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聞言,沒有開口,她覺得自己沒有開口的立場,況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能說些什麽。不管她說什麽,都是錯,還不如不說。

當然,曹一芯的話,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讓林雨默的心,好像被針紮了似的,刺疼了一下,她有些黯然。

曹一芯始終是葉易琛的正牌女朋友,所以她可以正大光明的說著兩人之間的親密之事,親密之言,可是她卻不能,她應該要做的就是默默的活在陰暗的角落,在葉易琛需要的時候,給予對方想要的一切。

閔菁菁看著林雨默這個樣子,更加生氣了。

“是嗎?我看未必吧,我想這段時間阿琛對默默的好,整個葉宅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吧,恐怕隻有瞎子才看不出來。”閔菁菁笑著說道。

果然,曹一芯聽了這一番話,臉色出奇的難看,鐵青一片。

閔菁菁見狀,連忙解釋道:“一芯,我這話可不是針對你,我知道你這段時間身體不舒服,很少出門,不知道這些事情,也很正常,再說,知道了這些事情對於你來說也不是好事,反而會傷心,還不如眼不見為淨,不知道為好!”

閔菁菁這番話,表麵上是在關心曹一芯,實際上是在諷刺曹一芯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裝瘋賣傻,不願意正視葉易琛對林雨默的感情。

閔菁菁替曹一芯感到悲哀,如果是她,遇到這樣的情況,她肯定會選擇主動退讓。

她可不是一個喜歡死纏爛打的人,如果她喜歡的人,已經像這樣用行動明確的告訴她,我對你沒興趣,她絕對不會再去糾纏對方。

因為愛情是不能勉強的,糾纏下去,也不能改變什麽,隻會將自己變得更加的可悲,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與其這樣,還不如瀟灑的放手,這樣至少能夠做到好聚好散。

“閔菁菁,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曹一芯很不高興,閔菁菁的話,一字字,一句句都紮在她的傷口上,生疼生疼的。

曹一芯一直認為,她和閔菁菁從小一起長大,雖然關係不能說特別好,但再怎麽說,也要比林雨默這個外人來得強。

可是現在閔菁菁居然幫著剛認識沒多久的林雨默對付她,曹一芯很生氣,感覺很不平衡。

“一芯,你不要生氣,菁菁隻是開玩笑的,你也知道,她就喜歡開玩笑!”林雨默見狀,忙著打圓場。

“你這話是在嘲諷我,連話都聽不懂嗎?”曹一芯怒瞪著林雨默,她知道林雨默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她今天就是故意來找茬的,即使林雨默不是這個意思,她也要硬說成對方是這個意思。

“一芯姐,你不要生氣,我不是這個意思!”林雨默慌忙解釋,她不希望曹一芯誤會自己。

因為葉易琛的緣故,兩人的關係已經很僵了,林雨默不希望再將兩人的關係弄得更僵,這樣葉易琛夾在中間,會很辛苦。

“你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麽意思?”曹一芯質問道,她想要借由這個借口,將事情鬧大,到時候她可以趁亂動林雨默。

事後,即使這件事情傳到葉易琛的耳朵之中,也隻是兩個女人因為誤會而發生爭執,這樣兩人都有錯,葉易琛就不會獨獨怪罪她了。

曹一芯的如意算盤打得好,如果現場隻有林雨默一人,很有可能就上她的當了。

可惜閔菁菁也在現場,曹一芯的那些小心思,可瞞不過她,而她,不會讓曹一芯的奸計得逞的。

“夠了,曹一芯,話是我說的,事頭也是我挑起的,你有什麽火衝著我發,欺負默默算什麽本事,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你心中在想些什麽,告訴你,隻要有我在,你休想欺負默默!”閔菁菁表現得很強勢,絲毫不給曹一芯麵子。

曹一芯聞言,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她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曹一芯突然拎起了放在桌子上的茶壺。

壺嘴處正在冒煙,剛剛用鮮開水泡出來的花茶,現在水溫還很高。

閔菁菁見狀,神色一緊,下意識的側身,擋在了林雨默的麵前。

“一芯,你想要幹什麽,你要搞清楚,這裏是葉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件事情的後果!”閔菁菁見狀,神色一緊,。

她不在乎自己,但是她害怕,林雨默出事,她不希望看到林雨默的傷勢才剛剛好一點,又弄得傷上加傷,所以忍不住出言提醒閔菁菁。

“怎麽,天不怕地不怕的閔菁菁,居然會怕了一壺熱茶,真是笑話!”曹一芯瞥了閔菁菁一眼,眼神很鄙夷。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閔菁菁頓時火了。

