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林雨默猛地一下子撲到葉易琛的懷中,痛哭失聲。

林雨默的膽子本來就小,被關在地牢這種暗無天日,老鼠出沒的地方,她其實是很怕很怕的。

可是她知道,怕並沒有用,怕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讓那幾個壞蛋認為你好欺負,然後更加的欺負你。

所以林雨默一直都強撐著不讓自己害怕,直到此刻,看到了葉易琛,她才實實在在的感覺到安全,埋藏在心底的擔憂,害怕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出來,再也壓抑不了。

“傻丫頭,哭吧,好好的哭一場吧,哭完就沒事了!”葉易琛愛憐的撫摸著林雨默的頭,輕聲說道。

理智告訴葉易琛,必須馬上離開這裏,因為這裏還是奧頓的地盤,很不安全,對方隨時有可能出爾反爾,對他們動手。

但是看著林雨默情緒失控的樣子,有些話,他怎麽也說不出口。

最終,葉易琛在心中暗自歎了一口氣,算了,就這樣吧,奧頓是一個聰明人,他應該不會做這樣損人不利己的傻事。

突然,林雨默猛地從葉易琛的懷中抬起頭,然後伸出手推著葉易琛,想要將他推開,嘴裏喊著:“阿琛,快走,這裏危險,他們想要對付你,你快點走,這裏太危險了!”

“默默,不要著急,我們已經和好了,他們不會對付我的,你看,他們就站在我的身邊,如果他們想要傷害我,早就動手了,不用等到現在!”葉易琛解釋道。

然後他指著黑森說道:“不信你問問他,問問他,他會傷害我嗎?”

黑森被人點名,渾身不自在,幹笑著說道:“葉先生說笑了,我怎麽會對付你呢?”

如果不是深入了解了葉易琛,黑森絕對不會用這樣的口氣和他說話。

要知道,黑森也是一個驕傲的主,讓他這樣說話,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你看,他們都這樣說了,你該信了吧!”葉易琛聞言笑了,他很滿意黑森的回答。

林雨默還是將信將疑,她可不是三歲小孩子,不相信前一兩天還動刀動槍的,結果現在就和好了。

就算是小孩子過家家,也不會像這樣子兒戲的。

可是如果說不對勁,她又找不出什麽不對勁的地方,她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先離開這裏,隻有離開了這裏,她的心裏才覺得踏實。

“阿琛,帶我離開這裏好嗎?我想回去了!”林雨默說道。

“好,我們馬上走!”葉易琛連忙答應,林雨默說的,正是他想到,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葉易琛伸出手,想要抱起林雨默,離開這裏。

可是林雨默卻下意識的躲開了:“不用,我自己走就好!”

林雨默還清楚的記得,那些肮髒的男人用髒手碰她的感覺,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不能接受葉易琛碰她,她覺得自己很髒,會玷汙葉易琛的。

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再看了看周圍的人,了然一笑,他以為林雨默害羞,不想在眾人的麵前表現得太過於親密,才會躲開他的。

“不要害羞,你現在身子虛,走不動,我抱著你出去!”葉易琛笑著說道。

“阿琛,不用了,我能走!”林雨默還想堅持。

“不要再說了,再說我可就要生氣了。”葉易琛見林雨默居然再次拒絕,故意板著臉,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他知道,林雨默最害怕他生氣了。

果然,林雨默看到葉易琛這個樣子,眼中閃過一抹慌亂,她還是習慣性的關注葉易琛的感受,勝過於自己。

“嗯!”林雨默妥協了。

讓葉易琛抱,她難受,不讓葉易琛抱,葉易琛會生氣,與其看著葉易琛生氣,還不如自己忍受著難受的感覺。

葉易琛見到林雨默點頭,臉上的怒容終於消失了,他彎腰抱起林雨默,大步大步的朝著外麵走去。

林雨默雙手環住葉易琛的脖子,臉蛋埋在他的胸前,不敢抬頭。

待在葉易琛的懷中,林雨默知道自己錯了。

沒有難受,有的隻有溫暖和安全,待在這個熟悉的懷抱之中,呼吸之間,能夠感受到葉易琛獨特的體味,有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還混合著一股淡淡的煙味,聞著很舒服。

被葉易琛抱著,就好像泡在溫泉中,全身不由的放鬆,剛剛擔心的那些,似乎也被拋諸腦後了,此刻,她的心中,眼裏,感知裏,都隻有一個人,那就是葉易琛,周圍的一切,在這一刻,和她沒有任何的關係。

