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誰第一眼看到這裏,都會以為這是一個富人區,其實,這裏是一個度假酒店。

隻是這裏不接待普通人,之接待富人,因為這裏出租的不是一個個的房間,而是一幢幢的別墅。

在這裏,你擁有足夠的隱私勸和廣闊的活動空間,而且酒店方麵,還會盡量的達成你的要求。

葉易琛挑選的見麵地點就是這裏。

之所以會選在這裏,一來是因為僻靜,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為這個地方也算得上是公共場所,出了事,可以直接走人,不是攤上事情。

當然,在這之前,葉易琛也做了相應的部署,他必須防著奧頓陰他。

由於急著救出林雨默,葉易琛約定的時間很趕,打了奧頓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奧頓很有魄力,依舊準時赴約。

裝修典雅的客廳中,葉易琛和奧頓相對而坐,韓義昌坐在葉易琛的旁邊。

“說吧,你想要怎麽交換?”奧頓率先開口,他想要看看,葉易琛為了那個女人,肯拿出多少籌碼來。

“我給的,肯定要是你需要的,你才會心動,與其問我能給你什麽,還不如你告訴我,你想要什麽,我再考慮看看,是否是我能夠接受的範圍!”葉易琛說道。

這談判,講求站在主導的地位,隻有站在主導的地位,才能夠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利益。

雖然心中著急,但是表麵上,葉易琛還是擺出一副很在乎的樣子,常年在商場上打混,接觸了不少老奸巨猾的人,這談判的技巧,他可是相當熟悉的。

“看來,你並沒有要和我談判的誠意!”奧頓見狀,站起身,擺出一副打算離開的架勢。

“奧頓,少給我裝模作樣,今個你既然來了這裏,就不會輕易的離開,你認為現在這樣有意思嗎,我覺得我們還是坐下來好好談談實在點!”葉易琛說道。

奧頓是仗著林雨默在他的手上,他想要葉易琛因此投鼠忌器。

而葉易琛抓住的則是奧頓極具野心的性格,這樣的人,很難經受巨大的利益的誘惑。

兩人都各自揣摩著對方的心思,想要從中爭取最大的利益。

“你既然選擇了找我,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麽?”奧頓相信,葉易琛不會打無準備的仗。

葉易琛既然選擇了和他交易,就一定準備了讓他心動的籌碼。

“你就真的那麽想將觸角延伸到美國,這是為什麽?”葉易琛問道,美國那個地方,形勢錯綜複雜,想要在那個地方立足,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奧頓在德國發展得好好的,為什麽突然相中了美國,想要進駐這裏呢,葉易琛認為奧頓留在德國這個熟悉的國度,應該更有發展前途。

“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你隻需要告訴我,願不願意讓出一半的地盤就可以了。”奧頓說道。

有些事情,奧頓不想讓葉易琛知道。

在外人的眼中,奧頓這些年可謂風光得意,事業越多越大,外人隻看到了表麵的風光,卻不知道背後的心酸,以及擔憂。

這些年,奧頓是很成功,可是幹他們這一行的,成功的背後多少會損害他人的利益,因此,他結下了不少的仇家。

隻是大家礙於他現在的勢力,都將心中的怨氣埋藏在心底,沒有表現出來。

奧頓知道,如果哪一天他遇到困難,或者是失敗之後,這些人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落井下石。

對於一般人,奧頓可以不在乎,不過就在一年多之前,奧頓得罪了一個很強大的家族。

雖然對方害怕將他逼急了,最終弄得魚死網破,這一年多,也沒有采取什麽過激的行動。

但是奧頓清楚,這隻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向他動手。

奧頓不喜歡坐以待斃,他開始為自己謀劃後路,幾番考察之後,他將目標訂在了美國,這個標榜著自由的國度。

隻要他在美國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勢力,到時候如果真爆發衝突,他就可以進可攻,退可守,占據非常有利的主導地位。

不過要進駐美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曾經準備充分,信心滿滿的準備進軍,最終卻失敗了,敗在了葉易琛的手下手中。

對此,奧頓並不氣妥,而是積極的尋找其他的突破口,葉易琛就是他尋到的突破口。

當然,這些內幕奧頓是絕對不會告訴葉易琛的。

“好,原因我可以不問,不過我的地盤都是我的兄弟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我不可能給你,你認為,就憑一個女人,能夠換取到那些地盤嗎?奧頓,你似乎太天真了。”葉易琛笑看著奧頓。

