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受傷了,鮮血留在白色的牆壁上,顯得格外的醒目。

閔菁菁掙紮著從床上下來,走到葉易琛的身邊,握住了他的手:“阿琛,你冷靜一點,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想辦法將默默救出來!”

閔菁菁的大喝,讓葉易琛的理智,漸漸的回籠,他眼底的瘋狂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清明。

“我這就去救她!”知道了人在哪裏,也有了一個方向,葉易琛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救出林雨默。

“阿琛,你等一下,我還有事情要問你!”閔菁菁叫住了葉易琛。

“有什麽事情,等回來再說,我現在趕著去救人!”葉易琛不想再耽誤時間,每耽擱一分鍾,林雨默的危險就多上一分,此刻的他,心急如焚,哪裏還有心情聽故事。

“這件事情和奧頓有關,對於救出林雨默也有很大的幫助,相信我,我了解奧頓,如果是他想要殺的人,到了他的手上,他就會立刻解決掉,不留任何後患,所以如果他想要傷害默默,早就做了,絕對不會等到現在,反之,如果默默現在還活著,那麽她對於奧頓來說,肯定還有利用價值,他不會貿然動林雨默。”閔菁菁分析道。

對於奧頓,閔菁菁是又愛又恨,她喜歡他的霸道和狂放不羈,同時,也討厭他的冷血和無情。

兩人接觸的時間雖然不長,不過閔菁菁對於奧頓的秉性,還是有些了解的。

“默默,會不會已經…..!”葉易琛聽到閔菁菁的上半句話,心中一冷,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好像突然被掏空了似的,空蕩蕩的,這是他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林雨默在他的心中占據了多大的分量。

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他的心,已經被林雨默慢慢的蠶食,林雨默早已進駐他的心房。

可是一直以來,驕傲的他,都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直到此刻,在林雨默很有可能已經遇害,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葉易琛才清清楚楚的認清楚自己的心。

可是這一切都晚了,晚了,葉易琛猛地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不,默默不會有事的,我沒有允許她死,她就絕對不會有事,我會去將她救出來的,一定!”

“我也相信默默不會有事,因為她對於奧頓來說,還有利用價值,不管是針對你,還是針對我,默默都是一個不錯的籌碼,不過有件事情,我想不通,即使有默默幫忙,你想要逃出來,也應該不容易,奧頓這人一項準備充分,這不像是他會犯下的錯誤,而且,我始終不明白,奧頓為什麽會對你下手,你對於他而言,有什麽價值?”

這個疑問,閔菁菁一直都沒有想通。

葉易琛被這個問題問住了,他也不清楚奧頓為什麽會這樣做,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能:“菁菁,你知道奧頓最近的動向嗎?比如他有朝著美國方麵進軍的打算嗎?”

就在剛才,葉易琛突然想到,前段時間黑豹曾經向他稟報過,有一個德國勢力,企圖侵占他們的地盤。

不過葉易琛在美國

經營了多年,根基已經很牢固了,那個德國勢力,初來乍到,怎麽會有好果子吃,最終被黑豹給予重創,灰溜溜的逃回了德國。

這件事情,葉易琛一直沒有放在心上,爭奪地盤的事情,時常發生,也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情。

不過就在剛剛,葉易琛突然再次想起這件事情,對方來自德國這件事情引起了他的關注,難道這個勢力,就是奧頓的勢力。

如果是這樣,就能夠說明奧頓為什麽要突然對他動手這件事情了。

“這個我倒是聽奧頓說起過,前段時間他很不高興,好像是進軍美國的時候,受到了阻礙,不得不暫時停手!”閔菁菁很好奇,葉易琛為什麽會知道這件事情。

“他沒有暫時收手,而是選擇換一種方法,我知道奧頓為什麽會對我動手了,擒賊先擒王,這一招高明啊!”葉易琛聞言,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阿琛,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我沒聽明白!”閔菁菁不解的看著葉易琛。

葉易琛這話沒頭沒尾的,讓人聽了似懂非懂,以為抓住了一點東西,仔細一想,卻又什麽都不是。

“他在美國受到的阻擾,是來自於我的勢力,我的勢力在美國根深蒂固,他想要動,很難,所以他就將目標換成了我,他想要抓住我,然後逼迫我妥協!”葉易琛分析道。

“什麽,你在美國有屬於自己的勢力,阿琛,我發現我越來越看不懂你了!”閔菁菁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葉易琛。

