,可是他還將葉易琛當做朋友,身為朋友,在這個時候,他不能不管不問。

“我知道了,我找其他人辦!”葉易琛不願多說廢話,他不想浪費時間。

“阿琛,這不是幫不幫的問題,你如果不給我一個理由,我會將這件事情告訴老爺子,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將自身至於危險之中!”韓義昌對此很堅持,哪怕因為這,影響到兩人的關係,他也在所不惜。

與其失去一個朋友,他寧願留下一個恨他的葉易琛,至少他的人還活著。

“你敢!”葉易琛怒了,他沒想到關鍵時刻,韓義昌居然如此的雞婆。

他明白,韓義昌這樣做,全都是為了他,可是他還是很生氣,這家夥關鍵時刻居然拖他的後腿。

“阿琛,你知道,我敢!”韓義昌也絲毫不讓。

葉易琛明白,韓義昌絕對說得出做得到,這家夥平日裏好說話,真的倔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林雨默還在德國,我必須去將她找回來!”葉易琛終於吐露真相,這件事如果真的鬧到老爺子的耳朵裏,肯定會費上一番手腳,到時候想動手,將會更加困難。

韓義昌聞言,沉吟了一下,說道:“好,我幫你,辦好之後,馬上給你打電話!”

韓義昌明白,如果今日換成是他,艾熏一個人留在德國,很危險,他也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去救她。

身為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算什麽男人。

韓義昌能夠理解葉易琛,所以他願意幫忙,他甚至暗自決定,陪著葉易琛一起去,既然不能阻止,那就陪在阿琛的身邊,幫助他。

掛斷電話之後,葉易琛又給黑豹打了一個電話,了解了一下德國方麵的情報,並且做了相應的部署。

做完這一切,葉易琛拿上車鑰匙,走出了書房,此次德國之行,相當凶險,他想要趁著韓義昌在準備的時候,再做一些準備,不管到時候用不用得上,也算是有備無患啊。

在走道上,葉易琛遇到了管家閔齊。

閔齊迎上來,說道:“少爺,你要出去?”

“恩!”葉易琛點了點頭。

“少爺,菁菁醒了,她說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見你!”

“菁菁醒了,那就好,這

件事情告訴我爸了嗎?”葉易琛笑著說道。

閔菁菁昏迷了這麽久,雖然醫生說沒有什麽,但是他還是很擔心,現在聽到閔菁菁蘇醒的消息,葉易琛感覺鬆了一口氣。

“告訴老爺了,老爺已經去看過菁菁了,菁菁現在已經沒什麽大礙,隻是那個丫頭吵著要見你,看樣子,好像真有急事!”

“好,我去見見她!”葉易琛想了想,決定還是去見見閔菁菁。

從發生的這些事情中,葉易琛看得出,閔菁菁和那個男人的關係應該不淺,或許從閔菁菁的嘴巴裏,能夠聽到一些重要的東西。

閔菁菁的房間中,閔菁菁斜躺在床上,她的臉色有些蒼白。

雖然她的身體一直很好,但是經曆了這一番折騰,也難免要虛弱一段時間。

葉易琛開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閔菁菁聽到開門聲,迅速的抬起頭,看清楚來人之後,她連忙焦急的詢問:“阿琛,默默呢,我剛剛怎麽沒有看到默默!”

原來閔菁菁醒來之後,這個消息很快在葉宅傳開了,由於她平日裏在葉宅的人緣很好,許多人都來看她。

但是閔菁菁偏偏沒有見到林雨默,她當即察覺出不對勁,感到了不安,她還清楚的記得,昏迷之前最後見到的人就是林雨默,她擔心對方出了事。

葉易琛聽到林雨默這個名字的時候,神色一暗,眼底閃過一抹傷痛:“默默不在這裏,在德國的時候,她從酒店中消失了,當時我急著護送你和受傷的曹一芯回來,沒有來得及仔細尋找,現在你們也安全了,我正準備重返德國,去找默默,這一次我找不到默默,就不回來了。”

“什麽,默默還在德國!”閔菁菁聽到這個消息,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的蒼白,不見任何血色。

她知道事情肯定壞了。

“默默一定是被奧頓抓住了,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讓默默去救你,我應該另外找人去的,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默默!”閔菁菁急得哭了。

閔菁菁認為,這件事情,她要付很大的責任,如果不是她將地圖交給林雨默,林雨默就不會去古堡,也就不會出事了,這件事情都是她的錯。

她當時怎麽就腦袋短路,讓林雨默這樣一個弱女子去做這麽危險的事情,閔菁菁懊悔不已,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懊悔也解決不了問題。

“默默去救我,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從閔菁菁的話語中,察覺出疑點,他認為這件事情之中,有些隱情,是他不知道的,而這些隱情對於這件事情,應該相當的重要。

閔菁菁聞言,也沒有隱瞞,將她記得的事情都老老實實的告訴了葉易琛。

“該死,該死,她怎麽能夠冒這樣大的險,原來當時會突然斷電都是因為她!”此刻,葉易琛才知道自己以及眾多兄弟的性命,都是林雨默救的。

而他到底做了什麽,他居然為了大局,丟下林雨默,葉易琛覺得懊悔不已。

他的一隻手,握拳,不斷的捶打牆壁,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憤怒和擔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