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菁菁這才看清楚林雨默身上的傷,對於奧頓的恨意又上了一個台階。

而此刻,曹一芯正呆在房間中,詛咒林雨默。

自從得到葉易琛已經成功的救出林雨默,正帶著她回來的消息之後,曹一芯就沒有笑過。

她不希望林雨默回來,林雨默回來,會搶走葉易琛對她的關心和注意,這樣的事情,她不希望看到。

可是不管她多麽不情願,林雨默還是回來了,這一點,她改變不了。

林雨默回來的時候,她以受傷為借口,沒有去迎接,但是她躲在床簾後麵,看完了全過程。

她看到了葉易琛對林雨默的嗬護,看到了閔菁菁對林雨默的熱情,更看到了葉老爺子對於林雨默態度的轉變。

這一幕幕都深深的刺痛了曹一芯的眼睛,傷了她的心。

她很生氣,為什麽這些人要喜歡林雨默,為什麽。

曹一芯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危機,一種自己心愛的人,即將被搶走的危機,她恨,她怨,她真希望林雨默死在德國,永遠都別回來了。

她甚至有一種衝動,現在就衝到林雨默的房間中,將這個狐狸精活活的掐死,可是理智卻告訴她,不能這樣做,因為這樣做的後果,是她無法承受的,她必須想另外的辦法對付林雨默。

曹一芯惡狠狠的說道:“林雨默,你為什麽要回來,為什麽,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會讓你將阿琛從我的身邊搶走,絕對不會,阿琛是我的,阿琛是屬於我的,誰也不能搶走!”

對於葉易琛,她已經付出太多了,付出了她的心,付出了她全部的感情,而在前不久,她甚至為了葉易琛,連命都敢不要了。

她已經陷得太深,無法回頭了,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幸福,拚一次,幸福是靠自己去爭取的,而障礙,是需要鏟除的。

此刻正陷入熟睡中的林雨默並不知道,經過這件事情,曹一芯對她的恨,又加深了一層,看來,她以後再葉宅的日子,依舊不會太平。

林雨默這一睡,就足足睡了二十多個小時,中途一次都沒有醒過。

這件事情,嚇到了閔菁菁,也讓葉易琛皺眉,這一切,太反常了。

為此,葉易琛還特意請了醫生再一次對林雨默做了檢查,直到醫生告訴他,林雨默沒事,隻是之前太過於疲勞,才會陷入這樣的深度睡眠,等她睡夠了,自然就會醒來。

有了醫生的這一番話,葉易琛和閔菁菁也放下心來,安心的等待林雨默醒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林雨默都在休養身體,沒有出過葉宅。

幸好有閔菁菁在,能夠陪著她聊一會,要不然,她肯定會無聊死的。

而且葉易琛對她也很好,可謂是噓寒問暖,很溫柔,和以前完全不同,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才開始林雨默還有些不習慣他的轉變,久了,才漸漸習慣。

整整一個星期,葉易琛除了在公司,其餘的時間基本上都陪著林雨默,那恩愛的樣子,真是羨煞旁人。

就連閔菁菁都忍不住在旁

邊起哄,說葉易琛這次是真的栽了。

葉老爺子對林雨默也很好。

整個葉宅的氣氛在悄然間發生著改變。

仆人們見林雨默受寵,平日裏對她也是尊敬有加,在這種豪門之中做事,這些仆人都很懂得審時度勢。

林雨默宛如搖身一變,一下子從麻雀變成了鳳凰。

對於這些轉變,林雨默其實不在乎,別人對她什麽態度,她不關心,她隻在乎葉易琛對她的態度。

葉易琛對她的好,林雨默都看在眼裏,她很珍惜這段時光,這一個星期,是她和葉易琛重逢之後,過得最開心的一個星期。

幸福來得太突然,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她害怕這一切都會如同曇花一現,很快就會消失,這讓她很患得患失。

如果說林雨默正沉浸在幸福之中,那麽曹一芯就沉浸在仇恨之中。

葉易琛對林雨默越好,她心中的仇恨就越來越強烈,早已到達崩潰的邊緣,急需發泄出來。

今日,陽光明媚,閔菁菁邀請林雨默一同在院子裏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兩女漫步在花園中,有說有笑的好不熱鬧。

“默默,剛剛醫生來給你做複檢,他說什麽了嗎?”閔菁菁問道,她對於林雨默的傷勢,一直很上心。

“也沒說什麽,隻是告訴我,我的身體恢複得不錯。”林雨默說道。

“那就好!”對於林雨默受傷這件事情,閔菁菁一直耿耿於懷,覺得對不住她,現在聽到林雨默的話,她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這可是一件好事,我們應該要好好的慶祝慶祝,走,我們去逛街,我給你買禮物!”

