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這個!”奧頓有些不相信。

搶地盤都是真刀真槍的幹,奧頓不相信,就憑眼前這個小紙袋裏麵的東西,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

“不要小看了這東西,這東西可是我耗費了幾年的時間才收集上來的,這裏麵有關於美國幾大黑暗勢力的秘密,我相信你掌握了這些消息,應該足夠在美國立足了,如果擁有了這些,你都還無法進駐美國,這隻能證明你的能力有問題,我實在是無能為力!”葉易琛說道。

奧頓聞言,終於感興趣了,如果葉易琛說的是真的,那麽這東西,確實能夠幫他解決立足美國這件事情。

雖然拿這些資料,沒有直接拿地盤來得輕鬆,因為他還必須投入人力物力,去開拓屬於自己的地盤,不過要葉易拿出地盤,實在是很難,如今換成這資料,奧頓勉強能夠接受,換一個角度來想,這也不是壞事,自己打下來的地盤,比直接從別人的手中要來的地盤,更好管理。

奧頓伸出手,想要拿起紙袋。

葉易琛迅速的伸出一隻手,壓在紙袋上,阻止奧頓拿起紙袋。

“怎麽,後悔了!”奧頓挑了挑眉。

“沒,我葉易琛做的決定,從來不會後悔,我隻是想提醒你,這是一場交易,不是饋贈!”

葉易琛在提醒奧頓,他的付出已經擺在了桌子上,奧頓也應該拿出屬於他的籌碼了。

“我必須先驗證這些資料,是不是真的,隻有證實了這些消息是真的,我才會將人交出來!”

奧頓還防著葉易琛騙他。

雖然他相信葉易琛不是這樣卑鄙的小人,不過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可以,不過這一份資料,我手中還有備份,你如果拿了資料,不放人,我會將這些資料直接交給政府,到時候這些資料將變得毫無價值!”葉易琛說道。

他這一招夠狠,為了讓敵人得不到,他自己也不要了,做出這樣的決定,需要很大的魄力,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你敢威脅我,別忘了你現在是在德國,你就不怕我將你的小命,留在這裏。”奧頓目露凶光,死死的盯著葉易琛。

那樣子,似乎真打算動葉易琛。

“相信我,我能夠成功的離開一次,就有本事離開第二次,我想你不會拿這麽重要的事情做賭注!”葉易琛絲毫不怕奧頓對他動手。

奧頓厲害,他也不是吃素的,經曆了那一次的驚險,他也長心眼了,同樣的錯誤,他不會犯第二次。

“資料我要了,不過,我還有一個要求!”奧頓沉吟了一下說道。

他知道,這個要求很有可能遭到葉易琛拒絕,不過他還是想要試試。

“說!”

“除了這一份資料,我還要閔菁菁!”

閔菁菁現在在葉易琛的地盤,經曆了閔菁菁被劫持的事情,葉易琛對於她的保護肯定會更加的嚴密。

憑借奧頓對葉易琛的實力的了解,他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從葉易琛的手上,將閔菁菁搶走,所以

他想要將這件事情作為一個籌碼,逼葉易琛就範。

“不可能,菁菁是人,不是物品,我無法左右她的人生!”葉易琛斷然拒絕。

別說他真的做不了這個主,就算是他能夠做這個主,他也不會拿閔菁菁的幸福,來做交換。

如果讓林雨默知道她的自由是靠閔菁菁的幸福換來的,想必那個小妮子一定會很傷心,很生氣,她絕對會希望自己根本就沒有獲救。

葉易琛相信林雨默一定會這樣想,因為她是那樣的善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總是喜歡先為別人考慮,一個十足十的大傻瓜,偏偏,他就喜歡上了這個大傻瓜。

韓義昌坐在一旁聽著兩人的話題總是圍繞在閔菁菁的身上,很疑惑,隻是礙於場合,他沒有冒然開口。

身為閔菁菁的前男友,雖然兩人早已分手,他也已經有了新的女朋友,但是他還是關心閔菁菁的,希望她能夠快樂幸福。

韓義昌可不認為,眼前的男人能夠給予閔菁菁幸福,就他的身份,對於閔菁菁而言,就是一種負擔。

“好,菁菁的事我會另外想辦法,我需要兩個小時,驗證這些資料,如果這些資料是真的,我會告訴你林雨默在哪裏。”奧頓說道。

“成交!”葉易琛點了點頭。

交易談成之後,奧頓沒有多待,急急忙忙的想要離開,他忙著去驗證這些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奧頓臨走的時候,深深的看了葉易琛幾眼,那眼神很複雜,似乎帶著某些深意。

