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奧頓正在生氣,也在謀劃著,用林雨默換取閔菁菁的打算。

既然抓了人,就要善加利用,這一直都是他做事的準則。

奧頓萬萬沒有想到,剛剛逃出去的葉易琛,居然會冒著生命危險,再次回到這裏,因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不過陷入愛情之中的男女,是不可以用常理來看待的。

一路上,葉易琛都在認真的翻看手中的資料,越看,他的眉頭皺得越緊。

原來經曆了那件事情之後,奧頓的勢力處於全麵戒嚴的狀態,以防他展開報複,想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救出林雨默,難如登天。

而且奧頓的勢力範圍很廣,可以藏人的地方也很多,想要找出林雨默,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到的事情。

可是葉易琛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晚一分鍾救出林雨默,他的心,就要多飽受一分鍾的煎熬,這樣的煎熬,他不想承受。

“阿琛,情況很不樂觀嗎?”韓義昌看著葉易琛的眉頭皺得可以擠出水來,關心的問道。

“你看看吧!”葉易琛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了韓義昌。

韓義昌看完之後,臉色也很難看:“這件事情很棘手,一個處理不好,奧頓感受到威脅,可能會動林雨默。”

如果他們想要強行救人,那麽他們隻會有一次機會,一旦打草驚蛇,奧頓肯定會采取行動,到時候,林雨默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

“黑豹,我讓你帶的資料,你都帶了嗎?”葉易琛這一次早就做好了兩手準備,如果硬的不行,就隻好談判了。

“帶了,可是老板,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辛苦多年才弄到手的!”黑豹覺得,為了一個女人付出這麽多,不值得。

要知道,這一份資料,可是有許多關於美國勢力的核心東西,在關鍵的時刻,能夠起到很好的製約效果。

為了得到這一份資料,有許多兄弟都撒過熱血,現在就白白的便宜了奧頓那個混蛋,他說什麽都不甘心。

“黑豹,我心意已決,不用再說了,你們都是最棒的,這些都隻能代表你們過去的成就,我相信,你們未來的成就,將會遠遠高於這些,隻要兄弟們還在,就能再創輝煌。”葉易琛出言安慰。

他知道,這件事情有些對不住這些跟著他多年的兄弟,不過為了林雨默,這些都是值得的。

“老板,我明白了,是我看得不夠長遠,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弄到更好的。”

“恩,你能這樣想,我就放心了。”葉易琛笑著點了點頭:“將奧頓的聯係方式告訴我吧!”

既然下定了決心,就要勇敢去做,這是葉易琛的處事風格。

很快,葉易琛撥通了奧頓的電話號碼。

奧頓看著手機上陌生的號碼,沒有接。

知道他手機號碼的的人,少之又少,幾乎不會出現陌生的電話號碼的來電,這件事情,奧頓感覺蹊蹺,特別是在這樣特殊的時刻。

最終,電話掛斷了,但是下一刻,電話再次響起。

看樣子,這個人很堅持,非要打通為止。

這一次,奧頓猶豫了一下,接通了電話。

“你是誰?”奧頓率先開口,一開口就是質問。

“是你想要找的人。”葉易琛說道。

“是你!”雖然話筒中的聲音有些變了,但是葉易琛說話的口氣卻沒變,奧頓第一時間認出了對方。

“聰明!”

“你打電話給我幹什麽,是想要向我炫耀,你有多麽厲害,成功的逃出了我的包圍嗎?”奧頓不明白,葉易琛為什麽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他。

他有想過是因為林雨默,可是最後,他又否決了這個可能性。

在抓到林雨默之後,奧頓就派人調查了林雨默的身份,發現她和閔菁菁的關係是很好,但是她對於葉易琛而言,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情婦。

奧頓也有許多的情婦,這些女人在他的眼中,根本微不足道,隻是他發泄的工具罷了,他以為,林雨默對於葉易琛而言,也隻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所以他打消了用林雨默要挾葉易琛的打算,那樣隻會讓他自己自取其辱。

他之所以留下林雨默,隻是為了閔菁菁,林雨默對於葉易琛來說,或許不重要,但是對於閔菁菁來說,卻很重要。

奧頓知道,閔菁菁是一個重情義的女人,如果他以林雨默要挾,對方肯定會同意回到他的身邊。

“你認為我是這樣無聊的人嗎?”葉易琛笑道。

“有話就說!”奧頓懶得和葉易琛繞彎子。

“爽快,我想見你!”葉易琛直接言明自己的意圖。

“你想見我,你在開什麽玩笑,你以為我會傻傻的跑到你的地盤,去見你嗎,我還沒有傻到這樣的地步!”奧頓氣惱。

“不要生氣,我話還沒有說完,我想和你做一個交易,我想,這個交易,對於你來說,有足夠的吸引力!”葉易琛說道。

“為什麽?”奧頓問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葉易琛突然找他,還要和他做交易,這其中,一定有什麽原因。

“林雨默!”葉易琛緩緩的吐出這個人名:“我知道,她在你的手上,我要她,而我,可以給你你想要的東西,當然,如果你傷害了她,我會同你不死不休!”