他早就猜到奧頓會獅子大開口,可惜他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

“值不值得,這要看你心中到底是怎麽想的,那個女人在別人的眼中,或許一文不值,不過在你的眼中,她是什麽樣的價值,隻有你自己清楚!”奧頓不會輕易的相信葉易琛的鬼話。

憑葉易琛之前表現出的態度,以及他急著安排兩人見麵的種種跡象都表明,葉易琛很重視這個女人。

奧頓很懂得物盡其用,他自然不會放著這樣好的籌碼,而不善加利用。

“我再說一遍,地盤不可能給你!”葉易琛態度很堅決。

葉易琛從來沒有想過要給奧頓地盤。

這件事情,即使他同意了,黑豹等眾多兄弟也不會同意。

這些地盤,都是他們一點一點打下來的,都是他們的**,是他們賴以生活的地方。

讓出地盤,對於葉易琛在美國的勢力是一個嚴重的打擊,同時也會打擊到這一群多年都忠心耿耿的跟在他身邊的兄弟的心。

葉易琛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應該知道,一個勢力要想在一個地方紮根,必須先擁有自己的地盤,建立根基,然後再圖謀發展,我的手上如果沒有地盤,你認為,我能夠成功的在美國立足嗎?如果達不成這一個目的,我是不會放人的!”奧頓當即表態,態度很強硬。

他的目標很明確,他要的就是這些,絕對不會退讓。

“你做這

樣的決定,有想過菁菁的感受嗎?”葉易琛突然岔開話題,將事情引都閔菁菁的身上。

葉易琛想借這一次的機會,看看奧頓對於閔菁菁到底是什麽樣的態度。

從閔菁菁的言行舉止來看,兩人的關係匪淺,要不然她也不會說自己了解奧頓。

因為閔菁菁的緣故,葉易琛心生了了解奧頓的念頭。

“你少扯開話題,我們正在談論交易的事情,你突然扯到菁菁身上,是什麽意思?”奧頓聽到閔菁菁三個字的時候,情緒上有些波動,有些猶豫。

他明白自己這樣的做法,如果讓閔菁菁知道了,兩人之間最後的一絲希望,也會被磨滅的。

這不是奧頓想要看到的,可是他不得不這樣做,在事業和愛情方麵,他選擇了事業。

畢竟事業不僅僅關係著他,更關係著跟在他身邊,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的性命,身為一個男人,一個領頭人,奧頓清楚自己的責任是什麽,與這麽多的兄弟相比,個人的感情,根本就微不足道。

早在計劃設計葉易琛的時候,奧頓就已經在事業和愛情之間做了選擇,他選擇了事業,當年他也曾經想過,事業和愛情兼得,可是他的計劃失敗了。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他就必須要堅定地走下去。

“我隻是想要知道,你到底喜歡過菁菁沒有,還是在你的眼中,菁菁從始至終,都隻是一顆棋子。”

“這件事情和你沒關係!”奧頓聽著葉易琛總是扯和閔菁菁有關的事情,很不高興。

葉易琛的這些話,就好像是重錘,一錘錘打在他的心上,讓他很難受。

“當然和我有關,你應該知道我和菁菁之間的關係,你認為我沒有關心菁菁的立場嗎?”葉易琛是故意想要惹怒奧頓的。

這也是談判的技巧之一,讓另一方的情緒不穩定,以便誘導對方答應你希望對方答應的條件。

“葉先生的閑心真不錯,哪裏的閑事,都想要管管!”奧頓暗諷道。

葉易琛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絲毫不因為這一番話而生氣,也不多言,不過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如果你還想繼續討論關於菁菁的事情,恕我不奉陪了,這些是屬於我的私事,我沒有必要和你談!”奧頓說道。

“我可以幫你在美國立足,不過,我不會直接給你地盤,你想要地盤,需要自己去爭奪!”葉易琛說出心中的打算。

“沒有地盤,就好像是無根的草,你讓我如何紮根!”葉易琛的話,奧頓根本就不相信,這一切太過於荒唐。

“我既然敢這樣說,自然有我的辦法,阿昌,東西給我!”葉易琛衝著韓義昌伸出手。

韓義昌二話不說,將一個鼓鼓的檔案袋,遞給葉易琛。

葉易琛將紙袋接過,順手放在奧頓的麵前。

奧頓看了看擺在麵前的檔案袋,沒有伸手去拿:“這是什麽?”

“能夠讓你在美國立足的東西!”葉易琛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