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剛剛這一幕,看似是意外,實際上是曹一芯一手策劃的。

伴隨著曹一芯的尖叫聲,另一聲尖叫聲也同時響起,這一聲叫聲,出自於受害人林雨默。

熱茶倒在她的身上,讓她感覺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從座位上站起來,用手拉扯著身上的衣服,急於將沾染上熱茶的衣服,和皮膚分開,讓皮膚好受一點。

林雨默的臉上被熱茶燙到了,雖然沒有起泡,卻被燙紅了,不知內情的人,看到她這個樣子,還以為她是在害羞呢。

閔菁菁的反應很迅速,也很快,她猛地站起來,一把抓住曹一芯的衣領,朝著自己胸前一拉,惡狠狠的說道:“曹一芯,你居然敢傷害默默!”

“疼,疼,我的肩膀好疼,輕點,我的肩膀上的傷口好像開裂了,你給我輕點!”曹一芯叫嚷著。

她其實也沒說假話,閔菁菁粗魯的動作,確實牽扯到她的傷口。

槍傷可不是一般的傷,可不是一個星期就能夠恢複的,本來就沒好的傷口,在經由閔菁菁這一弄,果真是雪上加霜,更加的疼痛了,說不好,傷口真的裂了。

曹一芯那楚楚可憐的樣子,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幫助她,保護她。

可惜閔菁菁是一個女人,而她也不懂得憐香惜玉。

耳中聽著曹一芯的叫嚷,她手上的力道一點也沒有鬆,反而加重了一些。

“現在知道疼了,疼,活該,誰讓你傷害默默的,你疼,默默更疼!”閔菁菁語氣很惡劣。

“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我的肩上的傷勢沒好的緣故吧,我剛剛突然感覺手一疼,再也拿不住茶壺,讓它掉下來來,我承認,這是我的錯,是我誤傷了默默,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曹一芯還在裝無辜。

她就是為了不被閔菁菁抓住把柄,才會設計這一出好戲,事情做到這個份上,她自然不會承認。

“還給我裝!”閔菁菁手頭上的力道再次加重,她就不相信自己不能逼迫曹一芯承認。

林雨默忍著不舒服的感覺,上前來,拉住閔菁菁:“菁菁,不要這樣,快點放開一芯姐,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其實林雨默也不傻,事情都這麽明顯了,她怎能看不出來,曹一芯是在故意針對她。

不過林雨默不想計較這件事情,不管怎麽說,先做錯的是她,是她對不起曹一芯在先,讓曹一芯借此發泄發泄心中的怒氣,也不是不可。

“不行,這件事情不能就這樣算了,我覺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比較好!”林雨默想要算了,可是閔菁菁卻不願意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

當然,她也不可能真的用曹一芯這樣的手段對付曹一芯。

曹一芯這樣的做法,是她所不恥的,如果她因為報複,也用上這樣不恥的辦法,懲罰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因為你的心,會因為此事而糾結。

“你們這是在幹什麽!”一個熟悉的男聲在她們的身邊響起。

三女轉頭一看,就看到葉易琛正一臉不解的站在不遠處

葉易琛的視線落到閔菁菁抓住曹一芯衣領的那隻手,很不悅,沉聲說道:“放開,一芯身上還有傷,你怎麽能這樣對她!”

曹一芯一聽,葉易琛最先關心的是自己,心中大喜,趁機撒嬌道:“阿琛,我的肩膀好疼,你幫我看看,是不是傷口又裂開了。”

曹一芯一邊說,一邊退去肩膀上的衣服,將雪白的肩膀露了出來。

隻見肩膀處裹著厚厚的白色的紗布,在紗布上隱隱能夠看到紅色的血跡,看樣子,傷口是真的裂開了。

林雨默見狀,很著急,連忙湊上來說道:“真的裂開了,我去給醫生打電話!”

林雨默說完急匆匆的就想要奔回屋子裏。

“哼,假惺惺,這話剛才怎麽不說,現在當著阿琛的麵,知道裝好人了。”曹一芯冷哼了一聲,神色很不屑。

曹一芯當然不會給林雨默在葉易琛麵前表現的機會,自然要盡量的詆毀她。

林雨默聞言,沒有出聲,既沒有辯駁,也沒有承認,因為她覺得自己現在說什麽都是錯的,如果葉易琛願意相信她,即使她不說,對方也會相信,如果葉易琛不願意相信她,即使她說得再多,也沒用。

葉易琛看了看三人,隨手摸出電話撥打了葉家的家庭醫生的電話,簡單的交代了幾句,然後掛斷了電話。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舉動,心中有一點點失落,最終,他還是選擇站在曹一芯這一邊。