葉易琛的回答大大的出乎了奧頓的意料,他沒有想到,葉易琛這樣精明的人,居然會做出這樣荒唐的決定。

葉易琛居然為了一個女人,願意和他交易。

“我憑什麽相信你!”奧頓沒有完全相信葉易琛的話。

“就憑你有野心!”葉易琛知道,像奧頓這樣有野心的人,這樣的條件,對於他有無法抗拒的誘惑力,他肯定沒有辦法拒絕。

“哈哈,最了解自己的,真的是敵人,好,我答應你,時間,地點!”

葉易琛聞言,報出了一個時間和地點,然後說道:“在見麵之前,我需要確認林雨默還活著。”

這樣的話語,葉易琛不想說,卻必須要說。

他不希望林雨默已經受到傷害,可是這樣的可能性是真實存在的,他忍不住為擔心林雨默的安危。

“放

心,為了菁菁,我也不會傷害她,我想,兩個小時之內,你的探子會收到關於林雨默的消息!”

奧頓的話音一落,就聽到電話之中傳來忙音,顯然,葉易琛掛斷了電話。

奧頓的眼底閃過一抹惱怒,一直以來都隻有他掛別人的電話的份,今天居然被葉易琛掛斷了電話,他有些不爽。

不過一想到即將到手的利益,他的心情,好了許多。

對於葉易琛的做法,奧頓很不解,為了一個情婦,值得嗎?像葉易琛這樣的身份,想要女人,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啊。

奧頓搖了搖頭,將這個想法,拋出了腦海,既然想不透,就不用再想了,他隻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行了。

想到這裏,奧頓撥通了電話,讓人暗中將林雨默帶到這裏來。

當林雨默被帶到奧頓的麵前的時候,他震驚了,憤怒了。

“該死的,是誰做的!”奧頓指著麵前奄奄一息,隨時都有可能斷氣的林雨默說道。

他明明吩咐了手下,要好好的照看她,不能傷害她,怎麽會變成現在這樣。

原來那日傑克的耳朵被咬傷之後,一直對林雨默懷恨在心,隻是礙於奧頓的吩咐,而不敢真的要林雨默的命。

不過不能要林雨默的命,折磨她倒是可以的,所以傑克一直都沒給她飯吃,也沒給她水喝,而且常常打她。

其餘四人因為和傑克的關係都不錯,也就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要傑克做得不是太過分,他們都不會開口。

林雨默的身子骨本來就弱,哪裏經受得起這樣的折騰。

待在地牢的日子中,林雨默總是迷迷糊糊的,擁有清醒意誌的時間很少。

“屬下不知,我見到這位姑娘的時候,她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負責帶林雨默過來的人,聽到奧頓的話,嚇得一下子跪倒在地。

他跟在奧頓身邊多年,知道對方一生氣,就代表著有人要遭殃了,他很擔心,這個遭殃的人是自己。

“立刻派人救治她,一定不能讓她死了,還有,將負責看守她的人,給我拉出去做了,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留下來幹什麽?”奧頓吩咐道。

林雨默這條小命現在可是很重要的,不僅關係到閔菁菁,還關係到很大的利益,絕對不容有失。

“是,我馬上去辦!”男子出了一頭冷汗,暗自為那幾個倒黴蛋默哀,居然敢在這個時候犯事,真是找死。

“等一下,先將他們關起來,不忙動手!”奧頓叫住了男子,他突然改變了主意。

奧頓看林雨默這個情況,一時半會應該好不了,葉易琛既然這樣重視她,看到她這個樣子,肯定會很生氣,將那幾個家夥留下來,就算是送給葉易琛的禮物,讓他發泄一下也不錯,這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是!”男子應承了一聲,迅速的退下。

他暗自嘀咕,老大今天怎麽發善心了,如果讓他知道奧頓心中的想法,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這是一處度假勝地,四周的環境很好,一幢幢別墅在綠樹的掩映下,若隱若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