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領頭人則是感覺心驚肉跳,哪裏還有心情欣賞這些。

感受著從葉易琛周身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黑森很明顯的感覺出對方的憤怒。

黑森忍不住冷汗直流,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怒了,而這人很有可能是一個衝冠一怒為紅顏的人,如果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肯定好死不死的成為被炮轟的首要人選,他可真冤。

葉易琛緩緩的轉過頭,用足以凍死人的冰冷眼神看著黑森,似乎想要用眼神殺死對方:“這該死的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我需要一個解釋!”

葉易琛的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吵到林雨默,不過即使這樣,他的話還是讓黑森心髒緊縮。

這樣的低語,甚至比狂吼,更讓人心驚膽戰。

“這是手底下的手下,不聽從命令,暗中幹的,老大早就吩咐了他們不要傷害林雨默小姐,可是他們卻膽大包天的違背了老大的命令!”黑森連忙解釋。

在奧頓吩咐他帶葉易琛來找林雨默的時候,奧頓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起初他還不認為這件事情有什麽要緊的,可是看到葉易琛那想要殺人的目光,黑森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或許對一般的俘虜,懲罰一下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對於眼前這個女人而言,卻是大罪,隻因為她是葉易琛的女人,因為這個女人得罪葉易琛,絕對是不理智的行為,因為這個男人太危險,這樣的敵人,太可怕。

“誰!”葉易琛喝問,他要將這些敢於傷害林雨默的人,戳骨揚灰,讓他們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是傑克等人,這幾個小子平日裏就沒什麽出息,這一次,居然敢幹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罪該萬死!”黑森抱怨道。

不管他們做了什麽,就衝著他因為這幾人被嚇得不輕的份上,就不能輕饒了這幾個家夥.。

“人呢?”葉易琛問道,他現在有想要殺人的衝動,不,他不會馬上殺了這些人,因為這對於他們而言太輕鬆了。

這群人居然敢這樣欺負林雨默,他要留著他們的小命,狠狠的折磨他們,他要讓他們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當初老大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立刻下令處理掉這幾個人…”黑森的話剛剛說到這裏,就被葉易琛伸出一隻手拎住了衣領,將他拉到近前。

“你說什麽,再說一遍?”葉易琛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他現在一肚子的火,如果那些人真的死了,他一點也不介意將肚子裏麵的火,發泄到黑森的身上。

黑森看著葉易琛那憤怒的樣子,心中一顫。

他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很少有能讓他害怕的事情,不過葉易琛的眼神太恐怖,讓他以為自己看見的不是人,而是魔鬼,一隻吃人的魔鬼,他有些怕了,再也不敢賣關子:“別激動,你聽我把話說完,老大這樣決定之後,又改變主意了,他說這些人是他送給你的禮物!”

葉易琛聞言,心頭的怒火平息了一些,算奧頓這小子識相,還知道幹一些上道的事情。

當然,葉易琛不會因為這點

小事就原諒奧頓,這一次,他可謂損失不小,這場子,他遲早要找回來。

“黑豹,待會走的時候,記得將人帶走,回頭好好招待他們,記得留一口氣,我想親自動手,給他們一個難忘的禮物!”葉易琛吩咐道,臉上的笑容帶著一種嗜血的味道。

“是,屬下遵命!”黑森應和道,看到葉易琛那樣的表情,他就知道有人要遭殃了,他在心中默默的替那幾個人哀悼,惹誰不好,偏偏惹葉易琛,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幾人說話的聲音有點大,將林雨默吵醒了。

林雨默睜開眼睛,發現周圍有人,頓時大驚,驚叫道:“不要過來,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拿開你的髒手,不要碰我!”