就連奧頓,她都敢毫不給麵子,直接甩臉子給他看,區區一個曹一芯,還真以為她會怕啊。

她閔菁菁從小到大,就不知道這怕字怎麽寫。

“一芯姐,你冷靜一點,菁菁隻是衝動了一點,你不要和她一般見識!”林雨默緊張的看著曹一芯,生怕對方會因此激動,做出什麽傻事來。

不管是曹一芯,還是閔菁菁,她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受傷,對於葉宅來說,都是一件大事,葉宅經曆了閔菁菁的事情,好不容易才漸漸平靜下來,林雨默不想看到葉宅再起風波。

所以她選擇站出來,在場的三人,隻有她受傷,才不會引發更大的事情。

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來,林雨默的內心深處還是自卑的。

即使這段時間,她在葉宅的地位明顯的上升了,但是出於自卑的心理,她還是沒有意識到這個轉變,依舊將自己看做是那個可有可無的情婦。

曹一芯突然變臉,臉上的怒容一下子消失地無影無蹤,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如果不是前一刻,兩人清清楚楚的看到曹一芯一臉的憤怒的樣子,或許兩人都會以為自己是真的眼花了,因為曹一芯的神情轉變實在是太快,真應了那句話,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怎麽,嚇到了,我隻是在跟你們開玩笑而已,你們看我像是那樣衝動的人嗎?”曹一芯的臉上掛著真摯的笑容,好像剛剛發生的一切,真的隻是她的一個玩笑。

“一芯姐,原來你是在開玩笑

啊,真是嚇死我了!”林雨默拍著胸脯,安撫一下自己被嚇到的小心髒。

閔菁菁隻是靜靜的看著曹一芯,沒有說話。

曹一芯這話,林雨默或許會信,不過曹一芯是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剛剛她分明從曹一芯的身上感受到憤怒的氣息,而且曹一芯的呼吸也因為生氣而加快,這些都是人的下意識的反應,如果這一切真如曹一芯所言,隻是一個玩笑的話,她不得不佩服曹一芯的演技,簡直可以媲美奧斯卡金像獎了。

當然,閔菁菁不相信曹一芯真有這樣的本事,所以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曹一芯在騙人。

其實,閔菁菁猜得不錯,曹一芯剛剛真的想要發難,但是閔菁菁的話卻提醒了她。

她在葉宅待了這麽久,很清楚葉老爺子和葉易琛的脾氣,知道他們最討厭欺負人的人。

她可不想為了教訓一下林雨默,損壞她在葉老爺子以及葉易琛心中,辛苦建立起來的形象。

反正要教訓林雨默有很多種方法,犯不上將自己搭進去。

“默默,對不起,嚇到你了吧,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就當是賠罪了!”曹一芯舉了舉手中的茶壺,又用眼睛瞄了瞄林雨默手中的空茶杯,意思不言而喻。

“一芯姐,你不用這麽客氣的!”林雨默沒有舉起杯子,這倒不是她不相信曹一芯,而是她覺得事情沒有到需要這樣做的地步。

隻是一個玩笑而已,何必鬧得這麽大。

“默默,你這樣子,是不想原諒我嗎?”曹一芯臉上的笑容一緊,擺出一幅生氣的架勢。

林雨默見狀,連忙澄清,與此同時,舉起了自己的杯子:“一芯姐,你誤會了,我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一芯,你的傷還沒有好,我來幫你倒!”閔菁菁作勢要從曹一芯的手中,接過茶壺,她還是不放心,總覺得會出事。

曹一芯似乎早已料到閔菁菁會這樣做,她動作利落的一個側身,躲開了閔菁菁伸過來的手。

“不,這得我親自來,才有誠意!”曹一芯一邊說著,一邊舉起茶壺,往林雨默的杯子裏麵倒茶水。

意外並沒有發生,一切都很自然,正常。

眼看著林雨默手中的杯子裏麵的茶水,在慢慢的上漲,眼看著就要滿了。

閔菁菁暗自沉吟,難道是自己太過於敏感,多疑了。

就在閔菁菁的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嘭的一聲響在她的耳邊響起。

隻見曹一芯手中的茶壺,手把處猛地一抬,一股熱水,直奔林雨默的臉頰而去。

下一刻,曹一芯的手臂好像受不了這樣的重力,再也握不住茶壺,茶壺落到離林雨默不遠的桌麵上,滾燙的茶水,大多數都灑落在林雨默的身上。

“啊!”曹一芯尖叫了一聲,然後愣愣的瞪著自己的手,好像搞不明白,茶壺為什麽會從她的手中掉落似的。

而此刻,曹一芯的內心深處,卻在冷笑:“哼,燙死活該,誰讓你跟我搶男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