原來,奧頓是覺得看不透葉易琛。

一個能夠建立這樣的勢力的人,一定擁有一顆聰明的大腦和敏銳的判斷力,應該不會犯這樣的錯誤的人,居然為了一個女人,犧牲這樣多。

這些資料,放在葉易琛的手中,應該能夠為他創造出很大的利益,這些遠遠比一個女人來得重要。

奧頓怎麽想也想不明白,葉易琛為什麽會這樣做,雖然聽說過,有些人愛美人勝過於愛江山,卻一直都沒有遇到過,以為隻是謠傳,今日他總算是親眼見到了。

“為什麽,這樣做真的值得嗎?”奧頓臨走之前,突然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葉易琛自然聽懂了奧頓的話,他笑了:“沒有什麽值不值得,我隻是在按照我的心中所想做事,我不想欺騙我的心!”

奧頓聞言,沒有多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葉易琛說得簡單,奧頓卻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做到。

奧頓離開之後,葉易琛也帶著人馬,迅速的離開這裏,他害怕葉易琛會殺一個回馬槍。

僅僅過去一個小時,葉易琛就接到了奧頓的電話,對方告知了他林雨默的所在。

得到消息的葉易琛,一刻也不願多待,立刻動身,趕往此處,韓義昌也死皮賴臉的跟著葉易琛一起去了。

韓義昌這樣做完全是為了葉易琛,畢竟是要去敵人的地盤,而且屬於大本營的範疇,他不跟著,心中不踏實。

事情出乎葉易琛意料的順利,或許是由於奧頓提前已經吩咐過,葉易琛和韓義昌很輕鬆的來到

了一幢建築物前方。

黑森親自領著葉易琛來到一扇房間門口,說道:“林雨默小姐就在這個房間裏。

葉易琛看了看那扇雕刻著精美花紋的門,心中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他本來還擔心林雨默在這裏受什麽委屈,不過看這個樣子,這屋子裏的裝修,應該不差,默默待在這樣的環境中,可見奧頓對她還是很禮遇的,應該不會受到什麽傷害。

葉易琛迫不及待的推開了房門,一雙眼睛四處搜尋林雨默的身影。

他很容易就發現了躺在床上的林雨默,他大步朝著林雨默走去,嘴裏喊著:“默默醒醒,起床了,我來接你回家!”

當葉易琛走到床頭,看清楚林雨默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下一刻,碎了一地,取而代之的是鐵青著的臉。

韓義昌以及黑森都感覺渾身一冷,雞皮疙瘩忍不住往外冒。

在葉易琛的身前,林雨默躺在床上。

她的臉色蒼白,臉蛋上布滿了冷汗,眉頭緊鎖,時不時身體劇烈的顫抖一下,好像想到了什麽可怕的事情,嘴裏小聲的喃喃自語:“不要過來,求求你們不要過來,不要碰我,放開我!”

看這個樣子,林雨默正在做噩夢,而且夢中發生的事情,讓她很害怕。

她甚至激動的揮舞著手臂,試圖推開讓她在睡夢中害怕的人。

她這一伸手,寬大的衣袖就順勢滑落下來,手臂上的傷也暴露在空氣中。

白皙的肌膚上,布滿了紅色和紫色的瘀痕,看起來觸目驚心。

聽著林雨默所說的夢話,看著林雨默手臂上的傷,葉易琛既生氣又惱怒。

他生的是自己的氣,氣自己居然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真是沒用,惱怒的是奧頓居然會如此對待一個女子,真是一個小人,這樣的事情是君子不屑於幹的。

葉易琛坐到床沿上,心疼的看著林雨默,緩緩的伸出一隻手,輕觸她的眉頭,慢慢的按壓輕揉,讓她的眉頭漸漸的舒展開來。

他的另一隻手,抓住了林雨默揮舞的手,給予她力量。

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觸感熟悉的氣息,林雨默的焦躁漸漸的平息下來。

此刻已經不是葉易琛握住林雨默的手了,而是林雨默死死的握住葉易琛的手,怎麽也不放手。

她的嘴裏喊著:“阿琛,救我,阿琛救我!”

聽到阿琛這兩個字的時候,葉易琛的眼底閃過一抹滿意,還算這個女人識相,知道在關鍵的時刻想起他,也不枉他為這女人付出了那麽多,現在看來都是值得的。

將林雨默的眉頭撫平之後,葉易琛毫不顧忌在場的另外兩人,低下頭,在林雨默的額頭落下了淺淺的一吻。

這一幕,真的很唯美。

可惜現場唯一的兩個觀眾都無心看唯美的一幕,韓義昌是擔心林雨默的傷勢。

韓義昌忍不住想到:“如果讓艾熏知道林雨默傷成這個樣子,肯定會不管不顧的立刻坐飛機趕到這邊來,看來這段時間我說話必須小心了,千萬不能說漏了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