雖然知道葉易琛的舉動是現在最明智的舉動,但是她的心,還是隱隱的有些失落。

葉易琛掛斷電話之後,重新審視三女,試圖從三人的表情上看出一些端倪。

可惜曹一芯的演技太好,閔菁菁和林雨默又因為沒做虧心事,自然不會表現出心虛,所以葉易琛從三人的表情中,看不出什麽。

葉易琛的視線依次掃過林雨默,曹一芯,最終停留在閔菁菁的身上。

“菁菁,你說,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葉易琛問道。

比起曹一芯和林雨默,葉易琛更願意相信閔菁菁,她的性格直爽,應該不屑於說謊。

對於林雨默,葉易琛始終有一個心結沒有打開,那就是關於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他不知道林雨默為什麽要騙他,不管怎麽樣,因為這件事情,他無法做到,完全的信任林雨默。

“當然可以!”閔菁菁點了點頭,然後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她的講述很公正,實事求是,沒有帶任何的感情色彩。

“阿琛,我真的不是故意打翻茶壺的,實在是我的肩膀太疼,拿不住了!”曹一芯無辜的看著葉易琛。

林雨默則是默默的站著,沒有開口。

葉易琛聽完,沉默了一會兒,走到曹一芯的身邊,扶著她,說道:“走吧,我先送你回房,你的傷口需要處理一下。”

其實在聽完閔菁菁的講述之後,葉易琛對於整件事情,就有了屬於自己的判斷。

特別是聽到林雨默被燙傷的時候,葉易琛很心疼,很想衝著曹一芯發火。

可是他不能這樣做,因為曹一芯的傷口還在流血,而且這個傷,是為了救他留下的,葉易琛做不到翻臉無情,特別是對一個曾經愛過,而且還救過自己一命的女人。

但是這件事情也讓葉易琛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那就是趁著這一次的機會,和曹一芯徹底說清楚。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和思考,葉易琛雖然還沒有徹底的認清自己對於林雨默的感情,不過他卻認清了,自己對於曹一芯,已經沒有愛,甚至連喜歡都沒有了。

當初的那份悸動和愛戀,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磨殆盡。

這段時間,葉易琛一直在找機會,想要和曹一芯說清楚,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但是這一次,曹一芯故意傷害林雨默的事情,讓葉易琛痛下決心,事情不能夠再這樣拖下去了,再這樣下去,隻會讓她越陷越深,到時候,受到的傷害也會更重,現在,是時候攤牌了。

“好,阿琛,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曹一芯笑了,一臉的幸福,她覺得葉易琛的舉動,是變相的表示相信她的意思。

林雨默眼睜睜的看著葉易琛扶著曹一芯,從她的身邊走過,頭也不回的上樓了。

她覺得心疼,最終,葉易琛還是選擇了相信曹一芯。

是啊,曹一芯才是他的女朋友,而她林雨默,隻是一個卑微的情婦而已,他怎麽會選擇相信她呢。

眼淚不由自主的從林雨默的眼中滾出,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林雨默不想哭的,可是她控製不住自己,甚至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哭了。

閔菁菁見狀,走到林雨默的身邊,伸出一隻手,環住她的肩膀,安慰道:“默默,不要傷心,我相信阿琛這樣做,一定有他的深意。”

作為旁觀者,閔菁菁很清楚,林雨默對於葉易琛來說,是特別的。

雖然她也不明白,葉易琛為什麽會這樣做,但是她相信,葉易琛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不,我沒有傷心,我沒有傷心的資格!”她一個情婦,有什麽資格傷心。

“默默!”閔菁菁心疼的看著林雨默。

她不明白,為什麽兩人明明相愛,卻都不敢說出口,反而在這裏互相傷害呢,真是別扭的兩個人。

可惜身為旁觀者,閔菁菁就是再著急,也無法幫兩人做決定。

閔菁菁在心中歎了一口氣,默默的期望,這兩隻縮頭烏龜,能夠早一點從自己的殼裏麵鑽出來,正視自己的感情。

“走吧,我送你回房去,你的傷口需要處理一下!”閔菁菁拉著林雨默,朝樓上走。

“菁菁,我不想回房,我去你的房間可以嗎?”林雨默期望的看著閔菁菁。

她的房間和曹一芯的房間門對門,回房很有可能會看到讓自己更傷心,更心痛的畫麵,與其這樣,還不如躲得遠遠的,眼不見為淨。

“當然可以!”閔菁菁爽快的答應。

就在兩人走上樓梯的時候,一個醫生帶著兩個護士,急匆匆的從大門口走進來。

(本章完)