葉易琛被這樣的目光看著,覺得很不自在:“其實也沒有什麽,當初待在美國讀書的時候,閑得無聊,就創建了一個勢力,沒想到經過幾年時間的發展,發展到如今,已經擁有不小的規模。”

對於在美國的勢力,完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葉易琛當初創建這個勢力,一方麵是真的因為無聊,另外一方麵則是為了以後他接手葉氏集團,所做的準備。

他知道商場上充斥著爾虞我詐,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在商場這個大染缸之中,有規規矩矩做生意的商人,也有喜歡投機取巧的敗類。

所以要在商場上混,除了明麵上的勢力,在暗中,也要有屬於自己的力量,在遇到不按規矩做事的商人時,才能夠應對自如,而不會處於被動狀態。

閔菁菁也不是外人,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也不打算繼續隱瞞閔菁菁,將一些內幕告訴了閔菁菁。

閔菁菁越聽越震驚,她萬萬想不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斯文的男人,背後居然還有這樣的勢力,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得鬥量。

“阿琛,我發現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閔菁菁的神色很複雜。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閔菁菁本以為自己很了解葉易琛,可是今日她才知道,自己當初的想法是多麽的可笑。

“不管我的身後有些什麽,但是我還是我,還是你熟悉的葉易琛,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

“對,看來是我狹隘了,誰沒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啊,我也有事

情,是你們大家不知道的。”閔菁菁釋然了,不說葉易琛,她也是有秘密的。

如果不是發生了這次的事情,估計葉家的人,還不會知道奧頓的事情呢,所以她在眾人的眼中,或許也是神秘莫測的吧。

“看來,奧頓這一次是衝著你來的,我了解他,他是一個不折手段的人,他會用盡各種辦法,將你這個阻礙他前途的人除去。”閔菁菁很憂心,她擔心葉易琛會受到傷害。

閔菁菁清楚奧頓對待敵人的狠辣,現在葉易琛已經是奧頓的敵人了,她不知道奧頓會用什麽方式來對付葉易琛。

“不用擔心,他有所企圖,反而更好辦,如果他什麽都不求,我反倒無從下手,我想我已經掌握了救林雨默的方法!”葉易琛表現得很自信。

最可怕的人,是那些無欲無求的人,那樣的人,因為沒有渴求,所以沒有弱點,現在既然知道了奧頓想要的是什麽,他完全可以借此,和對方交易,借此救出林雨默。

“你是想和奧頓談條件,他是一個吸血鬼,他的胃口很大,你將蒙受很大的損失!”閔菁菁有些擔憂。

“和人命比起來,這些算得了什麽,我能夠建立起這個勢力一次,就能夠建立起第二次,可是默默的命隻有一次,如果失去了,就是永遠的失去了,再也找不回來,你認為兩者之間,到底誰更重要呢。

“默默,默默更重要!”閔菁菁毫不猶豫的說道,她的心,已經為她做了選擇。

“你好好的養好身體,我這就去將默默帶回來!”

“阿琛,千萬要小心,我希望你們兩個都好好的!”閔菁菁在心中默默的為葉易琛祝福。

此刻,她除了擔心葉易琛的安危之外,居然還擔心奧頓那個混蛋的安危,,閔菁菁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居然還想著那個混蛋,真是該死。

“放心,這世上,能夠傷害我葉易琛的人,還沒有出生呢!”葉易琛說完,翩然離開。

兩個小時之後,葉易琛坐上了飛往德國漢堡的飛機,同行的還有韓義昌。

葉易琛本來不打算讓韓義昌跟著去的,可是這家夥好像粘皮糖一樣,非要跟著,而且還要挾他,說要將這件事情告訴葉老爺子。

葉易琛雖然氣惱,卻無法對他發火,他知道韓義昌執意跟著他,是因為擔心他的安危。

麵對這樣重情重義之人,他怎能生氣呢。

與此同時,葉易琛的情報組織也積極行動起來,開始調查林雨默有可能被關在什麽地方。

如果有可能,他會直接救出林雨默,不過如果事不可為,就算是付出一些代價,他也要帶走林雨默。

當葉易琛走出機場的時候,黑豹早已等候多時,而他的手中,拿著一份新鮮出爐的資料。

葉易琛接過資料,坐上了車子,說道:“先開車,我先看看!”

“是!”黑豹應道。

等到韓義昌也坐上車子之後,這輛車子緩緩的駛出了機場的停車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