林雨默一邊喊,一邊揮舞著雙手,好像真的有人在她的身邊,正對她動手動腳。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反應,再看看她的動作,臉色很難看,從這些反應中,他大概能夠猜出,林雨默遇到了什麽事情。

該死的,居然敢碰我的女人,就是死一千次都不夠。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眼神越發的心疼,心中充滿了內疚,都是他,是他沒有及時來救默默,才讓默默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他。

葉易琛忍不住自責,也很生氣,氣自己沒用,身為一個男人,居然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真是沒用。

葉易琛不忍看到林雨默這樣,葉易琛走到她的身邊,想要將她抱在懷裏。

林雨默看到有人靠近,更加的緊張,她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縮在床邊的一個角落裏,低著頭,瑟瑟發抖,嘴裏依舊在自言自語。

林雨默被關進地牢之後,精神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狀態,防備著別人對她動手。

即使現在安全了,但是她卻不知道,她潛意識裏麵還是認為自己正處於危險之中,所以一看到人,看到有人靠近,就表現出這個樣子。

處於慌亂狀態的她,甚至沒有注意到葉易琛的臉,沒有認出葉易琛來,這在平日裏,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因為林雨默很在乎葉易琛,葉易琛就是她永遠的矚目,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滾開,滾開!”林雨默聽著腳步聲依舊沒停,知道對方正在一步步的靠近自己,反應很激烈,大喊大叫,卻不敢抬頭。

“默默,是我,你的阿琛,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我來救你了。”葉易琛看到林雨默這個樣子,心都要碎了。

他寧願承受這一切痛苦的是他自己,也不願看到林雨默這個樣子。

他自責不已,現在想一想,好像自從林雨默出現在他的身邊之後,對方就沒過幾天舒坦日子,總是出現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

以前葉易琛沒有注意這些,可是現在,關於他和林雨默的往事一幕幕都在他的腦海中回蕩,清晰無比。

直到此刻,葉易琛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過去對林雨默是多麽的差,簡直就是一個混蛋。

葉易琛強忍著心疼和自責,慢慢的靠近林雨默,腳步放得很輕,生怕驚

到了林雨默。

“默默,不要害怕,我來帶你回家了!”葉易琛柔聲安撫著林雨默。

這一招很管用,林雨默聽著這熟悉的聲音,情緒漸漸的穩定下來,揮動的手臂,也停了下來。

但是她的身體依舊在顫抖,頭也死死的低著,不敢抬起來。

葉易琛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喜,有反應就是好現象。

“默默,我是阿琛啊,我來帶你回去了,我們一起回家好不好!”葉易琛循循善誘。

他明白林雨默剛剛受了刺激,現在不能再刺激對方,必須慢慢來。

“阿琛,阿琛!”林雨默喃喃自語。

“對,阿琛,我是阿琛啊,你難道忘了嗎?”葉易琛問道。

“不,我沒忘,阿琛,我的阿琛,我最愛的阿琛!”林雨默連忙回答道,生怕別人誤會她忘了葉易琛。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說不感動,絕對是騙人的,如果不是男人有淚不輕彈,他估計都要哭了。

被一個女人這樣愛著,愛得如此之深,是一種榮幸,更是一種幸福。

葉易琛暗自決定,這次回去之後,一定要對林雨默好一點,將之前虧欠她的,都彌補上。

“你抬頭看一看,我就是你的阿琛啊,你看看我!”葉易琛說道。

“不,不!”林雨默還是鼓不起勇氣抬頭,她害怕自己看到的是一群色眯眯的看著她的男人,那種眼神,讓她記憶深刻,猥褻至極,好像在用眼睛剝她的衣服,她不想再看到這樣的眼神。

“不要怕,看看我,我是阿琛,你最愛的阿琛啊!”葉易琛還是不放棄。

“阿琛,阿琛!”林雨默不停的念叨著這個名字,好像這個名字,能夠給予她力量。

終於,她小心翼翼的,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頭,下一刻,葉易琛的臉,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林雨默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生怕眼前這一幕,是幻覺,下一秒鍾,就會消失。

待在地牢的一天多時間裏,林雨默無數次的幻想,葉易琛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帶著她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可是每一次,當她充滿期待的朝著葉易琛伸出手的時候,眼前的幻覺就消失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林雨默好怕,好怕這一次又是幻覺。

雖然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一點也不像是幻覺,可是林雨默還是害怕,害怕這一切到最後,都成了一場空。

林雨默甚至做出了揉眼睛的可愛動作,就為了確認眼前的這一切是真的,還是假的。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揉眼睛,就猜到了對方的想法。

葉易琛伸出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了林雨默的小手,他充滿磁性的嗓音,在林雨默的耳邊回蕩:“默默,是我,你感受到了嗎?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夢,都是真的!”

溫熱而熟悉的觸感,熟悉的聲音,她甚至能夠聞到那熟悉的體味。

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林雨默終於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