“逛街?還是不要了吧!”林雨默有些遲疑,自從上次逛街出事之後,她對於逛街這兩個字都特別的敏感,她總害怕會再次發生什麽事情。

再說,葉易琛如果知道她不經由允許,擅自出門的話,肯定會生氣的。

林雨默不想惹葉易琛生氣,現在這樣的關係就很好,她不想改變。

“那我們總得做點什麽慶祝一下吧!”閔菁菁說道。

林雨默不想去逛街,閔菁菁不想勉強。

可是閔菁菁天生就是一個愛熱鬧的人,這段時間能夠乖乖的待在葉宅,已經是奇跡了,現在聽到林雨默的身體恢複得很好,她那顆跳脫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們去喝花茶吧,我泡給你喝!”林雨默提議道。

“好!”閔菁菁應道,雖然她不是很喜歡喝茶,但是她不想掃了林雨默的興致。

“我這就去準備!”林雨默很高興,興匆匆的朝著廚房走去。

很快,林雨默就準備好工具,開始泡茶。

很快,一壺散發出芳香的花茶就新鮮出爐了。

兩人坐在花園的一角,一邊喝茶聊天,一邊欣賞院中的美景,看起來好不愜意。

再加上兩人都是美女,整個畫麵美得好像畫一般。

這一幕正好落在在陽台上曬太陽的曹一芯的眼中,她恨得咬牙切齒,最終,她默默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穿了一件外套出門了。

這一個星期的隱忍,並不是曹一芯真打算眼睜睜的看著事情變成這個樣子,而是她身上的傷口,還沒有愈合,動氣,隻會傷身,起不到任何實質性的作用,而她的身體,要教訓人,真的很困難。

不要說教訓人了,就算是多走幾步,都很消耗體力。

所以曹一芯選擇暫時忍耐,經過這一個星期的休整,她身上的傷,已經好了許多,走路的時候,傷口也不會覺得太疼了。

現在,曹一芯再也忍不下去,這口悶氣如果不好好的出一出,她就要憋死了。

而現在,葉易琛正好不在家,正是她展開報複的最佳時機。

林雨默和閔菁菁正聊得開心,突然,一個聲音介入了她們的談話:“茶真香,我可以討一杯來喝嗎?”

兩人聞言迅速的轉頭,看見曹一芯正站在不遠處,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閔菁菁看了看曹一芯,沒有開口,她了解對方,她可不認為曹一芯隻會單純的為了討一杯茶喝。

“當然可以,我今天泡的是玫瑰花茶,有養顏的功效,很適合女孩子!”林雨默連忙衝著曹一芯招手,示意她過來。

林雨默表現得很熱情,她的熱情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很歡迎曹一芯的加入。

“謝謝,默默,對於你的手藝,大家可都很推崇的哦,今天我可要好好的嚐嚐!”曹一芯一邊說,一邊朝著兩人走去。

她走到遮陽傘下麵,坐在了林雨默的旁邊。

“一芯姐說笑了,我隻是比較喜歡罷了!”林雨默表現得很謙虛。

她從來不認為自己真的是泡茶的高手,她覺得,隻是因為自己喜歡,所以比較愛去鑽研這一些東西罷了,沒有什麽大不了。

“我可沒說笑,阿琛就喜歡你泡的茶。”曹一芯說到這裏的時候顯得有些失落,好像提到了什麽傷心事似的。

林雨默聞言,有些尷尬,借著幫曹一芯倒茶的時候,低下了頭。

麵對曹一芯,林雨默永遠都學不會理直氣壯,她總覺得,自己偷走了屬於曹一芯的幸福,她是一個不擇不扣的小偷,當小偷麵對東西的主人的時候,怎麽可能做到理直氣壯。

閔菁菁敏銳的察覺出林雨默的變化,不悅的瞪了曹一芯一眼,眼神中,暗含警告。

林雨默單純,看不出來曹一芯的心機,但她閔菁菁可不是好欺負的,想要在她的麵前欺負林雨默,,先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她可不是吃素的。

曹一芯對閔菁菁的警告視而不見,她不相信閔菁菁敢真的對她做些什麽,在她的眼中,閔菁菁隻是在虛張聲勢罷了。

她曹一芯見過的場麵多了,才不會這麽容易就被嚇到。

閔菁菁見曹一芯無視她的警告,心中暗惱:“一芯,我記得你以前一直都喜歡喝咖啡,什麽時候突然喜歡上喝茶了,你的興趣怎麽變得這麽快啊!”

“因為阿琛喜歡,所以我也喜歡,阿琛總是說,我們兩個是最有默契的,我是最了解他的心思的人!”曹一芯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小害羞,還有一點小甜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