兩人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引來了很高的回頭率。

葉易琛大鬧宴會,順利逃脫的事情,在奧頓的地盤上,甚至於漢堡,都已經不是什麽秘密了。

因為那一戰太精彩,太讓人回味,讓人想忘,也忘不了。

此刻,看到自己老大的對頭,居然這樣高調的在老大的大本營之中行走,不好奇才有個怪。

不過眾人看到黑森的時候,連忙收起了看熱鬧的眼神,更沒人敢上前阻攔,打擾這一行人。

黑森的厲害,在這裏可是出了名的,他們可不願因為好奇,而招惹上這個閻王,這可不劃算。

最終,一行人暢通無阻的離開了這裏。

葉易琛害怕夜長夢多,出了奧頓的地盤之後,直接坐車前往機場,然後直接坐最近一航班的飛機,踏上了回去的路。

當然,傑克這五個人,葉易琛也沒有忘記,他命令黑豹帶著這五人以及其他的兄弟,撤離這裏,然後再將這五人,秘密送到他這一邊來。

至於葉易琛最終會如何處理這五個人的,那都是後話了。

在飛機上,林雨默有好多的話,想要問葉易琛。

她擔心葉易琛在那次拚鬥中受傷了嗎,她也擔心閔菁菁是否從昏迷中醒來,現在好嗎?

葉易琛對於這些,都沒有隱瞞,反正林雨默回到葉宅之後,這些也瞞不住,與其現在瞞著她,然後沒多久就穿幫了,還不如現在就說實話呢。

雖然葉易琛說得輕描淡寫的,好像這一切都不是很重要,但是林雨默還是能夠從這些話之中聽出危險。

當初,她在地下室中

暴露行蹤之後,被兩個人圍追堵截,她就已經膽戰心驚,害怕得要死了,整個小心肝都快要從胸膛中蹦出來了。

葉易琛麵對的可不是兩個人,而是幾十上百號人,想要從這麽多人麵前成功逃脫,簡直難如登天。

不過這一切,葉易琛都做到了,林雨默為他感到驕傲,不愧是她喜歡的男人,果然有實力,有能力。

“一芯姐受傷了,現在好些了嗎?”林雨默聽到葉易琛說曹一芯為了救他,自己挨了槍子的時候,很擔憂,連忙追問。

或許在有些人的眼中,林雨默居然擔憂自己的情敵,實在是夠假的。

不過林雨默知道,這是她真實的想法,不是什麽虛情假意,她是真的擔心曹一芯。

一方麵是因為曹一芯曾經也對她好過,另外一方麵是因為曹一芯救了葉易琛,讓她沒有失去葉易琛,光憑這一點,曹一芯就已經值得讓她感謝了。

“沒事了,隻是肩膀受傷,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葉易琛輕描淡寫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麽,他就是不想在林雨默的麵前提起曹一芯,或許是擔心對方會傷心吧,女人不管外表表現得多大度,也不可能完全不吃醋。

“那就好,那就好!”林雨默聞言,鬆了一口氣,她真的不希望曹一芯出現什麽意外。

葉易琛暗中觀察林雨默的反應,發現她的反應和表情都很真實,不像是裝出來的,這讓他很欣慰,很高興,這充分的表現出了林雨默的善良。

以前他怎麽都沒有注意到林雨默的這個優點呢,直到此刻才發現了,真的很不應該。

“你有受傷嗎?”林雨默平息了聽到曹一芯受槍傷之後的緊張,突然想到了葉易琛。

在那樣的環境下,曹一芯可以幫葉易琛擋住一顆子彈,卻不可能幫她擋住所有的子彈,葉易琛還是有可能受傷的。

想到這裏,林雨默的小手開始不安分,緊張的四處**,想要確認葉易琛到底有沒有受傷。

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葉易琛很無奈。

他是很歡迎林雨默對他上下其手,可是這也要分時候,分場地,這裏可不是什麽好地方。

葉易琛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對於林雨默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如果任由她這樣摸,自己很有可能會起反應。

他一點也不想,當著這麽多人的麵,這太丟人了,他丟不起這個人,這裏可是在飛機上,那麽多雙眼睛看著,如果真出現那樣的情況,他就可以鑽進地縫裏了。

葉易琛試圖說服林雨默:“默默,不要這樣,大家都看著呢,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受傷了嗎?我告訴你,想要傷害我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能夠傷害我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林雨默聞言,狐疑的看了看葉易琛,再看了看周圍那些看好戲的人,她後知後覺的察覺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麽丟臉的事情,臉頰一下子紅了,連忙將頭埋在葉易琛的懷中,再也不敢抬頭。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這樣可愛的舉動,忍不住哈哈大笑,引來更多看好戲的目光,不過他根本就不在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